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太太失踪了

    翌日。

    季氏集团顶层的办公室。

    从季予南来,氛围就变得极度压抑。

    傅随安已经不记得有多少个公司高层被骂得狗血淋头赶出来了,季总心情不好的消息在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已经传遍了公司大小角落,从总裁办的秘书部到最底层的后勤部,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生怕不小心撞在了季总的枪口。

    傅随安作为季予南的秘书没办法避,她现在无比想念时姐和徐特助在的时候。

    手上有两份文件急需要季予南签字,她敲了敲门,连力道都比平时放轻了些。

    “进来。”男人嗓音低沉,和平时并无多大差别。

    傅随安低眉顺目的走进去,“季总,这两份文件需要您过目,工程部那边赶着要。”

    身形挺拔的男人窝在办公椅上,几乎和座椅融为一体,他没看文件,垂着眸,双手交叉着撑着下颚,安静得过分。但有些人即便只是坐在那里,哪怕一句话不说一动不动,也让人无法忽略其存在。

    季予南深墨色的眸寡淡的扫了眼傅随安,“放着吧。”

    “是。”傅随安放下文件,“季总,如果没别的吩咐我就先出去。”

    “等等。”

    等了数十秒也不见季予南说话,傅随安不解,抬头看他——

    办公椅上的男人微微撑起身子,干咳一声避开了傅随安的视线,耳根处漫上一层浅浅的红晕。

    室内光线太暗,傅随安没有瞧见。

    “怎样对一个女人才算是对她好?”

    傅随安:“……”

    这个问题把她给难住了,她对时笙其实谈不上了解,也不知道什么点能get到她,自己也不算情场老手那种。

    傅随安想,对一个女人好的点应该都是大同小异吧,于是就把她男朋友对她好的让她感动过的事概括了一遍。

    季予南神色一直是淡淡的,傅随安甚至不知道他是在听,还是在走神。

    待她说完,男人挥手让她出去。

    傅随安走到门口,又听季予南吩咐:“帮我去花店定束花。”

    她正准备应,又听男人开口说道:“算了,我自己去吧。”

    说完,季予南起身拿起撑衣架上的衣服搭在手臂上准备出门,刚走了两步手机就响了,“什么事?”

    他一边说话一边往外走。

    “……”

    男人英俊的脸越来越沉,短发下,硬朗的轮廓紧绷。

    脚步骤然停下,紧跟在他身后的傅随安措手不及,险些撞在他身上。见男人脸色阴鸷,急忙埋头退后了两步与他保持距离。

    “订机票,我亲自跟他去谈,”嗓音里已经带了深浓的戾气,“我让你查的事,在我回来之前要听到结果,还有,找几个人跟着时笙,若是这次再让她跑了,你也给我卷铺盖滚蛋。”

    挂了电话,季予南直接去了机场。

    傅随安看他匆匆离去的背影,直觉这事和时姐有关系。

    能让这样一个男人费劲心思的哄着,她突然对时笙生出了些羡慕。

    她刚进公司的时候可粉季予南了,觉得这男人已经优秀的不是人了,就是站在云端俯瞰尘世的谪仙。

    毕竟,总裁有时候和满脑肥肠的秃顶中年男人是划等号的,有时候出来几个例外,就像人群中的熊猫宝宝一样稀奇。

    后来做了季予南的秘书,深深体会到,神仙之所以被人敬仰,是因为凡人降不住。

    …………

    时笙是晚上才知道季予南出差的,对着一大桌的菜,即便刻意不去想,但还是有或多或少的失落感从心底升起。

    这让她越发因为联系不上傅亦而情绪焦躁。

    傅亦像是消失了一般,手机关机,去他的住处敲门也没人应,时笙打电话问过公司同事,还在出差,但具体去了哪个城市却连他的秘书都不知道。

    她怕好不容易才有的一点线索就这么断了,更怕傅亦被她连累出事。

    时笙每天都处在情绪崩溃的边缘,人在绝望的时候就容易剑走偏锋,她甚至有要找季时亦摊牌的冲动。虽然知道不可行,但这种冲动每天都在折磨着她。

    终于在季予南出差后的第四天,她接到了傅亦的电话。

    听筒里传来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带笑,“抱歉时笙,让你久等了,我出差回来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约个地点见吧。”

    时笙压下心里蠢蠢欲动的急躁,尽量平静地说:“我最近没上班,都有时间,你今天刚回来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季氏规定,无故旷工五天以上开除。

    所以她这几天都没事做。

    “那就今天吧,明天回公司又是一大堆事要处理。”

    时笙等的就是他这句,也没跟他客气,“好。”

    “那我定好地址好发到你手机上。”

    ……

    挂了电话,没一会儿傅亦就将地址发过来了,是一家咖啡厅,十年老店,很好找,离的也不算太远。

    时笙是开车去的,刚到咖啡厅的停车场就接到傅亦的电话:“到了吗?”

