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296章 一次就好

    第296章

    这哪是宁馨唱给他们二人的歌,这明明是她唱给自己的。

    而凌月见也不知该如何去形容内心的悸动。

    到底是对台上的宁馨怀有怎样的复杂情感,他才会……在如今这事情要划上休止符的时候,还要忽略掉自己的新娘。

    ——为何你的嘴里总是那一句。

    为何我的心不会死。

    明白到爱失去一切都失去,我又为何偏偏喜欢你。

    有人说,人生活的世界是一个圈,人的生活也是一个圈。

    可人的宿命,何尝又不是一个圈。

    “偏偏喜欢你”,听起来明明是很美好的一句话,为什么换人来讲,却那么伤感。

    这首歌,也和即将接下来要举行的婚礼大不相符,可没人去打断,台下也没人插嘴。

    有人在好奇,明明台上的女人,在娱乐圈名不见经传,唱出的歌,为什么却那么好听。

    没有专业的技巧,只是靠空灵清甜的嗓音,和极其出色的音准,诠释了整首歌。

    凌月见看着她,不知不觉模糊了眼。

    直到音乐落下,掌声响起,他才回过神,看向了身旁的奚希。

    奚希的脸上带着笑一直在看着他。

    模样温柔而安静,看不透她的表情。

    再看一眼在座的所有认定他和奚希便是小夫妻的宾客们,他握紧了拳头,事情已经再没反悔的余地了。

    不论自己是否有过前世今生,不论如今对宁馨有着什么样的奇怪牵扯,都得割舍了……

    不是从确认自己对宁馨的感觉不对劲时就在想吗,自己见她第一眼就觉得讨厌,那一定是自己的潜意识,自己的灵魂深处在告诉自己,不要去接近她!

    现在,岂能乱了阵脚。

    而宁馨唱完了歌,她还能在此待下去吗?

    显然不能。

    “谢谢大家。”鞠躬客气,她没有说祝福二人白头偕老的话。

    然后,转身朝向了后台,迈开了脚步。

    这时台下那些知道她当年的“英雄”事迹的人,对她这个态度,也觉得不适应。

    因之前,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大闹一场的。

    “奚希,我还以为她会大闹婚礼现场呢。”

    突然,奚希身后的伴娘悄声说了句,凌月见听见了。

    “她不会。”奚希定定道。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她就是不会,如果她会的话,那就说明……她在大学做的那一切,只是玩玩而已,你觉得呢……老公。”

    话说着,她就直接转向了凌月见。

    奚希的话,别人可能不太好理解。

    可凌月见心中一震,却觉得秒懂。

    “不懂。”可他还是淡淡的,隐藏了内心的所有浮动。

    “就是啊奚希,你什么意思啊。”

    “很简单啊……心存不甘才会大吵大闹,感情入了心,就会理智看待问题。”

    所以。

    如果宁馨当初倒追凌月见只是玩玩,她极有可能在未来的几年,因为不甘心,不尊重新人,不尊重无辜宾客的大闹一场。

    可是如果她是真的喜欢凌月见,那么她就会考虑很多。

    比如,幻想自己会不会被他妈妈喜欢,试想冲动之后,会给别人留下什么样的影响。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老公……并不喜欢她,她再闹,丢人的也是她自己,宁馨聪明,她不会想不到。”

    对,就是这个。

    当年的蓝冰儿有多嚣张,背后的席无玥就有多爱她。

    即便她不爱,可他的全心全意,还是给了她无形的安全感和无所畏惧。

    而如今的宁馨多胆怯,终究还是怕再被凌月见讨厌。

    她肯为他收起锋芒和任性,何尝不是一种,卑微又可怜的讨好与取悦呢。

    眼看着,宁馨就要退下舞台了,凌月见拧起眉峰,脸上有了一抹淡淡的苦笑。

    ——宁馨,这次,你便放弃我了吧。

    到了这种地步,你不会爱了吧。

    可是谁也没料到……

    就在宁馨迈下舞台的那一刻,她突然转过身,不顾脚上歪歪扭扭的高跟鞋,沿着那“T”字型的舞台,跑到了最前端,朝着新娘新郎入场的地方张望着。

    那里有强烈的灯光,极其晃眼,她看不到灯光后面的人,可还是在努力的看。

    但是,她处于灯光下,别人都能看的见她的模样。

    不知何时,她突然的泪流满面。

    甚至她的嘴唇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可她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有些人看出来了。

