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你确定要打这个电话吗

    但这种感觉只是暂时的,没等两分钟,那阵眩晕感便再次席卷而来。

    时笙甩了甩头,却越发觉得困得不行,她试图动了动因为长时间反铐在身后血液滞阻的手臂。

    这一动,手铐磨过手腕上的伤,钻心的疼痛感传来,原本已经趋于模糊的神智瞬间又清醒了!

    时笙睁开眼睛,入眼依旧是一片漆黑。

    车子开的很稳,没有颠簸感,今天有太阳,晒得人暖暖的,容易犯懒,尤其是她这种情况,更是倦得不行,没一会儿睁开的眼睛就又闭上了。

    时笙不停地用受了伤的手腕磨蹭着手铐金属的棱角,来保证自己不彻底晕过去。

    车子已经驶离别墅半个多小时了,她看不见,也没办法确定自己这是到哪里了,更不知道这两人要带她去哪里。

    温热的血染了她一手,时笙疼得全身冒汗,却没太多心思去关注自己的伤口。

    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季予南现在怎么样了,能不能等到她脱离危险给季时亦报信,最麻烦的是她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甚至没有半点头绪,就算告诉季时亦季予南有危险,该怎么查,从哪里查。

    这种只能听天由命的无奈感时笙已经感受过很多次了,从爸爸去世到带妈妈来美国,她甚至连努力都没有目标。

    只能祈祷,祈祷妈妈能醒过来,祈祷妈妈没事。

    “咚”的一声巨响。

    车子在被剧烈撞击后往前挪了一大段距离,停下。

    时笙也因为惯性往前一移,重重的撞在了车子的车厢壁上。

    整个后背疼了一片,本来就不怎么清醒的脑子顿时一片混沌,连基本的思考能力也没了。

    她听见‘咔嚓’一声,好像是手臂脱臼了,手铐也因为这一撞深深的嵌进了手腕里——

    剧烈的疼痛沿着每一根神经传到大脑,时笙心里烦恶,蜷缩着身子趴在地上干呕,却还分心去听周围的动静。

    这条路应该很荒凉,撞车了,没人尖叫,没人议论,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下风和发动机的嗡嗡声。

    时笙界于昏迷与清醒之间,清晰的听见后面撞上来的那辆车车门打开,紧接着响起的便是男人熟悉的嗓音和音调,“放了她。”

    是傅亦。

    一改平时的温润和煦,每个字每个音都充斥着冰封般凛冽的峥嵘料峭。

    紧接着,载时笙这辆车的车门也打开了。

    身材魁梧的男人从车上下来,车子瞬间往上弹了弹。

    男人抄着一口地方口音很重的英语,“你他妈谁呀?”

    棒球棍在车子的金属架上敲出‘砰砰’的声音,时笙心里一紧,她没见过傅亦打架,但傅亦一看就是不会打架的类型,而负责送她的这两个却是常年刀口舔血的狠角色。

    他们连季予南的面子都不给,何况还是傅亦。

    “你……”长时间没有说话,嘴唇都粘黏住了。

    傅亦望着车里的时笙,“我要带她走。”

    “呵,”男人挑衅的冷笑,“有种来抢啊,连季予南在我手下救人都没讨到好下场,还挨了一刀,何况是你这长得跟娘娘腔似的杂碎。”

    时笙带着眼罩看不见,但从声音听出傅亦和他们打起来了。

    男人打架和女人不同,不会一受伤就嗷嗷的惨叫,她只听到拳拳入肉的闷响,却没办法判定是谁受了伤,

    身体的每一处每一个细胞都泛着尖锐的疼痛感,但偏偏又不能彻底的晕过去,除了记挂着季予南,还因为身上的伤实在是太疼了,疼得她连晕过去都做不到。

    黑暗中,迟钝的感官变得极为清晰。

    时笙听到男人的闷哼声。

    “傅亦。”

    她的唇瓣在动,喉咙里像是卡了个硬物,努力了几次也发不出声音。

    ……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的漫长时间,打斗声终于停止了。

    有人跳上车厢,走到她面前蹲下——

    眼罩被摘下,刺眼的光线照进眼睛。

    时笙双眼发疼,重重的闭了下眼睛才再次睁开,目光所及,是傅亦一张青紫带血的脸。

    见她睁开眼睛盯着他,傅亦微松了一口气,“能走吗?我带你离开。”

    他将时笙扶起来靠在他腿上,拿钥匙打开手铐,“有点疼,忍一下。”

    尽管已经放轻了动作,但时笙还是疼得整个身子都颤了颤,她打量着周边的环境,这边是城东的郊区,离她和傅亦约定的咖啡馆距离很远。

    所以,即便刚才已经听到他的声音了,睁开眼睛看到他的脸,还是有种时空错乱的恍惚感。

    “你怎么在这里?”

