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五章婚礼定在三天后

    在医院包扎好伤口,季予南并没有在医院停留多久,而是抱着时笙下了楼,坐进车里。

    “去哪?”时笙语气还是不大好,但已经不像最初那般抗拒了。

    “回美国。”

    他这次来的匆忙,身边就带了凯文一个人,不能久待。

    ……

    十二个小时后,飞机在纽约的肯尼迪国际机场降落,时笙又一次被带回了长岛别墅。

    熟悉的气息和氛围在开门的那一刹那,朝着她直扑而来。

    她换了鞋子,也不跟季予南说话,直接上楼了。

    连续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虽然睡饱了,但还是有些腰酸背疼,累的很。

    季予南紧随其后,在时笙打开客房的门时一把拽了她的手,将她带进主卧。

    主卧的装饰没变,依旧是以深色调为主,属于男人独有的气息充斥着她的呼吸。

    头顶灯光炽亮。

    季予南扣着她的手腕往里走,从时笙的角度看去,他的唇瓣一直紧紧抿着,不言不语满身戾气的模样怪渗人的。他拽着时笙一直走到沙发前才松开,低头,从钱包里抽出一张支票递给她,“自己都穷困潦倒了,居然还有功夫去管沈南乔的闲事。”

    时笙的视线往支票上瞟了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莫北丞刚劲锋锐的签名,之后才是那串数字。

    不多不少,正好是她借给南乔的数。

    “这段时间你卡里的钱没动过,这么短的时间能弄到十万块,还是没有半点人脉的临江,时笙,你本事不小啊,。”

    他说这话,也不知道是真心夸赞还是只是心里憋闷在讽刺她,时笙也懒得屈归根究底,夸赞也好讽刺也好,她无所谓。

    模糊的‘唔’了一声,然后就要坐下去,刚蹲了一半的身子,被季予南拽着手臂有硬生生的拉了起来,这次他没控制力道,时笙直接就被拽的扑到了他怀里,鼻尖撞在他的胸膛上,有点发酸。

    “我在问你话。”

    时笙被他逼问的有点烦,鼓着腮帮子瞪他,尤其是手腕那一处被他钳住的位置疼得厉害,这让她脸色更加不好,“找了个老男人,哄得他心情好,大手一会就给我了。”

    这本来是句赌气的话,但季予南在听到那个‘哄’字时,顿时就像被点燃的炮仗。

    爆了。

    他目呲欲裂的瞪着她,手上力道加重,看模样是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了,“为了十万块,你去哄男人,还是个老男人?时笙,你妈的到底是有多廉价?”

    时笙被他气的胸口都疼了,用另一只得空的手扒拉着他紧紧钳着自己的大掌,试了几次,手腕都磨红了也挣脱不开。

    “是啊,我就是廉价,哄老男人他至少还温温柔柔的对我,怕我疼怕我委屈,出入名车接送,送出手的都是香奈儿迪奥范哲思,哪像你,动不动就动粗,我的手都要被你废了。”

    越说越委屈,眼眶都红了。

    也不知道是疼还是生气!

    季予南怒极反笑,手上的力道松了几分,却没有完全放开,“合着,在跟我抱怨我没送过你香奈儿迪奥范哲思是吧?”

    他挑剔的目光在时笙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

    半晌,哼了一声,转开视线。

    像只傲娇的孔雀,你在他面前跳个舞还能开屏的那一种。

    “也难怪是送香奈儿迪奥范哲思,一个老男人的欣赏水平,也就这样了,只送得出这种土豪黄金款,俗不可耐,估计人也长得丑,半路暴发户出家,土肥圆的标配。”

    这样也能解释,时笙为什么还穿着件连牌子都没有的破烂衣服。

    时笙:“……”

    她就随口胡诌了几句,这人还真是说的停不下来了。

    “我要去洗澡,你松手。”

    从坠河到现在她没洗过澡,身上的味大的,她自己都嫌弃了。也难为季予南对着她还能一脸若无其事,握得下去手。

    季予南似乎这才注意到这件事,皱眉,慢腾腾的收回手,又状似无意的弯腰扯了张抽纸,擦了擦手指,又擦了擦。

    时笙:“……”

    虚伪。

    她翻了个白眼,一瘸一拐的进了浴室。

    季家的浴室有浴缸,她的伤又在小腿上,抬起来搁在边上,小心一点不会弄湿。

    “你身上有伤,不能碰水,”顿了顿,估计也觉得不能忍受,咳了一声,“我去让克洛伊上来帮你。”

    ……

    等克洛伊上来,时笙已经舒舒服服的躺在浴缸里了,小腿伤的那处用毛巾裹着,外面还覆了层保鲜膜。

    她闭着眼睛,呼吸很轻,像是已经睡着了。

    克洛伊放轻了脚步走过去,“太太,我帮您洗头吧。”

