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我的女人我自己欺负

    时笙和傅亦之间的交集仅限于他救过她两次,她做过他一段时间的秘书。

    仅此而已。

    但她对傅亦却很是信任,大概是无论从外形和性格上看,傅亦和‘坏人’两个字都沾不上边。

    但此刻——

    这个从来都让她很有安全感的男人却像个诱人入深渊的魔鬼,连一贯蓄着温润笑意的眼眸都黑得深不见底。

    时笙咽了咽唾沫,颤抖的手去拿手机。

    伸到一半,傅亦握着手机的那只手往上抬了抬,“想好了?”

    他作势要撕了文件夹。

    时笙被他逼得双眼通红,忍不住拨尖了声音,“就算是季时亦害死了我父母,季予南也不知情,他那时才七岁,这件事,不该由他来买单。”

    她无法理解傅亦的做法。

    就为了报复季时亦搭上季予南一条命,如果不是为了救她,杰西斯根本没机会动他。

    她舔了舔干燥裂开的唇,莫名的想到在别墅时他的吻,干净浓烈,带着淡淡烟草的味道!

    男人没出声,只静静的看着她,像是看着一个无知的蠢货,这让时笙的情绪越发焦躁。

    待她忍耐力到了极致时,傅亦总算开口了,却是冷笑了一声,“你以为季予南不知道吗?你当他这几天出差去干嘛了?时笙,我不否认我帮你是有我自己的目的,但我不会将我冒着生命危险弄来的东西交给一个被感情冲昏头脑,什么都不顾的女人,所以,给季时亦打电话或是要这份资料,二选一。”

    时笙煞白的唇紧紧抿着,目光落在那份已经被他撕开了拇指长裂口的文件夹上,用力的咬了咬牙,伸手去拿他放置在一旁的手机。

    傅亦的手机没设密码,她很容易找到了季时亦的电话拨了过去。

    “什么事?”

    季时亦的语气很奇怪,似乎不耐,又似乎很熟稔,但时笙没注意,或者注意了,只是没往深处想。

    “季董,我是时笙,季予南出事了,现在在杰西斯的别墅里,地址在往扬克斯去的方向。”

    傅亦说了个具体位置,时笙掀眸看了他一眼,立刻报给季时亦了。

    那边听完后直接挂了电话。

    时笙将手机还给傅亦,他接过,随手扔在了置物盒里。

    那份撕了三分之一不到的文件就扔在仪表盘上,皱巴巴的昭示了刚才粗暴的对待。

    那里面是父母当年出事的所有细节。

    父母出事……

    时笙出神,已经很久没去回忆了,如今再想,那些画面就像褪了色的照片,虽然没了色彩,却依然清晰可辨。

    那年她才上初三,虽然家境普通,但也算小康家庭,独生子女难免被宠的娇纵,父母为了锻炼她的独立能力,从初二起就送她去住校,一个月才回家一次。

    那天是周末,她要赶回学校上晚自习,刚坐上公交车就接到邻居打来的电话,说她父母出事了。

    等她回到家,救护车,消防车都已经在楼下了。

    刺耳的警报声中,浑身烧伤的爸爸被人抬下来……

    救护车上,他紧紧握着她的手,艰难的说:“照顾好你妈妈,时笙,你长大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那竟是爸爸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车里没人说话,很沉闷。

    傅亦降下车窗,从身上摸出一支烟点上,手肘支着门,淡青色的烟雾模糊了他俊逸的五官。

    时笙:“……谢谢。”

    她好像已经没有继续坐在这里的必要了。

    不过还是很感谢傅亦今天救了她。

    时笙去开车门,刚才还不觉得手腕上的伤疼得有多难以忍受,现在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那疼就像附骨之蛆,钻进了骨子里。

    伤口的血凝固,黏住了毛衣的衣袖,别说用力就是伸一伸手臂都疼得撕心裂肺。

    “咔”。

    她刚要开门,傅亦已经将车门锁上了。

    清晰的落锁声在过于安静的车厢里显得很惊悚,尤其是两人还是这种对峙的状态。

    傅亦将燃了一半的烟蒂扔出窗外,摸到钥匙启动车子,神色冷淡地说:“我先送你去医院包扎。”

    时笙低头看了眼手腕,伤口被毛衣遮住了,看不出严重不严重,不过那一手的血倒真的是狰狞。

    “不用了,我自己打个车去就行了。”

    傅亦冷冷的勾了下唇,并没有依言停车,“季予南不会有事,你以为他身边的人都是吃素的?在黑白两道游走了这么多年都还活着,这次也一定死不了。”

    这话说的已经是相当不客气,时笙没有再坚持,毕竟傅亦手里还拿着她想要的东西,而且她也不是要去找季予南,她已经通知季时亦了,剩下的,她去了也帮不上忙。

    傅亦说诊所不远,但开了十分钟还没瞧见。

    她侧头看着紧绷着脸的男人,“你和季家有仇吗?”

