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七十四章 钱草根的病情

    “话是这么说,不过这事情还是要先说清楚的,免得到时候误会。”王志笑着摆了摆手道。

    “呃!王医生您说。”钱海听王志这么说,就知道这次的诊金绝对离谱,咬着牙说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在讹你啊。”钱海脸上的难色虽然一闪而逝,不过还是被王志扑捉到了,他脸色一变,顿时不悦的道。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呢。”钱海急忙赔笑。

    “我知道,你这话不是真话,不过我不介意,有些事情还是要和你说明的。”

    王志认真的道:“你们钱家是京都的大家族,势力庞大,想必之前也找了不少名医医治,这次我前去治疗风险不小,要是治好了自然皆大欢喜,你好我好大家好,要是治不好,以后必然成为你们钱家的仇敌,我只是个小人物,惹不起啊,所以要多要些诊金,要是治不好,我好有钱跑路啊。”

    “嘎!”钱海再次噎住了,心中吃惊王志的直白,不过王志说的还真是实话,这次他忍辱负重,一切都是为了他父亲,这王志要是真治好了老爷子,钱海自然感激,不会去刁难,神医不是那么容易有的,以后说不得还用得着,要是治不好,这几天的耻辱和儿子所受的罪,他自然会全部算在王志头上,找机会报复王志。

    他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被王志赤裸裸的说出来,这就难堪了,再说,你王志是小人物吗,小人物能从中纪委手中把人带走,这不是扯淡吗。

    钱海心中这样想,可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急忙陪着笑脸道:“王志医生说笑了,即便是治不好也是老爷子命该如此,我怎么会怪罪您呢。”

    其实钱海听了王志刚才直白的话,心中是越发的不敢得罪王志了,王志说的凄惨,但是语气中的自信却是显露无疑,他可不认为王志已经做好了跑路的打算,那么说其实只是一种讽刺。

    要知道无论是讽刺还是装逼,都是建立在一定的势力上面的,要是王志没有自信,现在装的多么牛叉,倒最后治不好老爷子,即便是他不说什么,王志也会贻笑大方,现在装的越高傲,到时候摔得越惨,这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那就当我多想了。”

    王志语气一变道:“那我们就说诊金的事情,这钱嘛,我估计你们钱家也给不起了,昨晚一粒药就一个亿,这治病没十个亿自然是不行的……”

    王志的话才说了一半,钱海就傻眼了,没十个亿是不行滴,这话说的轻巧啊,这十个亿,把他们钱家卖了也不值十个亿啊,真以为现在的钱不值钱了,动辄就拿亿说话。

    “怎么,我说的不对。”王志眼睛一瞪道。

    “不是,您说的很对,您继续说,我听着呢。”钱海苦着脸道。

    “那好,我继续说了啊。”

    王志点了点头,继续道:“这给东西嘛,你们钱家估计也找不到值十个亿的东西,这可是有些难办了。”

    “要不让他给你打个欠条吧。”水雨萌看到王志装模作样的皱着眉头思索,配合的在边上插嘴道。

    “嗯,这注意不错,要不你就打个欠条吧。”王志试探的问钱海。

    “我敢说不吗?”

    钱海心中呻吟一声,咬着牙说道:“好的,我就给您写个欠条。”

    他嘴上说着,心中却是连死的心思都有了,从今以后,王志可就成了钱家最大的债主了,他们钱家算是彻底栽了,在王志面前绝对兴不起什么念头了。

    钱家虽然是大家族,在京都权势滔天,但是家中并没有人经商,大都是当官的,这敛财也不敢太明目张胆啊,千八百万自然是不愁,十个亿,还到什么时候去啊。

    “好,既然钱先生如此爽快,我自当全力以赴。”

    王志爽朗的说道,说完喊了一声杜楠,让她去拿纸笔。

    杜楠一直就在边上不远处看着,他原本是打算送王志和林雪研出门的,并没有走远,钱虎和王志的对话,她可是听得真真的,早就惊呆了。

    这主人家倒是是什么来路啊,难道真的是只个医生,可是什么医生这么牛,治个病就要十个亿,也太离谱了些吧。

    她正呆呆的愣神,听到王志叫她拿纸笔,急忙“哦!”了一声,快步的跑了进去。

    等到杜楠拿出纸笔,钱海无奈的写了欠条,然后双方签了名,水雨萌是见证人,一切搞定,算是皆大欢喜,呃!钱海估计喜不起来,一群人这才浩浩荡荡的奔向了人民医院。

    “大哥,这王志是不是太过分了,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敲诈啊,你怎么?”钱海和钱江坐在车上,跟在水雨萌的车后,钱江不忿的说道。

