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我来是要一个真相

    “不用了,我和爸有点事要谈。”

    “好,你们慢慢聊,”温如蓝看了眼季时亦,动了动唇,想劝又不知道该劝谁,“已经很晚了,今晚就在家里睡吧,我让佣人给你收拾房间。”

    “不用了。”

    温如蓝有些失望,勉强笑了笑,推开门出去了。

    ……

    门关上后书房彻底安静下来了。

    季时亦没有理会季予南,自顾的拉开抽屉摸出一支烟点上,半阖着眼睛,尽显疲态。

    没人说话。

    烟草燃烧的轻微声响被无限放大。

    一支烟抽到一半,季时亦冷冷的哼了一声:“你来就是站在这儿默不作声的?”

    “我来是想要一个真相。”

    “真相?”季时亦抿唇,勾出冷漠的弧度,将手中燃了一半的烟朝着那道站得笔挺的身影扔了过去。

    季予南站得远,烟又没什么重量,扔出去一半的距离后堪堪的落了下来,在地上溅起了火星。

    他猛的一拍桌子站起来,身子前倾,像一头愤怒到极致蓄势待发的雄狮,“什么真相?我能给你什么真相?季予南,你他妈为了那个女人都魔怔了。”

    季予南看了眼地上还没有完全熄灭的烟蒂,那一处地毯上的毛被烫的蜷缩在了一起。

    英俊的脸上神情寡淡,“如果真的魔怔了,我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不会站在这里?”季时亦怒极反笑,他当真是养了个好儿子,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外人来对付自己的老子了,“如果真的是我让人放火烧死了时笙的父母,你还准备将我送到警察局去不成?”

    话音落下。

    好几秒的死寂。

    随之响起的是季予南冷冷淡淡的嗓音,“如果真是这样,这也是该的。”

    他表情平淡,但也只有季予南自己知道,他插在裤包里的一只手已经握得死紧,手背上筋脉明显,根根凸起。

    季时亦:“……”

    他重重的喘息了几下,眼底是浓重的阴暗,胸腔出闷得阵阵紧缩,“好,好,好。”

    他的嗓音沙哑透了,缓慢而低沉,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冷硬的目光如刀尖一般,要在季予南身上戳出几个洞来。

    季时亦咬了咬后槽牙,“你为了一个女人收买我身边的人,架空我的权利,但你别忘了,破船还有三根钉,我要让时笙死,简直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老子就宁愿你终身不娶,也不会让你毁在时笙手里。”

    “你就没有半分愧疚?那是两条活生生的人命。”短发下的脸冷漠得没有任何表情。

    季时亦发笑,“人命?你手上没沾过血?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是时笙的父母,你又恰好爱上了那个女人,你会来质问我的所作所为?”

    他顿了几秒,撑着桌面的手收紧,“我唯一后悔的是,当时没有连她一起除掉,果然,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爸。”

    季时亦身躯一震,如松木般挺拔的背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佝偻下来,连两鬓和额头的白发都明显了很多。

    他撑着桌子的双臂在轻微的颤抖。

    季予南已经有很几年没叫过他‘爸’了,他总是叫他‘季董事长’,次数多了,他都已经习惯了。

    如今他突然改口,反而让季时亦心里不安起来。

    他掀眸看着季予南,唇角绷紧,两边的法令纹深刻。

    季予南没看他,而是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我会尽自己所能,让你在里面住的舒服一点,除了不自由,不在呼风唤雨,其他的,和你现在的生活也不会有太大区别。”

    书房的门猛的被人从外面推开,温如蓝从外面闯进来,“不,予南,你不能送你爸爸去坐牢,把这件事曝光出来,让他得到教训就够了,不能坐牢,不能去坐牢。”

    她虽然这些年一直恨季时亦的冷漠决绝,连对自己的朋友都能下这么狠的手,但从没想过要让他去坐牢。

    不然,她当年就告发他了。

    也不会背负着内疚过这么多年。

    时荆愠。

    每每夜里想起这个名字,她都痛得无法入睡。

    季予南皱眉,有些无奈的抬手压了压眉心,“妈,您怎么进来了?不是头痛吗?早点休息,这件事和你无关。”

