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一一七章 司马峰的来意

    二楼一般都是饭店的包厢,这个饭店规模虽然不大,但是五脏却是齐全,二楼也分布着五个小包间,当王志走上二楼的时候,正有几个中医学院的学生和几个曰本人争吵着。

    这几个曰本人说话都是字正腔圆,说的很地道的普通话,不过王志还是一眼看出了他们的来历,以王志的眼力要分辨出他们自然不是难事。

    这几个学生都认识王志,看到自家校长上来都是有些心虚,急忙退到了一边,有一个个子高大的男孩小心的向王志说道:“王校长,这几个人要小雅陪他们喝酒。

    王志上来的时候就看到这几个学生共有两男两女,应该是情侣关系,虽然说学校谈男女朋友已经算不上新鲜事,但是这么碰到校长面前还是难免有些不自然的,虽然说王志这个校长实在年轻了些。

    刚才高个子的男孩在说小雅的时候有一个女孩明显脸红的退后了几步,应该就是那个小雅了,王志随意的打量了一眼,发现女孩确实很清纯,长的虽然不算多么漂亮,但是身上的气质却是不差。

    那几个曰本人听到高个男孩的话显然愣了一下,为首的一位中年人却是试探的问道:“这位可是王志王医生?”

    王志斜眼看了中年热一眼,他看的出来边上的三个人虽然是曰本人,但是这个中年人却是地道的中国人,看到那几个曰本人对这个中年人相当的恭敬,王志就知道对方的身份不简单,不曾想对方竟然认识自己。

    “不错,我就是王志,不知道您是?”王志客气的问道。

    “鄙人南村一木,很荣幸见到王先生。”中年人笑着伸出手道。

    “你就是南村一木?”王志听到对方的话很是奇怪的看着对方,却是没有伸出手,他可是有些惊讶了,这早上才听潘安民说了这司马峰的事情,不曾想下午就见到了,难不成这司马峰是奔着潘老来的,未免有些太巧合了吧。

    “怎么,王先生认识鄙人?”中年人被王志亮在当场却是没有生气,依然笑呵呵的问道。

    “呵,呵,呵。”王志冷笑三声道:“没听说过。”

    “八嘎!怎么和南村君说话的。”

    听到王志的回答,站在司马峰身后的一名青年人冷着脸说道。

    “你想让我怎么说话,小鬼子?”

    王志不屑的撇撇嘴道:“你也就是晚出生了几年,赶上好时代了,要不然老子现在就了结了你。”

    对于这些倭寇,王志可是没有任何的好感,他在那个时代生活了那么多年,对这个种族的人的龌蹉可是知之甚深。

    以前在唐宋时期,华夏强盛的时候,倭人压根就是华夏的奴才,一旦华夏衰败,这些倭人绝对会反过来咬主人一口,可谓是龌蹉之极。

    在明朝末期,我国的边关就没少受倭人的搔扰和残害,清朝末年到建国初期的那一段凄惨岁月虽然王志没有经历,但是他从小可是没有少接触那一段历史,也算是个愤青了。

    “不得对王先生无礼。”司马峰轻声的呵斥了那个青年一句,青年恭敬的退下,司马峰才笑呵呵的说道:“鄙人这次专程从曰本赶过来就是特意求见王先生的,没曾想还没来得及拜访就遇到了,可真是有缘啊。”

    听到司马峰如此说王志却是有些好奇了,不知道这个家伙找自己有什么事,不管对方有什么事,王志却是不屑与这种人交往的,要不是司马峰来到江淮境内,就这么动手会惹上麻烦,王志真想就此解决了这个司马峰为仲景清理门户。

    “算了吧,我和你没有共同语言,今个这事就算了,趁早滚得远远的,免得我心烦。”王志摆了摆手施施然领着何阳和几个学生走了下去。

    司马峰看着王志离去的身影,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他再怎么愚蠢也看得出王志知道了他的身份,当年他和潘安民那个老家伙打赌不曾想竟然惹起了杏林众人的不屑,想必眼前这个王志应该就是出自其中某人的门下吧。

    司马峰若有所思,从怀里掏出一张古朴的残缺卷秀,深深的看了一眼,再次郑重的揣进了怀里,他这一次来可是抱着很大的希望的,绝对不愿意空手而归。

    要是王志在场绝对可以认出司马峰所拿的卷秀就是出自他的手笔,而且是他研究出来的缝合线的配方和制作手法的卷秀。

    当年王志四处行医,却是将这个配方教给了一位民间很有名望的老郎中,不曾想竟然沦落到了司马峰手中。

    上一次王志在京都时赶上那一次车祸,心中不忍出手救治了几名患者,其中有两人却是用的缝合线,为这事当时的京都人民医院可是闹腾了好一阵,当初有一位个子矮小的医生偷偷的留了心眼,将病人伤口缝合线的残留物拿出去进行了研究和化验,那个小个子医生就是曰本人,而且曾跟在司马峰身边一段时间,因此当时的那个主任不信他可是信了几分,并且将消息传给了司马峰。

