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九十九章我有什么好处

    时笙做了个梦,梦里,她是一条被扔在沙滩上的鱼。

    严重的缺氧让她整个肺叶都憋的要爆炸了,脑子里昏昏沉沉的,她微微睁眼,目光所及是海天一色的蓝。

    然后,这片蓝渐渐变成了浓郁的黑暗。

    不透光。

    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其中。

    时笙一阵失重,脚下用力,猛的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她目光所及,是季予南英俊的脸。

    然而。

    就在她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原本浅尝辄止的亲吻便猛烈起来,如同要将她拆骨入腹般,研磨吮吸着她的唇瓣。

    “嗯。”

    时笙皱眉,不受控制的发出细微的嘤咛。

    就是这一声嘤咛,让季予南仿佛受到了鼓舞,他整个人欺上来,座位的靠背被突然放下,时笙也跟着躺了下去。

    这下,她彻底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了。

    男人眼中幽深的光芒明明灭灭,他紧盯着时笙的脸,像是要将她的每一出轮廓都刻进脑子里。

    时笙眼中恼怒,细白的牙齿一口咬在他的唇上。

    季予南轻‘咝’了一声,松开她,用指腹擦了擦唇瓣破损处溢出的血迹。

    若无其事的熄了火,扯出车钥匙,推开车门准备下车,“既然醒了就进去吃饭。”

    时笙重重的擦拭了下唇瓣,怒极反笑,声音冷冷淡淡,挑衅意味浓重,“季予南,一次两次三次都这样,你他妈不会是肾虚吧。”

    男人顶了顶腮帮,眼睛里溢出几分似笑非笑的淡冷,邪气得很。

    低低哑哑的嗓音在车厢里流转,:“时笙,别激我,你知道的,男人在有些方面很计较,如果你不想和我做,就该学着,怎么服软。”

    时笙有怒却发不出来,转头朝她做了个口型,“去死。”

    佣人已经备好晚餐了。

    时笙一边吃饭一边打哈欠,刚才被中途打断的睡意又涌了上来,困的两眼都睁不开了。

    吃完饭。

    季予南吩咐佣人,“煮两杯咖啡到书房。”

    “季予南,我想睡觉。”

    时笙不悦的将碗筷放在桌上,碗底磕碰到桌面,发出不小的声音。

    季予南没办法,只好温声哄道:“现在才七点,加到十点半。”

    “你烦不烦?”

    时笙现在就像是处在叛逆期的孩子,季予南一念,她就各种不耐烦,“我要跟你说多少遍?我对你的季氏没兴趣,我以后回国也不打算在大公司上班,我就去摆个摊卖菜行不行?你别成天像个老妈子一样在我耳边上念,真的烦死了。”

    说完,她将餐巾往桌上一扔,站起来就要走。

    刚走两步,就被男人伸手拽住了。

    季予南的眸子隐着阴森绵长的戾气,他看着时笙,气息狰狞,“季氏是你父母用命换来的,在你眼里,真的就没有半点特殊的意义吗?”

    这还是事情发生以来他们第一次如此坦承布公的谈论这个话题。

    时笙的神经像是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堆积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出来。

    她回头,表情冷漠,咄咄逼人的问:“特殊感情?”

    “呵,”时笙冷笑,“有又怎样?没有又怎样?你能让他们活过来,还是将季氏给我?又或者将当年的事公之于众?”

    男人的下颚绷的紧紧的,抿唇不语。

    他的沉默在时笙的意料之中,不在意的抽回被他握住的手,揉了揉手腕上被捏出的指痕印,“既然做不到,以后就别在我面前提对季氏有没有感情,有没有感情,都和你没有关系。”

    这次。

    季予南没再阻止时笙上楼。

    他垂在两侧的手紧紧握着,指甲戳进肉里,却感觉不到半点疼。

    大概,是心里太疼了。

    每一天,都像是种折磨。

    ……

    时笙又失眠了。

    她站在阳台的阴影中,低头,慢悠悠的点了支烟。

    细长的烟蒂被她夹在指间,一起一落,那一点儿火星也忽明忽暗。

    时笙很少抽烟,虽然动作看着很娴熟,但她每抽一口,都会忍不住轻微的蹙下眉头。

    一支烟抽完,心底那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也就随着烟雾慢慢散了。

    她陇紧衣服,靠着墙,慢慢闭上了眼睛。

    好累啊。

    在季予南身边的每一天都很累。

    每一天,她都能听见自己表面强硬的心墙在一点点裂开。

    …………

    翌日。

    时笙盖了比平时厚两层的粉,才勉强将眼睑下的黑眼圈遮住了。

    镜子里,她面色蜡黄,头发乱糟糟的纠缠在一起,眼睛里全是熬夜后的红血丝。

    她刚要开门出去,外面的卧室门上传来钥匙插入锁眼的细微声响。

    下一秒。

    季予南低沉磁性的嗓音随着开门声一并响起,“时笙。”

    声音越来越近。

    时笙毫不怀疑,自己若是再不吭声,他就要破门而入了。

    拉开浴室门,不无讽刺的说道:“季总下次进来,能不能敲个门?”