    她在无声的呢喃着一个字:玥。

    而她此刻的面容,不像是简简单单的悲伤,那是一种绝望中生出了难以割舍,就像是即将要出征的战士,抓住最后一点时间,看着心上人的模样一般。

    在她迫切的想要看到凌月见时……

    突然她头顶上的吊灯和机械,传来了明显的“咯吱”声响,只有她和就近的几个工作人员听见了。

    可是她没抬头看一眼。

    守在一旁的司仪也在此刻一边讲话一边朝台上走了去,司仪的声音,更是掩盖了那不正常的声响。

    可就是倏然的工夫——

    “嗵——”

    那道怵人的声线,就像是心脏最后挣扎的模样。

    措不及防的,有个人瞳孔一颤,他朝着T台奔了过去。

    奔跑的过程,他自己都诧异,明明内心还在惊骇中,可身体……就自己动了起来。

    “啊——!”

    接而,人群里有女人尖叫了起来。

    站在暗处的奚希,看着身边如风一般,跑向危险的新郎,笑着抹了一把突然滑落的眼泪。

    “我绞尽脑汁历尽千帆,都不敌别人的惊鸿一眼。”

    ……

    宁馨觉得“宁馨”这个名字很陌生,她最喜欢听家人和要好的朋友,叫她冰儿了。

    有一刻,她似乎不是她,她看到了有一个与她一模一样的女人,看着和她一起倒在血泊里的凌月见,哭着喃喃:

    “为什么到了这一步……还是你保护我……”

    就是说啊,为什么……

    你明明那么讨厌我,为什么还要保护我。

    也是那一刻,她看到凌月见的身体里有另一个他翻过了身,他看着她,脸上有些心疼,也有些不可置信。

    “冰儿……”他薄唇一张一合,似乎说了这两个字。

    再后来。

    已经是三天后了。

    宁馨醒过来后,看到的便是家人们关爱担心的眼神,她用几分钟的时间明白了自己身在何处时,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便是:“他呢……”

    “那孩子就在你旁边,妈妈知道你之前的事,你们一起出事后,我就和你爸把你们安排在了一间病房里,不过……他还没醒呢。”

    从床上坐起来,痛到欲裂的脑袋让她知道了,自己三天前只是被从天花板上掉落的零件砸到了后脑勺当场昏了过去。

    但在看到被凌妈妈守着的凌月见后,她也才知道,那天意外突然来临时,他在最危急的时刻冲到她身边,为她挡下了最大的灯。

    头上的伤口很大,他当场昏迷,并在之后失血过多,都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他的婚礼也因此泡汤。

    问清情况后,宁馨梨花带雨的,对着凌妈妈不住的说着对不起。

    可她没想到,凌妈妈此时很平静,她握住宁馨的手,轻轻的问她:“冰儿,对吗?”

    她一愣,点了点头。

    而后,凌妈妈笑了。

    也是那之后,宁馨从凌妈妈口中,知道了凌月见那些,藏在心底的话。

    她没想到,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凌月见发高烧生病,睡梦中,他抓着自己妈妈的手,流泪喊出的名字却是……

    冰儿。

    虽然只有一次。

    可凌妈妈说,他和奚希认识那么久,从没一次做梦喊过她。

    有时候,仅仅就是那么一次,才会更显得更加与众不同。

    凌妈妈不懂儿子在外经历过什么,因他从来不肯说。

    她唯有做的,就是支持他的每个决定,哪怕有些决定,并非他本人真心。

    她说:“冰儿……从我与他父亲离婚后,玥儿睡着都在皱着眉,你看他如今……虽然昏迷,可是这张小脸,显得很轻松。”

    “阿姨不怪你,造成这样的局面,是玥儿自己选择的,他这么选择……一定是觉得这么做了,心不累了。”

