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九十九章 算命的遇见治病的

    王志看到老人惊讶的表情,心中也是有些惊讶,他可不像一般人,要么非常迷信算命看相,要么非常排斥。

    他在那个年代可是见过不少奇人异士,也比其他人更了解算命,看相,风水之类的玄学,因此这时倒是猜出这个老头或许真有一些真本事。

    其实在我国古代,很多学说都是相通的,有很多相似和借鉴的地方。

    对于华夏的传统,对于华夏的历史,华夏的文化如果要说这真正值得学习的,那么无疑是中医,其它的都没有“学”。

    你说中国有算术,但是没有数学,中国人没有数学,但是有算术,能算,会加减乘除,中国人会使用,但是没有把它总结出理论,中国人有建筑,没有建筑学,张衡发明了地动仪,但是没有关于地心运动和板块运动的学说,也没有对于地震的详细解释。

    也就是说中国人有大量的术,有大量的技术。但是这个技术没有上升到理论层次的“学”。什么叫“学”?“学”一定要有理论,要有系统的分化和值得研究的方向,要不然就不叫“学”。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说中国有科学的话,那么唯一的科学就是中医学。

    中医学几乎涵盖了我国古代数十种术学理论,将他统一的归纳到了一块,比如说,中医的五运六气,这个在算命中也是可以用到的,一些厉害的人物就可以用它避祸躲灾,推断出一个人的命理。

    其实有不少算命的都是略通一些中医之道的,除了个别的,大多数的人最起码都懂一些中医中的望。

    也就是说从一个人的气色,面容,他们大概的可以看出这个人的一些东西,比如说职业,比如说心情,然后以这些为切入口进行忽悠之类的,其实说开了并没有多么的玄妙。

    因此此时王志对于这个老者的看法就发生了一些变化,笑了笑说道:“怎么?不知道老先生看出了什么,还望告知。”

    老人站在王志面前,上下左右的把王志的全身又再次看了一遍,皱了皱眉道:“小哥可是有过一段奇遇?”

    听到这里,王志可是真的有点震撼了,不过他的表面上却是装出一副不解的神色。

    “老先生怎么这么说,我这土生土长的江淮人,这前不久还是第一次出江南省去了一次京都,以前可是连江淮也没出过。”

    “不能够啊。”

    老人此时可是顾不得自身的超然形象了,掐着手指说道:“我明明从你的手相中看出你最少在全国数十个地方呆过,而且时间不下三年,这么大的年纪,没有奇遇怎么可能。”

    听到老者这么说,王志总算是明了了老者的惊讶。

    也是有些道行和经验的相士和中医大夫都是能从一个人的手相面相或者脉搏中算出这个人以前的生活环境,或潮湿,或干燥,或阴冷,然后参照各地的情况大致的就能判断出这个人的家乡所在。

    王志这个奇特的穿越者也算是个另类了,从骨骼和面相看绝对的只有二十三四岁,但是生活过的环境却是多不胜数,他甚至还曾经漂洋过海,在忙忙大海上生活了两三年,以他这样的经历,放在内行人的眼中自然算是奇特无比了。

    “哎!老朽献丑了。”

    到了此时,老人怎么还不知道自己这算是遇到行家了,要是一般人,此时岂能这么镇定。

    在卜卦算命中,经常会有道行一说,一般道行浅的人给道行深的人算命,往往会有琢磨不透,推算不清的情况。

    此时王志的年纪这是不用质疑的,按常理来说,这么年轻自然是不会有那么离奇的境遇,再加上王志镇定自若,虽然刚才故意装出一副初哥的样子,瞒得了老者一时,岂能长久瞒下去,所以这时老者自然以为自己遇到了对手,所以才有此一叹。

    “呵呵,老人家谦虚了,您这水准可是不差了,比起一般的江湖术士可是强了不少。”王志呵呵一笑道。

    此时他这可是真心的佩服,能够算出他奇特的境遇,这老者绝不简单。

    “那可不,你还真以为我老人家找你是骗你两钱啊,我这是在边上看了你好久了,觉得你这小子有些特别,所以才过来试试,不曾想竟然看走眼了,碰到了对手,这可真是终生打雁竟然被雁啄了眼啊。”

    老人唏嘘道。

    “呵呵,其实我并不算是您的对手,您是算命的,我是治病的,道虽相通,但是路却不同。”

    王志笑道,他此时可是有些喜欢上这个老者了,在如今的年代,算命看相有老者这样的水准,也算是奇人了。

    “你是大夫,学中医的?”

