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753章

    第2753章

    我听不出任何的字面意思,只是单纯的“呵!呵!”跟电视里面原始人守猎一样,里面男女老少皆有。

    那齐哗哗的声音喝过之后,我脑中猛的就是一沉,喉咙竟然有点鼓动,忍不住就想跟着那些村民大声的喝。

    “呵……”那想法刚刚一过,我就听到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附合着大喝。

    忙用一只手飞快的捂住自己的嘴,另一只从小白的手里抽了来捂住了小白的嘴。

    “阳妹仔沉心静气!”师公的声音沉沉的从前面传来,跟着道:“快跟上!”

    我这会也知道这地方的诡异只怕跟蛊洞下面的阴河脱不开干系了,忙拉着小白飞快的朝前面冲去。

    气喘嘘嘘的跑到湖堤上,就见那水都没有了的湖底的泥里发出绿绿的荧光,光色之强不知道强过阴河下面那些植物多少倍,映在村民脸上显得一个个脸色都发着青。

    “啊!”

    六姑移着小脚大喝一声,慢慢的从那些村民之间穿过,走到的队伍的最前面去了。

    苗老汉忙背着师公跟了上去,几个村民立马怒视着苗老汉,可前面的六姑却头也不回的讲了几句听不懂的土话,那些个村民脸上跟着露出古怪的神色盯着我们打转。

    “zhang yang?”魏燕虽说别人看不见她,可这货却能看到那些村民的表情,还是被吓了个够呛的拉着我的手小声的道:“你有没有发现这些人有哪里不对啊?”

    “哪里不对?”我瞄着那些人,只感觉脸上绿得可以,而且一个个的站得这么散,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呆会抢猪肉时方便快点冲上去。

    “姐姐,这些人好像有点不对哟?”小白这时也发现了,紧拉着我的手道:“你看那个!”

    我发现好像从阴河里出来之后,我整个人都迟钝了,边走边顺着小白的眼神朝旁边一看。

    他指的正是那个被人搀着上来的孕妇,这人的肚子都挺得老高了,也不知道上来多久了,还喘着气,估计也累得够呛,胸口不停的鼓动着,手却小心的抚着肚子。

    我看了半天也没发现哪里不对,狐疑的看着小白,又瞄了瞄魏燕,实在想不能这些人哪里不对了?

    既然不对为什么刚才在小道上好说话的时候不说,却要这个时候才说。

    “zhang yang……你看出来了没?我总感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魏燕这会又跟她刚做鬼差时一样,趴在我背后小声的道。

    被她们这么一说,我也感觉哪里不对了,只是怎么想也想不出来,又加上爬上又爬下,这些村民站着的气氛又十分的凝重,盯着那个喘着粗气的孕妇久了,搞得我自己也忍不住粗精的开始喘气。

    喘着喘着,我突然胸口就是一痛,就见小白一把跳上来,重重拍了我胸口一下。

    我被他一拍本能去看胸口,可小白又跳下去拉着我的手又拿眼去瞄那个孕妇。

    “你做什么!哪里不对你快说啊!干吗动手动脚!”我忙又顺着小白的眼神去望那个孕妇,嘴里几乎咬着牙的对这小登徒子说道。

    可这两下一瞄,我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了!

    我刚才瞄自己胸口时视线有点受阻,并不能完全看到脚,这也是我从石棺里一醒来就能确定我这五年里正常长大的原因。

    朝下看的时候我的视线被胸口隆起的衣物挡住了,可那个孕妇……胸口竟然平平的!

    我可以十足的把握那孕妇的胸口是平的,按理说孕妇因为要准备哺乳,xiong bu应该变大才是,可这孕妇的胸口喘着气如此鼓动,胸口竟然没有半点隆起的感觉。

    一想到这里,我慌忙就将目光从一个个的村民胸口瞄过去,那一眼十分之快,却让我整个人都冷了下去。

    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们一直感觉哪里不对,却又一直说不上来了。

    因为和跟魏燕都是没什么女性认知的人,而师公和苗老汉这会脑子里估计都只有六姑了,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注意这些村民。

    而在那小道上,我们也只注意那些放火炮的人,和被木板抬着的怪鱼,根本就没有去注意村民的xiong bu,更不会朝那方面想。

    我直到刚才瞄了一眼自己的胸口才发现这些村民哪里不对,那孕妇的胸口是平的,可村里不少长着胡子的胸口却又是隆起的,虽说也有长胡子的胸口是平的。但这种杂乱不堪的对比,让我着实摸不着头脑,只得不得的去瞄魏燕。

