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百零三章我不欠你了

    四十几岁的年纪。

    两鬓有白发,眼睛周围有很深的皱纹。

    那是因为长期的操心和劳累,所以和同龄人相比,要更显老一些。

    时笙闭上眼睛,想象着父亲笑起来的样子,儒雅、敦厚。

    凯文发过来的只有照片,没有任何只言片语的说明,没说在哪里,没说季予南跪的是谁。

    所以这些,都只是她的猜测,并不确定。

    唯一能确定的是,照片上的坟地应该是在中国,这一点,美国和中国在建筑风格上,有很大的差异,一眼就能看出来。

    最后一条信息只有两个字——时笙。

    隔着屏幕她都能感受到凯文对她的敌意。

    那么简单粗暴又直接的不加掩饰的敌意。

    时笙看着手机出神,直到屏幕自动暗下去,才起床洗漱下楼吃早餐。

    佣人已经备好早餐了,见她下去楼,忙拉开餐凳,“太太,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时笙在她拉开的凳子上坐下,眼角的余光扫向对面空着的座位,佣人并不知道季予南不在,还给他摆了餐具。

    一切都和他在时一样。

    似乎下一秒,他就会沿着楼梯走下来,穿着深色的西装,袖扣在灯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身姿挺拔,轻轻袅袅的看向她。

    沉稳的脚步声伴随着男人特有的磁性嗓音响起:“时笙,等一下去我办公室,加班。”

    于是——

    时笙的目光随着念头看向楼梯。

    没有身姿笔挺的男人,也不会有声音响起。

    一时间,莫名的空落感从身体的深处传来。

    她克制自己垂下头,安静的吃饭。

    佣人:“太太,先生还没起床?”

    这段时间季予南一直都住在这里,虽然他们的相处方式和寻常夫妻相比,还是很奇怪,但她已经习惯了。

    “他出差了。”

    时笙的声音听着有几分模糊。

    季予南在的时候她并没有觉得自己多需要他,甚至时时刻刻都想着要逃离他,但他如今不在,却又觉得这栋别墅处处都是他的影子,每次呼吸,都缠绕着他的味道。

    时笙想,她之所以那么迫切的想要逃离季予南。

    除了因为爱。

    因为不堪其重。

    还因为,怕忘不了恨,辜负了爱。

    她不知道自己要花多长的时间去忘记过去,如果一辈子忘不了,她怎么忍心,让他陪着她受一辈子的煎熬。

    所以,凭着她有限的情感经验,她唯一想到的就是离开。

    等时间淬炼,彻底淡忘。

    至于最终被淡忘的是仇恨或是感情,她就不知道了。

    吃完饭,时笙赶着点去公司上班。

    季予南不在,却安排了司机送她。

    刚一上车,司机就忙不迭的跟她道歉,“太太,实在抱歉,我昨晚本来是在公司楼下等您,却一不小心睡着了,等醒来都十一点多了,佣人说您已经回来了。”

    “没事。”

    “但先生那边……”

    这些都是新请的人,在称呼上,也不一样。

    “我会跟他说的。”

    司机这才舒展了眉眼,“谢谢太太。”

    ……

    季予南是第三天回的公司。

    时笙正在开会,她明天会正式回中国任职分公司的CEO,手里的事大部分已经交接完毕了,机票也定了,甚至连行李都收拾好了。

    只等着六点下班。

    她在美国的事,就彻底告一段落了。

    大概是临走,所以显得有几分不在状态,新任的副总经理已经来了,会议大部分都是他在主持,只是偶尔有需要时笙发言的地方。

    大多时候她都像一滩静止不动的死水。

    时笙皱眉看表——

    还有三个小时。

    会议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

    会议被打断,正在发言的新任副总经理不满的抬头,却在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时,面上的神情变了几变,恭敬的起身迎上去,“季总。”

    时笙也跟着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季予南。

    他还穿着凯文发给她的那几张照片里的那一身衣服,大概是淋了雨的缘故,不同往日的笔挺工整,皱巴巴的显得风尘仆仆,容貌疲倦,眼睑下有明显的黑眼圈。

    他看着时笙,眉头紧锁,“时笙,你出来一下。”

    时笙朝一群看热闹的人说了句‘抱歉’,起身朝季予南走去,声音压到仅有两个人才能听清的音调,“你这是有多久没洗澡了?”

