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二百五十章 为何怒

    我唉声叹息了半天,才脸色阴沉地看向了木亦白:“战王阁下,你这般做法,怕是有欠妥当吧?”

    木亦白冷哼道:“你们的做法就很妥当?”

    我被对方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毕竟是我们无礼在先。让我没想到的是,小赵竟然贱兮兮地笑道:“妥当,妥当,简直太妥当了!要是没有这么一手,胖哥到了八十能拉上步诗文的手,都算他小子动作快。这回好了,水到渠成了!”

    “嗯!原来如此!”张玄羽深以为然地点头看向我道,“三弟,我刚才总觉得二弟的说法不太靠谱,所以,我想验证一下。看来,二弟诚不欺我啊!”

    我现在上吊的心思都有了。这帮人脑袋里都装了什么?我敢打赌,顾不上那损招,有百分之九十以上有想拿张玄羽做实验的打算,张玄羽却反过头把顾不上当成了实验对象。

    这下好了,问题解决了,答案就等明天了。

    我干咳了一声道:“我们聚在这儿也不太好,我看,还是都散了吧!”

    他们几个陆陆续续走了之后,我却不知道该往哪儿去了……

    我的帐篷让张玄羽抠了一个窟窿,肯定回不去了。我现在第一件事儿,就是想找陈与唱谈谈,但是我又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始。

    我下意识地看向远处的帐篷时,陈与唱竟然走了过来:“展卿,能过来谈谈吗?”

    “哦!”我迟迟疑疑地走进了陈与唱的帐篷之后,忽然闻到了一股淡淡香味。那股味道闻上去像是麝香,可里面又带上了一丝阴柔的气味。

    我迷惑之间多吸了两下,却觉得丹田里忽然升起了一股热流,我全身上下顿时像是暴露在了烈日之下,从里向外地翻起了燥热。

    不好!我下意识地想要转身往外跑时,帐篷的大门却怎么也打不开了。

    陈与唱平静道:“你不用费劲了,帐篷里的药和顾不上那边的一样,阵法也完全相同。你现在破解不了阵法。阵法会在十二个小时之后消失,现在谁也出不去。”

    “你想干什么?”我转头喝问之间,陈与唱已经解开了外衣。我看见她雪白的皮肤时,脑袋里顿时“嗡”的一声,什么都想不到了,也没法去想了。

    当本能代替了思维时,我的脑袋里就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我几乎毫无思维地往陈与唱身上扑了过去,狠狠地把她抱在怀里,拼命吻上了陈与唱的嘴唇。

    等我接触到她略带着凉意的双唇时,最后的一丝理智也被本能湮没,抱着陈与唱扑倒在了睡袋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从疯狂中恢复了理智。等我翻过身来,却看见陈与唱抱着衣服,背对着我坐在睡袋上,轻轻颤抖着满是红印的双肩。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陈与唱却缓缓开口道:“你不用顾虑什么人伦,我虽然在辈分上是你的小姨,但是我仅仅是陈家的旁系子弟,我们之间的血缘联系已经可以远到忽略不计的程度。”

    “陈家主家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去各个支脉挑选天赋出众的孩子收入主家,我就是在七岁那年被带进了主家。那时候,我还很弱小,经常被主家的孩子欺负,我却不敢反抗,只能躲起来偷偷地哭。要不是三姐,我怕是活不到现在。”

    “那时三姐亲自把我要了过来,将我抚养长大。在我心里,她甚至比母亲还亲。”

    我沉声道:“你说的三姐就是陈与荣吧?”

    “对!”陈与唱道,“你应该叫她母亲。”

    “放屁!”我暴怒道,“我没有这样的母亲!”

    陈与唱道:“在不死城,我一直以为三姐是真心想要杀你,可是,我出来之后,却越想越觉得不对。”

    我颤声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陈与唱的话给了我无尽的希望,可我却害怕这种希望下一刻就会被生生掐灭。

    陈与唱缓缓说道:“我第一次见到姐夫,也就是你父亲展天争的时候,是听说有人闯进了陈家刀阵。当我赶过去时,你父亲已经体无完肤、浑身是血地倒在了刀阵里。”

    “那时候,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他用长刀支撑着身躯想要爬起来,却怎么也没法起身。大长老当时说要将他乱刀分尸时,是三姐站了出来。”

    “我从没见过温柔的三姐会变得那样可怕。她说,她是展天争的妻子,夫妻同心,她愿意替展天争过刀阵。陈家人不愿意向三姐出手,她就用刀生生把自己身上的肉切下来扔在地上……”

