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我会对你好

    季予南从季家别墅直接驱车回家,却并没有立刻上楼,而是将车停在花园里,坐在车里点了支烟慢慢的抽。

    他看着二楼的窗户愣愣出神,尼古丁的味道涌入肺里,已经习惯的味道了,此刻却有点难以承受。

    每一根神经连同末梢都在疼!

    一支烟燃完,烟蒂烫到手指,将走神的他拉了回来。

    季予南皱眉,降下车窗,将烟蒂扔了出去。

    他在车里呆的时间太长,安德鲁觉得异样,忍不住走过去问道:“季少?”

    “不用管我,忙你的吧。”

    “是。”

    季少看上去心情不太好,安德鲁应了一声,很快离开了。

    ***

    时笙有点失眠了,看电影看到凌晨三点多,好不容易有了点睡意,又被楼下的引擎声给惊醒了。

    她睁开眼睛,几秒过后又闭上。

    枕头上,男人的气息过于浓烈,本来已经模糊的神智逐渐恢复了清明。

    时笙皱眉,摸过手机看了眼时间。

    三点五十。

    又睡不着了。

    妈的!

    她暗暗爆了句粗。

    以前住那种破烂地方都是一觉睡到大天亮,闹铃不响她不醒,现在躺在这被设计师千锤百炼过后才最终设计成成品的床垫上,反而失眠了。

    季予南迟迟没有上来,她也没在意,只当他工作没有处理完,直接去书房了。

    之前她还是季予南的秘书时,他也偶尔会在公司通宵加班,第二天早上才浅眠一会儿!

    时笙熬了半个小时才模模糊糊的睡着,又不怎么踏实,所以门一响她便醒了。

    房间里没开灯,有昏暗的光线从拉了一半的窗帘透进来,能勉强看清男人的身形和轮廓。

    他走进来时几乎听不到脚步声,若不是时笙一直没睡熟,估计也不会发现他进来。

    男人一直走到床边停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时笙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之前看的电影情节控制不住的冒出来,还一个比一个的脑洞大。

    总觉得下一秒他就会从身后抽出一把西瓜刀,‘啪’的一下砍在她脑袋上。

    这人,不会是受了刺激脑子不清醒了吧。

    大半夜的,跟个鬼魅似的一言不发的站在床边盯着她,又是这样诡异恐怖的光线下,简直惊悚。

    时笙被子下的手紧抓了下床单,睁开眼睛,面上还带着一股子被吵醒后的起床气,她瞪着季予南,“你干嘛?深更半夜不睡觉,站在这里装尸体呢?”

    她其实没多气,就刚才那种糟糕的睡眠,睡着比醒来更累。

    但看季予南这副要死不活,一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来的死样子,她心里的火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

    而且,她在害怕。

    具体害怕什么,她又说不上来。

    就是他这样子惹人生气,估计是怕他想不开,这年头,抑郁症的人特别多。

    不知道症状里有没有一条,半夜三更像个鬼一样站在别人床边。

    她从床上坐起来,抡起枕头就砸他,“说话,你有病啊?”

    “你是不是想走?”

    男人问她,淡漠的神情中又有种状若疯狂的不淡漠。

    一双眼睛在黑暗中亮得让人心惊。

    时笙:“……”

    啥?

    这突如其来的话让时笙彻底愣住了,她现在十分确定,季予南不正常。

    而且是非常不正常。

    “你……”她本来想问他‘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但又怕哪个字没对,刺激了他,于是放柔了声音,“你怎么了?”

    季予南并没有听出来她语气的变化,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趁着还有理智,放时笙走。

    不要让这还残存的一点感情和不舍变成以后对他只有憎恶。

    “我放你走。”

    说这话时,他是盯着她的眼睛说的。

    时笙的背脊上蓦然窜起寒意。

    她抿着唇,沉默。

    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季予南得罪了人,还是比他有权势的人,对方要弄死他。

    所以才一改之前的霸道,放她离开。

    如果没有什么特殊原因,现在离天亮只有两三个小时了,没必要非要挑在现在说。

    时笙问:“什么时候?”

