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我准你走了吗

    有一道脚步声由远及近径直朝他所住病房方向走过来,从踩踏地板的劲道判断是个女人。

    脚步声在门口停下,踌躇不前。

    刚才往家里打电话艾米丽说时笙还在家睡觉,从长岛过来,开车也不会有这么快,而且以她的性格,是自己开口叫她过来的,不太可能会在门口徘徊不定。

    不是时笙,那就只有慕清欢了。

    他身边的女人屈指可数,根本不需要怎么费心去猜。

    没几分钟,门外的女人似乎下定了决心,手握上门把要准备开门。

    季予南微皱了一下眉,睁开眼睛。

    凯文含笑的声音自外面响起,“慕小姐。”

    慕清欢吓了一跳,手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回头,见凯文正站在离她半眯远的距离含笑的看着她。

    她尴尬的笑了笑,指了指门内,“我来看看予南伤得怎么样了。”

    “季少已经睡着了,慕小姐改天再来看吧,如果合适,叫上酆樾一起,季总前段时间还说起,已经好久没见到他了。”

    慕清欢敏锐的捕捉到他眼底的嘲弄和恶意,脸上一阵难堪,她和酆樾……

    那个男人根本不爱她。

    跟她在一起,只是阴差阳错,顺便玩玩而已。

    昨天媒体还拍到他和最近大红的女明星举止亲密的从酒店出来,这事已经闹的沸沸扬扬了,别人不知情,和他相熟的季予南和凯文会不知情?

    凯文这摆明了就是在讽刺她,暗指她现在没资格过问季予南的事。

    但就算是普通朋友,看到对方受了伤关心一下也不为过吧。

    “我会告诉他的。”

    即便他们的关系其实糟糕透顶,她也不愿意让一个外人看到她的难堪。

    慕清欢说话时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背脊,凯文看在眼里,却只是笑笑,什么都没说。

    点了点头,道:“季总这里没人照顾,我就不送您下楼了。”

    这是赤裸裸的要赶人的意思。

    “时笙呢?予南伤得这么重,她怎么不来医院照顾他?”

    “抱歉,这是季少和太太的事,作为外人,我没资格过问。”

    他这个‘外人’,明显是在说她。

    被一个以前对自己恭恭敬敬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呛声,慕清欢又羞又恼,面色变了几变,僵着声音说道:“你不过是予南的保镖,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我担心他的伤势来看看,不过是作为朋友的正常关心。”

    凯文看了看病房门上的玻璃,从他的角度是看不到里面的,但他确信,他和慕清欢的对话里面那个男人是听见了的。

    医院不像别墅那么隔音,他们的声音又没有刻意压低,即便是在长岛别墅,也是能隐约听到的。

    毕竟只隔了一道门,也不是完全密封的。

    但他一直未发一语,代表什么?

    代表他并不打算理会。

    而慕清欢显然也明白这点,所以才在质问完他后有些难堪地咬了下唇。

    知道季予南的态度后,凯文说话越发的不留情面,“慕小姐,前女友和朋友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我想季少的心没有那么大,何况,您现在的身份不仅仅是他的前女友,还是他朋友的女朋友。”

    季予南和酆樾有点交情,说是朋友也不为过。

    凯文其实并不讨厌慕清欢,女人嘛,柔弱一点、清高一点、倔强一点、甚至蠢一点,都是个人性格问题,他可以不喜欢,但并不会因此讨厌。他讨厌慕清欢是因为季少和她在一起时不知珍惜,现在却又死缠烂打。

    慕清欢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脸色青白不定,又见季予南一直没出声,心里委屈,气冲冲的就走了。

    ……

    凯文敲了敲门。

    “进来。”季予南低哑的开腔,声音稍显倦怠。

    他进去后随手关上门,“季少,需要给您办出院手续吗?”

    季予南不喜欢呆在医院,他的伤也没有住院的必要,在家里泰勒二十四小时守着,说不定还恢复的快些。

    “不用。”

    “我在这里守着,您休息一下吧。”身边没有信得过的人,季予南不会放心入睡。

    病床上的男人闭着眼睛,沉默。

    凯文以为他睡着了,却听他开口问道:“几点了?”

    他低头看表,“还差五分钟到七点。”

    季予南的唇抿成一条直线,脸色不大好看,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紧闭的门——

    给时笙打电话是五点四十五,已经超过一个小时了。

    她没来。

    是不准备来,还是已经在路上了?