    到底,这位睿智温婉的夫人,没有说破,却也将自己的儿子看透了。

    ……

    有那么一件事,磊曾经忘了提醒汐。

    玥轮回之时,虽然不记得她和所有经历过往,不代表他就会彻底忘掉。

    他即便轮回,可当初并没用冥界的手段去刻意再抹一次他的记忆。

    他的记忆,是自己想忘掉,他若是执着的不爱,那也是因为他在最后为了她救重时,说出了自己最为绝望的话,故而为自己穿了一层保护甲。

    所以,他有极大的可能,想起自己曾经是龙,曾经和她,和梨白,和神界的一切过往。

    而他究竟会如何想起来,没人能知道,那要看他自己内心的选择。

    后来的每天,宁馨都会问医生凌月见的情况。

    医生只是一句话,人有意识,也有呼吸,伤口也在愈合,能不能醒过来,看他自己。

    所以宁馨知道,他即便昏迷,脑袋里,也一定做着只属于他的梦,想着他自己的事。

    她和他一起住院的期间,奚希也来过,可是她什么都没说。

    只是有一日,她曾偷听到奚希对凌妈妈说:“阿姨,月见新房卧室的婚纱照我带走了,我觉得……我可能做不成您的儿媳妇了。”

    “毕竟月见和我拍的婚纱照,都不肯在新房的客厅挂上,他虽然告诉我,挂在卧室能每天都看到,可别人哪些夫妻,不在客厅放照片呢?”

    “我知道,婚后他也不一定睡卧室,他在避免看到和我在一起的事实。”

    所以,当初席夫人在他的新房,也并未看到他的婚纱照。

    听闻此事,宁馨心情极为复杂。

    看来,有些事实的真相,只能等凌月见亲口说了。

    直到,一个月后。

    早就能出院的宁馨,为了能守着凌月见,赖在病房不走。

    那个深夜,她面向凌月见,拿着平板戴着耳机在偷偷看剧。

    然后就在某个片刻,她背脊一阵发冷,就像被人盯着一样。

    于是她目光从平板屏幕移开,打开床边的小灯,先是看了看凌月见。

    就是那一眼,她被吓到了。

    他醒了。

    还在静静的盯着她看。

    气氛瞬间凝固,明明是凌月见,可她还是被吓出了一声冷汗。

    她看着他不敢眨眼,他也一直看着她。

    良久后——

    她哆哆嗦嗦从床上爬了起来,挪着步子走向他,悄声问:“你……你……你醒了吗?”

    然后,她听到的回答是:

    “你爱我吗?”

    她怔住。

    又反应了几秒,她胸口一哽,就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爱!”

    她回答的,那么用力。

    “冰儿,你爱我吗?”

    然后,他又问。

    语气就像毫无生气的机器。

    “爱!我爱!我爱!我爱!我爱啊!”倏尔,她便哭出了声音,回答的急促而快速,就像她答的晚了一秒,他就又会离开一样。

    “真的?”

    “我爱!我爱你!凌……江玥!玥!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真的是爱你!”她答的一遍比一遍着急。

    “所以……”

    突然,他无声的凤眸里,滑出了两行清泪。

    “我等到了,对吗?”

    这时,宁馨才发现,凌月见有些陌生。

    可是,她心中又觉得,这样陌生的凌月见,对她才算正亲切。

    “或许……该说,是我等到了。”

    她流着泪扬起了笑,“你问我这么多,是不是说,你喜欢我?”

    “冰儿,我……”

    “我……”

    他语气猛然哽咽,人也慢慢坐了起来,离开床,朝她僵硬的走着。

    “我不敢想……”

    “不敢想……”

    他边走边说。

    直到走到她边上,轻轻拥住她,又紧紧搂在了怀里。

    “我不敢想……你会爱我……”

    “我以为,我宁可失去,宁可毕你不见,都不想再爱你了……可我还是……还是忍不住……”

    忍不住的爱你。

    就像这辈子,就像永生永世,都是为你而生一样。

    可是冰儿,我不想一次一次的为你而死,那样又绝望又痛苦,还见不到你。

    我渴望你爱我,哪怕……就一次。

    一次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午夜系列:冥夫别乱来(百度最新章节)  午夜系列:冥夫别乱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