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八十章上岸了

    季予南没在水里呆多久,被凯文和几个保镖合力弄上了岸。

    好在这时候119已经到了,有专业的设备和搜救人员,季予南也没有再坚持。

    从水里上来,凯文立刻拿了大衣给他裹上,甚至忘了自己也是一身湿透,“季少,您先去车里换套衣服吧,若等一下太太被救上来,还需要您去医院照顾她呢。这大冷的天,穿着湿衣服容易感冒,到时候哪来的精神照顾太太。”

    这种天气穿着湿衣服迎着风口站着,即便是身强体壮的成年男人也受不住。

    好不容易将人从水里拖上来,总不能由着他冻死吧。

    如果是这样,不如死在水里,还能得个英勇救人的名声。

    季予南半阖了下眼眸,眼底的阴暗晦涩浓重的几乎要溢出来,他面无表情的转过身:“你以为,她还能给我去医院照顾她的机会?”

    凯文:“……”

    车子刚坠河他们就紧跟着跳下去了,但却没找到人。

    这种情况,唯一的可能就是没系安全带,车子在冲出桥面的时候将人甩出去了。

    水里不比陆地,即便没有受伤,淹水窒息也就一两分钟的事。

    自车子坠河到现在少说也有十几分钟了,还没有消息,估计是凶多吉少。

    凯文抿唇,不再说话。

    自己的任务是保护好季予南,他现在情绪还算平静,自己没必要说些不切实际的话来安慰他。

    都不是三五岁的孩子了,有多少生机,其实都心知肚明。

    几分钟过后,莫北丞和南乔也赶到了。

    看到沈南乔,刚才还一动不动的杵在那里的男人猛的有了动作,迈开腿,朝他们的方向大步走了过去。

    他一双黑色的眸子紧盯着南乔,脸上冷得仿佛结出了一层冰霜,声音沙哑,沉沉的,“她在哪?”

    听了他的话,南乔只觉得好笑。

    若不是莫北丞揽着她的腰强迫她靠在他怀里,她简直要脱了鞋子摔在他脸上,“不是在下面吗?着急就下去找啊?”

    凯文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若不是有莫三少在边上站着,沈小姐又是他的女人,瞧季少全身紧绷起的肌肉,指不定要直接动手了。

    在太太眼里季少已经够渣了,这要再动手打了她的闺蜜,太太估计要直接拿刀子往他心脏上刺了。

    他正要走过去劝,就听见他们家季少说了句:“把这个女人丢下去,若是她还活着,就一定会出来阻止。”

    莫北丞一记冷眼扫过来,若不是看季予南好不容易喜欢上个女人还追到河里去了、一副可怜兮兮的份上,他简直想一脚将他踹下去。

    ““以她憎恶你的程度,估计你从这儿跳下去她可能会出来拍手叫好。”

    “那不如我们一起跳,她总要为一个人出来的。”

    两人怼了几句,被莫北丞一句话将季予南给噎回来了。

    他咬了咬后槽牙,走到栏杆断裂的缺口处站定,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下面打捞的情况。

    之后的几个小时,季予南的情绪一度趋于崩溃的边缘,像一头暴怒的雄狮,手背上青色的筋脉明显的绷起。

    凯文从没见过季予南这般情绪外泄,他全身上下每一处紧绷的肌肉都透着暴戾的因子,让人不敢靠近。

    站满人的桥上,就他身边空出了一方天地。

    格外醒目。

    以前不是没见过他发火,太太刚离开的那段时间季少的情绪也很暴躁,甚至一改往日的低调,在医院弄出那么大的动静。

    但现在,这段时间积聚的暴戾似乎都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即便是凯文自己,也有点心有余悸。

    若不是有莫三少在这里压着,他无法想象后果。

    ……

    打捞了一天,时笙没有任何消息。

    所有人都已经极度的疲倦了,都知道没有生的希望,在水里打捞的人也异常倦怠,全然一副公司公办的态度。

    这一点,莫北丞知道、南乔知道、季予南也知道、木子知道、凯文知道,所有人都知道。

    所以,没有人斥责什么。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水面上,思绪却已经有些恍然了。

    终于,领头的警察绷不住了,看了眼季予南,想了想,还是走到莫北丞身边提了撤走的事。

    倒不是因为莫北丞的地位,这种事,按程序应该和遇难者家属沟通。

    但在莫北丞和季予南两者间选择交谈的对象,他明显觉得莫北丞更容易沟通。

    他虽然不知道那个男人的具体身份,但那人气场实在太恐怖,身边还跟着那么多外国保镖,一看就不是凡夫俗子。

    莫北丞问季予南:“你怎么决定?”