    “不,有关,”她慌乱的摇头,身子在剧烈的颤抖,见季予南要伸手扶她,像只惊弓之鸟般退了几步。

    脚一崴。

    狼狈的跌倒在了地上。

    温如蓝满脸都是泪水,突然,状若疯狂的扇自己耳光,季予南想阻止,但被她下一句尖叫出声的话震得愣在了原地,“是我将火淋熄掉的,我……我只是想给她一点教训,我不知道你爸爸……”

    不知道那时候他已经存了要处理掉他们的心。

    当时季氏陷入经济危机,负债累累,季时亦不得不潜回中国,本来以为会这样东躲西藏的过一辈子,却偶尔认识了时荆愠,又偶然得知他有个传家宝,价值连城。

    于是就打了主意。

    费了很大的劲才终于说服时荆愠和他一起创业,而这中间,最初却是由温如蓝去开的头,男人对女人,尤其是温如蓝这个温柔没有攻击力的女人,向来没有戒备。

    两家人顺理成章的就成了朋友。

    将东西抵押后,银行的贷款很快下来了。

    时荆愠以为是在胡安成立一家新公司,但季时亦却偷偷将钱转回了美国,帮季氏度过难关,而胡安这个公司,只是个空壳公司。

    后来闹开了,两人产生了巨大的分歧,时荆愠要退股,去银行赎回那枚项链。

    但季氏才刚有起色,如果突然断了资金链,就只有等死了。

    他和时荆愠为了此事争吵过几次,而温如蓝偶然发现,季时亦对覃岚的事特别上心。

    人一旦有了疑心,就再也控制不住了。

    她误会季时亦对覃岚起了念,一时糊涂做错了事,但没想到,她的一时糊涂却为季时亦创造了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

    他让人放了火。

    结果可想而知,覃岚重伤,时荆愠当场死亡。

    这些年,她一直内疚,却没勇气说出真相。

    知道当年的事的人都以为是季时亦下令弄死他们的,但没人知道中间还有她的插曲。

    她去时覃岚和时荆愠正在争执,所以没人发现炉灶上的火熄了。

    温如蓝很快离开了。

    没走远,而是坐在对面的咖啡厅。

    她不是想杀了他们,只是心里有怨,想给覃岚一个教训。

    她甚至已经打出了120的号码,如果半个小时后他们还没出来,就拨出去。

    但是——

    起火了。

    艳红的火舌疯狂的窜起,瞬间席卷了二层高的小楼。

    期间,她看到一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趁着混乱从里面出来。

    “你送我去,予南,如果时笙真要追究,你送我去。”

    季予南:“……”

    他张了张嘴,竟不知道此刻该笑还是该怒。

    真相。

    这就是所谓的真相。

    居然是如此丑陋。

    他的好父母。

    他一直以为温柔善良的母亲,居然是个为爱疯狂的神经病,时笙的父母死了,她还安枕无忧的过了这么多年。

    季予南抬手,修长的手指因为常年锻炼并不完美,有多处薄茧。

    但季时亦说的没错,这双手,也是沾过血的。

    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季予南退后几步,什么话都没说便快步跨出了书房。

    ……

    书房里再次安静了下来。

    温如蓝断断续续的抽泣声敲击着季时亦的耳膜,他一阵烦躁,将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挥落在地上。

    杂物坠地,文件夹散了一地,有几份甚至砸在了温如蓝的身上。

    “这么多年,我一直以为你是为了时荆愠那个男人恨我,却没想到,你连我都瞒了。”

    抿着唇,身体绷紧得像一张拉满的弓。

    “温如蓝,”他开口喊她的名字,喊完后,又是良久的沉默。

    没一会儿,又控制不住哈哈大笑着问道,“你指责我背信弃义、心狠手辣的时候,心里是什么想法?是不是很高兴?我为你背了这么多年的锅。”

    当年,他还奇怪过,为什么火势会那么快就一发不可收拾。

    二层小楼,没一会儿就烧了个精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