    他这一身其实也并非狼狈的不能见人,衣服上的褶皱完全是在能看的范围,身上也没味。

    但乍然见到他这副模样,时笙还是不太习惯。

    大概是男人头发短,易打理,洗澡和洗脸一样方便,季予南在家每天早晚都要冲个澡,一身西装,永远是挺括笔直。

    “三天。”

    季予南这趟来去匆忙,不止三天没洗澡,这三天,他甚至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他赶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即便以后留时笙一个人管理公司,也不会出太大的纰漏,即便出了纰漏,他给她留的钱,也足够她衣食无忧一辈子。

    季予南扣住她的手腕,不由分说的带着时笙朝电梯口走。

    男人的步伐很快,时笙跟的有些费力。

    她皱了皱眉,小跑了几步与他并肩,“季予南,我还在开会。”

    “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再则,你明天就要去中国的分公司了,这边的会议开不开都没什么要紧,”季予南低头看她,薄唇轻启,沙哑的嗓音很是磁性,但说出的话却并不中听,“新任的副总经理比你能力强。”

    时笙翻了个白眼,不语。

    这一点,她反驳不了。

    电梯门开了。

    时笙刚要迈步,便被季予南给拽进去了,动作几乎可以用粗暴来形容。

    她撞在电梯的墙壁上,左肩膀麻麻的疼。

    轿厢因为她撞击的惯性,整个都晃了晃。

    “季予南……”

    她抬头,怒目相视。

    男人丝毫没将她的怒意放在眼里,朝她走了几步,捧着她的脸,低头,吻上了那双涂着薄薄一层唇膏的粉嫩唇瓣。

    恨不得将她整个人拆股入腹。

    季予南将时笙紧紧的抵在墙壁上,膝盖强势的压着她奋力挣扎的双腿,捧着她的脸,逼迫她抬头,迎接他,回应他。

    时笙:“……”

    她的双唇被他吻的发麻发痛,紧紧纠缠,挣脱不开,

    “呜。”

    时笙皱着眉挣扎。

    但她这点力道,在季予南面前,便如同一只弱小的猫儿一般,根本不值得被放在眼里。

    季予南没按楼层。

    就这样用力的吻着她,仿佛没人来开门,就要吻到天荒地老。

    时笙心里慌乱,她能清晰的感受到,男人失控的情绪。

    他身体的反应直接而明显,没有任何隐藏的痕迹,他甚至不避不躲没有任何尴尬难堪的抵着她。

    逼仄狭小的空间里。

    男人的喘息声明显,偶尔夹杂着亲吻时发出的声音。

    空气的温度逐渐升高,变得滚烫。

    时笙就像一条被扔到岸上的鱼,微启着唇,迫切的想要呼吸氧气。

    场面一触即发。

    但他的手,却始终贴在她的腰上,没有进一步侵犯的举动。

    良久。

    季予南松开她,额头贴着她的额头,声线不稳的说道:“时笙,我不欠你了。”

    声音里,还带着明显的情欲的沙哑。

    两个人彼此僵持,像一场无声的博弈,似乎谁动便输了。

    男人的头枕在她的肩胛上,急喘的呼吸渐渐变的平稳,良久没有动静。

    时笙甚至以为他睡着了。

    维持着这样一动不动的姿势,整个肩膀都僵了,她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咽了咽口水,推他:“季予南……”

    男人没动,却从胸腔处传来轻微的震动,“恩?”

    “你先放开。”

    季予南睁开眼睛,沉默了两秒后才缓缓的松开她,站直身体,目光深邃的盯着她被红晕覆盖的小脸。

    被他这么专注的看着,时笙尴尬,故意沉下脸,“你那……”

    声音卡住了。

    她干咳了一声,“你那句‘不欠我了’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