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百零八章如果这辈子都不行呢

    季予南叹了口气,略显得有几分无奈的伸手,绕到时笙身后,不顾她的意愿强行将她揽进怀里。

    低头。

    柔软的唇瓣落在她的额头,温热的,柔软的,一扫而过。

    速度很快。

    拥抱和亲吻似乎都只是眨眼之间。

    男人强势的气息灌入她的感官,但很快又散了。

    季予南松开她,退后一步和她拉开距离,眉眼间已经没有半点旖旎。

    他的神情郑重,从下颚绷着的弧度能看出他是紧咬着牙的,“时笙,这是我唯一想到的,能偿还你的方式。”

    时笙:“……”

    她动了动唇,想说话,却最终没说出口。

    她甚至想冷笑。

    但季予南并没有给她机会,摸了摸她的脸颊,低哑的道:“还当年的事一个真相,替你冤死的父母报仇,不是你想要的吗?”

    “所以呢?你替他去吗?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他?季予南,不可能,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时笙的话音刚落,下巴就被他抬了起来,带着薄荷清香的气息喷洒而下,“他如今这样,即便事情公开出来,也能申请法外就医,你一样会心有不平。所以……我来还吧,季家欠你的,他欠你的,由我来还。”

    他略一沉默,“我去坐牢,来平你心中的怨气。你乖乖的在中国等我,等我出来,我就来找你,恩?”

    男人的声音在她头顶淡淡的响起。

    “明天美国的各大媒体就会将你父亲的事登载出来,季氏会陷入丑闻,受到重创,甚至可能分崩离析,这些你都不用管。回中国,出任新公司的CEO,那是一个全新的公司,如果有事情处理不了,去找三哥,或者让沈南乔去找三哥。那里曾经是你父亲的心血,所以,你要将它守好了,等我出来。”

    时笙眼眶发热,咬着牙转开了视线。

    说出的话却冷漠的很,还带着锐利的尖刺,“既然你都决定了,那偿还后,就别再见了。”

    男人将她的脸蛋强硬的扳了过来,温热的唇瓣落在她的脸颊上重重的碾压。

    粗沉的呼吸带着势在必得的强势意味,贴近她的耳廓,似笑非笑的道:“我去坐牢,可不是为了换和你永不相见的。”

    “难不成,你还准备强绑我在身边不成?”

    她明明是打定了主意来阻止他的,也不知道怎么就绕到这个话题上来了。

    而且,有越说越僵的趋势。

    “我不太想用这样的方式。”

    话虽如此,但季予南脸上表达出来的意思却并非如此。

    他漆黑如墨的眸子紧盯着她,清楚明白的表达出:你若不乖,我就只能将你强绑在身边了。

    “时笙,我不想之后的岁月都背负愧疚面对你,所以,我选择去坐牢,但你应该知道,我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和让步,不是因为我思想崇高、有觉悟,我只是想用另一种方式来留住你。”

    他重重的吸了下腮帮,道,“如果你觉得烦,那抱歉,我跟你,命中注定要这样牵扯不清,不管是之前,还是未来,即便是现在,我也没想过要放手。”

    时笙:“……”

    季予南很少说情话,但每一次说,带给她的,都是种鱼死网破的决绝感。

    她没办法忽视这些话带给她的心里悸动。

    声音很低的道:“你在里面,说不定活不到刑满释放的那天。”

    季家是混迹黑道起家的,加上季时亦处事的风格又霸道狠辣,这些年,得罪的人不在少数。

    那些人要真想在监狱动点手脚很容易。

    即便季予南已经安排好了,但从高处跌落,沦落成囚犯,那些人还会像以往那般忌惮他吗?

    他的肤色,决定了他没办法在美国有政治权利,若是没有金钱和权利傍身,他的性命,不过如同蝼蚁一般。

    季予南淡淡的笑了一下,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我不会有事的。”

    时笙哼了一声,明显不信。

    监狱那种地方,也不是有钱就能当大爷的,他总不能在里面雇保镖吧。

    如果真如他说的这般轻松,凯文不会擅做主张来找她。

    时笙垂下肩膀,无力的道:“季予南,过去的事我已经不追究了,你又何必揪着不放?”

