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十八章 争议

    司马峰走上前也是查看了病人的脸色神情,然后询问了病人几句,最后才摸了脉,退了下来,用时也不超过五分钟,不过和王志刚才的表现比起来却是高下立判,少了一丝洒脱和从容。

    台下的众人还感受的不太明显,不过认为这个洋医生比王志多耽误了刻一分多钟,倒也没有什么,不过看在台上的几位内行眼中,却是不然。

    特别是谢国强和潘安民两位杏林高手,自然看的出司马峰有些勉强,要不是因为王志刚才看的时间实在太短,司马峰担心自己拖的时间过长让人看轻,绝对还会耽误几分钟。

    要知道在中医中,为人诊病讲究望,闻,问,切,正所谓望而知之者,望见其五色,以知其病。闻而知之者,闻其五音,以别其病。问而知之者,问其所欲五味,以知其病所起,所在也。切脉而知之者,诊其寸口,视其虚实,以知其病,病在何脏腑也。

    医生通过望诊,对病人的神、色、形、态、舌象等进行有目的的观察,以测知内脏病变。

    通过闻诊,闻患者气味,听患者语言气息的高低、强弱、清浊、缓急……等变化,以分辨病情的虚实寒热。

    通过问诊了解既径病史与家族病史、起病原因、发病经过及治疗过程,主要痛苦所在,自觉症状,饮食喜恶等情况。

    通过切脉观察脉象变化,辨别脏腑功能盛衰,气血津精虚滞,从而确认病症。

    中医之道的望,闻,问,切四法是古人总结无数经验,从而总结出的一套系统的诊病体系,面对不同的病症,医生可以采取不同的诊法,有些病症只需要单纯的望气就可以确诊,有的病症却需要四诊齐下,细细斟酌。

    特别是最后的切脉,乃是确诊病症的最后依据,要知道无论是病人的气色还是声音,症状,在众多的疾病之中总有几分相似的症状,但是这个切脉却是差之毫厘秒之千里。容不得半点马虎。

    王志之所以从容,是因为他经验丰富,阅历丰富,治过的病要比司马峰见过的病都要多上数倍,刚才三分钟确诊并不是托大耍酷,而是真正的神医风范。

    司马峰自然是不知道王志的深浅,还以为王志故意卖弄,为了不失面子,这诊断可是有些大意了,王志站在边上,冷眼旁观,就知道司马峰这在第一个病人面前就要栽跟头。

    首先司马峰此时的心态已经有些急躁了,为了和王志分高下,连诊断也压不下姓子,养气的功夫还是差了些。

    今天虽然说是两人比试,但是为人治病的时候就应该全心诊断,不要有其他的心理因素在内。

    这也是王志先看的病人,要是司马峰先看,王志却不会去管他看了多长时间,那怕司马峰只是扫了一眼就已经确诊,他也会做到心中有数才会退下来,不说医术,单单是心态,司马峰就和王志差了一大截。

    “两位都已经确诊了?”

    看到王志和司马峰诊断完了,何阳确认的问了一声,见到两人都点了点头,才再次说道:“既然都确诊了,那就请两位去拟方子,思考治疗方案,然后就请几位评委过来确诊。”

    王志和司马峰退到一边,开始拟方子,写自己的治疗方法,而主席台上的几位评委也依次走出来查看病情,有专人也同时将病人的所有化验资料和这几天的病历递了上来以供几位评委参考。

    等到几位评委都查看完毕,然后碰头达成协议以后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毕竟作为评委必须更加的仔细,他们的诊断也算是最终的参考,除非王志和司马峰能够难处足够的依据说服评委,要是不然和评委诊断不一致的一方自然是诊断失误。

    “下面就请两位将自己得诊断结果和治疗方法交上来吧。”

    何阳说完,王志和司马峰都是交上了自己的诊断结果和方子,几位评委拿起来一看,顿时面面相觑。

    两人的诊断结果倒是大同小异,这个病症是中风之症,也算正确,两人的方子也基本相同,不过王志的方子却和司马峰的方子差了一味药:黄芪。

    王志和司马峰的方子都是补阳还五汤加减,不过这中间一味药相差,意义却是重大。

    虽然病症同为中风,但是中风也分很多类,中风是中医学对急姓脑血管疾病的统称。它是以猝然昏倒,不省人事,伴发口角歪斜、语言不利而出现半身不遂为主要症状的一类疾病。因为发病急骤,症见多端,病情变化迅速,与风之善行数变特点相似,故名中风、卒中。

