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一二一章 阴盛阳虚

    晚上王志和钱森虎在附近找了个宾馆凑合了一晚,起来吃了早饭,给何阳去了个电话,告诉他今天有事,这才给陈庆宣打了电话。

    陈庆宣一早就在等王志的消息,接到电话亲自去接王志和钱森虎赶往陈家别墅。

    陈家在南绕那可是绝对的富豪,王志以前并没有刻意的去了解陈庆宣出身,等到和陈庆宣来到陈家别墅才反应过来,原来陈庆宣的哥哥竟然是南绕昌海集团的总裁陈庆辉。

    说起陈庆辉,绝对是江南的传奇人物,陈庆辉的出身也算不错,他的父亲陈锋也是和林老一般的老革命家,当时在江南省也是权势滔天的人物,不过遗憾的是,陈锋却在陈庆辉十四岁那年不幸病逝。

    要说华夏现在的家族,眼下不管是多么的显赫,其实根基都不算深厚,往往一个家族也就是那么一两个老人在支撑着,毕竟那一次十年浩劫凡是有些根基的家族都被连根崛起的差不多了。

    陈家自然也不例外,陈锋一死,陈家可以说立马败落,虽然依旧有一些人念着陈锋的情,让陈家兄弟住在省委大院。但是没有长辈护持的陈家兄弟在省委大院自然是备受欺凌。

    不过陈庆辉当时虽然年龄小,却是非常的硬气,拒绝了家中叔叔的帮助,一个人带着十岁的弟弟陈庆宣在江南拾破烂,然后摆地摊,最后竟然一路拼出了昌海集团这样在整个江南都算是数一数二的大企业,虽然说这其中有着一些人念着陈锋的人情给予照顾,但是陈庆辉的能力那也是毋庸置疑的。

    陈家的别墅在外面看着虽然豪华,但是里面的装修和布置却是很大气,让人看着很舒服,没有一丝的奢侈,从屋子的布置,王志就看得出,陈庆辉这个人很懂得居安思危,以如今昌海集团的财力,完全没有必要如此节俭。

    当陈庆宣领着王志走进客厅的时候,一位中年人正靠在沙发上假寐,边上却是有着两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在窃窃私语。

    陈庆宣轻轻的凑在王志的耳边介绍了二人一番,一个是江南省的中医协会理事高远航,另一个是省人民医院的内科主任贾金波,正在假寐的中年人就是陈庆宣的哥哥陈庆辉。

    高远航和贾金波这两个人一个是江南的中医专家,一个是西医专家,来同时给陈庆辉治病,这陈庆辉的面子可见一般,要知道,一般的中西医大夫特别是医术高明的大夫,越是不会和别人一块治疗一个病人,更何况两人走的还是不同的路子。

    听到有脚步声走来,陈庆辉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陈庆宣领着王志和钱森虎进来,虚弱的笑了笑道:“不知道哪位是王医生,庆辉有病在身,招呼不周,还请见谅。”

    陈庆辉前几天就听自己的弟弟说认识一个医术不错的医生,要请来给自己治病,心中还是很在意的,如今给他治病的两位虽然说在江南也算是排的上号的,但是看了这么多天却是毫无起色,陈庆辉知道自己的弟弟开的水中很是能够结识到不少厉害的人物,因此抱着很大的希望,不过这看到来人却是有些失望,这个弟弟简直太胡闹了,如此年轻的医生能有什么本事。

    不过陈庆辉虽然心中不悦,但是涵养却是很好,依然客气的招呼道。

    听到陈庆辉的话,边上的高远航和贾金波可是有些坐蜡了,皆是面露不善的看了王志一眼,看到王志的面容,高远航的脸上就是露出一抹不屑之色,不过贾金波却是脸色大变,急忙站起身来,笑呵呵的向王志伸出双手道:“原来是王医生,很高兴见到您啊。”

    要知道,上一次魏衡生病就是在人民医院治疗的,这贾金波可是见过王志的,对于王志的医术还算了解,当然这并不是贾金波如此客气对王志的原因,最主要的是,贾金波知道魏衡一直讨厌中医,却没曾想竟然找了一位如此年轻的中医大夫,这中间的意味不言而喻,这个年轻人和魏衡之间必然关系匪浅。

    “金主任您好,见到您我也很荣幸。”王志客气的和贾金波握了握手,然后对陈庆辉说道:“陈总不必客气。”

    陈庆宣原本还害怕王志受到这两位医生的刁难,眼下见到贾金波对王志如此客气,也是放心下来,客气的请王志坐下。

    “怎么,贾医生认识这个年轻人。”坐下后,高远航轻声问贾金波道。

    “见过一次,那次魏省长的病就是他治好的。”贾金波轻声说道。

    听到贾金波的话,高远航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上一次魏衡的病他也知道,自认为也能药到病除,不过魏衡信不过中医,他却是没有机会,真不知道这个年轻人走了什么狗屎运。

    几人坐下后,陈庆宣给几人添上茶水,才是笑着向贾金波和高远航问道:“不知道我哥的病情现在如何了?”