    “那时,展天争在笑,疯狂地笑,眼泪和血水顺着他的面孔直流,他却笑个不停。三姐也在笑,看向展天争的眼神当中尽是温柔。她手里的刀就好像割下来的不是自己的肉,一刀一刀,一刻不停。”

    “等到三姐割下第九刀的时候,大长老终于动容了,答应三姐不杀展天争,但是必须将他囚禁,也不允许三姐再见展天争。”

    “三姐答应了他们的条件。展天争被押进了海岛上的牢房,三姐就在对面建了一座窝棚,天天守在那里,每天都在窝棚前系上一条雪白的纱巾。”

    “从牢房里,看不见三姐,三姐也看不见牢房里的情景,但是展天争却一直都在痴痴地看着那条丝巾。三姐也风雨无阻地把丝巾挂在门前,哪怕是窝棚被海风吹塌了吹散了,她每天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把丝巾系上去。”

    陈与唱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当我要离开陈家,进入中土的时候,三姐把我叫到身边,告诉我,她有一个儿子,大概跟我差不多大。她告诉我,如果有机会遇见她的儿子,一定要暗中保护他。”

    陈与唱看向我道:“我们第一次相见时,我就知道你是展天争和三姐的儿子。我怕有一天你会遇上陈家人,会与他们自相残杀。”

    “没想到这一天还是来了!”陈与唱道,“我接到陈家的秘法传书之后心急如焚,我怕你会遇上陈家人,干脆连一声招呼都没打就赶去了不死渊。”

    “我本来希望能在你们赶到之前让陈家人知难而退,放弃进入不死渊的打算。却没想到,那边还有林静缘在。我的计划不仅完全落空,还难以脱身,最后……”

    陈与唱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我实在想不明白,三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个为爱不惜自我凌迟的人,为什么会忽然对爱人恨之入骨;又为什么要对日思夜想了二十多年的儿子痛下杀手?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沉声道:“你确定那人就是陈与荣,而不是有人假扮的?”

    “绝对不是!”陈与唱摇头道,“一开始,三姐易容成了陈家五长老,直到她摘掉了人皮面具露出真容时,我就已经确认了她的身份,她就是三姐。”

    我再次问道:“你凭什么确认?”

    陈与唱道:“凭我和三姐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凭三姐像母亲一样把我抚养长大;凭三姐手把手地传我秘法。”

    陈与唱说的没错,易容伪装虽然无往不利,但是其中却有一个大忌,那就是不能易容成对手的父子、夫妻一类至亲之人。至亲之间不仅极为熟悉对方的习惯,甚至会有微妙的心灵感应,稍不留神就会露出马脚,这正是易容者的大忌。

    我点头道:“好吧!既然你确认了陈与荣的身份,那我问你,陈与荣说她对我家祖孙三代下毒,你怎么解释?”

    陈与唱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是我敢保证,三姐不会做出那种事儿。”

    我追问道:“那个所谓奸夫又是谁?”

    “你不能这样说三姐!”陈与唱厉声道,“莫离对三姐确实一片痴心,为了三姐,他至今未娶。但是,三姐从没对他假以颜色,这点我敢起誓!”

    我心头的火气消了一半儿,情绪也缓和了不少:“那你打算怎么做?”

    陈与唱轻声道:“我对你下药,就是为了找到三姐忽然性情大变的原因。”

    “相传,很久之前,展无相曾经与无爵先祖的胞妹相恋,却被无爵先祖生生拆散。当时,无爵先祖曾经下过血誓,陈家儿女绝不与展家后代通婚,哪怕有实无名也不行。”

    陈与唱伸出手臂,指着她胳膊上出现的一个血色梅花道:“我们的结合,会引发无爵先祖的血誓,这朵血梅花就是血誓发作的标志。”

    “只要我回到陈家,家主自然会发现我有问题。那时,我就会知道,三姐究竟经历了什么。”

    “混蛋!”我心里不由得窜起了一股怒火,“你对我……就是为了探查陈家的秘密……你从来……”

    我想说:你心里从来就没有我吗?

    可是话到了嘴边又被我咽了回去。然而这句话没有出口,却让我心里的怒火更加难以控制,尤其是陈与唱那淡然到几乎冷漠的目光,顿时让我失去了控制。

    “陈与唱——”我暴怒之下,把陈与唱按倒在了睡袋上,翻身压了上去。可是陈与唱丝毫没有变化、像是已经认命似的表情却让我愤怒到了极点,我不顾一切地压在了陈与唱的身上……

    ~~~~~~~~~~~~~~

    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求邪(百度最新章节)  求邪(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