    这货还在迷糊之中,我刚才那一眼瞄得有点长了,就有几个村民朝我横了过来。

    其中就有一个长得胡子胸口却又高高隆起的大汉,开始我没发现时还不感觉有什么不同,可这会被这人一瞄就感觉胸中一阵恶心。

    也幸得这湖堤并不是太宽,就这边瞄边走之后,马上就到了湖堤前面,我忙快朝几步着在苗老汉背后。

    就听到六姑对着湖底大唱一声,后面的村民也跟着大喝,每喝一声就是一发齐唰唰的火炮声。

    那个怪鱼这会在木板上跳得“啪啪”响,可又完全是无济于事。

    “一祭!”六姑突然大喝一声,猛的朝湖里跳去。

    我看着两眼也是一跳。刚才虽说没看清湖底是什么,可那荧荧的光肯定不是好东西,六姑就是这样跳了下去,实在是让我想不到。

    我忙跟着跑上前去看,就见六姑两手捧着湖底里发着荧光的泥朝着湖的正中扔。边扔还边唱着一个我完全听不懂的歌。

    “二祭!”

    六姑捧了一会泥,嘴里跟着又大喝一声。

    “啪!啪!”这时那几个抬着怪鱼的村民飞快的直前,将怪鱼猛的就朝湖里一扔。

    “师公!”我生怕出事,师公从这怪鱼身上取出过一块所谓的建木。现在虽说对我们没有什么影响,可也说不准这怪鱼身上还有什么古怪啊!

    师公却朝我摇了摇头,两眼死死的瞪着那湖底里的怪鱼和六姑,并不言语!

    “砰!”

    那火炮声猛的就又是一响,这会我也只能跟着看了。

    六姑也不知道从身上掏出一把黑亮的尖刀,对着那怪鱼露着的头就是重重的刺了下去,然后熟练的顺着怪鱼的头划了一圈,竟然就跟划豆腐一般的将整个鱼头划了下来。

    “啊呀!”

    六姑一手执刀,一手从那怪鱼的窟窿眼里将手伸进去,嘴里如同唱着京腔一般的长呀了一声,所后将鱼头朝着湖底深外就扔了过去。

    “呜!哼!哼……”

    那怪鱼头一经被砍下,那头被绑在怪鱼旁边的肥猪就开始不停的哼哼的大叫。四只被绑着的蹄子拼命的踢着绑着的木板。

    “不好!”苗老汉突然瞄我一眼,沉喝道:“那鱼肚子里还有东西!”

    我脑中也跟着闪过这怪鱼吞吸尸水的声音,跟着就听到“哗!”的一声巨响。

    那头被绑着的肥猪在木板上挣扎了几下之后,身上突然就流出了一阵阵的黄水,跟着就跟融化的冰水一般,整头猪就化成了一滩尸水,慢慢的朝怪鱼的肚子里流去。

    “滋!滋!”

    那怪鱼肚子里竟然慢慢的发出了吸食的声音,顿时那头肥猪化成的尸水流向怪鱼肚子里的速度就加快了。

    “三祭!”

    六姑两眼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个朝怪鱼肚子流去的尸水,仰头又朝岸上的村民大喝一声。

    “砰!砰!”

    那些火炮跟着六姑的喝声,立马就加了两发齐齐的火炮声。

    这祭还真不少啊,我到现在都还没算准这一祭二祭三祭到底祭的是什么。就听到身后一阵“呜呜”的声音,就见那些村民抬着那个穿着明黄道袍的道士就到了湖堤边上了。

    “啊?”魏燕也是吃惊的啊一声,趴在我耳边道:“他们不会是要用活人祭吧?”

    “你少说点话!”苗老汉在前面朝魏燕轻喝了一句,又瞄了一眼我道:“山村村里,用活人祭祀这是很平常的事情,田大收还用活人养蛊呢!”

    这话说得冠冕堂皇,可我还是见到苗老汉的嘴有点轻抖,明显这位老汉也是十分的紧张。

    “唉!”师公也沉叹了一口气,看着村民沉着脸抬着那个道士的木板就要朝湖底里扔去,瞄了我一眼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救啥!这山村村的道士都是玉皇宫的人,你管他做什么!”苗老汉似乎有点不甘心地道。

    “祭!”

