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百章总要有人看着

    时笙淡淡袅袅的笑了笑,“你不是欠着我吗?吃点亏也是应该的,我需要支钱的地方也不多,算下来,还是你赚了。”

    “那什么情况下你会去季氏支钱?”

    具体的,时笙也说不上。

    说不定哪天想明白了,不矫情了,想挥金如土又不想起早贪黑的工作,又或者生了大病,等钱救命。

    她随口敷衍,“结婚、生子、生病。”

    季予南低头点烟的动作一顿,他用一只手陇着不停晃动的火苗,掀眸,似笑非笑的问:“所以说,你找个男人结婚,还需要我帮你置办嫁妆,买车买房,办酒席。生孩子、以后生病住院还需要我给你出医药费?你找的是男人还是养的小白脸?”

    “如果没有合适的男人,养个小白脸也不错,至少帅,嘴巴还甜。”

    火苗灭了。

    季予南身子后仰,双腿交叠,将含在双唇间的烟取下,“我出钱给你养小白脸?时笙,你当我是什么?”

    时笙就是随便说的,没想到季予南还较真了。

    她撇了撇嘴,小声嘟囔了句,“神经病。”

    时笙拿了包要走,被季予南扣住手腕重新拽着坐在了位置上。

    男人单手将文件翻到最后一页,拧开了钢笔放在时笙手上,“签了字再走。”

    钢笔上,还残留着男人掌心炙热的温度,时笙握在手里,只觉得烫的厉害。

    沿着毛孔窜进血管里,逐渐演变成了不安。

    她低头,借着卷翘的睫毛掩饰了眼底泄露的情绪,“你倒是心大,也不怕我将你的家业给败光了。”

    “担心也没办法,总要有人看着。”

    总要有人看着?

    这语气,俨然有种诸葛亮托孤的萧条感。

    时笙皱眉:“你呢?”

    “我离开,不再出现在你面前,不是你希望的吗?”

    “……”

    时笙沉默。

    半晌,她脸色严肃的道,“季予南,我是希望我们今后能别再见面,但季氏,我真不想要。”

    季予南搁在桌上的手因为那句‘别再见面’骤然紧绷了起来,骨节泛白,手背上,青色的脉络很明显,根根突起。

    但也仅仅只维持了一两秒,便恢复了原状,“不要也行,那就安安心心的留在我身边。”

    时笙在文件上签了字,将笔连同文件一并推还给他,“可以了吧,字我签了,能走了吧?”

    “我送你。”他挽了外套,起身跟了上去。

    时笙:“我自己打车。”

    说话间,季予南已经越过她开了门,“回公司,顺路。”

    “今天不是不上班吗?”时笙脸上的抗拒表现的很明显。

    昨天上了一天班,她到现在脑子都还是晕的。

    季予南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专注而深沉,她脸上的抗拒和疲倦他都看在眼里。

    他知道,就这样的工作量和工作难度对时笙现在的状况而言,确实有点强人所难。

    季予南转开视线,压下那阵心疼,淡漠的道:“谁说不上?你只有两个月的时间,等下周一早上的高层会议开完,整个季氏集团都会知道你即将任职季氏驻中国分公司的CEO,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你,难不成,你打算被所有人说成靠攀上我才坐上的这个位置?”

    季予南将时笙送回公司。

    时笙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推开车门要下车。

    “时笙。”

    季予南叫住她。

    女人没回头,但也没动了。

    他也没有在意,自顾道:“如果,当初那些证据能顺利递交到法院,我也因此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你会不会就不这么恨了?”

    时笙松弛的神经一点一点的紧绷起来。

    她回头,目光犀利的紧盯着他的脸,“什么意思?”

    “我只是打个比喻,如果我们之间没这么多事,如果当初证据送上去,如果……他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会不会跟我在一起?”

    “已经发生的事,没有假设的意义。”

    “就当是放你离开的一个条件吧,会在一起吗?”

