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五十九章没受什么伤是什么意思

    英俊的五官被灯光分割成明显的阴暗两个面,显得越发的立体深邃,黑色的短发下,微微眯起的狭长眼眸里尽是犀利的冷光。

    “不如,用条胳膊换吧。”

    他语气随意,却激得杰西斯身上汗毛直竖,见季予南说完后也没什么动静,才微微松了口气。

    一口气才松一半,外面尖利的警报声划破平静,接着就是纷乱的脚步声传来。

    有人拿着喇叭喊道:“里面的人听着,放下武器,双手抱头走出来。”

    客厅里原本拿着枪支整齐如一对着季予南的人都有些慌了,他们不是保镖,而是跟着杰西斯一起在道上混的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有案底。

    他们不怕季予南,在道上混,本来就是你死我活的规则,但却怕警察,这种心理和自古以来老鼠怕猫是一个道理。

    他们先是看向被季予南钳住脖子的杰西斯,发现他都自身难保后便各自拿主意。

    有少部分的人放下枪抱头走出去,这部分人一般案底比较轻,被抓也就在监狱里呆个两年就出来了。

    剩下的虽然还是拿枪对着季予南,但明显没刚才那么坚定了,纽约是没有死刑的,被抓后最多也在监狱里呆一辈子,但如果他们不放下枪,很容易被判定为袭警,会被警察当场击毙。

    杰西斯,“警察来了。”

    季予南冷漠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手上也半点没要松懈的意思,“所以?”

    “我跑不了,你他妈也跑不了,大不了我们到了监狱里再继续打。”

    “头一次听说被绑架还要坐牢的,现在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绑架,涉黑、暴力虐待、聚众携抢滋事。”

    他们说话的间隙,又有几个人放下枪抱头走了出去,仍在坚持的几个人面面相觑,却没有人再拿枪对着季予南了。

    季予南突然松开了杰西斯,几步跨到离他最近的那人面前,劈手夺了他手中的枪——

    回头。

    对着杰西斯的右边胳膊开了一枪。

    速度太快,加上大部分人的心思都在外面的警察身上,完全没人反应过来,只在听到枪响后才慢慢知晓发生什么事了。

    杰西斯已经抱住受伤的胳膊疼得在地上打滚了。

    季予南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鄙夷道:“出息。”

    别墅客厅的门被撞开,警察一窝蜂的涌进来,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们,“都不许动,放下枪,手抱着头蹲下。”

    季予南开完枪之后就又将枪塞回了那人手里,那人如握着个烫手山芋般,急忙丢了出去,抱着头蹲下。

    领头的人端着枪走上前,看到季予南,微皱了下眉,“季总,你说你一个上市集团的总裁,怎么现在连这种低劣的持枪斗殴都参与上了?还弄得这么狼狈?”

    言语间,说不出的讽刺。

    季予南站起来,那人又蹙了蹙眉,倒是没说什么。

    他看向地上被血染红了半边衣袖的杰西斯,勾唇笑了笑,却让人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森然,“报警的人没告诉你我是被绑架的?”

    杰西斯哪能容季予南这么干脆的脱身,他捂着伤口,额头上都是疼出的汗,失血过多,显得有几分虚弱。

    “警官,刚才开枪打我的人就是他,我要告他蓄意伤人,我要给我的律师打电话。”

    “再给我啰嗦,是嫌罪不够重,想再加一条是不是?”那人狠看了眼杰西斯,对身侧的人吩咐,“受伤的送到医院去,没受伤的全部带回警察局。”

    ……

    外面,季时亦和凯文都在,慕清欢也在,见满身是伤的季予南被带出去,慕清欢和凯文立刻就迎了上去。

    凯文在离季予南还有半米远的距离便停下了,倒是慕清欢,众目睽睽下直接扑到了他怀里,带着哭腔的问:“予南,你伤得怎么样了?”

    这一撞,季予南整个胸腔都疼成了一片。

    他的身体本来就是在强撑,退了两步后才稳住,低低的咳嗽声自唇边溢出。

    凯文急忙道:“慕小姐,季少身上有伤,您快松开。”

    话音落下,季予南已经双手撑着慕清欢的肩膀将她推开了几步,拧眉,淡冷的问:“你怎么在这里?”

    慕清欢泪眼婆娑的仰头望着他,眼里满满的都是心疼,还没说话,一旁的季时亦替她开了口,“接到你出事的消息,她正好和我在一家咖啡厅,就要死要活的要跟过来。”

    季予南注意到季时亦说起这事时不再像之前那么厌恶,大概是因为时笙的关系。

    两相对比,他显然更不满意时笙。

    男人眉宇间都是冷冽的轻蔑,难不成又想将时笙逼走,再硬将慕清欢塞给他?