    “谢谢。”

    她这样,洗头确实不太方便。

    克洛伊帮时笙洗了头,确定她不需要帮忙后才开门出去。

    季予南站在阳台上抽烟,寒风萧瑟中,挺拔的背影看着无端让人觉得可怜。

    但下一秒,她又觉得是自己多想了。

    少爷这么有钱,什么都不缺,怎么会可怜呢。

    推拉门没关严,还是有少许的烟雾被风吹着从门缝里灌进来,房间里充斥着淡淡的烟味。

    她关门的声音很小,除了落锁那一下,基本没有其它响声。

    但那个一直背对着她,好像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站着一动不动的男人还是在声音发出的一瞬间就转过了身。

    目光如炬,眼睛里有几条明显的红血丝,是没休息好导致的。

    “太太洗完澡了?”

    她急忙道:“我帮太太洗了头发,后面的事太太说不需要我帮忙,我就先出来了。”

    太太走的这段时间少爷的情绪明显阴晴不定,每次问话也都带着一股让人胆寒心惊的戾气,以至于她现在回话都是正襟危站,生怕那句话说错了触了少爷的底,惹得他发脾气。

    “下去吧。”

    克洛伊点头,忙退了出去。

    房间里再次恢复了安静,季予南的手插进裤包里,伸手一抓,再拿出来时,掌心里躺着枚白金镶钻的戒指。

    很精致的造型。

    他对珠宝首饰这一类的都没有研究,是设计师推荐给他的。

    时笙裹着浴袍,扶着墙从浴室里蹦出来,看到杵在房间里的季予南,眉头皱了一下,“你怎么还在?”

    季予南掐了手中的烟,大步朝着时笙走过去,然后,从裤包里拿出一个东西丢在她身上,“三天后,我们的婚礼。”

    他的动作太快,时笙只看到眼前一道白光闪过,下意识的抬手去接。

    根本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东西。

    直到握住了摊开掌心,才发现是枚戒指。

    季予南的脸色冷冷淡淡的,甚至没移开视线去看时笙掌心里的东西,“原本这段时间该选婚纱、选婚礼场地和婚庆布置的,但你跑了,现在什么都没时间选了,你要是不喜欢,也忍着吧。”

    他这样子,不像是求婚,更像是上司吩咐下属,公事公办,还一副‘我能娶你,就是让你裹个编织袋,也是你的福气’的语气。

    “我不结。”

    她将戒指扔回给他,一脸不情不愿的跳着往床的方向走。

    和季予南结婚……

    从情感的层面讲,她很想答应,毕竟,世上结婚的多,真正两情相悦的人却很少。

    她喜欢季予南,而季予南——

    如果他脑子没毛病,为自己做这么多事,应该也是喜欢她的。

    时笙想到那枚白金镶钻的戒指,她扔回去的太快,连款式都没瞧清楚。心里微微叹息,自己这辈子估计遇不到另一个季予南了。

    但理智上而言,她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想到季时亦,就想到自己含冤的父母。

    人这辈子,再没心没肺,也不能靠着情感过一辈子。

    又不是猪,不对,猪被杀的时候还知道挣扎呢。

    如果真要揣着个隔阂过一辈子,太累了,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在一起。

    免得日后争吵时,总会揪着这一点不放。

    时笙会拒绝,在季予南的意料之中,他将戒指放在梳妆台的台面上,也朝着床那边走了过去。

    他这几天都没怎么睡好,有时候明明想睡,但脑子里总有画面走马观花似的闪过,醒来后又什么都不记得了,却比没睡更累。

    现在,时笙就躺在床上,他伸手可碰。

    不管承不承认喜欢她,但这一刻,涌上来的困意却让他撑都撑不住。

    季予南掀开被子在时笙身侧躺下,“既然不愿意戴戒指,那就不戴吧。”

    这话的意思和她理解的是一样的吗?

    “我不嫁,你难不成还能强行将我绑去举行婚礼?”

    “可以试试。”他闭上眼睛,手环在她的腰上。

    “季予南,你当初和慕清欢在一起也是这么强势,连基本的尊重都不懂吗?”

    没得到回应。

    时笙低头去看,季予南已经睡着了。

    他是真的太长时间没有好好睡觉了,眼睛下方的两团青色痕迹很明显,脸上的皮肤有点干。

    时笙伸出手,手指沿着额头摸到下巴,糙手。

    她渐渐的失了神,直到停留在男人脸上的手被一双带着薄茧的粗糙大掌裹住,才回神。

    男人没有睁眼,嗓音很沙哑,“睡觉,很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