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七章laioren

    凯文带来的人手脚很快,季予南看样子也不是过来长住,搬的东西并不多。

    很快就收拾妥当了。

    “太太,我先走了。”

    …………

    晚餐时,时笙发现餐桌上的菜色比平时丰富,摆着两幅碗筷。

    她微皱了一下眉。

    觉得这些天养成的生活习惯被打乱了,有点烦躁。

    佣人以为她是饿了,责备她还没开饭,解释道:“先生打电话说要回来吃饭。”

    正说着,门口就传来响动。

    两人回头——

    季予南开门进来,将搭在手臂上的外套放在鞋柜上,又从里面拿了双男士拖鞋换上。

    时笙看了他一眼,拉开椅子坐下吃饭。

    男人走过来,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下。

    一天没见,他的模样似乎又憔悴了些,接过佣人递来的餐具,沉默的埋头吃饭。

    没人说话。

    佣人在一旁如履薄冰的伺候着。

    除了气氛紧绷一点,一餐饭吃的还算风平浪静。

    季予南吃完后没有立刻上楼,而是坐在一旁看手机等时笙。

    “你有事?”她嘴里含着食物,说话模糊不清。

    季予南扫了她一眼,微蹙了下眉,“吃完再说。”

    视线又转回了手机屏幕上。

    那嫌弃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

    二楼书房。

    季予南坐在书桌后的办公椅上,双手交叉,撑着下颚,一双暗沉的眸一瞬不瞬的看着笔直站在前方的时笙。

    他的视线虽然是在时笙身上,却其实有几分走神。

    这样的场景,好像又回到了以前在季氏。

    时笙还是他秘书的时候。

    面前的女人微皱了一下眉,似乎等的有些不耐烦,若是以前,自己即便让她站上一天,她也不会表露出丝毫的不满。

    季予南揉了揉太阳穴,漆黑的眸子里像一潭死水般平静,“时笙,你想走吗?”

    “……?”

    时笙一时没弄明白他这句‘你想走吗’是什么意思,眉梢挑了一下,淡淡的笑了笑,“什么意思?”

    男人掀眸看了她半晌。

    随后从椅子上站起来,绕过办公桌走到时笙面前,顺便从身上抽出一支烟来,幽蓝色的火光在两人之间亮起,随即熄灭。

    一口带着烟草味的白雾喷在时笙脸上,恶意又放肆。

    他勾着唇角,斜坐在办公桌上,一只脚的脚尖踩在地毯上,“走,离开,从我身边离开。”

    时笙蹙眉偏头,半信半疑,“你肯让我离开?”大概是两次逃跑都被季予南给抓了回来,又被困在这栋别墅里半个多月,以至于他真的说要放她离开时,时笙反而怀疑他别有所图了。

    “答应我一件事,我放你走。”

    时笙没有意外,反而露出一个我就知道会是如此的表情,“什么事?”

    这模样,像是迫不及待的想离开他,连礼节性的敷衍都不愿意。

    季予南冷峻的脸上寒气逼人,下巴紧绷,表情是极端的不悦,却又死死的压抑着,所有的情绪都显得轻描淡写。

    “回季氏上班,”他从一叠文件中抽出其中一份,递给时笙,“至于工作,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明天就去财务部报道。”

    男人的嗓音微哑,很平淡,“如果在职期间各项考核过关,两个月后,季氏在中国的分公司成立,我会派你过去任职亚洲地区的ceo。”

    “分公司?”

    她记得昨天季予南和艾伦说的是将季氏的总部搬过去,不过自从知道父母出事的真正原由后,她对季氏就抱了一种复杂的心情。

    所以在知道将季予南要将季氏的总部移到中国后,也没表现出什么好奇心。

    “嗯,分公司。”

    “我不去。”

    时笙想也没想的拒绝。

    再回季氏,她以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她只会无时无刻的想起那些过去,想起她的父母就是因为这个公司才会成为季时亦选定的棋子。

    既然决定放下,那她以后,不想再和季家的人,季家的事有牵连。

    更不会去季氏上班。

    “既然不想,那就安安分分的留在我身边,别再乱动其他的心思。”

    “期限多久?”时笙面无表情的将他正要收回的文件夹扯了过来,翻开,里面是一份职位派遣说明书。

    她大致浏览了一遍。

    季予南给她安排的职位是副总经理。

    不说她现在全职在家,就是以前,她还是总裁办秘书的时候,这也是连升几级。

    若是之前,她可能会很高兴,但是现在,她半点不觉得喜悦。

    “你总不能将我困在季氏一辈子吧。”

    季予南看着面前皱着眉,长发披肩一脸不耐的女人,英俊的面容上尽是寡淡,落在一旁的手逐渐收拢。

    他唇角的弧度逐渐加深,“一年,一年之后如果你还是不愿意留在季氏,那随便你。”

    时笙:“……”

    似乎很划算。

    但就是太划算了,她反而觉得心里不安。

    难不成是季予南觉得他父母亏欠了她,所以想补偿?

