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我要你公开真相

    又是连续几天在海上飘荡,没有艾伦在,她的生活彻底安静下来了,对着海平面发呆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艾伦的离开让她彻底的松了口气。

    在她心里,艾伦和傅亦不同,傅亦纯粹是为了自己的目的帮她,而艾伦,却只是单纯的为了帮她。

    自父母出事,她身边充斥着的都是各种勾心斗角,单纯只是因为想对她好而对她好的人屈指可数,所以她才更怕。

    怕连这份仅有的美好都守不住。

    轮渡在第二个港口停靠时,时笙拿着东西下了船。

    这个国家对持有中国护照的人免签,她可以在这里买机票回国,季家即便势力再大,也不可能短时间内将手伸到这里。

    上了岸,她先去吃了点东西,然后用艾伦给她找的那张卡拨通了季时亦的电话。

    “谁?”男人的话言简意赅。

    时笙眯起眼睛迎向从落地窗直照进来的阳光,嗓音淡淡的说道:“是我,时笙。”

    似乎没料到时笙还敢给他打电话,季时亦默了几秒,才近乎憎恶的说道:“我还真是低看你了,时荆愠的女儿,果然和他一样让人讨厌。”

    这是时笙去美国后,第一次听到有人提起她爸爸的名字。

    不免生出几分恍惚。

    握着手机的手指紧得骨节都泛白了。

    季时亦森然的声音像一条剧毒的响尾蛇,死死的咬着她,“不过,你要是乖乖的留在予南身边,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是吗?”

    对于他的威胁,时笙并不放在眼里。

    她既然决定要与季家为敌,就早已将生死这种事情看淡了。

    穿着朴素的女人坐在简陋的奶茶店,手边放着个简易的行李,身上透着风尘仆仆的疲倦气息。

    外面阳光很好,和她晦暗的人生完全不同。

    时笙身子后仰,换了种舒服的姿势,“那在你弄死我之前,我们先来谈一个条件。”

    “条件?”季时亦‘哈’的冷笑出声,他以为时荆愠死后,这辈子再不会有人让他恨得如此咬牙切齿,但没想到不只有,这人还是时荆愠的女儿。

    虽然只是个二十几岁半大的奶娃娃,没有出色的背景,羽翼未丰,但却让他时刻如芒刺在背。

    “凭你想跟我谈条件?时笙,是予南将你惯得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他露出森白的牙齿,阴鸷的眼睛里闪烁着疯狂刻薄的怨恨。

    透过听筒。

    清晰的传入时笙的耳中,“我可怜你,你口口声声说要报复我,替你死去的父母报仇,但结果呢?”

    “你爱上了我的儿子,就算我去坐牢,你这辈子也永远别想和予南在一起,要不然,时荆愠在地狱里也永远不会安息,他会时时刻刻的诅咒你,枉为他的女儿,枉为时家的人。”

    “你别说了。”

    时笙像是在做最后的反抗,声音沙哑得几不可闻。

    搁在桌上的手紧紧握成拳头,抵着桌面。

    不是这样的。

    她打电话来,不是为了听他这些扰乱她心神的话的。

    她打电话来……

    是为了……

    时笙近乎绝望的闭上眼睛,为了季予南,为了给自己的感情一个交代,为了不牵连无辜,为了自己的无能做最后一点努力。

    如果他愿意公开真相,那她愿意放弃报仇,放弃最初坚持要送他进监狱的念头,将手中握的季氏的证据还给他。

    成功了皆大欢喜,不成功……

    也让自己以后想起自己今日的所作所为,不至于完全只责怪自己。

    对。

    她就是一个这么自私的人。

    即便要将证据递交给法院,也要找个人来分担她的愧疚。

    那边,季时亦近乎疯狂的大笑,“你知道,所以你才千方百计的逃离予南身边,你不敢面对他,因为你没办法跟时荆愠交代,你怕他们知道,你爱上了自己仇人的儿子,你为了他甚至有想放弃复仇的念头……”

    "我让你别说了。”

