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十章 齐人之福

    “这种已凉未寒天气,吃火锅最好。”

    桌上的铜锅里羊肉翻滚着,叶限用漏勺潎着上面的沫子,火锅咕嘟咕嘟水汽蒸腾,隔着白雾,灯光下叶限的红唇格外动人。

    召南往里添着白菜,嘴里还说着:“今天早上我都没注意,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能叫瓷母鸡叶大小姐请客,这简直是绝无仅有!。”

    叶限撇嘴:“瓷母鸡,你可真够粗俗的。”

    “能有你俗吗?指着一个白面书生骂人家是放屁。”

    召南想到方才武秘书脸上那表情,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讨厌死了,吃饭呢,说这些做什么。”

    叶限叫道。初七呵呵笑着:“我要吃肉,吃肉!”

    三个人吃得热乎乎的,叶限嚷着再下点海带结,召南说:“你可知道我查到了什么?”

    “你又查到谁有嫌疑了?”

    “我就想方国富怎么能对李玉玲那么无情呢,直接对警察说李玉玲和陈淑仪有仇,一调查原来是两位方太太从潮州老家来了!哈哈,一来就是两个,方国富现在怕是焦头烂额。”

    叶限恍然大悟:“怪不得在咖啡店看到方国富垂头丧气的,我以为他是因为陈淑仪的死呢,原来是自己后院起火了,陈淑仪被人砍了八刀,都集中在脑部和脖子上,这是多大的仇恨,若是夺夫之恨可以理解。”

    初七在一边说:“嗨,好合好散,何必去杀人呢。”

    召南笑道:“羊肉都堵不住你的嘴,你个小孩,知道什么合啊散啊的。”

    “这两位方太太既然能在家乡容忍一夫二妻,兼祧这种落后的方式,就说明她们是说什么都不会离开方国富的,不过既然能长期容忍一夫二妻,怎么多一个女人就不能忍呢?”叶限提出异议。

    召南想了想,吃了一口羊肉问:“你站在两位方太太的角度想想,你觉得你能接受陈淑仪吗?”

    叶限眼睛转了转:“我看方国富有四十多岁的样子,这两位方太太年纪也不会小了,假设方国富二十岁成婚,那俩女人在家乡共处二十年,耐性是经过二十年的磨练养成的,我觉得不太可能来到沪城发现又多一个女人就歇斯底里。她们也许会闹一下,联手打骂陈淑仪几下,杀人,还是那么凶残的去杀人,四十多岁的妇人,怕是做不来。”

    “同行的还有方国富的两个儿子,如果这两个方少爷不忿呢?”

    叶限摇头:“陈淑仪只是被金屋藏娇,方国富还在壮年,没到立遗嘱分家产的程度,方家儿子为什么要杀人呢?没有理由啊。”

    召南放下筷子:“如此啊,那这顿饭你亏大了,原来我查到的线索并不重要。”

    “没事,做老板的也不能一直克扣员工,比方说让骡子拉磨总得在草料中加点黄豆什么才能卖力呢,你说对吧。”

    “骡子?叶大小姐你过分了啊。”

    召南低头向下看一眼:“哼,当着小孩子我是不能多说什么,你这是对男人最大的侮辱,知道吧。”

    叶限拊掌大笑:“你还真当自己潘驴邓小闲啊。”

    初七吃的满嘴油,鼓着腮帮子,睁大眼睛问:“召南叔叔,这个潘什么,闲什么,什么意思啊,我没听懂。”

    叶限笑着伸手点他脑门一下:“傻小子,可劲吃你的吧,到你懂的时候自然就懂了。”

    叶限虽然分析两位方太太和方少爷都没有杀人动机,但还是让召南调查了一下案发时他们都在做什么。

    原来这事情真是赶得巧,就在陈淑仪搬到那公寓做金丝雀的第三天,方国富在商行接到电话,是他儿子从火车站打过来的,说两位太太带着他们来沪城了。

    方国富大吃一惊,这怎么提前一声招呼都不打啊。

    他儿子压低声音笑嘻嘻地说:“两位母亲就是故意不打招呼的,也就你儿子我心疼你,刚出站就告诉你一声,做好准备。”

    方国富急忙叫人去通知陈淑仪,没有自己通知千万不要来商行找他,也不要给自己打电话,老实在公寓等着。

    陈淑仪刚经历一场变故,好不容易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当然是小心翼翼不敢越雷池一步,收拾起过去的嚣张跋扈,小心谨慎,在方太太到来的这几天果然没有出现,两位方太太甚至还不知道方国富金屋藏娇的事情。

    因此那几天陈淑仪一个人在公寓,最后被害,还是每天打扫卫生的大嫂进去才发现人已经死了,警察去方家调查,方国富的秘密才被揭穿。两个方太太哭哭啼啼,痛骂方先生老不修,都抱孙子了还花心。因此方国富被折磨的焦头烂额,他急于撇清关系,就对警察说怀疑李玉玲报复杀人。

    召南调查一圈,不禁得出结论,这个方国富真不是东西,搞不定两个老婆,包养"qing ren"不说还厚颜无耻,直接接手自己老友的女人,人品太差劲了。

    “他和陈淑仪就是我生命中的污点,一想到差点跟这种男人,我就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李玉玲听完召南讲述的调查结果,叹口气,双手捂住脸:“我那会真是疯了,为了逃出那个家,差点搭上自己。”

    “你很幸运,若是你真跟了方国富,也许死的就是你。”

    叶限分析道。

    召南一愣:“你的意思是,陈淑仪被杀不是因为她自己,还是因为方国富?哪不对啊,方太太和方家儿子都没有杀人的理由,两个少爷在舞厅跳舞到半夜,好几个舞小姐都可以作证。两个方太太和方先生睡在一起……”

    “两个!方先生还真是老当益壮啊。”

    叶限笑得趴在桌上,手掌拍了几下桌面。

    李玉玲羞的满脸红,低下头去,召南则心虚地探头看向里屋,担心初七听到什么不该听的东西。

    “这夫妻三人可以互相作证,方国富没有杀人动机,陈淑仪这次很乖巧,事情瞒的天衣无缝,方太太走了他可以继续享受美人,杀了人反倒闹得家里天翻地覆。这三个人的话应该不会作假。”召南说完,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又道,“我们漏掉了什么呢?不是陈淑仪的仇人,也不是方国富的仇人,还有谁非要杀死陈淑仪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冤鬼契约(百度最新章节)  冤鬼契约(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