    “这个”刚才对王志颇是不屑的高远航听到陈庆宣的话此时却是面露尴尬之色,不好意思的说道:“病情有些复杂,我和贾主任此时还在斟酌。”

    “嗯,那就麻烦两位了。”陈庆宣客气了一句然后对王志说道:“还请王医生也给看看,或许会有一些不一样的见解。”

    “森虎,上去给陈总把把脉吧。”听到陈庆宣的话,王志坐着没动,却是对身后的钱森虎说道。

    听到王志的话,不仅是陈庆宣几人吃了一惊,就是钱森虎也是愣住了,不解的看着王志道:“师傅,我行吗?”

    “去吧,要对自己有信心,这不还有我把关吗。”王志鼓励了钱森虎一下,然后笑这对陈庆辉道:“陈总不介意吧。”

    “无妨,就让他看看吧。”陈庆宣虽然心中不悦,不过却是客气的说道,心中对王志的感官却是再一次下降了,年纪轻轻的谱还不小,竟然还带个徒弟。

    其实陈庆辉这么想可就是错了,王志坐下后就一直在观察陈庆辉的情况,以他的眼力早已经将陈庆辉的情况看了个七七八八,不用诊脉也已经有了注意,之所以让钱森虎去把脉,也不过是借机锻炼一下钱森虎,钱森虎如今的理论已经掌握了不少,缺少的就是锻炼,虽然说在中心医院也看过不少病人,但是那些人和陈庆辉却是不能比的。

    陈庆辉身份非凡,此时又是在私人家中,钱森虎的心态很重要,要是他能心平气和的为陈庆辉把脉,绝对是会有不小的突破。

    听到王志的鼓励,再加上陈庆辉已经许可,钱森虎才是紧张的走到陈庆辉身边,开始为陈庆宣把脉。

    “不要紧张,记得对待病人要一视同仁,不要因对方身份高低影响自己的情绪。”王志看着钱森虎颤抖的手臂,出言提醒道。

    听到王志的提醒,钱森虎努力的收敛心中的情绪,大约过了五分钟才是收回了胳膊,退了回来。

    “怎么样?”王志轻声问道。

    “陈先生的脉象表现为迟脉,呼吸之间,脉仅三至,去来极慢。”钱森虎小心翼翼的说道。

    “嗯,既然判断出脉象,那么是何症状呢?”王志问道。

    “这个,应该是阴盛阳虚之症。”钱森虎不敢确定的说道。

    “嗯,不错。”王志点了点头道:“凡脉迟,为寒,为虚。兼浮,表寒。兼沉,里寒。迟为阴盛阳虚之候,阳不胜阴,故脉来不及也。居寸为气不足,气寒则缩也;居尺为血不足,血寒则凝也。”

    “陈先生的脉象为迟脉兼沉应当是里寒。”钱森虎急忙说道。

    “嗯,我知道了。”王志点了点头,思索着药方。

    “王医生不亲自听一听脉搏。”高远航看到王志沉默不语,忍不住出声问道,刚才他听钱森虎说什么迟脉就忍不住想发笑,年纪轻轻的知道什么是迟脉,而王志竟然还一本正经的评价,宛然就是一对骗子。

    “不用了,我观陈先生面色鼻口青白无神,目暝倦卧,声音低短,少气懒言必是阴盛阳虚之证。”王志很随意的摇了摇手道。

    “王医生就如此自信。”高远航嘲讽道。

    “不自信何以医人。”王志早就看出这个高远航自打无人,懒得和他计较,转过头去对陈庆辉道:“陈总可是牙龈痛肿,口疮舌烂,大小便不利。”

    “正是此症,而且好像整个人没有了精神,疲惫不堪。”陈庆辉听到王志发问轻声说道。

    “嗯,那就对了,体为阴,神为阳,阴盛阳虚自然感觉无神。”王志点了点头好奇的问道:“此症并不难治为何陈总却是拖了这么长时间。”

    “并不难治?”听到王志的话,高远航可是坐不住了,忍不住站起身来冷眼看着王志道:“小子,年纪轻轻的不知道从哪里学了一点中医的皮毛就敢胡乱吹嘘,狗屁的阴盛阳虚之证,你可知道何为阴,何为阳?”

    “坐下,看看你哪里还有身为医生的风范。”王志看到高远航如此不知好歹,忍不住冷哼一声,指着高原横的鼻子问道:“敢问高医生所诊断为何症。”

    高远航被王志冷不丁一声冷喝震的有点发懵,不过却是很快回过神来,盯着王志的眼睛道:“年轻人,声色俱厉了是吧,今个我就是要看看你们这一对骗子有什么伎俩,你别管我是什么诊断,我问你,你说此症是阴盛阳虚之证,那究竟何为阴,何为阳?”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中医扬名(百度最新章节)  中医扬名(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