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她有男朋友了

    季予南抱着她已经快到一楼了,问话时低头扫了她一眼,脚步一停,转身折回了楼上。

    时笙:“你干嘛?”

    公主抱其实并没有多舒服,时笙的手臂环着他的脖颈,生怕他体力不支将自己扔出去了。

    ·“擦药。”

    季予南穿着黑色的衬衫,外套在抱她的时候脱下来扔在床上了。衬衫最上面的三颗扣子解开了,衣服上有明显的褶皱痕迹。

    “我不想擦。”

    “没有想不想,你只有两个选择,你自己擦,我帮你擦。”

    态度绝对,时笙没得选择。

    她被季予南抱着重新放到了床上,“药呢?”

    “我说了不擦。”

    季予南在她面前蹲下,眉头皱得很紧,额头上的青筋明显绷起,显然是已经怒到极致却因为某种原因不得不压制。

    他声音暗哑,“你一定要在这种小事上跟我闹?乖乖擦药不好吗?擦了就不疼了。”

    时笙被他突然急转直下的态度弄的很烦躁,但她真不喜欢这种被强迫的方式,“你能不能别这么霸道,季予南,没人教过你尊重别人的想法吗?”

    没有。

    季时亦从来是说一不二,要不服从,要不被打到服从,而他对他的教育也是如此。

    但这些,没有必要告诉时笙,都是已经过去的事了。

    他起身,从身上摸出烟盒,捏了一支含在嘴里,“那你乖乖擦药,我去阳台抽支烟,”顿了顿,“这件事不能尊重你,其他的都由着你。”

    时笙:“……”

    这男人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季予南拉开门出去,修长冷峻的身形笼罩在阴影中,他低头,熟练的点了一根烟,长长的吸了一口后睨向楼下花园复古式的路灯,背影挺直,透出淡漠的孤寂。最近烦心事多,烟瘾也比往常大。

    时笙缩在被子里以最快的速度擦好药,那个男人明明没有看她,却在她擦好药后就掐了烟走进来。

    他掀开被子,伸手过来抱她。

    ……

    下了楼,克洛伊已经将晚餐摆在桌上了,“少爷,太太,吃饭了。”

    季予南将时笙放在座位上后才拉开她身侧的椅子坐下,“婚礼定在一个月后,过几天会有人来给你量尺寸做婚纱,婚庆那边你有什么要求可以跟凯文讲。”

    他侧头看着她,耳根处浮起一丝淡淡的薄红,“你想去哪里度蜜月?”

    时笙咬着勺子看他,模糊不清的问:“度蜜月?”

    季予南替她夹菜。

    他不习惯用筷子,动作看上去有些僵硬,掉了好几次才夹到她碗里,面上却没有表露出一丝半毫的不耐烦,“嗯,有喜欢的地方吗?去中国好吗?”

    时笙嘴里含着食物,囫囵的应了一声,她都忘记结婚的事了。

    这餐饭季予南吃的特别慢,克洛伊知道他用不习惯筷子,问:“少爷,需要给您换副刀叉吗?”

    季予南不声不响的看了眼身侧握着筷子吃得怡然自得的时笙,薄唇抿紧,不咸不淡的道:“不用了。”

    不就是双筷子?

    他就不信还用不来了。

    ……

    吃完饭,季予南强行牵了时笙的手去外面花园散步。

    美国地大人少,像这种顶尖的豪华别墅占地更是宽广,娱乐设施一应俱全,每一处花草都修剪的很精细,一看就是出自名设计师之手。

    时笙被季予南牵着,虽然不想逛,但也没拒绝的权利。

    她身上疼,走路也慢,一路苦着个脸,跟谁欠了她巨款似的。

    季予南也不恼,就陪着她慢慢走,女人的手冰凉,被他握在掌心里久了才慢慢生出些热气,橘黄的灯光落在两人身上,倒真有种岁月静好的唯美感。

    走了一段,时笙将手从他掌心里抽出来,站定脚步看向他,语气有点淡:“季予南,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求我?”

    虽然这个可能微乎其微,因为连季予南都没办法做到的事,她估计就只能听听了,但除了这个,她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解释季予南为什么突然性情大变。

    “你……”他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的脸,顿了顿,将‘他妈的’三个字又咽了回去,傅秘书说要对她好,他不能骂她。

    虽然,他现在其实已经暴怒的恨不得直接掐死她。

    “你觉得你全身上下有哪点是值得我求的?身材样貌还是你作为秘书的能力?”

    时笙:“……”

    这三样,都不值得季予南求,比她漂亮比她身材好比她有能力的女人比比皆是。

    花园里安静的很。

    女人鼓着腮帮子生气的模样鲜活的让他窜起了一股冲动,他牵过时笙的手,“散步。”

    时笙不走,季予南也没用强,看着她淡淡一笑,眉目间弥漫着放肆张扬的意味,“不喜欢散步,那我们回去做点其他?男人刚开了荤都比较馋。”

    时笙手指紧了紧,“你到底要干嘛?”

