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一一五章 司马峰(南村一木)

    话说潘安民在中医杏林的名气,那可不是吹的,他算是现代寒凉学派的领头人了。

    寒凉学派又称河间流派,是金元大家刘宗素开创的,刘完素主攻火热病机,提出“六气皆从火化”之说,创“火热论”,疗疾多用寒凉药物。他不仅对中医病机理论的提高有很大贡献,并对后世创立温病学说大有启迪。因刘氏家住河间,又称河间学派。

    潘安民继承的正是寒凉派的理论,治病也是以寒凉药物为主,本身医术精湛,在四十岁时就在华夏杏林创出了极大的名声,和谢国强周易乾几人并称杏林四圣,本事可见一斑。

    不过不得不说中医流派林立,到了如今虽然已经所剩不多,但是各大流派之间却是也有人继承,除了河间派还有伤寒学派、温病学派、温补学派、滋阴学派、易水学派、钱塘医派、吴中医派、孟河医派等。

    各大学派之间虽然已经凋零不堪,但是却是都傲骨长存,虽然有的流派之间也是有些交情,但是同时也有矛盾。

    当时潘安民已经六十五岁高龄,在京都的一次医术交流会上和伤寒流派的一位四十岁的中年中医理论不和从而引发争执。

    按理来说潘安民在中医界的地位是没有人敢随意挑衅的,更何况那个中年医生无论是资历还是年龄都和潘安民相差很大,更应该恭敬才是,其实确实不然。

    伤寒派算是王志的老熟人,张仲景所创,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更是奠定了中医学辨证论治的基础,专门探讨伤寒杂病的诊疗规律。其书被奉为经典,仲景其人更被尊为医圣。从晋唐至宋元明清,研究者如云,历代不衰,各展所长,形成了时间最长,医家众多,影响最大,学术昌盛的伤寒学派。

    因此伤寒派的人大多都以中医正宗自居,认为其他流派不过是小道,自身的流派才算是正经的中医传承,那位中年大夫虽然名声不显,但是师承却是很有来头,他的老师是建国初期就鼎鼎大名的老一辈伤寒派代表人物姜韩柏。

    在华夏杏林资历是一方面,师承也是一方面,姜老爷子已经过世十年,中年人身为姜老爷子的嫡传弟子,虽然年轻,但是众人却是也给予了足够的尊敬,因此当时潘老和中年人起了争执,边上的众人却是也不好训斥中年人,只好好言相劝。

    虽然说是好言相劝,但是潘老的名气和人气自然是要不中年人高很多的,众人的言语虽然婉转,但是向着潘老的意思却是显露无疑。

    中年人名叫司马峰,师从姜韩柏,为人虽然年轻,但是却是难得的天才人物,跟随姜老学习中医二十年,之后姜老去世,将自身的传承算是完全的交给了司马峰,司马峰钻研姜老所留典籍一身医术更是登峰造极。

    虽然如此,可是司马峰却是有个毛病,没有容人之量,而且治病救人规矩很多,因此虽然医术非凡,但是却是名声不响。

    其实要真的说起来,当时司马峰的医术绝对不在潘老四圣之下,当年潘老在四十岁的时候已经有了南潘北谢的美名,可是司马峰却是汗颜的很,因此司马峰这一次可算是抱着踩谢老打出名声的意思,因此毫不退让,并且和潘老立下赌约,败者从此退出杏林,终生不得行医。

    按理说以潘安民的年纪是不应该和司马峰行那意气之争的,不过却是不然,中医各大流派虽然都算是中医传承,但是也代表着自身门派的荣誉,要是潘老退步岂不是告诉别人河间派不如伤寒派,以后自己的门徒出行遇到伤寒派的人却是不得不低着头行事。

    再者,潘老行医多年,自身的自信自然是不用说的,司马峰虽然是伤寒派的代表人物,但是毕竟算是后生晚辈,如此年纪就不知天高地厚却是有违学医之道,因此潘老也存了一番打压打压对方的心思,因此便应承了下来,不曾想竟然小看了司马峰,不慎败了半筹。

    既然话已出口,以潘老的身份自然是不屑毁约的,因此从那以后淡出了杏林,潘老本身就是江淮人,江淮中医学院院长的田鹏程算是潘老的半个弟子,潘老虽然淡出杏林不再看病,但是对中医的爱好却是依然存在,因此躲在了中心医院。

    当年那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大都是一些有名望的老国手,和潘老交情匪浅,因此事情过去后也是无人提起,只是限于一定的圈子知道,一般人却是不知道内幕,而司马峰虽然赢了潘老,但是为人的行事作风却是让众人不喜,因此那件事后不仅没有赢得名声,反而更加的让人讨厌,虽然潘老淡出了杏林,那一次的事情却是没有几个人愿意为他声援,司马峰也算是闹了个大乌龙了。