    季予南点了支烟,“我能怎么决定?不都是她决定好的吗?开始到结束,我什么时候又有过能决定的时候?”

    他不信。

    时笙会这么轻易的就死了。

    这一切,都是她实现计划好的。

    坠河、逃跑。

    季予南抬眸,视线在周围扫了一圈,说不定,她现在正躲在哪个角落里欣赏他的狼狈和慌乱。

    既然这样,他微一眯眸——

    时笙,我们美国见。

    他一上车,那些站得笔直的保镖也跟着有秩序的上了车。

    凯文看他一身狼狈,最里层的衬衫已经被提问烘干了,皱巴巴地贴在身上。

    身上一股子被污染的河水臭味儿。

    他猜测季予南的心思,小心翼翼的询问,“季少,不如先找家酒店住下。”

    “去机场。”

    “那需要定回美国的机票吗?”

    “恩。”

    ……

    季予南走后没多久,搜救也就停止了。

    所有人都撤走了,连同那辆撞得变了形的比亚迪也被拖走了,道路又恢复了畅通。

    若不是护栏上那个扭曲的大洞,几乎没人能想象,这里不久前发生了一起惨烈的车祸。

    很快,这里就平静了。

    桥头停着的一辆出租车上,坐在后座的男人降下车窗,英俊且深邃的五官彻底暴露了出来。

    他一双眼睛蔚蓝得像是最纯净的天空。

    黑色的衣服皱巴巴的贴在身上,还有未干的痕迹。

    司机回头,看向后座正探头往桥的另一头看的外国男人,用蹩脚的英语问:“走吗?”

    这么英俊的男人,怎么脑子看上去好像有毛病呢。

    大冷的天气,穿着湿衣服,叫了车也不走,一直盯着后面瞧。

    若不是给的钱多,他还真想把他扔下去得了。

    那后面有什么好看的?

    不就出了场车祸吗?说不定是哪个喝醉了酒看岔了路,直接就给冲过去了。

    看那撞击的痕迹,当时肯定还超速。

    虽然这种车祸的几率小,但也不至于看一天吧,最后屁都没捞上来。

    见男人没应,他嘀咕道:“估计是死了,没在车里,肯定是没系安全带被甩出去了呗。”

    艾伦升起车窗,“走吧。”

    他安排了人去接应时笙,地址他也跟对方说了,估计等一会儿就将人送过去了。

    …………

    时笙最后还是凭着自己的意志浑浑噩噩的从水里爬上了岸,她实在没什么劲了,也走不动了,只能趴在岸边上喘气。

    水底的石头将她裸露在外的肌肤划出了好几道口子,但和大腿上的比,实在可以忽略不计。

    冷和疼是她现在唯一的感受。

    寒意顺着肌肤的毛孔扎进肉里,像针扎一样疼进了骨子里。

    怕衣服吸水后变重,耗费体力,在车上她就将外套和里面的毛衣脱了,此刻,她身上只穿了一套薄款的秋衣秋裤。

    秋裤还被划开了一条很长的口子,寒风正呼哧呼哧的往里面灌。

    其实也差不多。

    就算没那道口子,这湿漉漉的衣服贴着肌肤,再被风一吹,也冷得够呛。

    时笙没缓多久,便撑着从地上爬起来。

    前方河边的一处屋子有亮光,应该有人。

    要是一直躺着不动,她不冻死,也要失血过多而死。

    五十米不到的距离,她却走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痛是一方面,她实在是全身无力了。

    刚才挣扎着上岸已经耗费了她所有的精气神了。

    是个简易的小房子,估计是渔民临时的落脚点,实在破旧的很。

    窗玻璃都是坏的。

    里面有声音,是个男人。

    时笙现在这种情况也顾不得危险还是不危险了,对着个陌生男人危险,但她现在的情况站在外面更危险。

    她靠着墙,费力的抬手敲了敲门。

    声音很小。

    但周围太安静了,以至于这一点微弱的响动都清晰得不容忽视。

    “谁?”

    “对不起,打扰一下,我不小心落了水,想借您的地方休息一下,取取暖。”

    时笙一边回答,一边在心里迅速分析对方。

    男人,四十岁到五十岁之间。

    再多的,她就不知道了。

    心理学上她是业余,连皮毛都没触到,只能从声音和印在窗户上的影子猜出对方大概的身形体魄和年纪。

    里面静了几秒。

    门开了。

    在安静的河边发出吱呀的响声。

    一个男人从里面探出头来,果然是个四十多岁的人,一脸沧桑,粗粗的手上全是劳作的痕迹。

    时笙松了口气,有时候,老实巴交的农民更淳朴。

    “大哥,对不起,打扰您了,能不能让我进去取取暖。”

    时笙咳了一声,一阵风吹来,冷的直打哆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