    中风为本虚标实之证,在本为阴阳偏胜,气机逆乱;在标为风火相煽,痰浊壅塞,瘀血内阻。大体上分为经络类和脏腑类,脏腑类又有闭症和脱证之异。

    经络类常见类型有风邪入中,经络痹阻型,肝肾阴虚,风阳上扰型和痰热腑实,风痰上扰型等。

    脏腑类闭证多见牙关紧闭,两手握固,肢体强痉等,多属实证。脱证多见目合口张,鼻鼾息微,手撒尿遗,多属虚证。

    除此之外,当然还有其他的病症,这些病症虽然同属中风,但是治疗时绝对不能一概而论,必须辨证施治,认清病因病源,才能开方下药,要是稍有偏差,必然会导致病情加重,甚至引发其他并发症。

    从司马峰和王志两人所开的方子就可以看出,两人虽然同样确认为中风,但是其病理病机却不一致。

    台上的评委将两人的诊断结果和药方传阅了一遍,但后对何阳低语了几句,何阳脸色一喜,走到主席台中央大声宣布道:“第一例病症比试结果,王志先生胜。”

    “好!”台下的众人闻言都是欢呼了起来,他们大都是江淮人,心中自然是向着王志的,听闻王志赢了,都是大声的呼喊了起来。

    对于这样的结果,下面的大多数人都可以接受,不过真正的行家和各媒体的记者,了解司马峰的人都是有些难以置信,这第一个病症司马峰就败北了,说出去简直让人难以置信啊。

    不仅是他们诧异,就是潘安民和谢国强几人也是有些唏嘘,要不是司马峰刚才担心在时间上出丑,以他的医术这个病症还不至于出错的,这就是心浮气躁的原因了。

    听闻何阳宣布出来的结果,司马峰顿时脸色难看,要不是台上的评委都是真正的大家,而且还有他自己的请来的好友,他绝对会忍不住冲上去叫嚷一番。

    当然,即便是他不叫嚷,台上的评委也会给他和大家一个解释,总不能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就让人认输不成。

    等到现场都静下来,谢国强才站起身来说道:“这一位患者是中风之症,两位都诊断都算正确。”

    “中风之发生多于血与气有关,一旦又摔倒晕厥的现象,头脑和身体经络必然会有淤血积留,两位都采用的是清代王清任的补阳还五汤,不过南村先生却是辩证不清,将肝阳上亢之中风误诊为气虚血瘀之中风,药方中多了一味黄芪。”

    “黄芪为温开补齐之药,如今病人原本就血气上升,要用此药,病情必然加重,所以说南村先生辩证还虚谨慎才是,切不可疏忽。”

    听完谢国强的解释,司马峰这才想起病人确实有面红,脉弦滑等症状,不过因为他刚才没有留意,因此认为是气虚血瘀之症,直接开了补阳还五汤,此时想起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没曾想他竟然在阴沟里翻了船。

    其实这病人的病症虽然复杂,但是对司马峰来说算不得多么困难,之所以会判断失误,一方面是心浮气躁,另一方面就是情敌,没看的起王志。

    在司马峰看来,王志三分钟就确诊的病症有多复杂,再加上他也查看了情况,因此下意识的忽略了其他的症状,也算是大意失荆州了。

    不过还好,这一次的比试并不是一个病人就可以下结论的,下面还有四个病人,原本预备五个病人是为了防止两人诊断一样,打成平手预备的,如今可算是救了司马峰。

    第一例病症输赢已定,王志将药方交给边上前来照看病人的医生,这就开始了第二例病症的诊断。

    第二个病人是郁证,患者咽部有异物堵赛,吐之不出,咽之不下,属于心脾两虚之症,两人这一次倒是都没有出错,方子也都对症,相差不大,两剂即可痊愈。

    第三个病人属于骨科疾病,这个病人是王志先看的,治疗方法是直接当场正骨复位,现场就让患者恢复了大半,司马峰也不赖,第四个病人也是当场治疗,效果不错,两人算是打成了平局。

    通过这两个病人的治疗,算是显示出了王志和司马峰的医术不凡,让众人不住叫好。

    不过这第五个病人却是有些奇特,这个病人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全身并无任何症状,就是单纯的高烧,已经住院半个月了,各种退烧药,像青霉素,apc,阿司匹林等都用过了,但是依然高烧不退,可是有些奇怪。

    王志和司马峰两人进行了查看,都认为是气阴两虚造成的,不过这持续高烧,孩子已经很是虚弱了,如何用药却是出了问题。

    当然,问题又出在了王志这儿,司马峰的开出的方子倒也不错,不过要见效果也要一两天时间,王志却直接保证,一剂药下去,保证退烧,这下可是有了争议。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中医扬名(百度最新章节)  中医扬名(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