    季予南的视线环顾了一圈,没有看到熟悉的那个人,眉头紧蹙,“谁告诉你我出事的?”

    “你在机场被人带走,那么大的阵仗,有人撞见了,自然就说到我耳朵里了。”

    字字清晰。

    虽然已经年过五十,但他的五官依旧英俊,即便在面对自己亲生儿子时,依然是冷漠得不近人情。

    季予南吸了吸腮帮,嘴里还是一大股血腥味,眯起的眸子深邃暗沉,身上是和季时亦如出一辙的凌冽气场。

    “我前脚被人带走后脚季董就收到消息了,那您来的还真是够快的,倒不如再晚些直接来给我收尸,更省事一些。”

    说完,他弯腰上了救护车。

    凯文趁警察不注意时凑到他耳边,轻声道:“监控的后半段已经删了。”

    “恩。”

    医护人员上车。

    车门关上,隔绝了外面一众人的目光。

    季予南躺在担架床上,疲倦感层层叠叠的涌来,他闭上眼睛,却不敢深睡。

    身侧。

    杰西斯还在嗷嗷的叫。

    季予南皱着眉,神色淡漠森然,语气淡淡的开口说道:“再不闭嘴,我让你这辈子都开不了口。”

    他说话时甚至没有睁开眼睛,但那份压迫感却并没有消退。

    车厢里瞬间就安静了,一直到医院杰西斯都没再哼一声。

    车门打开。

    杰西斯立刻被送到了急诊手术室,季予南身上的伤看着凶险,但其实都是皮外伤,养一段时间就没大碍了。

    他不想进医院,但看了眼身后从警车里下来的男人,还是由着护士将他推进去了。

    包扎好伤口,又做了基础检查,确定没什么大碍才被送进了普通病房。

    他靠着床头看手机。

    有三个未接来电,两个公事,还有个是长岛别墅的座机。

    他正要回过去……

    病房外有人敲门,季予南皱了皱眉移开手指,没应。

    对方也没等他应,象征性的敲了两下便推门进来了。

    是那个领头的警察。

    他自发的拧了根板凳坐在床边,“既然清醒着,做个笔录吧,今天怎么回事?”

    ……

    十分钟后,凯文带着律师出现在门口,手里拿着个白色的手包。

    是时笙遗落的。

    “季少,这是太太的包。”

    “太太呢?”

    “已经回去了,没受什么伤。”

    季予南眯起眼眸,“没受什么伤是什么意思?”

    “艾米丽说手腕处的衣服上有血渍,已经包扎过了,我问过太太,她说只是磨破了点皮,没大碍。”

    过了一会儿,季予南大概知道她手腕上的伤是怎么弄的了,“查下别墅的监控,将当时送太太离开的两个人找出来。”

    “是。”

    凯文躬身退了出去。

    病房外,律师正在和警察交谈。

    季予南打开时笙的包,大致看了一眼,手机、钱包都在,他扣上后扔到一旁的床头柜上,就着刚才的未接来电回拨过去。

    艾米丽接的电话,“少爷。”

    “太太呢?”

    “太太在楼上,一回来就进房间了,晚餐也吩咐不用准备她的。”

    季予南眼眸里的光略深,“她受伤了?”

    “太太回来的时候我只瞧见衣袖上有血渍,袖子遮住没看见伤口,她说已经包扎过了。”

    “让她接电话。”

    “是。”

    ……

    几分钟后,听筒里传来动静。

    还是艾米丽小心翼翼的声音,“少爷,太太睡着了,她好像不太舒服。”

    “她是不太舒服还是不想接我的电话?”

    男人的语气里听不出情绪,但从话里的意思,已经能感受到他极度的不悦了。

    不管是真不舒服还是装不舒服不想接电话,这都是少爷和太太的私事,连相熟的朋友都不太好插手,何况还是她。

    艾米丽不敢接话。

    “一个小时,让她来医院接我。”

    他报上地址后就直接挂了电话,漆黑的眸底翻卷着层层叠叠的怒意。

    真是只养不熟的白眼狼。

    自己就不该那么主动的凑上去救她,该等到她受尽欺负求上他了才去。

    要不然救多少次都是只不知感恩的白眼狼。

    他走神的间隙外面已经交谈完了。

    有人敲门。

    季予南回神,面无表情的捏了下眉心,闭上眼睛,“进来。”

    “季少,我去警察局办保释手续,您出院就可以直接回去了。”

    “恩。”他应了一声。

    律师走后,病房里恢复了安静,季予南虽然闭着眼睛但一直没睡着,外面走道上一点风吹草动都听得清清楚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