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六章明明是我的被甩了

    凯文翻了个白眼。

    白担心一场。

    没晕。

    还有力气给安德鲁打电话让他将自己扔出去。

    他先发制人的开口,“季少已经两天两夜没吃过东西了,你要把我赶出去可以,你去想办法让他吃东西。”

    安德鲁还是那副公事公办冷冷淡淡的模样,“莫三少在来的路上。”

    凯文:“……”

    他双手一摊,神情轻松,“那是真没我什么事了。”

    拿出手机,自言自语的说道:“约个妹子做运动,排遣排遣这两天受的鸟气。”

    安德鲁:“……也不怕东西用多了摩擦生热烧起来。”

    “那也总比你不用生锈直接卡住的好,反正三少来了,要不我也给你约个妹子,我们来比比,一样的姿势一样的频率,谁先……”

    …………

    莫北丞在纽约并没有呆多长时间,跟保姆似的伺候着季予南吃了饭,后来接到南乔的电话,说在洛杉矶,自然就撇下一张大便脸的季予南急忙离开了。

    临走时交代了凯文几句。

    季予南阴沉着一张脸,愈发的不耐烦。

    男人绷紧的声音似乎随时会断掉,又冷又沉,压抑着显而易见的暴躁,“赶紧滚,别在这里招人嫌。”

    他垂着头,紧皱着眉。

    眼底不声不响的流露出一丝黯然和浅浅的妒忌。

    莫北丞眯起一双眼睛,嗓音和神色都温温淡淡的很,毕竟是私事,他和季予南关系再好,也不便插手太多。

    “你就使劲作吧,到时候把自己折腾到牢里去了,时笙在外面找个男人甜甜蜜蜜。等你出来,人家孩子都会打篮球了,到时候在街上遇到,你还得封个红包给孩子叫你一声叔叔。”

    “老子封他妈屁的红包,”他的眼底翻滚着阴暗的戾气,浑身阴郁,顺手抓起茶几上的烟灰缸朝着莫北丞的位置扔了过去。

    莫北丞侧身往边上一避,很轻易的躲开了。

    水晶制的烟灰缸砸在他身后的架子上,连同上面的摆设一并落在地上,碎成几瓣。

    凯文在一旁看着,心疼那几片划花的地板砖。

    一片要好几千呢,加上工艺品,这一砸,妥妥的三五万没了。

    季予南紧抿着唇瓣,眉头微皱的看着莫北丞,“你滚还是不滚?你要是不想走,我让人给你找两个女人,拍了视频发给沈南乔。”

    莫北丞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溅到脚边的碎玻璃,“你被女人甩了,就见不得别人好是吧。”

    莫北丞的手机响了。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接起来,“说。”

    那头不知说了句什么,男人眉心一皱,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处在盛怒中的季予南,喉结滚动了一句,“先暂时只盯着吧。”

    他开门出去。

    司机见他出来,急忙拉开了车子后座的门。

    莫北丞坐上车,看着后视镜里渐渐远去的别墅,回想起刚才听筒里听到的消息:

    找到时笙现在的住处了。

    ……

    季予南俊美的脸上结出了一层冰霜,绷着脸看向站在一旁的凯文,咬着牙问:“是我被女人甩了?”

    凯文瞧他这副模样,自然不会在这种时候往枪口上撞,顺着脾气敷衍的安抚道,“不是,是您把太太甩了,不是太太把您甩了。”

    季予南咬牙,心里漫上一层明显的愤怒,“明明是他妈时笙把老子甩了。”

    凯文:“……”

    他有种日了狗的忧伤感。

    被甩了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认识你的人都知道是你被甩了,还需要重复一遍吗?

