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她今天就要走了

    凯文最近对她的态度虽然一直不怎么好,但也仅仅只是停留在神色冷漠上,言语举动和往日并无太大差别。

    像这样不言不语直接上手拉她的情况还没有过。

    男人的脚步迈的很大,时笙跟不上,几乎被他拖着在走。

    拖鞋被蹭掉了,脚踝在地毯擦出了几道血痕。

    她疼得抽了口气,试图将手臂从他的钳制中摆脱出来,“凯文,你先松开。”

    凯文充耳不闻,拉着她下了楼。

    他不是季予南,不会顾虑时笙这样被他拖着走会不会受伤,何况,他现在想将她直接从二楼窗户扔出去的心思都有了。

    “凯文,你先放手。”

    “……”

    没人应。

    时笙已经差不多被凯文拉到了一楼。

    别墅的门大敞着,车子停在正门口。

    楼梯的最后几个台阶,时笙还没来得及迈步,已经被凯文一把拽下去了。

    轻微的咔嚓声自脚踝传来,她疼得眼泪都下来了,脸色一沉,自被从房间硬拽出来就一直压抑的怒气便控制不住了。

    时笙猛的甩开凯文的手,也不说话,紧绷着下颚转身就往楼上走。

    她的脚踝崴伤了,扶着楼梯扶手,一瘸一拐的走的很是费力。

    凯文紧咬着后槽牙看着她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胸间那口浊气,才没有当场发作。

    眉眼间,冷得像是要结出一层冰霜。

    “太太。”

    时笙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

    “季少给了我一份新闻稿,让我今天下午发给媒体记者,你有兴趣看看吗?”

    男人的嗓音很沉,尾音上扬,透着明显的讥讽、冷漠和尖锐的恶意。

    像挥舞着镰刀的死神,静静的注视着如蝼蚁般挣扎的人类。

    时笙搭在楼梯扶手上的手指一根根收紧。

    她抬头,视线在头顶的天花板上转了一圈,淡漠的道:“不感兴趣。”

    她今天中午的飞机离开美国,不想再横生枝节,所以,无论什么内容都和她无关,也没兴趣。

    时笙抬步要往楼上走,身后的男人一声冷笑,半点不客气的道,“我真替季少不值,居然看上你这样无情无义、又冷血固执的女人,到最后,连自己的命都要一并搭进去。”

    他盯着时笙的背影,语气颇重,“你们中国不是流行一句网络用词吗?别去祭拜,免得脏了人轮回的路,所以时小姐……”

    定了几秒钟,凯文嗓音压低,却字字句句,如同滚烫的烙铁般烙在她心上,“我也希望,你和季少从此就断了吧,无论他生死,你都别再出现在他面前了。”

    这是季少的私事。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只是季少的下属,这些话,没资格也没立场说。

    若是季少知道,少不了要抽他一顿,但他宁愿被抽一顿,也不想看着季少的心意被人这么践踏。

    安德鲁进来时,正好听到凯文说:“你如果还有一点点良心,觉得对季少心怀愧疚,就走吧,别走季少给你安排好的路,别让季少找……”

    “凯文……”

    安德鲁沉声打断他的话,踩着重重的步伐走过来,“这些话,你不该说。”

    凯文嗤笑,脸上不见半点波澜,“那你来干嘛?求她?”

    安德鲁皱眉,将视线落在楼梯上的时笙身上,沉吟了片刻,“太太。”

    时笙当真是烦透了,回头,不耐烦的问道:“什么事?”

    “季少并不欠您什么,这一点,我相信您心里应该清楚,”他的嗓音很低,说的异常缓慢,每个字每个词,都在心里仔细揣摩后才说出口,“季少没办法改变自己的出生,也没办法撇清他和季董事长的关系,但他在尽自己所能来弥补你……”

    凯文翻了个白眼,不过也没有打断,径直走到沙发前坐下,双腿交叠,懒散的搭在茶几上。

    安德鲁没理他,将一份文件放在楼梯的台阶上,“这份新闻稿,您看看吧。”

    临走时,他道:“季少去祭拜过您父亲了,在令尊的坟前整整跪了一天一夜,这辈子,我没见他给人跪下过。他说,等完成您最初的目的,就不再欠您什么了。”

    “最初的目的?”

    女人微眯了一下眼睛,静静淡淡的嗓音响起,听不出什么情绪。

    甚至没有意想中的惊讶、好奇,甚至连气息都安静了。

    安静的,像是整个人都不存在了。

    “将季氏这些年暗箱操作的证据递交法院,公开当年火灾的真相。”

    安德鲁不再多说,而是转身要走,凯文也跟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唇角上扬,看着台阶上的时笙直呼其名,“时笙……”

    …………

    安德鲁走了。

    凯文走了。

    佣人似乎也听了吩咐,站在外面没有进来。

    整栋别墅就只有时笙一个人。

    安静得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那份新闻稿就放在离她几步远的台阶上,她只要弯腰,就能够得着。

    最初的目的?