    潘老为人心胸阔达,虽然当时比较生气,郁闷了好一阵子,但是过后却是想开了,一心在中医学院研究中医,没有了给人看病的艹劳,这身体竟然是越来越好。

    原本这样的辛秘,潘老是不愿意向人提起的,不过这一次见到王志,潘安民却是有一些感慨,王志这一段时间的事情,潘安民听得不少,以他的水平自然分辨的出真假,对王志的医术,潘安民是很欣赏的。

    王志今年不过才二十三岁,比起当年的司马峰还要年轻不少,在潘安民的心中,虽然王志如今的医术不见得强过司马峰,但是之后的成就不见的比司马峰差,因此刚才听到王志的话语,心中颇有一番感慨,才出言称赞,如今更是讲出自己的秘密也是希望王志引以为戒,不要误入歧途,毕竟如今中医势微,出一名医术不错的后辈很是不易。

    听完潘安民的话,王志也是一阵唏嘘,没想到这中间还有这样的故事,慷慨了一番却是问道:“不知道这司马峰如今去了何处,这五年来可是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人物啊。”

    也难怪王志好奇,按说司马峰虽然姓格不好,为人人品也差,但是医术放在那里,不应该默默无闻才是啊。

    “哼!”

    听到王志的问话,潘安民冷哼一声道:“司马峰,司马峰早已经死了,如今剩下的不过是南村一木而已。”

    “什么,司马峰就是南村一木?”

    闻言不仅王志吃惊,就是边上的崔红蕾也吃惊不已,不怪崔红蕾吃惊,实在是这南村一木太出名了啊。

    南村一木五年前出道,据说出生在曰本有名的大家族南村家族,一身医术出神入化,治疗过不少疑难杂症,在国际上也是排的上号的名医,不曾想竟然是个卖国贼。

    按说曰本近几年来一直在打压中医,不住的叫暄中医是伪医,更甚者还说曰本的侏儒都是中医祸害的根源,应该不会接纳司马峰这个伤寒派的代表人才对。

    其实不然,曰本之所以大肆的叫暄取缔中医,其中不无减弱对手的意思,众观曰本现状,目前国际市场上中药贸易中,占世界贸易额80%的中药是曰本生产,可以说曰本现在在中药制药行业居世界领先地位,是名副其实的中药制药大国,因而可以说曰本在中药贸易上,赚了个盆满,尝足了中药的甜头。

    曰本的中药之强,首先归功于华夏的中药之弱,作为中医的发源地,中药原料的盛产国华夏,在中药制药上,其保守、落后程度的确让人不解。

    华夏在中药传统上先开方抓药,然后煎汤,麻烦、不便。而且计量上不统一,稳定姓差,难以走向国际市场。传统制药的大丸药更是不方便服用,很难被市场接受。

    其次是重视对中药的科学研究也不如曰本。如在号称曰本药都的富山县,富山医科药科大学拥有曰本独一无二的“和汉药研究所”,其研究的深度和广度都超过中医药发源地的华夏以及香港、台湾等地,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和汉药研究所还拥有一个世界最大规模的中草药标本及中成药开发资料馆,收集的中草药标本已达10万种以上。而且曰本对中药制药,也下足了功夫,它发明颗粒剂,使中药变得方便携带,便于服用而有了人气,精确的计量,各种数据、成份的科学说明,也使得中药更容易被市场接受,于是在这个对手太弱的国际中药市场上,曰本中药独占鳌头,并又返销中国。

    从以上种种可以看出,曰本对中药的重视程度,其实准确的说。曰本没有中药,只有“汉方药”和“中国汉方药”,其实说到底不过是一回事罢了。

    曰本不重视中医,但是很重视中药,往往华夏的中医偏方被曰本获得经过一番更改很快就可以畅销世界而且返销中国,进行大量牟利,因此司马峰这个正宗的伤寒派传人一到曰本就被有名南村家族看重,甚至不惜被南村家族的族长收为义子委以重任,这几年在南村家族的支持下,司马峰可谓活的风生水起,好不风光,早已经忘记了祖宗师承了。

    听完潘安民对司马峰的介绍,王志很是有一番沉闷,不知道张仲景知道自己的后代传人如今走到这一步该作何感想,会不会从坟墓里面蹦出来。

    不管张仲景如何,王志却是有些愤怒,他和仲景相交颇深,关系莫尼,如今仲景门下出了如此逆徒,他却是要见上一见的,说不得最后出手为仲景清理门户。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中医扬名(百度最新章节)  中医扬名(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