    季予南扔下他直接上了楼。

    …………

    时笙在临江没呆多久便过春节了,在美国这些年一直是过的圣诞节,已经很久没感受过国内春节的气氛了。

    腊月二十九。

    街上都贴满了大红的对联,树上挂着装饰用的红色灯笼,街上人潮拥挤,街边很多商贩在卖孔明灯和手拿烟花。

    一眼望去。

    都是通红的一片。

    时笙戴着口罩和帽子,穿着长到脚踝的羽绒服,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行尸走肉般站在人流中,越发觉得孤单。

    那种似乎全世界就只剩下自己的荒凉感从心里深处透出来,一眨眼,就占据了她整个心魂。

    过了红绿灯,她低头,习惯性的将口罩往上拉了拉,加快了脚步。

    这一刻,她宁愿缩在那个只有几平方米的地下室,也不愿意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

    举家团圆的日子,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路人,越发衬得她孤单的像个鬼。

    地下室里住的大部分人都回家过春节了,平日里闹闹嚷嚷、上个洗手间都要排队的地方此刻空荡荡的,冷风在其间穿梭,冻得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冷。

    但这种冷,又和平时里有些不同。

    像是穿再多衣服也没办法温暖起来的寒凉。

    她快步走向自己位于角落的房间,刚从包里拿出钥匙,一抬头,就瞥见门口站了个人。

    光线太暗,她一时没看清那人的样子。

    上次在费城,季予南也是这样不声不响的站在她家门口,以至于她此刻第一个念头就是:

    季予南找到她了?

    时笙吓了一跳,退后一步,手中的钥匙也掉了。

    阴影中的那人似乎也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急忙开口,“怎么了?”

    时笙松了口气。

    是熟悉的声音,而且是个女人。

    木子。

    她弯腰捡起钥匙,“没事,你吓了我一跳,今天怎么过来了?”

    因为怕人跟踪,顺藤摸瓜找到时笙,木子来这里的次数很少,今天才第三次。

    “来陪你过年啊,你一个人多寂寞,正好我也寂寞,我们两个一起寂寞。”

    木子买了一大堆年货,两个女人费力的搬进去。

    时笙甩了甩手,关上门,看着手指上的勒痕,皱眉说道,“你一个人怎么搬这么多东西?”

    她就从门外搬到门内,手都勒成这样了,还别说木子拿了这么远。

    “当时买的时候没觉得,后来真正提上手了才觉得重,但是买都买了,能怎么办,拎过来呗,总不能扔了吧。”

    说话间,她也用力搓了搓手指上的勒痕。

    指尖因为缺血都青了。

    时笙摇头,一个口袋一个口袋的扒拉,“带填饱肚子的东西了吗?我还没吃饭,饿死了。”

    “两点了你还不吃饭,想饿死呢。”

    木子从其中一个口袋里拿了只切好的甜皮鸭扔给她,“热的,你先吃两块垫垫胃。有锅吗?我煮两罐啤酒,我还买了火锅料,电脑我也带了,一边喝酒一边刷剧。”

    时笙:“……”

    她看着木子在一堆口袋间忙碌,唇角微微一弯,这个年突然就不清冷了。

    还很暖。

    木子买的大都是切好直接下锅的菜,时笙去洗锅,虽然小,但两个人也足够了。

    她本来是要出去吃饭的,但外面的氛围太热闹了,又将她逼回来了。

    两人分工合作,很快就弄好了。

    木子打开电脑,找了部恐怖片,指挥时笙,“快把灯关了,地下室这种地方最有感觉了,绝对能看出电影院的效果。”

    两人窝在床上,一人拿个鸭腿,面前的锅冒着袅袅的白烟,狭窄逼仄的房间里充斥着煮啤酒和火锅料的味道。

    配上阴森恐怖的音乐和惊悚的画面,感觉真的……

    时笙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木子在黑暗中瞪了她一眼,“你变态啊,看恐怖片都能看出喜剧片的效果来。”

    “不是,”时笙指了指电脑屏幕,“电影院的感觉。”

    她声音如常,但木子却觉得那双眼睛晶亮灼人,像是覆了层薄薄的水光。

    不知道是屏幕反光还是她在……哭。

    木子握住时笙的手,紧紧的,“恩,电影院的感觉。”

    …………

    木子在这陪她住了两天才回家,走的时候时笙还没睡醒,她一走,便没了睡意,躺在床上拿手机刷美国的新闻。

    从上次看到报道说季予南将那些医生都告上法院后,她就一直在留意判决结果,但后来这事就石沉大海,再也没有出现过只言片语。

    按理说,当初事情闹得这么大,又是和季氏扯上关系的事,媒体不可能不了了之。

    除非。

    是季予南压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