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十八章 冤有头债有主(下)

    “刚说仲良杀人吗,现在又成了我杀人,方晚晴,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来头,但我白庆文站得直行得正,事情到底是怎样,自然有警察来调查,还轮不到你。”

    “哦,就凭你当年对我做的事,怎么,不该我来问吗?”方晚晴好整以暇,看了看地上的陈佳怡:“又死了一个,还要放一起吗?四具尸体呀。”

    说话时她伸开手掌,新鲜的蔻丹鲜亮亮的。

    “像不像血?”她故意伸手在秦露露面前晃了一下,秦露露现在精神高度紧张,冷不丁被她一吓,呀的一声。

    “诸位,请随我来吧,我现在就把这几个人的死说的清清楚楚。反正警察马上就要来了。”

    经理哆哆嗦嗦地问:“你怎么知道警察就要来了?”

    “因为他就是警察呀。”方晚晴指向召南,经理大惊:“你……是警察?”

    尹仲良已经面如死灰,他一直就怀疑这个人身份,想不到竟然是警察!

    完了完了,被这个人抓住了把柄,这次彻底完了。大概是想让自己的警察身份更真实些,召南掏出腰间的手枪,在手里掂了掂道:“哼,老子为了查案,在你们这卧底一周了,受尽了鸟气,不过总算将一切都看的明白。”

    白庆文敏锐地捕捉到他话中的漏洞:“破案?破什么案?这些人可都是你来了以后才死的,你不会是未卜先知,知道他们会一个个死去,提前来这里潜伏下来?或者说他们其实是你杀的。”

    “呵呵,这件事嘛就要问问你和尹仲良了。”

    召南大手一挥:“在这里对着死尸说话真别扭,诸位请随我来。”

    暂且将陈佳怡的尸体放在仓库,大家跟着召南回到大厅。

    召南大模大样往沙发上一座,看那几个人神色各异站在那里,招呼道:“坐呀,不要那么拘谨嘛,毕竟我们也算是同甘共苦过两天的人。”

    方晚晴坐下,看了秦露露一眼,微笑地拍拍自己身边的沙发,秦露露却害怕的不敢看她,慢慢退到远处坐下。尹仲良没有坐,靠着沙发背站着说:“说吧,你到底是做什么来了?”

    “还用我说吗?尹仲良,你最近似乎做了一笔大生意。还有你,白庆文,你和佳美洋行的生意做的不错啊,中间可是不少猫腻,你那间诊所不过是走私的幌子,真正的大头在走私贸易吧?”

    被问到的两个人脸色大变。

    “你调查的倒是很清楚,开个价吧。”尹仲良平静地说。

    他最近的确做了大生意,但那生意是不能见光的,他的船队在帮红——帮的人运鸦——片,这种生意一旦被发现几条命都不够用。而白庆文更是惊慌起来,他来这里聚会就是带着目的:孟卓必须死!

    孟卓是他最好的朋友,对最好的朋友总是没防备心的,一次偶然让他在书房发现了自己的秘密。孟卓当时信誓旦旦会保守秘密,但那只是在他生活安逸的情况下,孟卓染上赌瘾后多次找他借钱,每次都是有借无还,甚至最后开始威胁:你不给钱就将你做非法走私贸易的事说出去,看最后到底谁更惨。白庆文忍无可忍一直想寻找个好机会让他闭嘴,正好收到十年前自己写的信,他认为聚会那么多人,孟卓忽然死了没人会怀疑自己。

    昨天他故意说自己诊所有病人预约好,打算回去就是在众人面前演戏,让所有人知道他留下来是临时决定的无奈之举,入住后他一直小心观察着孟卓的情况,自然也听到了他和尹仲良之间的对话。孟卓喝醉了,说了些令尹仲良提心吊胆的事情,尹仲良现在是社会名流,权贵之家的驸马爷,当年的往事若被翻上来那必然引起轩然大波。果然,尹仲良和孟卓起了争执,气呼呼地离开房间。白庆文偷偷溜进去,那个猪头睡得正酣,一屋子酒臭味。白庆文轻轻拍了孟卓的脸一下,后者微微睁开眼,看到他,嘴里嘟囔着:“那笔钱必须给我,否则……你就……等着……”

    白庆文心头火起,盯着那张可恶的肥脸,想都不想便将淬好得银针扎入他的耳朵里。这是从明清笔记小说中得到的灵感,银针入耳不着痕迹,却没想到被召南发现了首尾。

    白庆文想着自己所做种种,强迫自己镇定,心道就算他是上海来的警察,调查的不过是经济案子,和杀人不沾边的,只要抵死不认,其奈我何?