    六姑看着村民抬着的道士,突然拉长了嗓子,慢幽幽的瞄着我,声音沙的带着一种让我十分不舒服的感觉。

    突然对这位神秘的神婆有一种从所未有的厌恶感,好像从一开始就是她引着我们朝这里面跳一般。

    “呜……呜……”那个道士被五花大绑,却不忘朝我们大声的招呼着。

    我看了一眼那已经看流完了的肥猪尸水,以及那个怪鱼被扔到湖底中心的大怪鱼头,只感觉拉着小白的手心里全是汗水。

    六姑所谓的送神只怕不是送,反是请了。

    就如我们在阴河下面看到的,阴河上面那些将人化成尸水而且看不见的虫子被魏燕烧的骨头引到了下面去了,这六姑怕就是想引出那些虫子吧。

    而那怪鱼肚子里怕也是不少,六姑先是用最直接的方法砍断那怪鱼的头,然后用肥猪引出那些虫子,然后用最直接的活人去引出虫子,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这样玩就是认为只要引出那些可以将人化成尸水的虫子,然后阴河里的水就会再涨上来了吗?

    “呜!”

    抬着道士的板子被村民在手里晃了一下,道士看着我们又呜了一声,眼里竟然透出了一股绝望又十分沮丧的光芒。

    “一条人命啊!”师公看着我沉沉的道。

    “呜!”

    道士猛的尖呜了一声,死死的盯着六姑手里的刀,认命的闭上了眼。

    “嗯啊……”六姑将手里的刀猛的朝带着荧光的泥中一插,长喝一声。

    “等下!”

    我后背后是汗,可最终还是忍不住的开口阻止了这些村民。

    “呵!呵!”六姑看着我似乎早就知道我会开口一样,呵呵的笑了笑也不说话。

    我瞄了他一眼,跟着就转过去看着师公道:“你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你帮这位巫婆婆将湖水引出来,她就会告诉你这湖和阴河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师公沉沉的看着六姑,十分轻淡的道:“这位六姑本姓罗,跟你还是老乡呢!隆回人,长生的二奶奶!”

    “什么?”魏燕和苗老汉跟着都是一声大喝。

    “呵!呵!”六姑呵呵的笑了笑,指着我道:“还请这位阿妹帮个忙!”

    “去吧!”师公似乎十分的疲惫,朝我摆了摆手道:“长生有没有救就看你了!”

    我听着师公的话,忙瞄了一眼长生和黑蛇所在的方向,心里就跟翻了个五味瓶一般,越发拿不准这事了。

    长生竟然还有一个二奶奶,为什么一直没有听他提起来?

    是他自己不知道,还是他并不想说?

    “来吧!”六姑朝我伸了伸手,眼里意味不明。

    我看着师公肯定的脸色,只得一咬牙放开小白的手慢慢的下滑到腰间,却家阴龙在我腰间滑了两下,这才放心的一脚就跳到了湖里去了。

    幸好这湖边的泥不是太深,泥也只溅了我半脸!

    “呵!”六姑看着我下来,一把拉住我的手,那把从泥里ba chu lai的刀飞快的割开了我的手腕。

    “祭湖神!”

    六姑长喝一声,拉着我的手猛的将水朝那怪鱼的断头处洒去。

    “哗!”

    只见刚才还是尸水流进去的断头处,这会一些淡huang se的液体在绿荧荧的光芒之下,如箭一般的朝我涌了出来。

    “去!”

    六姑猛用力在我伤口上一掳,将我的血朝着湖中央一甩,引着那道水箭跟着就朝那湖中央射了过去。

    “阿妹不怕痛哈!”六姑甩完,突然又朝我呵呵的笑了笑,手里的单刀朝身上一插就又不知道去了哪里,跟着就从身上摸出了一个鸡蛋。

    这时我才有点相信这六姑真的可能是个巫婆,这照蛋之术可是长生他***成名之作。

    “去吧!”六姑手里拿着鸡蛋朝我身上一滚,然后不知道念了些什么。

    我感觉在我身上滚动的鸡蛋竟然传来了一阵吸吮的力量,那个原本白白的蛋立马透出了腥红色。

    六姑见蛋差不多了,伸手慢慢朝前一送,那颗透着血红的蛋就直接朝湖中央飘了过去。

    “六姑替大湖村的村民多谢谢阿妹相助!”六姑朝我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就看着那颗在满是绿荧光芒湖底飘着的鸡蛋。

    “砰!”

    突然那鸡蛋飘到一半就被一道淡黄的水箭射中,刚离开我身体的鲜红液体瞬间就从鸡蛋上溅了出来,堤上的村民也跟着轻呼了一声。

    “哗!”

    可就在村民们一声轻呼之后,湖里底突然传来哗啦的水声,跟着湖底里立马就闪过了水光。

    “水来了!水来了!六姑!六姑!”

    村民听到水响,欢快的大响着跪倒了在堤上,对着还立在湖中间的六姑大喊大叫。

    我愣愣的着在六姑身后,听着湖中央越来越大的水声,就好像在梦中一般。

    〔本章完〕

    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阴婚缠绵,傲娇鬼神坏坏哒(百度最新章节)  阴婚缠绵,傲娇鬼神坏坏哒(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