    “现在。”

    季予南掀开被子,黑暗中,时笙看不到他通红的眼眸,只觉得那双眼睛不平时亮,亮的灼人,亮的让人心生恐惧。

    时笙被他从床上拉起来,连鞋子都没顾得上让她穿,“现在走,立刻,马上。”

    她够着脚去穿鞋,人却已经被季予南给强行拉出房间了。

    整个过程连留给她选择的时间都没有,男人攥着她手腕的力气犹如千金大,和被强行带回来一样,时笙完全没办法挣脱。

    早知道会遇上季予南这个变态,当初就应该去学跆拳道、空手道、散打、泰拳……

    揍死这个阴阳怪气,翻脸比翻书还快的王八蛋。

    “季予南,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

    “季予南,你慢一点,让我先把鞋穿上,我们谈一谈。”

    “季予南,你弄疼我了。”

    “季予南……”

    一路跌跌撞撞的下了楼,时笙的话完全没激起男人的半点反应,只有在她说‘弄疼她’的时候,手腕上的力道稍稍松了点,但还是没办法挣脱。

    季予南拉开门,将时笙推了出去,‘砰’的一声,门在身后关上了。

    时笙:“……”

    虽然已经是春天了,但早春比冬天还冷,风刮在身上,跟刀片刮过似的。

    皮都要被削下来一片。

    她身上穿着夏天的睡衣,打着赤脚,深更半夜被人从温暖的被窝里扯出来——

    扯出来也就算了,还直接给扔寒风料峭的门外了。

    时笙打了个喷嚏,双臂环在胸前,但还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上下牙不受控制的磕碰。

    心里的火气一阵一阵的,打着旋儿的往上涌,她觉得今晚就算不被冻死,也要被季予南这个智障货给气死。

    妈的。

    上辈子是只虾吧,脑子里尽装屎。

    她踢了踢紧闭的门,但双脚已经快被冻得没有知觉了,一脚踹上去,味道简直不要太酸爽。

    “季予南,我操你娘的。”

    门开了,她的衣服兜头罩了下来,还有鞋子。

    这会儿印着灯光,时笙才看到季予南通红的眼睛,已经额头上绷起的青筋。

    他抿着唇,直愣愣的看着她。

    时笙以为他生气了,脸色不自在的干咳了一声。

    换了任何一个尊重自己母亲的男人听到这句脏话都会生气。

    季予南虽然和季时亦关系不好,但她看的出,他对温如蓝,还是很好很尊重的。

    时笙有点囧,她当时只是气急了,没想着要骂他妈。

    呐呐的舔了舔唇,“哪个,对……”

    “你喜欢就去,你外套包里有张房卡,没找到住的地方之前,你都可以住那里,安德鲁会送你过去,最近一段时间他都会跟在你身边保护你。”

    时笙:“……”

    这更加印证了她之前的想法。

    季予南得罪了了不得的大人物。

    她张了张嘴。

    实在太冷了,感觉嘴巴都被冻住说不出话来了。

    时笙将搭在头上的外套扯下来,披在身上,又穿上鞋子,却还是觉得身体被冻成了个冰坨坨。

    季予南这次没有关门,他就站在那里看她穿衣服,喉结上下滚动,身体紧紧的绷着,垂在身侧的手捏成拳头,像是在压抑着什么汹涌外泄的情绪。

    突然——

    他伸手,将时笙揽进怀里。

    一只手压着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紧紧的揽着她的腰,似乎怕下一秒她就消失不见了一般。

    而同一时刻,时笙也感觉有冰凉的液体落进了自己的衣领里。

    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季予南……”

    微微抬高的手僵在半空。

    她不敢推开他,也不敢拥抱他。

    她甚至不敢确认,那滴冰凉的液体是不是季予南的眼泪。

    “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如果干不过,我们就躲吧,躲回中国去。”

    “我们?”男人粗重的呼吸在她耳畔响起,声音沙哑的像破锣一般,他吻着她的脖子,动作急切,却没有半点逾越的迹象。

    好像只是单纯的想吻她。

    那滴液体被他的舌尖卷走了,“时笙,别走,留下来,我会对你好,会一辈子对你好的,我……”

    他没办法告诉她真相。

    他父亲犯下的罪孽已经让时笙从他身边逃开两次了,甚至到现在,她的心都还没留在这里。

    她是被他强迫着留在这栋别墅里,睡在他的床上,只要一有机会,她就会再次离开。

    至于时笙刚才说的‘我们’,他完全当成是口快,连求证的勇气都没有。

    什么时候,他从高高在上的季少变成了如今这样患得患失了。

    或许是在季时亦吩咐人放火的那一刻,也可能是温如蓝浇熄了煤气灶的那一刻。

    季家欠时家的,命中注定,会在他身上遭到报应。

    所以,他爱时笙,时笙却不爱他!

    如果现在告诉她,她父母当年出事,他妈妈也有一份,他怕连这最后可以强迫的资格也没了。

    “时笙,留在我身边,我这辈子都会对你好,不会让你受委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