    当时司马峰接到消息也是有些不信,要知道司马峰的这个残破的卷秀还是在整理他师傅留给他的遗物中找到的,当时司马峰颇是有些好奇,不曾想世间竟然还有如此神奇的缝合线,因此也是研究了好一阵。

    不过卷秀残缺不全,里面的好多内容已经缺失了,任凭司马峰天资过人也是毫无头绪,只好放弃,之后在曰本的时候也是一次偶尔谈起有这种神奇的东西,不曾想这竟然真的存在。

    等到那个小个子医生将缝合线残留的物质带回来,司马峰研究了好一阵才是慢慢的确定,因此开始调查王志的身份,得到消息就急匆匆的赶来了江淮。

    原本司马峰是打算先观察几天再决定见王志的,没想到竟然刚来的第一天就碰上了,而且还让对方知道了自己的来历,真是有点失算了。

    “南村君,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边上的另一名中年人一直在冷眼旁观,此时却是出言问道。

    “不必着急,华夏没有什么东西是用钱买不到的,我们再看看,实在不行就多出点钱,这个王志在江陵的背景却是不小,不要乱来的好,免的多生枝节。”司马峰倒是颇为镇静,收敛了眼中的寒光轻声说道。

    “嗯,那就依南村君所言,要是这个东西真有如此奇效,多花点钱倒是无所谓。”中年人说话的时候脸上的情绪没有丝毫的变化,依然是平静如水。

    王志自然是不知道这个司马峰前来的目的,心中猜测了一阵猜不出所以然,也就抛到脑后了,在江淮只要他和林家不闹僵,还真没有几个人敢随便寻他的麻烦,即便是曰本人也不行。

    心中虽然这么想的,但是王志依然留了一丝心眼,他刚才感觉的到,站在司马峰身边一直不说话的中年人应该是个武道高手,身手甚至在南天之上,以如此阵仗前来找他应该不会那么简单才对。

    回到学校,王志在办公室坐了一会,没坐多久钱森虎竟然来了,最近这几天王志把钱森虎发配给了一位快要走的老师,让那位老师带着给大一的新生代课。

    别说,钱森虎这小子讲课还真是不赖,这小子口才本来就好,跟着王志半年多,虽然说真本事没有学多少,但是理论绝对是记了一箩筐,把那些大一的新生可是忽悠的一愣一愣的,让不少老教师都颇为惊讶。

    “怎么这会有空了,过我这来了。”王志坐在椅子上,随手一指边上的沙发笑道。

    “哎!别提了,师傅,这教学生真不是人干的。”钱森虎往沙发上一坐,抱怨道。

    “怎么,我看了你不是讲的挺好的吗?”王志笑呵呵的问道。

    “哎,讲起理论来我自然是没问题,不过师傅啊,我可没有您的王八之气,这时间长了下面的小子们可是惯熟啊,我这渐渐的有些压不住场子了。”钱森虎苦笑的说道。

    “呵呵,这就是你的问题了,你要把课堂和课下分开,该严肃的时候严肃,该和蔼的时候和蔼,不能让人家几天就摸清了你的姓子啊。”王志说道。

    他知道钱森虎什么意思,刚开始钱森虎才来,学生们摸不清钱森虎的姓子,这课钱森虎还能上,到了后来,都摸清了钱森虎的底了,钱森虎可是有些压不住场面了,不少人开始翘课,上课也是纪律涣散。

    “知道了,师傅。”钱森虎点了点头道。

    “知道就好,你记住,你是老师,和他们打成一片没错,但是应有的原则却是必须要有的,不要怕得罪人,要让他们怕你,知道不。”王志再一次说道。

    “好了,下午没课吧,带你去一个地方。”王志站起身来说道。

    “什么地方啊?”钱森虎好奇的问道,王志带他去的地方估计差不到哪儿去。

    “南绕的水中月,今晚估计是回不来了。”王志笑道,今早上他就接到陈庆宣的电话,抱怨王志好久没来了,今晚上水中月有个慈善晚会让他一定要来。

    上一次王志可算是承了陈庆宣的人情,陈庆宣特意邀请,他却是不得不去的,对于这种慈善晚会王志没有多大兴趣,因此决定带上钱森虎去长长见识,免得一个人无聊。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中医扬名(百度最新章节)  中医扬名(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