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二百二十七章 担忧成真

    正如王志所想,他和刘繁明几人一起出去吃饭陶沛鸿自然知道,唯一不知晓的或许就是他们几个饭桌上谈论的事情罢了,听到王志这么说,陶沛鸿淡笑道:“刚才廉老还说你呢,说你的医术不在他和谢国强谢老之下。”

    “您这么说我可不敢插手了。”王志假装不悦的说道:“谁也不敢保证包治百病,要是我也没办法,这下午的晚饭岂不是没着落了。”

    “你倒是什么话都敢说。”边上的凌秘书闻言再次忍不住心中嘀咕,他可是听出来了,王志这是向还在病房里面争吵的众多医生说情呢,不过纵然是说情,在陶沛鸿面前能说出这样的话,这王志的胆子果然不是一般的大。

    “你这是骂我呢,而且还不带脏字。”陶沛鸿却是不恼,笑着看了一眼王志,然后冲边上的凌秘书道:“让他们都散了吧,先下去吃饭。”

    凌秘书闻言急忙点了点头进去通知去了,等到凌秘书离开,陶沛鸿这才笑道:“还不是被他们气的,没办法不要紧,可是都害怕承担责任。”

    陶沛鸿这话倒是实话,这些医生并不是完全没有注意,可是每一个注意他都有风险不是,这给一号夫人看病,真要是有什么不测,最后的后果可不是那么好承担的。

    当然,其中的情况大家都明白,但是却不能说出来,王志闻言淡淡一笑道:“这还不是您积威太深,下面人胆战心惊。”

    这话说出来就有些冒失了,乍一听好像是说陶沛鸿正气凌然或者说不怒自威之类的,仔细品味却又不乏架子大或者脾气大的说法。

    不过王志早上才受了委屈,此时说出来倒是不乏怨气未消的意思,倒也算是借此消弭早上的误会。

    陶沛鸿闻言看了王志一眼,实在是哭笑不得,这个王志果然是年少轻狂啊,怪不得把京都的钱家两兄弟也整的颜面尽失。

    三人说这话就走进了卢兰的病房,卢兰此时虽然病情严重,但是整个人却是清醒的,而且看上去还很精神,这种病也就是这样,一旦发作凶险无比,初期却也不算太过严重,动辄昏迷不醒的情况自然是不存在的。

    不过纵是如此,卢兰的脸色看上去也不是很好,此时正靠着病床看一本不知名的杂志,看到陶沛鸿领着廉鸿鸣和王志走了进来,她这才放下手中的书轻声道:“怎么样?还没有争吵出结果吗?”

    “这种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没有完全的把握谁敢轻易下结论。”陶沛鸿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对自己的妻子说道:“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江南的王志,可是全国了不起的年轻医生,你可是没少念叨他。”

    “呵!我就说看着眼熟呢。”卢兰听到陶沛鸿的介绍,这才仔细的看向王志刚才她倒是忽略了这个进来的年轻人。

    “卢主任好。”王志笑着点了点头和卢兰打了一声招呼,这打招呼的时候该怎么称呼还真让他头疼了一下。

    按说以他的年龄称呼卢兰一声阿姨倒也不算什么,可是王家人这阅历实在是太丰富了些,不提实际的年龄,这整个地球上能够让他称呼一声叔叔阿姨的除了自家的至亲真没几个人,初次见面他真是张不开这口。

    所幸,早上在病房的时候他听到进来向费明汇报的人称呼卢兰卢主任,所幸拿出来用了。

    不过他这称呼卢兰可是不乐意了,说不得脸一沉道:“什么卢主任,这都是下面人瞎叫的,我也就在省委办公厅任个闲职,平常可是闲得很,这一年来可是没少听说你的事情,要是你不介意就叫我一声卢阿姨好了,实在不行卢姐也行。”

    “呃!”王志倒是没想到这个卢兰如此的直接,一时之间竟然有些不适应,所幸他也是个不拘泥的姓子,微微愣了一下之后这才笑道:“卢姨说笑了,我可是巴不得呢。”

    “呵呵,王志,你是不知道,自从你卢姨三年前住了一次医院之后,对这医疗方面的事情可是非常的感兴趣,这一年来可是没少念叨你的名字。”边上的陶沛鸿听着也插言笑道,话语中也把自己的妻子喊成了王志的卢姨,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

    总之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王志倒是对这个卢兰的印象顿时好了不少,早上的隔阂算是全消了,这个一号夫人和善不说,而且没有那么多弯弯绕。

    “这个小姑娘是?”和王志聊了几句,卢兰这才看向王志身后的杜楠笑着问道。

    “我的一个朋友,老家就在西宁。”王志淡笑着介绍道,也不多说,他和水雨萌订婚的事情陶沛鸿必然知道,说得多了反而不好。

    “嗯,好俊俏的一个姑娘。”卢兰点了点头笑道:“既然是西宁的,以后有空常来家里转转。”