    “会。”

    如果他们之间没这么多事,会在一起。

    时笙进了电梯,季予南又将车开出了停车场,朝着医院的方向去了。

    今天季时亦出院。

    这几天公司的事太忙,他没去医院,都是凯文在那边看着,每天给他汇报情况。

    …………

    医院。

    VIP病房。

    温如蓝正拿毛巾给季时亦擦脸,自从住院以来,他基本每天都要发几次脾气,这一层的护士、医生都怕他,除了例行检查,很少进来。

    季时亦消瘦了很多,脸颊和眼眶都深深的凹陷了进去,和之前完全变了个模样。

    有人敲门。

    温如蓝收起毛巾,“进来。”

    季时亦生病的消息并没有公开,但还是有不少人闻到了风声前来探望。

    外面的人推门进来。

    是个年轻男人。

    深邃的五官透着股与生俱来的温润,一身笔挺的深色西装,衬衫的领子雪白。

    “季夫人,”他先是跟温如蓝打了声招呼,将手中那束粉色的康乃馨递给她,才将视线落在病床上的季时亦身上。

    低沉的嗓音里透着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恶意,“季董事长。”

    很微弱。

    若不是知道两人关系的人,并不容易察觉。

    “我是傅亦,您还记得吗?”

    他拉过凳子,在病床前坐下。

    温如蓝插好花,去了厨房,打算做几分零食。

    “上次见面太匆忙了,怕您都忘记了吧。”

    季时亦盯着他,身体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

    傅亦抽出随身的手绢,替他擦拭唇角溢出的口水,“需要我提醒你吗?我头上这道疤,不就是您的杰作吗?如今是不是后悔了?当初没下狠手,没弄死我。”

    季时亦咧开唇,露出因长期抽烟而发黄的牙床,“我既然在道上混,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你要杀,就利落点,也不枉我培养你这么多年。”

    他说话不利索,一段话,说的断断续续,且吐字不清。

    傅亦很有耐心的听完,甚至还替他掖了掖被角。

    若是外人瞧见这一幕,肯定以为是父慈子孝。

    “您这话说的,怎么说我也算是您养大的,我怎么可能动那份心思呢?自古以来,只有父杀子,您见过子女杀父亲的吗?”

    他唇角笑意不减,说出的话,却比刀子还要锋利,“何况,您现在这样,不比死更难受吗?”

    季时亦喘着粗气,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响,“你的那一位,你当真以为时笙那个自身难保的贱女人能帮你看的住吗?我告诉你,再好的保护,都抗不过她自己要去寻死。”

    今天,是他住院以来说的最多的话,一段话说到一半,就忍不住剧烈的咳了起来。

    他蜷缩着身子,佝偻的背脊在颤抖,“你失踪的第二天,我就让人通知她去认你的尸体了,那个时候,啧啧,她绝望的,就差当场随你一道了。”

    “季时亦……”

    傅亦脸上温润的面具开始龟裂,露出他原本的,性子里的乖戾和阴鸷。

    “时笙让那个心理医生带回费城照看的,不过是个天天想死、行尸走肉的东西而已,说不定现在,已经都死了,在今天之前,你还没去看过她吧?傅亦,你不亲眼看着我死,或亲眼看到我躺在床上爬不起来,是不敢去看她的吧?”

    傅亦狰狞的掐着他的脖颈,如同掐着一根枯柴。

    干枯,粗糙,没有生命力。

    “她要是有事,我一定也不会让你好过……季时亦,你这辈子做了那么多坏事,天都不会让你好过。”

    厨房里传来朝这边走的脚步声。

    傅亦贴近他,压低声音,“这些,都会报应在你那个唯一的儿子身上,时笙就是他的生死劫,据说,他最近提了时笙做公司的傅总经理,你说下一步,他会不会将整个公司就交给她了。”

    他收回手,下一秒,温如蓝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几样小吃。

    “快来尝尝。”

    傅亦回头,一个瞬间的速度,他脸上的戾气已经尽数收敛,唇角又扬起了温润的笑意。

    如同扣了个面具。

    “谢谢伯母,我就不吃了,还有点事要赶着去处理,我下次再来看伯父,你们好好保重身体。”

    “好。”

    温如蓝点头,目送着傅亦离开了病房。

    ……

    傅亦刚走出病房,就看到朝这边走来的季予南,他皱眉,左右看了看,闪身进了对面的安全楼梯。

    季予南正在打电话,没注意到他。

    眼角余光看到有道人影闪过,抬头,却是空无一人。

    他也没怎么在意,走过去,敲了敲病房门。

    “进来,”是温如蓝的声音。

    季予南刚推开一半的门,就听里面又传来声音:“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落下了?”

    看清门外的人,她愣了愣,“……予南。”

    “刚才有人来过?”

    “恩,是个年轻男人,和你一般大小,还和你爸聊了挺久的。”

    季予南皱眉,“你不认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