    “但你要走。”

    并且,不打算再回来。

    时笙沉默。

    这一点,她没办法欺骗他。

    从知道她父母的死是季时亦造成的后,她就没打算和季予南再在一起。

    虽然她知道这样对季予南而言,并不公平,但她没办法过自己那关。

    “我从来没想过让你去坐牢,所以季予南,”她看向他,“别闹了,回去吧,把新闻稿收回来。即便你公开了,我爸妈也活不过来了,事情到此结束,挺好的。”

    季予南挑了挑眉,眼睛里有深暗的冷光流过,“事情没有结束,你一天不安安心心的呆在我身边,事情就一天不会结束。”

    时笙皱起眉头。

    男人慵懒的笑着,声音沙哑,“你有怨有怒,都可以冲我来,如果觉得我在里面呆一年不够就呆两年,两年不够就十年。”

    他抬手要抱她,被时笙避开了。

    时笙瞪着他,像一头被逼入困境的小兽,龇牙咧嘴却找不到下口的位置。

    “时笙,如今我什么都没有,有的也就只剩下时间了,后半身,我们一起耗,就算是折磨,也只能是我们两个的彼此折磨。”

    他哑声,淡淡的道。

    他们站的位置是在路边上。

    车子的喇叭声不绝于耳。

    季予南的话被分割得断断续续,但并不影响时笙听懂他话中的意思。

    “你不累吗?”

    即便是深爱,这样的纠缠也是痛苦和欢喜掺半。

    “累,但若是轻松的代价是和你从此陌路,我更愿意这样折磨一辈子。”

    时笙站的位置是风口,头发被风吹得一直往脸上糊,她用手指别到耳后,刚松手,又被吹乱了。

    反复了几次,索性不管了。

    头发拂过脸颊,有些痒,有几根甚至被吹到了眼睛里,弄得她眼泪都出来了。

    她不得不眯起眼睛看他。

    “短时间内,我没办法放下对季家的成见。”

    季予南清俊的眉目微微隆起,却似乎并不是因为她的话而心生不悦,甚至连注意力都没在她的话上,而是紧盯着她被风吹的不停飞舞的头发。

    “我可以等,多久都行。”

    总有淡忘的一天。

    “如果这辈子都不行呢?”

    “那我就陪你耗一辈子。”

    他移了移步子,挡在时笙面前。

    风停了。

    她的头发没再凌乱的不停飞舞了。

    时笙看着他滚动的喉结,低低的呓语,“我永远不会去见你爸爸,更不会原谅他。”

    “我不会带你去见他们,更不会要求你原谅。”

    “……”

    时笙的思绪有几分涣散和飘忽。

    她盯着季予南解开了两颗扣子的衬衫在想:

    自己此刻的心情是无奈多些,还是愤怒多些,亦或者,是欣喜多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季予南抬手看了眼腕表,时间要来不及了。

    “时笙,你……”

    站着一动不动的女人突然伸手,握住他垂落在身侧的手,在季予南愣怔的瞬间,五个手指像凝脂般挤进他的掌心中……

    张开。

    和他十指相扣。

    和他的粗粝不同,女人的手指又柔又软,像是没有骨头一般。

    季予南低头,目光胶在她精致的脸蛋上。

    这种时候,按理说应该直接吻上去。

    但季予南脑子里却只有一个念头——

    她这是什么意思?

    ……

    街道上,嘈杂的喇叭声沦为了背影。

    不过一秒钟的时间。

    季予南扣住时笙的腰,带着灼热气息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密密麻麻的纠缠着她的唇舌。

    长驱直入,缠着她肆意亲吻。

    时笙仰着头,被动的回应。

    男人的眼底蓄着疯狂汹涌的暗流,他一瞬不瞬的盯着时笙,沙哑到极点的嗓音模糊不清的在时笙唇侧响起,时不时的伴随着几声暧昧的吮吸声,“时笙,你知道这种时候牵一个男人的手,代表什么吗?”

    时笙被他吻得喘不过气,他贴着她的唇说话的间隙,时笙推开他,急促的喘息。

    季予南笑着揽过她,下颚抵着她的发顶,轻轻的磨蹭,“我就当你是知道的,反正你也没有离开的可能。”

    时笙懒得理会他的自言自语,“你放开。”

    她快被他给勒死了。

    肋骨感觉都要错位了!

    “时笙,我早就放不开了。”

    如果能放手,他也不至于让自己沦落到如今这般狼狈的地步,居然要靠着去自首,来留住一个女人。

    时笙的唇角不受控制的弯了一下,但很快又沉下去了,她推开季予南,“走了。”

    季予南拧眉,怀里的空落感让他有些不悦的抿唇,但还是收回了手,“去哪?”

    女人没好气的道:“你不是要坐牢吗?我送你一程,再晚人家下班了。”

    季予南:“……”

    上了车,时笙吩咐司机,“回长岛。”

    车子掉头。

    季予南衬衫的扣子迎着从窗外照进来的阳光,折射出璀璨耀眼的光芒。

    他搁在膝上的手,紧紧扣着一只属于女人的,白皙柔软的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南欢北爱(百度最新章节)  南欢北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