    时笙厉声打断他的话,像是触到某个禁忌的话题,她整个人都激动起来。

    手拍在桌子上,发出不小的动静。

    声音太大,整个奶茶店的人都朝她看了过来。

    时笙死死的咬着泛白的唇,控制住急促的呼吸,好半晌激动的情绪才缓和过来。

    她的嗓子僵硬得像是许久没用过的发动机,发出老旧的嗬嗬声。

    许久,才恢复如常,却还是异常沙哑:“我用我手中的证据换当年一个真相。”

    “真相?”季时亦嘲讽的哼了一声:“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季时亦半点没为过去辩解,就这样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火灾现场惨绝人寰的一幕清晰的浮现在时笙的眼前,她以为经过这么多年应该早就忘了,原来只是克制自己没去回忆,并不是忘记。

    如今再被提起,过去的一切她都还清晰的记得,甚至因为岁月的沉淀连之前忽略的一些细节也清清楚楚的记了起来。

    包括爸爸被抬出来时扭曲焦黑的身体。

    在救护车上,那双大面积烧焦的手紧紧的握住她的手,短而平的指甲将她手背上划拉出一道黑色的血痕。

    男人犹如千钧力道般沉重的声音一次次在她梦里响起,来来回回回荡的都是那句——时笙,照顾好你妈妈。

    时笙喉咙哽痛。

    她负了爸爸的嘱咐。

    她没有照顾好妈妈。

    妈妈最后,还是死了!

    时笙用尽了毕生全部的自控能力才让自己没有歇斯底里的咒骂他,天知道这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

    已经流脓腐烂的伤口被人硬生生的再一次撕开,用刀子将脓血从伤口处剃掉,那种痛,用尽了她毕生的承受能力。

    女人的声音在颤抖,尽量完整的说出自己的目的,“我要你,将真相公之于众,让所有人都知道当年那场大火不是意外,而是一场人为的蓄意谋杀。”

    “天真,”季时亦已经不屑嘲讽她了,跟时笙说这么多话,已然是他从未有过的好耐心了。

    “下次我们再见面,你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你好自为之吧,有什么遗愿,这段时间可以了却了,免得到时候来不及,”话音微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中国人不是信佛吗?予南的性格你了解,路过寺庙时,别忘了为那些帮过你的人点个灯,祈祷他们来世别遇上你,飞来横祸。”

    时笙开机第一时间就给季时亦打电话,还没来得及看美国那边的新闻,甚至没给艾伦打电话问他怎么样了。

    她没有被季时亦扰乱心神。

    或许说是刚才的刺激太大了,相比之下,这完全算是小儿科。

    “看来,你是宁愿你儿子去坐牢,也不愿意损害自己的名誉。”

    “就凭你手中那份文件?”有人敲门,季时亦说了声‘进来’走到窗边继续道:“这本来就是我设好的一场局,原本想借刀杀人,免得坏了我和予南的父子关系,但是现在已经不需要了。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予南总有一天会谅解我的。再说,季家家业保住了,他谅不谅解又有何重要?”

    进来的是温如蓝。

    佣人给季时亦煮了咖啡,她正好上楼,顺道送上来。

    听到儿子的名字,又是这么激进的话,便抬头朝季时亦的方向看了一眼。

    证据是季时亦刻意设的局?

    时笙想过证据可能是假的,但没想过会和季时亦有关。

    但傅亦当初提到季家时,那股子毫不掩饰,或者说是掩饰了但掩饰不住的恨意不像作假。

    季时亦可能设了局,但这枚棋子会不会乖乖听话就不得而知了。

    而且时笙肯定,傅亦在季氏这么多年,肯定握有季氏的把柄。

    至于她手里这份是真是假……

    “是真是假,我发给季总确认一遍就知道了,如果是假,我自认倒霉,如果是真,季时亦,倒霉的就是你们季家了。”

    挂了电话。

    时笙像是打了一场硬仗,全身力气都耗尽了。

    双臂支在桌子上,脑袋整个埋进了手臂中间的空隙,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下心里的烦闷感,才抬头给艾伦打电话。

    那边响了两声。

    挂了。

    时笙的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突然握紧,气息一窒,脑子里像是缺了氧一般,难受得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