    “敲诈又怎么样,只要能治好老爷子,这付出再大的代价也算值了,这王志我们的罪不起啊。”钱海感慨道。

    “哎!”钱江也叹了一口气,他虽然知道这是事实,但是也难免有些想不开啊,想他钱家在京都也算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是却在一个小医生面前低三下四,而且还给人家写了欠条,这都是什么事啊。

    他们两兄弟在后面说着,水雨萌也在前面说王志。

    “你也太黑了些吧,十个亿,亏你要的出来。”水雨萌笑骂道。

    “那他可以不给嘛,漫天要价,坐地还钱,谁让他不还价来着。”王志理所当然的道。

    “嘎!”水雨萌差点没把车开到路边的沟里去,原来这家伙是这主意啊,要是被钱海两兄弟知道,绝对要气死。

    “你太坏了,简直枉为医生。”水雨萌骂道。

    “呵呵,医生也是人嘛。”王志脸皮厚,不在乎,心中却是冷笑道:“谁让他们的好儿子得罪人来,这不给点教训,以后还让人送局子,简直太那啥了。”

    其实要说王志有时候也是很腹黑的,人不惹他,他不惹人,人若惹他,必加倍奉还,什么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全是屁话。

    你忍了一次,别人还觉得你好欺负,下一次又来了,所以说就不能太仁慈,要对方一次就怕了,这才叫王道。

    他清晰的记得,在宋朝的时候,有一次给一位王妃治好了病,最后还让人家追杀,这中苦逼的黑暗他又不是没精力过,所以有些人就不能对他客气。

    像钱家这种人,王志这次要是不计较钱虎的事情,老老实实的治了病,钱海还以为王志害怕钱家的势力,或者以为王志想攀关系,说不得以后有个小病小灾,隔三差五的过来使唤王志,一次王志做不好,前面的全白费,还是得罪人,何苦来哉,有些人就是贱骨头,不打乖。

    这次王志让他钱海受尽屈辱,还打了钱欠条,钱海必然不敢贸然得罪王志,即便是有求于王志也会礼待有加,王志偶尔对他笑一笑,他还感恩戴德,这就是现实。

    当然,这一切都要建立在王志治好钱老的病的基础上,在这之前说一切都是空谈,王志和水雨萌在医院门口下了车,被钱虎两兄弟亲热的请到了病房。

    钱草个昨晚吃了药丸,今早气色还不错,王志进来的时候,浅草根竟然在房间里练拳,可是吧钱海两兄弟吓的不轻。

    他们两人昨晚听谢国强说了,这父亲的病只是暂时好转,全是那一粒药丸的作用,撑不过三五天,这老人家竟然如此托大,万一有个意外,那他们所作的一切岂不是白费了。

    “爸,您在怎么起来了,不是说让您好好躺着吗?”钱海责怪的道。

    “呵呵,没事,我这感觉不错,下来活动活动。”钱草根笑道,说着看了王志一眼道:“这位就是昨晚给你药丸的小医生?很年轻嘛。”

    “钱老您好。”王志笑着向钱草根打了声招呼,他虽然敲诈了钱海,但是钱老毕竟是老一辈元勋,为国立功不少,王志自然不能太无礼,该有的尊敬还是有的。

    钱海看到王志的态度,也是松了一口气,他真害怕王志在老爷子面前也不给好脸色,那么以老爷子的态度估计宁愿死也不会让王志治病了,他和王志的事情还一直瞒着老人家呢。

    “爸,你躺下吧,让王医生给您再看看。”钱海走到钱草根身边,将钱草根扶到病床上道。

    “好,那就看看吧。”

    钱草根配合的躺在床上笑道,他其实觉得自己已经好了。

    王志进来的时候就一直在查看浅草根的气色,此时见到钱草根躺好,走上前去摸了摸脉搏,心中了然了。

    他来的时候就知道钱草根的病情很复杂,此时才知道果然如此,幸亏昨晚服了药丸,要不然真坚持不到现在。

    钱草根的病是脑出血,属于高血压的并发症,中医又称脑中风,是一种常见的老年多发证,是目前中老年人致死姓疾病之一。

    这种病一般发病急,来势汹,可在短时间内出现极为严重的症状,甚至短时间内影响患者呼吸、心跳等基本生理活动,造成患者的死亡。

    脑出血有多种情况,其中分为基底节区出血,脑叶出血,脑桥出血,小脑出血,和脑室出血等,其中脑桥出血最为严重。

    根据临床表现可分为清醒或者嗜睡,嗜睡或朦胧,浅昏迷,昏迷和深度昏迷等,昨晚钱草根的情况就属于深度昏迷,情况危急啊。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中医扬名(百度最新章节)  中医扬名(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