    “你回趟长岛将太太带过来。”

    凯文一时没明白这个带过来是什么意思,太太自己会开车,也认识路,就算不想开,家里还有司机,何须他特意跑一趟。

    季予南瞥了他一眼,不悦的皱紧了眉。

    他一愣之下反应过来,大概是太太不愿意过来,季少才让他去。

    但这份差事着实不是什么好事,轻不得重不得,若是太太真不愿意过来,难不成他还能打晕了扛过来?

    若真这样,季少不将他皮给扒了。

    凯文嬉皮笑脸的讲条件:“季少,我还是在这里守着您吧,您现在有伤在身,又把杰西斯那条疯狗逼得穷途末路,万一他狗急咬人,您身边又没个人。再伤了我没办法向季夫人交代啊,刚才知道您受了伤差点都哭晕过去了,若不是季董拦着让保镖送她回别墅休息,她就直接来医院了。不如让安德鲁将太太带过来,他就在别墅,还能省不少时间。”

    安德鲁是别墅那些保镖的头,身手不比他差。

    季予南面上没什么波动,看了他一眼后就挪开了视线。

    凯文干笑,正要应下,病房门就被人从外推开了。

    季予南抬头,看到门口的时笙,脸色还是很臭,但紧拧的眉已经有松开的趋势了。

    “太太。”凯文打过招呼后识趣的出了病房,并替他们关了上门。

    尴尬。

    是时笙现在唯一的感觉。

    她原本是来质问的,傅亦给的资料她看了,上面清楚的记录了当初她父母出事的经过以及原因。

    愤怒、震惊、荒唐,痛苦……

    无数种情绪灼烧着她的理智,蚕食着她的冷静,让她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思考什么。

    呵。

    就为了那么一个可笑的理由,那个男人就对她的父母动了杀念。

    她带着满腔的怒火来质问他,却在推门后像哑了一般,说不出话来。

    时笙的喉咙像卡住了一般,半晌,才沙哑的问:“你的伤怎么样了?”

    季予南一双深黑的眸紧盯着时笙干净得看不出一点瑕疵的脸蛋——

    她换过衣服了,头发简单的挽了个丸子束在脑后,脖颈修长,皮肤瓷白,白色的羽绒服里面是件浅色毛衣和同色的七分偏休闲的西裤。

    干练,又不显冷硬。

    她从进来起视线就没落在他身上过,一直盯着床头的那盆水植,就连问话也是如此,敷衍意味很浓。

    季予南脸色阴沉,神情又极冷,一挥手,扫落了那盆水植。

    眉眼犀利的道:“看着我。”

    玻璃碎片和水溅的到处都是。

    时笙抬头,看着男人带伤的英俊面庞,微叹了口气,嗓音在安静的病房里很缓慢,一字一句仿佛要刻在他的脑子里,“季予南,我叫时笙。”

    季予南眉眼间落下深重的阴影,半晌,才压下怒气,低沉的嗓音波澜不惊的问:“你想说什么?”

    时笙撩起唇角,笑容冷冷,讽刺意味明显,“我叫时笙,我姓时,你当真不懂我想说什么吗?你这几天出差是去干嘛了?”

    他神经一紧,半晌才淡淡的道:“工作上的事。”

    “那你认识时荆愠吗?”时笙看着季予南身上雪白的被子,双眼刺疼,侧过脸,不再看他。

    “你到底想说什么?”

    时笙觉得自己的行为简直可怜又好笑。

    她在干嘛?

    难不成还想听季予南的解释,或者寻求他帮忙?

    季予南和季时亦的关系再不济,他们也是有血缘的父子,还指望他能为了自己大义灭亲?

    事实也证明,他不会。

    一个千方百计遮掩过去的人,怎么会帮她。

    “我想说,你和你爸一样无耻。”

    时笙转身就走。

    门刚拉开一点,一只属于男人的手臂就越过她撑在了门板上——

    ‘砰’的一声。

    开了一条缝的门又再次关上了,男人强势的气息笼罩着她。

    时笙回头,苍白的脸上浮起愤怒的嫣红,“季予南,你干嘛?”

    男人低头看着被他禁锢在怀里的女人,相比之下,她真的很瘦。

    锁骨凸起,腰身纤细,精致的脸上蓄着明显的恼怒。

    男人低沉的笑声自喉咙处传来,两人贴得近,她能感觉到男人胸腔震动的频率。

    “我准你走了吗?”

    “难不成你还想强留我?”

    男人俯身,高而挺的鼻尖擦过她的脸颊,凑到脖颈处亲了亲,嗓音紧绷,暗沉到极点,“也未尝不可。”

    时笙抿着唇不说话,她知道季予南说到做到,若他要强留,她也只能留下。

    这样的距离近得让她根本没办法静下来思考,她抬手推他,“你放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