    老者听到王志如此说却是有些诧异了。

    “正是学中医的,所以对五运六气,命理推算也有些研究。”王志笑道。

    “看小哥的年纪也不过二十三四岁,即便是学中医也时间不长吧,这见识却是不凡,想必小哥一开始就在戏弄老朽吧。”

    老人家瘪了瘪嘴,显得有些憋屈。

    “那里,我也是觉得和老人家有缘,所以切磋探讨一番而已,冒失之处还请见谅。”王志真诚的说道。

    “算了,我老人家还没有那么小心眼,和你一小辈计较。”

    老人挥了挥手道:“如今在江淮市学习中医的,名气最大的算是姓江的那个老家伙了,剩下的嘛都是一些无能之辈,倒是听说这一段时间中心医院又来了个年轻的厉害大夫”

    老人说到这里,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猛然间盯着王志道:“那个大夫不会是你吧?”

    “呵呵,也许就是我。”

    王志淡淡的笑道。

    “我*!”

    老者听到王志的回答,竟然忍不住爆了一句时下流行的粗口,满脸不可思议的道:“我原本以为这个大夫也不过浪得虚名而已,没曾想竟然被我亲自遇到了,这一亏算是吃的值啊,目中无人啊。”

    “哈哈,老人家说笑了,我也只是徒有虚名而已,当不得真。”王志笑道,他发现和这老头子说话特有意思,心情不知不觉的能好很多,烦恼暂时一扫而空。

    “切!别以为我老家伙好糊弄,你这小子不简单啊。”老人叹了口气道。

    “哈哈,要不我也给您老人家卜一卦,就当还了您的情。”王志笑道。

    “好,那老朽就看看你的本事,这治病你是行家,我就不信算卦还是行家。”老头不服气的道,他这一直以为自己刚才给王志的卦没算准,所以憋了气呢。

    老人并不是无名之辈,在这江淮的圈子里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他家住江淮城北区,名叫古震河,今年六十有六,这算卦的本事算是家传了,当年他的祖父在附近一带人称老神仙,算卦从未失过手,如今这本事传到他手中虽然和他的祖父有所差距,但是也是十卦九灵,被人称作古金牙,说起算卦的本事,在整个江南那也是无人出其右,是不少富商大豪的座上客。

    他这样的人物如今在王志面前失了面子,自然是脸上有些挂不住,接着听到王志要给自己卜卦,这心中更是不服气了。

    其实王志提出给古震河卜卦并不是心血来潮,而是诚心想和古震河相交,他知道,像古震河这样的人物,只有你在他自豪的方面将他震住了,他才会真正的对你另眼相看,要不然这心中始终会有一丝自傲。

    从古震河的本事,王志就能看出他的不凡,这样的人人面极广,说不得以后有些事还会仰仗这位老人家,所以这算是提前铺路吧,自打走上弘扬中医这条路,他这也算是处处打算,步步算计了。

    说到算卦,王志是懂一些,但是要说精通,那可就谈不上了,但是他身为神医,这五运六气的掌握可是比一般人强了不止十倍。

    王志随意的拉起古震河的手腕不经意的在脉搏上切了数秒,然后又摸了摸他的骨骼,看了看他的脸相笑道:“古老再过一月就该过六十六岁大寿了吧,这可是可喜可贺啊。”

    “这只是小儿科,不要拿这些小孩的玩意糊弄我。”

    古震河听到王志准确的说出自己的生辰并不以为意,摆了摆手道,他和王志聊了这么长时间,对王志的本事虽然没见过,但是以他的眼力劲自然看的出这小子水平不浅,要是连这最初浅的东西都看不出来,可就有点不现实了。

    “呵呵,古老别急,且听我慢慢说来。”

    王志再次笑了一声,接着道:“古老有一儿两女,前年才抱上孙子,这孙子可是了不得,不过眼下却是正遭劫难呢,不知古老可曾想到破解之法?”

    “这?”

    古震河听到这里,眼中的震惊之色可是再也藏不住了,目露骇然之色的看着王志,很显然,这全被王志说中了。

    其实今天古震河来西湖并非无聊而来,正是为了他的小孙子而来的。

    正如王志所说,他有一儿两女,儿子最长,结婚五年了,前年给他添了一个小孙子,这个小孙子一出生就眼神灵动,五个月就可以出口说话,一岁不到竟然能够下地玩耍,可算是小神童了,这名气在城西一带可是家喻户晓。

    不过人常说天妒英才,这小孙子自从前一段时间过了两周岁生曰,这就开始连连生病,这已经将近三个月了,看了不少医生却是病情越来越重,无奈之下,古震河便自己卜了一卦,这卦象显示机缘正在西子湖畔。

    因此这一连三天,古震河都来西湖碰运气,如今看来,这小孙子的机缘可算是有了着落了。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中医扬名(百度最新章节)  中医扬名(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