    “已经在停车了,你到了吗?”

    傅亦无奈的看着前方长长的车流,“抱歉,又要让你等了,堵车,看样子短时间通不了,你先点点东西吃。”

    时笙皱了皱眉,“好。”

    咖啡厅的人很少,时笙在吧台点了餐就去了洗手间。

    从隔间出来,她站在盥洗池边洗手。这时,最里面的隔间门也开了,走出来一个奇装异服头发染成奶奶灰的妖艳女人。

    时笙只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并没有放在心上,待她埋头挤洗手液时,一方带着刺鼻味道的手帕从后面捂住她的口鼻——

    “唔。”

    时笙挣扎着去拉对方的手,高跟鞋细细的鞋跟重重踩在那人脚背上,身后传来一声压抑的痛呼,捂在她脸上的那只手松了松。

    她趁机呼救。

    刚冒出一点声音,一记手刀劈在她颈后……

    时笙痛苦的皱眉,脑子里的画面像打破平静的水面一般晃了晃,因恐惧和慌乱瞪大的眼睛慢慢闭上了。

    合眼之前,眼睛里唯一的色彩就是那一头炫目的奶奶灰,以及,那人脖子上上下滚动的喉结。

    是个男人。

    之后时笙就彻底晕过去了。

    季予南接到电话知道时笙失踪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怎么回事?”声音波澜不惊,脸色却已经沉下来了。

    这边,负责保护时笙的保镖却一个个噤若寒蝉,“时小姐今天接了个电话就出门了,我们的人跟着她去了咖啡厅,时小姐点了餐后就直接去了洗手间,在里面呆了差不多十分钟才出来,我们的人不敢靠的太近,见衣服和发型一样就没有怀疑,一个小时后才察觉出不对劲,再折回洗手间,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了。”

    “十分钟?”幽深的眼眸骤然眯起,冷厉下来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森寒:“十分钟在里面都够生个孩子了,你们她妈的都是没脑子吗?不敢靠的太近,看不见脸,连外形气质都分辨不出来吗?”

    他咬了咬后槽牙,似乎能尝到喉咙深处冒出的淡淡血腥味,才想起为了不让时笙发觉他派人跟踪她,他调的并不是别墅的人,而是一些生面孔,并没有经常看到时笙。

    “调监控,看那个女人出来后还有没有其他古怪的人出来过。”

    知道时笙失踪的第一时间他们已经调过监控了,人没看住,如果连这点小事还需要提点,就没资格留在季少身边了。

    “有两个人出来过,其中一个好像喝醉了,是被另一个扶出来的,已经让人去查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从你们察觉太太失踪到现在已经一个小时了,还半点消息都没查到,都他妈智障吗?”季予南的眉头狠狠皱起,只觉得身体的每根神经都在刺痛,一张脸已经彻底冷了下来,“傅亦呢?找人跟着他,若是跟丢了,也别给我打电话了,直接滚蛋。”

    他挂了电话,抬手,重重的将手边的笔记本电脑扫落在地。

    “砰。”

    金属的外壳被摔出了几处凹痕。

    凯文站在他身侧,清晰的感受到从男人身上传递过来嗜血的刻骨冷意,饶是他已经习惯了,但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太太出事了?”

    “嗯。”季予南的眼眸很沉,覆盖着凛冽的寒意。

    他抬手摁了摁眉心,连着几天的不眠不休让他有点受不住了,一双眼睛布满了红血丝。

    “照你看是哪边的人?季董事长、傅亦还是道上的人?”

    “不知道,可能都有。”

    …………

    时笙再次醒来是在一栋别墅里。

    精致奢华的欧式装修,却因为空旷显得有几分森冷,偌大的房间里就只有一张两米多宽的床,墙壁上有挂壁画的痕迹,却没有壁画,不只是壁画,好多东西都没有了。

    她吸入了太多谜药,这会儿头痛欲裂,连带着后颈被人敲的那一块也疼的要命。

    时笙费了很大的劲才从床上坐起来,她试图挪了挪脚,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连下床走路这种简单的事都没办法做到。

    紧闭的房间门‘砰’的声被人推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