    季予南站在离她几米远的位置,低眸看她。

    看样子也没睡好,不像女人还能用粉底遮盖,他的憔悴更加明显。

    他闭了闭眼,淡漠的道:“你是我妻子。”

    “在美国,妻子不是男人的所有物,也有私人空间,既然你让我独住,那就请尊重我的隐私。”

    季予南英俊的脸上表情微愣,转而问道:“需要我出去重新敲一次?”

    时笙:“……”

    敲不敲门,不是她发脾气的主要原因,她只是想发脾气。

    就算他真的按流程敲门进来,她也总会寻其他理由发泄。

    就像女人每个月的那几天,莫名其妙的心情烦躁。

    仅此而已。

    “你找我什么事?”

    “今天不去公司,跟我去个地方。”

    “哪里?”

    说话间,已经出了房间了。

    时笙拉上门,没听见季予南说话,她回头,正好迎上男人专注的目光。

    隔得近,她能清晰的看到自己小小的身影倒映在男人漆黑的瞳孔里。

    里面除了她,就是一团漆黑。

    莫名的暧昧。

    时笙心里一悸,有几分狼狈的退开,埋头往楼下走。

    季予南跟着一起下了楼。

    这个话题到此结束。

    直到吃完饭出门,这个话题也没人再提起。

    ……

    车子在纽约最具盛名的律师楼停下。

    联想到季予南最近的反常行为和谈话,时笙已经大致猜到来这里的目的了。

    但她不敢确定。

    直到她上了楼,坐进了其中一间办公室,听到那位陌生的金发碧眼的律师和季予南交谈的内容,才终于确定——

    季予南是真的要将他手中季氏所有的股份转入她的名下,其中还包括这些年置办的不动产。

    他只留了他父母如今住的那一栋。

    合约是早就拧好了的,时笙来,只需要签个字。

    季予南指着合约上的其中一条公事公办的对时笙道:“这套房产是季氏成立之前买下的,我留下了,其余转入你名下的资产都写在合同上,你看一下,如果没问题,就签字吧。”

    律师含笑的看着她,见她久久没有拿笔的意思,有几分惊讶的问道:“时小姐,是有什么疑虑吗?季先生说了,如果您有什么不满意,他会尽量满足您的要求。”

    “抱歉,我有些事想单独和季先生说。”

    “OK,我出去喝杯咖啡。”

    律师很有风度的起身离开了,关门时,他的目光朝时笙扫了过来。

    似乎只是无意识,又似乎,是别有意味。

    时笙想,那人估计心里正在鄙夷她傻,遇到这么个冤大头,不喜笑颜开的赶紧签字,还谈什么啊。

    办公室里只剩季予南和时笙两个人。

    “你想谈什么?”

    季予南的神色一直很寡淡,此刻也是一样。

    时笙将桌上已经摊开的文件夹推了回去,“属于我父母的,我已经拿回来了,只是当时的行为并不光彩,你如果真要还,就正式把那东西送给我吧,其余的,我不需要。”

    虽然当初是因为父亲投入的那笔钱才让季氏起死回生,但他除了付出钱,其实并没有花一分一毫的心思在上面。

    做到今天这一步,不得不承认,是季时亦一手将季氏重新发展起来的。

    她了解父亲的为人,如果他在世,也不会要这些东西。

    并非她清高矫情,如果母亲还在,她会毫不犹豫的收下。

    但她现在,已经不需要大量用钱了,季氏在她手中,也撑不过一个月。

    就像季予南说的,季氏对她而言,是一种特殊的存在。

    看着它,她便会想起记忆中容貌已经模糊的父母,人的记忆都是脆弱且健忘的,时间久了,再亲的人,也会慢慢淡忘。

    总要有些契机,才能一辈子深刻的记住。

    季氏,就是她记住他们的契机。

    季予南抿唇不语。

    时笙:“如果你实在觉得亏欠,就写张凭据,让我可以随时去财务部支钱。”

    “为什么?”

    时笙蹙着眉,不太耐烦的说道:“我去季氏支钱,再多也不可能将你整个家底子都掏了,你既然都决定全部转入我名下了,还计较我去财务部支钱不成?”

    “我将季氏交给你,是让你自己打理,至于以后值多少,能带给你多大的财富,是要看你自身的能力。你现在让我替你打理,你可以无底线的去支钱,我有什么好处?”

    男人英俊的脸冷静而沉稳,像个市侩的商人,分毫不让的跟她算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