    她原本只是没什么实质意义的随口问一句,就像见面问吃过饭没有的那种,问出口后,细想之下才觉得这事处处透着不对劲。

    对啊,傅亦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里,还这么恰好的救了她。

    “抱歉,”傅亦扶着时笙站起来,“我停车的时候正好见你昏迷不醒的被人带走,但对方人多,我没把握救你,就一路开车跟着了,我先送你去医院。”

    这一起身,时笙疼得咬牙,虽然双腿还没什么力气,但被勉强能走路了。

    她没有仔细听他的道歉和解释,傅亦对她存着什么样的心思,是好是坏,她现在不关心,她的关注点在另一件事上。

    “所以,你这一路都跟着我?”

    傅亦看了她一眼,虽然不明白她问这个的意义,但还是点头说道,“是。”

    “那你有没有看到他们带我去的是哪里?”时笙一急之下抓住了他的衣袖,鲜红的血渍染在了傅亦灰色的西装上。

    “往扬克斯方向走的一栋私人别墅,怎么了?”

    时笙心里一阵狂喜,知道地址,就能节约时间了。

    她急忙摸手机要给季时亦打电话,一边回答傅亦:“那个变态抓了我威胁季予南,他现在还困在别墅里,很危险,我通知季董去救他。”

    抬头看了他一眼:“你还记得具体地址吗?”

    傅亦:“……”

    见他皱着眉不说话,时笙以为他是不知道地名,“如果记不得我们就约个必经之路和季董会合,你带路。”

    “时笙。”傅亦叫她。

    时笙还在找手机,连血弄在衣服上也没管,并且动作越来越急,有几处已经结痂的伤口又再次被撕裂开。

    傅毅压住她的手,唇瓣紧抿,语气不太好的道:“你的手受伤了,这前面没多远有个诊所,我先带你去包扎一下。”

    “我手机不见了。”

    所有的电话都在手机上,她除了记得南乔和唯安的号码,其他的一概记不住。不知道电话号码,怎么通知季时亦。

    时笙咬牙,刚才为了保持清醒一直用手腕去磨手铐,那么疼都忍过来了,这会儿却因为找不到手机红了眼眶,“那群混蛋。”

    想也知道那群人肯定是迷晕她后怕她清醒了和外界联系,所以拿了她的手机,她从醒来神经就一直紧绷着,根本没注意这个问题。

    她看向傅亦,神情很急,“能不能借你手机给我用用,我给季董打个电话。”

    傅亦作为公司总经理,肯定有季时亦的号码,这些年季董虽然明面上没有管公司的事,但公司所有高层都还是会时不时地接到他的电话。

    “我可以借手机给你,但时笙,你要想清楚。”

    他目光如炬,有几分诡异的森然。

    密闭的空间内,气氛像绷紧的弦,随时都会断掉。

    时笙看着他,感觉自己不像是坐在车里,而是坐在阴森恐怖的坟墓里。

    她放在膝盖上的手控制不住的有些发抖,声音艰涩沙哑,“什么意思?”

    人对未知的恐惧好像都有种未卜先知的直觉。

    她直觉,傅亦是要和她说她父母过世的事,而答案,不是她喜欢的。

    “你不是想知道你父母是怎么出事的吗?和季家有关,”他冷冷的勾了下唇角,盯着时笙迷茫的脸,“或许换个说法你更容易懂,是季时亦害得你家破人亡,这么多年在美国颠沛流离。”

    他够着身子从后排拿过来一个未拆封的牛皮纸袋,“这里面有当年的细节以及季氏这么多年在各个领域的违规操作,时笙,你还决定给季时亦打电话吗?如果你想报仇,这是个好机会,季予南死了,季家也就毁了一大半,季长瑶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千金大小姐,季家的重担交到她手上跟交给一个废物没什么区别,而季时亦……”

    傅亦眯着眼睛,声音里充满了诡异的憎恨和厌恶,只是很淡,很快就消失了,被他的话震惊的愣愣出神的时笙没有发现。

    “也没精力再培养一个季予南了,季家的这一切,严格说来都应该是你父母的。”

    他所说的每个字都像个炸弹,震得时笙耳膜嗡嗡作响。

    她的手指颤抖剧烈,喃喃自语的摇头,“就算事情真的如此,要报仇也不只这一个办法。”

    同样的一句话她重复说了很多遍,与其说是说给傅亦听,不如说是在自我催眠。

    傅亦一手拿手机,一手拿装着所有过去和能颠覆季氏集团的牛皮纸袋,“如果你还是选择给季时亦打电话,那我就只能撕了这份文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