    这种不确定,真的烦死人了。

    她本来就对季予南心思不纯,这么一来,就更控制不住要胡思乱想了。

    男人突然扣住她的后脑勺,唇瓣毫无间隙的贴上她的,撬开她的唇舌,深深的吻住了她。

    时笙意外,等回过神来,一记缠绵悱恻的吻已经结束了。

    他的额头贴着她的,呼吸深深浅浅,极度不稳。全身的肌肉紧紧绷着,声线沙哑粗粝,很容易想象他刚才吻她的时候脑子里浮现出的画面。

    “时笙,我们已经结婚了。”

    “所以呢?”

    她退后一步,方便与他对视,也清晰的看到了他眼里翻滚的暗沉。

    “别人的婚姻代表什么意义,我们的婚姻也同样代表什么意义,别的妻子对丈夫有什么要求,你也可以对我有什么要求,婚纱,婚礼,蜜月,”男人扣住她的下颚,目光看向另一条道上牵手走过的一对夫妻,“我们可以吃完饭后一同散步,约会,看电影,其他夫妻能做的事我们也可以做,若是我没想到,你可以要求,这么说明白了吗?”

    说最后一句话时,他俯身靠近她,似乎又想要吻她。

    他的气息强势的侵占着她,带着浓浓的侵略性,以至于她根本没办法好好思考。

    时笙皱着眉往后退了退,尽量绷着脸,作出面无表情的冷淡模样。

    两人距离拉远,呼吸到的全是冬天凛冽的寒风,时笙总算能静下心来仔细思考他那番话了。

    “你的意思是,要和我做一对正常的夫妻?”

    她不太确定,但他话里表露出来的好像确实就是这个意思。

    可以像普通妻子要求丈夫那样,可能闹情绪,是假戏真做的意思吗?

    “你可以这么理解。”

    男人站的位置正好在路灯下面,光晕将他整个人都模糊了,时笙眯起眼睛也看不清他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

    她有点呆,脑子里像是被人灌了一桶浆糊,思绪天马行空,没有实点,“慕清欢呢?”

    “她有男朋友了。”男人声音很淡。

    时笙垂眸,长而卷翘的睫毛垂落下来,在眼睑下方形成了一道淡淡的阴影,半晌才道:“哦。”

    女人百转千回的心思直男是没办法理解的。

    时笙问起慕清欢,季予南便认认真真的答,但这个答案在时笙听来就变味了——

    难怪最近变得这么阴晴不定古里古怪,原来是被慕清欢抛弃了,心里受了创伤,觉得和谁过都没有区别,而自己正好是个现成的人选。

    时笙在走神,男人温热的气息追过来,拂过她晶莹粉嫩的耳垂。

    她吓了一跳,急忙往后退了两步,抬头一脸怒意的瞪着他,“凑那么近干嘛?”

    说完也不去看季予南僵硬暗沉的脸色,径直转身离开了。

    季予南:“……”

    妈的。

    他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她了,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生气走了,当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季予南比时笙慢了一步回别墅,主卧室的门上了锁,他敲了敲,又等了片刻,里面半点动静都没有。

    季予南看着面前紧闭的深色门扉,轻懒的笑了笑,不过才睡了一晚,就当是自己的房间了。

    书房里有备用钥匙,他没去拿,见时笙不准备开门,便转身去了她之前住的那间客房。

    时笙离开半个多月,房间的摆设格局还和她在时一样。

    被子叠的整整齐齐,床头柜上放着一盆小小的多肉,长时间没见阳光,长得有些丑。

    季予南捏了捏胖乎乎的叶片,感觉好像是在捏某个不知好歹的女人的耳垂。

    于是,他便将对时笙的怒气转移到了多肉的叶片上。

    手上一阵湿……

    他皱着眉松开,叶片被他捏烂了。

    …………

    时笙躺在床上,鼻息间能闻到的都是季予南的味道。

    今天才睡了一天,就好像已经习惯了,上楼时想也没想的就开门进来了,躺在床上才想起来,这是主卧,季予南的房间。

    本来打算出去,但已经来不及了,季予南已经在敲门了。

    时笙以为他又会像上次一样破门而入,但他只是敲了几下门,之后就没动静了。

    她睡不着,拿手机给傅亦打电话,白天已经打过一次了,关机。

    听筒里依旧是冷冰冰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时笙烦躁的将手机扔到一旁,大概是因为季予南,她的情绪比离开美国时更焦躁了,迫切的想要弄清楚父辈的纠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