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腿受了伤

    时笙抿唇。

    手握紧了横在胸前的安全带。

    “时笙,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下车,跟他一起回美国,反正你那样回去也不可能避得过他的耳目,说不定他早在你订机票的时候就收到消息了。”

    艾伦说的没错。

    但她决定就这么回去,又何尝不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你是要带我去哪里?”

    这条不是去机场的路,她对临江不熟,这一通乱绕,她更是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艾伦邪气的挑了下眉眼,意味深长的道:“去殉情。”

    时笙:“……”

    她以为他在说笑,却听艾伦严肃的道:“时笙,我都安排好了,坠河,趁他们注意力都在那上面的时候,偷偷遣回美国,法院那边我已经联系好了。”

    …………

    车子上了桥,行至中途,艾伦将油门踩到底,猛的往一旁打了方向盘。

    ‘砰’的一声巨响。

    车子冲破桥上的护栏,腾空飞了出去。

    时笙感觉自己整个踩在云朵上,轻飘飘的,双脚没有支撑的点。

    即便是早有准备,但这一刻,恐惧和慌乱还是占据了她整个脑袋。

    瞳眸瞬间扩到最大。

    脑海中甚至已经迅速略过无数个自救的念头和反应,但被她克制住了!

    肾上腺激素极速飙升。

    尖叫声几次要冲口而出,但都被她咬着唇死死压住了。

    从后视镜里看,原本紧跟着不放的车在撞出的那处破洞停下,刺耳的刹车声响彻了安静的夜。

    将这一片衬得格外热闹!

    “时笙。”

    最先下车朝这边扑过来的,是一道欣长挺拔的黑色身影,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也依旧引人瞩目。

    另一个紧跟着他下车的人死死的拉住他,似乎是在劝,不过声音太低,时笙没听见。

    “时笙。”

    季予南扣着撞坏的栏杆。

    他在喊她,声音又急又沉,很快被周围的嘈杂声盖过去。

    时笙的视力在晚上只能够视物,但这一刻,她却觉得,季予南脸上的焦急和恐慌清晰而完整的映入了她的眼帘。

    她闭上眼睛。

    手紧紧的扣着车门的把手。

    季予南,对不起。

    她等待着车子栽入水里,利用夜色的掩盖,趁乱逃脱,然后悄悄的回到美国,给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这是她唯一的机会。

    一只手伸过来,扣住她的左手,紧紧的,像是要嵌进她的骨头里,“时笙,不要怕,车头一触水,立刻就跳,不能犹豫。”

    似乎只是一两秒的时间,或者更短。

    “砰。”

    车子的去势慢了,溅起的水花从打开的车窗灌进来,浇了时笙一头一脸。

    她被浇得有些懵。

    身子往前一倾,又被安全带稳稳的固定住。

    剧痛从身前传来,时笙眼前一白,安全气囊弹出来,重重的撞击在她的胸口上。

    所有的意识全都消失。

    她闭上眼睛,头很晕,耳边传来艾伦的喊声,“跳。”

    “时笙,跳啊。”

    艾伦已经开门跳进了水里。

    无数的水灌进了车子,汹涌着往她的口腔耳鼻里面涌入,被强烈撞击的眩晕这时候才慢慢缓过来。

    但已经来不及了。

    车子已经完全没入了水里。

    她没有闭气,安全带也还没有解开,她试图去开门,却没多少力气在水里将车门开开。

    艾伦游过来,在拉她。

    时笙呛了水,从鼻腔到肺里都疼得像针扎一般,这种时候要再想再重新闭气是不可能的了。

    她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绝望笼罩着她,意识薄弱得像是随时都会消失,连挣扎都慢下来了。

    难道要就这样死了?

    艾伦的手在她脸上摸索,然后将一个面罩罩在她脸上。

    怕出意外,艾伦带了个小型的氧气装置,很小,最多能坚持几分钟。

    他现在无比庆幸自己带了。

    水下,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时笙感觉艾伦在戳她的手,知道他是让自己解开安全带。

    没时间犹豫,她迅速伸手将安全带解开,顺着艾伦的力道从窗户游出去。

    车子一旦完全落水,就会有人跳下来找他们。

    没什么时间了。

    他们刚游出几米远,便听到‘呼啦’一声,有人从桥上跳了下来。

    紧接着,又是两声‘哗啦‘的声响。

    幸好是晚上,桥下光线又暗,对方的注意力最初是在车里,所以没注意到他们。

    他们就趁着这几秒的时间往下游迅速游去。

    时笙和艾伦很快分开了。

    艾伦过了桥便找了个地方悄悄上岸,若是被发现,他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而时笙戴着氧气瓶朝下游游去。