    想到这,白庆文的脸上渐渐显出桀骜神色。

    “这个数。”召南伸出手掌晃了晃。

    尹仲良犹豫一下:“小黄鱼?五条?”

    “哈哈,五条,你这是打发小瘪三呢?五十个!”召南冷笑。

    “五十个!你当我是开银行的吗?”尹仲良暴怒。

    白庆文从身后轻轻捅了尹仲良一下,经理也紧张地盯着尹仲良,担心他一生气谈不拢。

    召南不慌不忙:“我只要五十个小黄鱼,其他的不管是经济还是杀人案都不追究。”

    尹仲良沉思一下,点点头:“不过,我现在可没小黄鱼给你。要等路通了回上海再说。”

    “写个借条吧。”召南说。

    “你别得寸进尺。”

    方晚晴想不到这时候尹仲良还讨价还价,微微愣了一下,忽然看到白庆文低头不语,她心里瞬间明白过来,他们是根本就没想过给钱,这不过是权宜之计,讨价还价只为了把戏演的漂亮点,于是她喊道:“不行,那四个人就这样白死了?”

    白庆文阴森森地说道:“你到底是谁我不想知道,你来做什么我也不想过问,你们俩是一伙的当我看不出吗?五十个小黄鱼还不够你们闭嘴的?年轻人,不要太贪心。”

    经理看看尹仲良又看看白庆文,挺了挺胸脯道:“对!你俩的目的我们都知道,不要贪心。”

    召南和方晚晴对视一眼,装作勉为其难的样子:“好吧,得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们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方晚晴点点头说道:“但是借条是一定要写的,否则就把一切都爆料给上海滩的小报记者好了,看看到底谁怕。”这句话已经坐实她不是方晚晴,和召南一起敲诈的事实。

    秦露露闻言睁大眼睛:“果然,陈佳怡没有说错,你果然……”

    方晚晴似笑非笑地斜睨她:“陈佳怡说什么,说出来听听呀。”

    秦露露闭口不言,只用眼光偷偷瞄了白庆文和尹仲良一眼,下意识的又往旁边退了一小步。

    就算这个方晚晴是假的,也比旁边的那俩男人可信一些,毕竟假的方晚晴没有理由杀人,而那俩人太可怕了。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白庆文忽然问。

    方晚晴则扭着腰肢上楼,边走边说:“召南,把借条落实。还有啊,尹仲良,我知道杀死陈佳怡的凶器是什么。”

    她站在二楼楼梯口,笑盈盈地伸手指向尹仲良:“甘蔗,一根甘蔗,你用甘蔗击打她的头部,然后又将甘蔗吃掉了。你以为警察找不到杀人凶器找不到现场的血迹就一筹莫展了?你说我要是把这个杀人故事写出来卖给报社对你的事业会有多大影响呢?”

    尹仲良彻底崩溃了,嘴唇哆嗦着:“你是谁?怎么知道这些,你和方晚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啊?只是偶尔听到了方晚晴的故事拿来诈上一诈罢了,我们是上海滩拆白党,没事敲敲竹杠玩玩,耳目灵着呢,到处都有我们的包打听。”

    走廊里回荡着女子欢快的笑声。

    经理讷讷地看向尹仲良:“尹先生,您看……”

    “欠条是吧,我写。”

    尹仲良低下了头。

    白庆文则盯着二楼的楼梯口,目光中充满了愤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冤鬼契约(百度最新章节)  冤鬼契约(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