    但如果是这样,那直接放她走不是更好吗?何必还绕这么大一圈?

    若是有其他想法,她现在一穷二白,似乎也没什么值得他图谋不轨的。

    除了她这个人。

    但季予南也说了吗?一年后,去留随她。

    他总不会那么天真以为一年过后她会对季氏产生感情,连带着也不想离开他吧。

    看出她有顾虑,季予南波澜不惊的笑了笑,却很是薄凉。

    眉目和嗓音都淡的很,似乎要随着那股从他鼻梁下方喷出的烟雾一并散去,“你放心,这一年,我不会缠着你,除开你在季氏上班之外,你完全自由。”

    灯光照在时笙的脸上,温暖干净,将她毫无瑕疵的脸照得近乎透明。

    她握着文件夹,眼神几度流转,垂眸,“我会考虑。”

    “好,如果考虑好了,明早去公司报道,”季予南将早已经燃尽了的烟蒂扔进烟灰盒,“如果明天早上九点没在公司看到你,我就当你同意留在我身边。”

    他背过身,挺拔的身影透出明显的疏离。

    明天早上九点在公司见到她?

    时笙几乎下意识的问:“你今晚不住这里?”

    之前在长岛,早上两人都是一道去上的班。

    这似乎已经成了时笙潜意识的一种认知。

    她潜意识的认为,既然季予南住这里,那上班自然也是一起去。

    “住这里。”

    季予南又点了一支烟,无形之中更显的有距离感。

    时笙握着文件夹的手无意识的收紧了些,“哦。”

    话题到这里已然没有再问下去的意义了。

    “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回房间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

    她转身要走。

    季予南喊住她,“时笙……”

    “什么?”

    时笙回头,不闪不避的看向他。

    季予南同样回视她,俊美的五官过于的冷硬,薄唇紧抿,夹在指间的烟蒂被他一个用力捏扁了。

    空气里的气氛有很微妙的变化。

    他突然迈开步子走过来,捏着烟的那只手绕到她脑后,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眸子里是藏匿不住的强势和咄咄逼人。

    他俯身,吻上了她的唇。

    没有任何缓冲,唇瓣一堵上来就是极深极重的亲吻,肆无忌惮到近乎张狂的地步。

    他推着时笙往后走了几步,将她压进沙发的靠背中,屈膝,半跪在她的身侧。

    眼里像藏了两团炽烈的火焰,明暗不定的燃烧着。

    整个过程,他都没闭上眼睛。

    所有压抑的情绪都像是到了一个临界点,如今猛的爆发出来,连亲吻都像是在脾气。

    男人结实紧绷两条手臂紧紧的锢着她,时笙连半点挣扎动弹的机会都没有。

    “刺啦。”

    衣服布料破碎的声音。

    在寂静的只剩下喘息声中的书房里清晰刺耳。

    时笙的瞳孔骤然缩紧。

    身体两侧的手死死抓着沙发的皮面。

    这个吻。

    夺走了时笙所有的呼吸。

    她想说话,几次发声都被季予南用舌尖给堵了回去,只剩下挣扎抗拒时模糊的呜呜声。

    这个吻。

    带着欲望的荷尔蒙气息。

    但又一直停留在时笙的唇上,没有分毫的逾越。

    时笙的衣服被他扯开了一道口子,凉意从那一处灌进去,沿着她的四肢百骸游走。

    在这个火光四溅的亲吻中,她只觉得浑身冰凉。

    渐渐的。

    季予南不再满足这个单纯的亲吻。

    他开始在时笙身上四处点火,滚烫的唇瓣沿着她的腮帮一路辗转到脖子,舌尖一卷,将她小巧晶莹的耳垂含进了嘴里。

    “季予南,你他妈放开我。”

    时笙运足了劲,手脚并用的踹他。

    季予南撑了了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湿润殷红的唇瓣勾起一道冷嘲的弧度。

    他笑着问道:“如果不放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冷,时笙瑟缩了一下,舔了舔胀痛的唇瓣,却不成想,这个动作落到季予南眼中,却撩人的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