    她从车里出来的时候不知被什么东西划伤了,腿上似乎裂了条大口子。

    腿上剧烈的疼痛让时笙几乎是抱着氧气瓶被水流冲下去的,血液染红了周边的江水。

    游不动了。

    氧气也用尽了。

    时笙呛了两口水,费力的从水里冒出头来,然后又很快沉下去了。

    桥离她已经很远了。

    即便是白天都不会有人会注意到她,何况是晚上。

    她挣扎着从水里冒出头,朝岸边游去。

    从过了桥之后时笙就一直在往岸边的方向游,这会儿并不是在河中央。

    但即便是这样,她还是感觉自己几乎要沉下去了。

    腿上的疼痛达到了巅峰,虽然开了春,但河水还是冰凉刺骨,她全身的力气都被冻住了。

    手脚僵硬,一点一点的往下沉去。

    艾伦连她上岸的地点都安排好了,那里有人接应。

    但现在,她实在没办法支撑到那里了。

    他们谁也没算到,她的腿会受伤。

    ……

    桥上。

    凯文死死的拉住季予南,“季少,您不能冒险,我下去找太太,论水性,我不比你差。”

    这么黑的天从这么高的桥上跳下去,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

    刚才若不是他速度快,跟着下车拉住他,季予南就要跟车子一起跳下去了。

    万一跳下去正好砸在车上,不死也重伤。

    “您若不放心,我们这里的人都可以下去,您不能冒险。”

    “放开。”

    “季少,今天你就是将我打死我也不会让你下去,”他朝身后还站着面面相觑的人吼道,“还愣着干嘛?都给我跳下去找,今天找不到太太,就他妈待在里面别上来了。”

    车子已经完全坠入河里了。

    “我他妈让你放开。”

    季予南被凯文和另一个身强体壮的保镖拦住,一时找不到脱困的办法,他抡起拳头重重的砸了凯文两拳,但那男人不怕死似的,不躲不闪由着他砸,就是不让路。

    拳头不比枪,就算再硬,也没办法一眨眼就将个练武的男人打趴下。

    枪。

    这个念头自脑中闪过,让他眼里迸射出灼亮的光芒。

    他下意识的摸向腰后。

    空空如也。

    除了皮带,什么都没有。

    季予南恍然,这是中国,国内不允许配枪。

    刚才跳下去的人没有任何消息传上来,黑漆漆的水面上再也看不到车的影子了。

    他双眼通红,像只困兽般奋力挣扎,“让开,凯文,老子让你放手,要不然我回美国第一个崩了你。”

    “季少,对不起,这件事恕我难以遵守命令,我不能看着你去冒险,你的命,比我的命值钱。”

    “那你就给我跳下去。”

    他从来没这么失控过,即便是上次时笙为了艾伦给他下跪,他除了绝望和心痛,并没有表现出太过激烈的情绪。

    所以艾伦到现在都不知道,季予南开枪打在艾伦腿上时,是怎么复杂晦暗的情绪。

    “你守着季少,别让他做出冲动的事。”

    凯文的水性不错,但要在这种黑灯瞎火,又没有任何辅助工具的情况下救人,还是没什么把握。

    他转身,刚要跳下去,身边一道黑影已经先他一步跳入了水中。

    “噗通。”

    凯文:“……”

    他回头,看向和他同样一脸懵逼的下属,愤怒的一脚踹在那人脆弱的小腿骨上:“我不是让你看着季少吗?老子一转身,人就下去了,你脑子里装的是屎吗。”

    这一脚,专挑了那处最脆弱的地方,用皮鞋最硬的那一处踹的。

    看着没用多大的力气,但却让一个五大三粗的魁梧男人瞬间白了脸。

    声音都压抑着疼,“对不起,是我没看住,我……”

    “你你你……你还不跳下去给我找,今天季少若是出了事,都准备下去陪葬吧。”

    “是,我马上……”

    话没说话,人已经被凯文一脚踹下去了。

    妈的。

    话这么多来当什么保镖啊,改行做销售得了。

    车子已经完全没入水中了,季予南潜入水底,凭着直觉摸到车子。

    夜里太黑,水里更是漆黑一片。

    这种情况下找人,几乎是不可能的。

    他自己也知道,但让他站在上面等消息,他做不到。

    季予南摸到车子的车窗,手探进去摸了摸。

    没有。

    水流从指尖穿过,有点麻麻的痒。

    没有人。

    空的!

    这个认知让他庆幸,庆幸过后,却是更加慌乱的恐惧。

    车窗没关,她是掉下来时被甩出去了,还是沉入水底后趁乱逃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