    他这种态度不像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才有的,听语气甚至比她还要恨季家的人。

    “这和你无关。”

    刚才因意见不合起了争执后,他甚至连表面的友好都不屑维持,坚持送她去诊所包扎伤口似乎只是念在大家以前同事一场而已。

    ……

    到了诊所,傅亦没有下车,“我就送你到这儿了,这里也好打车。”

    “谢谢。”她解开安全带。

    傅亦抿了下唇,神色挣扎,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绷起,半响后将仪表盘上的文件袋扔给她,道:“如果真的想谢我,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

    “如果有一天我出了事,帮我保护一个人,不要让季家的人找到她。如果你嫌麻烦,就帮我把她带回中国请个信得过的人照顾她,一辈子别来美国了,”傅亦拿出个信封,“这里面有封信和一张支票,还有她的住址,信你到时候帮我念给她听吧,支票是给你的,替我找个人好好照顾她。”

    沉默半晌,他摇头:“信还是算了,烧了吧,别念给她听了。”

    这语气,俨然是在交代后事了。

    “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傅亦却不打算再说,“下车。”

    ……

    时笙在诊所包扎好伤口打了车回家,她身上没钱,还是门口的保安替她垫付的。

    家里只有佣人在,“太太,您晚上是吃中餐还是……天啊,您受伤了?”

    “没事,”时笙不在意的拉了拉袖子,“已经包扎过了,不小心擦伤了。”

    “擦伤了怎么流这么多血。”

    时笙跳过这个话题,“不用准备我的晚餐。”

    她没胃口。

    “对了,少爷打过电话回来吗?”

    “没有,我刚才给少爷打电话想问他晚上要不要回来吃,一直没人接,可能是在开会。”

    时笙原本是要上楼的,闻言,搭在扶梯上的手指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你那有泰勒的号码吗?”

    泰勒是季家的家庭医生,若季予南受了伤肯定要给他打电话,就算没给他打电话,他那里也肯定有凯文的号码,能问到消息。

    “有的,太太您是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少爷对太太的心思她看在眼里,也不敢怠慢,这衣服上这么多血,还不知道少爷回来要发多大的脾气呢。

    少爷平时不爱说话,对吃的用的也不挑,只有在太太的事上会吹毛求疵。

    “不是,我找他问点事。”

    “我这就去给您拿号码。”

    …………

    杰西斯的别墅。

    季予南的脸上衣服上都是血迹,嘴角和颧骨上也有明显的青紫!

    黑色的衣裤上全是灰,头发上也有,但这并不影响他的俊美,反倒是多了几分邪气,令人不敢直视。

    他扣着杰西斯的脖子,捏住的,正好是那两条突突跳动的大动脉。

    季予南站在墙角,背脊贴着墙,身前的杰西斯,呈现出360度无死角的防守模式。

    他看着前方蠢蠢欲动的保镖,森然一笑,“别动啊!我要是一个不小心用力过猛,你这头就要移个位置了。”

    他的样子看上去明明已经伤得随时都可能体力不支倒下,但却稳稳地钳住杰西斯的脖子,硬是让个一百五十斤往上的魁梧男人半点都动弹不得的。

    “季予南,你他妈现在是在我的别墅里,这里里外外都是我的人,你以为你还是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季少吗?你要是敢动我一下,老子让你死无全尸。”

    “人都死了要全尸干嘛?难不成像你我这样的人还指望着死后上天堂吗?杰西斯,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么奢侈的理想。”

    他骤然收紧了手,杰西斯被他卡着喉咙喘不过气,一张脸涨得通红,“你他妈别去弄赃了上帝走的路。”

    五大三粗的男人被季予南捏在手里像只垂死挣扎的猪,发出嗷嗷的低叫声。喉咙难受,想吐又吐不出,一张脸憋得青紫。

    ‘咔咔’的几声响。

    是子弹上膛的声音。

    季予南看向对着自己的十几把枪,眼睛都未眨一下,“看在季董的面上我本来打算翻过这一页,是你自己不知死活的要凑上来,我这人向来不大度,我自己的女人自己欺负可以,但让别人欺负了,我心里就不怎么爽了。”

    他松了松手,却没有彻底放开,杰西斯一边干呕一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