    将季氏这些年暗箱操作的证据递交法院?

    公开当年火灾的真相?

    时笙盯着那份新闻稿看了很久,末了,她突然弯腰,将那份稿子拿起来撕的粉碎。

    往上一抛。

    碎纸在空中洋洋洒洒的落下,瑰丽而浪漫。

    时笙哈哈笑了起来,直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她才猛的收敛了唇角的弧度,“季予南,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对你心软吗?”

    空荡荡的别墅没人回应。

    她甚至听到有回声在一圈圈漾开。

    “不可能,”时笙咬牙切齿的盯着某处虚空,“你要去坐牢,那就去做好了,关我何事?”

    说完,她突然转身上楼,再也不理会地上的一地碎纸。

    佣人得了凯文的吩咐站在外面不进来,听到时笙近乎疯狂的大笑,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急忙推门进来。

    却见时笙腰背挺得笔直,脸色铁青的往楼上走,双手插在睡衣的兜里,目光森戾。

    她那声‘太太’顿时卡在了喉咙里。

    时笙上楼,‘砰’的一声将门甩上。

    路过梳妆台,看到季予南摆放在上面的古龙水,面上一寒,抬手挥落在地,摔得粉碎。

    浓郁的香味在空气中散开,时笙并不消气,拉开衣橱,将季予南唯一的几件衣服取下来,从窗户直接都扔了出去。

    季予南虽然搬过来了,但在她房间的次数实在不多,留下的东西也很有限,时笙环顾了一周,实在没什么东西可扔了,又不想去隔壁季予南的房间。

    扔了东西,消了消气,时笙坐在床边居然笑了,却是冷冷的半点温度也没有,“最好一辈子在里面别出来了。”

    凯文临走前的那番话,像一把尖锐的锥子,深深的扎进她的脑子里。

    时不时的冒出来,如同一记巴掌,重重的掌掴在她脸上。

    “秘密之所以叫秘密,是因为它永远只能生长在阴暗的角落,这件事一旦被曝光出来,牵连的,将会是整个季家。”

    “季家这些年为了在美国华尔街站稳脚跟,做了多少见不得光的事,明里暗里得罪了多少人,这些人,哪个不是恨不得将季总父子挫骨扬灰,这件事虽然已经过去多年,一旦曝光出去,就是天大的丑闻。”

    “现在季氏的掌权是季总,他会是为这件事牺牲的第一个,之后,还有无数个技术的员工。”

    “当一个树敌无数的人从权利的巅峰跌下,时笙,你觉得他还能完好无损的回来吗?”

    …………

    去往商业调查科的路上。

    季予南一直是眉头紧皱。

    他看着窗外,愣愣出神,似乎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都没想。

    身侧,放着个牛皮纸袋。

    里面装着时笙递交了几次都被截下来的,季氏这些年暗箱操作的证据。

    他这些年虽然没有做过直接触犯法律的事,但在黑白两道游走,谁也不敢说自己完全青白。

    就这里面的东西,也够他在里面蹲几年了。

    这是他早已预料到的后果,相比其他的下场,在里面蹲几年已经是非常温和的结果了。

    只是没想到,他会是为了个女人,心甘情愿的去自首。

    真他妈……

    季予南啐了一口,狼狈。

    不过,他心里却没有半点后悔,或者要临阵退缩的念头。

    只是时笙……

    他咬了下腮帮,自嘲的勾了勾唇角,才从家里出来两个小时,已经开始想她了。

    她嗔怒时冷冷的哼笑声。

    柔软的,一抿就能含在嘴里的嘴唇。

    她强硬的外表下,偶尔泄露的软弱和妥协!

    有电话进来,季予南脸上笑意收敛,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

    屏幕上。

    ‘凯文’两个字不停的闪耀跳动。

    手机在掌心里震动。

    季予南手指一松,手机掉在脚下,滚到了前排的座椅下面。

    ‘嗡嗡’的震动声在逼仄的空间里愈发清晰。

    电话一直响到自动挂断,幽幽的亮光暗下去,没有再亮起。

    隔了几秒,司机的手机响了。

    按照规矩,季予南在车上他是不能接电话的,所以一般都将电话开了语音播放功能,扔在置物盒里。

    此刻。

    正一遍又一遍的提醒他,来电的人的名字。

    “季少,是凯文先生的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