    卢兰这话虽然是笑着说的,不过王志还是看到了她说以后两个字的时候眼中的落寞,纵然从一进门卢兰就表现的很是淡然,对自己的病情毫不在意,不过此时却是显露出了她的心绪,看样子一号夫人对自己这一次的情况也不乐观。

    “那真是谢谢卢姨了。”王志轻笑着说了一句,然后走到卢兰跟前开始给卢兰把脉。

    卢兰的情况正如午饭的时候廉鸿鸣所说的那样,这一次确实算是肝癌复发,情况很不乐观,再加上他原本就患有糖尿病,治疗起来更是增添了几分难度。

    王志把完脉,这才站起身来然后看着满脸期待的陶沛鸿沉吟了一下这才说道:“情况确实比较复杂,刚才我也听廉老说了,还是采用放疗吧。”

    “放疗!”听到王志口中说出这两个字,陶沛鸿先是一愣,随即才重复了一句,很显然陶沛鸿没想到王志这个中医界新秀口中会说出这样的西医名词。

    “不错,放疗。”王志看到陶沛鸿发愣就知道他愣什么,笑着解释道:“治病并不拘泥中西医,卢姨的这种情况单纯靠中医恢复的几率很小,我的建议是双管齐下。”

    王志这么一说,陶沛鸿自然明白了,不过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我听说肝癌对放射线的接受不敏感。”

    “这个我知道,我开一个方子配合治疗,恢复的几率还是很大的。”王志轻笑着解释道。

    刚才在饭桌上,廉鸿鸣就说了刚才医院的专家讨论了三个治疗方案,第一个是常规手术,,很显然,卢兰的情况常规手术已经不适合了,第二个则是氩氦刀手术,也就是西医中常说的消溶。

    不过采用消溶的话有面临一个问题,卢兰的这个新肿瘤紧贴大动脉血管,不管是采用消溶还是常规手术都容易造成大出血,至于第三个方案则是介入治疗。

    介入治疗就是采用电视监视器高科身背在人体的某一个部位开个小东,然后用一根导管深入患者体内的微腔手术治疗。

    可是这介入手术必须要做造影,现在大部分的造影都是碘类制剂,而卢兰对碘过敏,这个方案也只能放弃了,那么除了这三个方案也就剩下放、化疗了。

    其实最后医生们讨论的重点也就是放疗,现在唯一的犹豫就是肝癌对放、化不敏感,治疗的效果实在是不敢预料。

    在饭桌上的时候王志其实就在考虑这个问题,虽然他是中医大夫,但是毕竟是接受现代化教育长大的,这一年多来也经常看一些西医方面的书籍,岁这几种治疗虽然不敢说多么精通,但是也算是粗浅的知道。

    经过他的分析,放疗治疗的风险应该是最小的,唯一值得担心的就是治疗效果,所以之后他考虑的重点就是怎么配合放疗,让治疗效果达到最好。

    要是单纯的考虑这个问题,那么其实并不算多难,他很快就想到了一味中药——华蟾素。

    华蟾素是采用蟾蜍身上的蟾蜕制成的中药制剂,药王孙思邈就说过:“蟾蜕除恶肿,神也。”《本草纲目》也有记载说:“蟾衣乃其蓄足五脏六腑之精气,吸纳天地阴阳之华宝,一切恶疾,未有不愈。”

    其次王志还针对刚才对卢兰的诊脉开出了一副药方,放疗配合注射蟾蜍素,然后辅以中药,他有八成的把握让卢兰彻底康复。

    “八成的把握!”听王志说完,陶沛鸿很是有些震惊,他虽然生气那些医生不敢承担责任,但是其实心中一直抱有的希望并不大,要是有人敢向他说有五成的把握,他都会让其治疗的,可是王志竟然说有八成的把握,绝对是意外之喜。

    “其实病在人心,能否彻底治愈还是要看卢姨自己的心态了,如果我没猜错这三年来虽然您刻意的去忘记自己的情况,但是心中却是一直担心着病情的复发,这一次的病情反复和您心中的所想也不是全无关系的。”看到陶沛鸿吃惊的眼神,王志也不解释了,而是转过头去向卢兰说道。

    “忧虑成疾,担忧成真,这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说完之后,王志再次叹息一声道。

    “呵呵,早就听说过你的厉害了,今个一见总算是明白了这传言不虚,我心中想什么都被你猜到了。”听着王志的话,卢兰苦涩的笑了笑说道。

    正是因为她的情况特殊,所以上一次手术之后医生就和她说的很清楚,自然不乏一些厉害叮嘱,因为医生的这些叮嘱,这三年来她的心中总会时不时的担心,这一点连陶沛鸿都不知晓,可是竟然被王志猜出来了。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中医扬名(百度最新章节)  中医扬名(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