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70章 喜欢

    第70章 喜欢

    “你休想!”厉南朔盯着白小时,又是冷笑。

    就算白小时心里的人不是他,他也不会放她回顾易凡身边,作贱自己,哪怕她会恨他。

    他心里一阵憋闷,伸手,用力揪起白小时,让她坐了起来。

    白小时浑身都泛着粉红,不正常的红色,是药效上来了。

    她微微喘着气,睁开眼来看他,眼神里,却丝毫没有欲望,带着些许空洞。

    冯坤说,白小时试戏那天,还跳了支舞。

    她为了接近顾易凡,刚拆了石膏,就跳舞。

    而在他面前,却时时刻刻想着要逃,却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

    “想离开,就讨好我。”他松开手,倒退了一步,语气骤然降到了冰点。

    “好啊,厉长官要我怎么讨好你?”白小时笑了,想也不想,轻声问他。

    “跳舞,试戏那天跳了什么,你在我面前跳十遍。”他嘴角带着残忍的温度,一字一句,轻声朝她道。

    他在为难她,明知道她现在站起来都很困难,还让她跳十遍,这好像,是根本完成不了的事。

    但是,谁都有自尊心的,哪怕是他家最低等的下人,她也有自尊。

    “好啊。”她继续朝他温柔地笑,“你想我在哪里跳?”

    厉南朔往后退了两步,坐在门口的单人沙发上,眯着眼看向她,“就在这里。”

    白小时摸索到自己的手包,掏出手机,找出了那天跳舞的音乐,音量开到最大播放。

    起身的时候,腿软了一下,情不自禁地又坐回了床上。

    她调整了下呼吸,低着头,用双手撑着,用力站了起来。

    她觉得自己,像个小丑,在厉南朔滔天的权势之下,用尽了她的自尊,表演给他看。

    他不仅要她的身体,要她的人,还要她彻彻底底,成为他的归属品。

    她做错了什么呢?

    只是因为那天,她听说,白濠明和顾易凡,会一起参加一个游轮宴会,办理妈妈事故的那个主法官,也会去参加晚宴。

    她想偷听他们的对话,想偷听他们是否会提到妈妈死亡的背后,是否还有什么隐情。

    然后,被厉南朔误打误撞抓了起来。

    原本她和厉南朔,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完全不会有任何交集。

    她努力踩着节奏,疲软无力地跳着原本十分有张力的舞蹈,看着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厉南朔。

    一个转身,绕着他坐着的单人沙发,转了一圈,扶着他的胳膊,下蹲,撩头发,甩头。

    原本最基本的动作,她跳着,却吃力到了极点,背后已经被冷汗濡湿了。

    起身的瞬间,她头一晕,栽倒在他跟前。

    厉南朔飞快伸手,在她软倒在地之前,稳稳托住她的腰,将她抱起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经晕了过去。

    她的呼吸还有心跳,急促到让他觉得害怕。

    “小时!”他立刻将她放在了床上,去掐她的人中,白小时却丝毫没有反应。

    ·

    白小时从小身体就比较虚,动辄感冒发烧,进医院躺个几天,是时常发生的事,所以从小妈妈就给她报了舞蹈班,主要是用来强身健体的。

    后来她大了一点,懂事的时候才知道,妈妈生她时难产,差点一尸两命。

    然后十二岁那年,她来了第一次月经,深刻地明白了什么叫生不如死。

    前几年还比较正常,只是总会痛经。

    到了高一那一年,月经每次都是两个礼拜才能结束,每一次,她都像是生过一场大病。

    她记得,高三第三次模拟考试的时候,她们班,在高三教室正对着的操场上,上体育课。

    老师让她们练八百米长跑,她不知道自己月经来了,跑到第二圈的时候,直接晕倒在操场上。

    醒过来时,她躺在医务室里,顾易凡就坐在旁边的桌子上,看书。

    他坐在靠窗的位置,目睹了她晕倒时的情形。

    数学考试才考到一半,直接甩了笔弃考,冲出教室,把她抱到了医务室。

    他坐在那里,五月的强烈的太阳,从医务室那扇小窗外,撒在他的身上,映得他浑身发光。

    他身上,还沾了一丝她流的血。

    那是第一次,顾易凡与她的肌肤相亲。

    她以为,她会和顾易凡在一起一辈子,永远也不会厌烦彼此。

    然而,他还是先丢了她。用那么干脆的方式。

    失去了所有亲人的白小时,一无所有的白小时,一无是处,遍体鳞伤。

    没有人会在乎她了吧?

    没有了。

    她生命里的最后一丝温暖,也被白子纯夺走了。

    “行了,等她把身体里的药都排出去就没事了。”许唯书给白小时量完体温,轻松地回道,“你别太担心了,她摄入的药的分量很少,对身体不会有什么影响。”

    厉南朔坐在床沿边,看着仍旧昏睡着的白小时。

    她蜷缩着自己的身体,像是一只刺猬,保护着自己最柔软的地方。

    “好痛……”她忽然皱着眉头,小声呻吟。

    厉南朔立刻起身,一把抓住收拾医疗器械的许唯书,“她为什么会痛?你刚刚是不是扎痛她了!”

    许唯书看着暴怒而又紧张的厉南朔,愣了下,无奈地回答,“谁的反射弧会那么长?你以为是长颈鹿啊?她说痛,也许是月经,也许是指心里痛呢?”

    说完,拉开了厉南朔的手,“被你这种人喜欢,她应该挺辛苦的。”

    厉南朔忽然有些茫然,他自然知道,自己的脾气,一般人承受不来。

    但是白小时,也会像许唯书说的这样想他吗?

    许唯书出去了,房间里陪着白小时的人,就只剩下厉南朔一个。

    他沉默许久,在白小时身边躺了下去,伸手,将她搂进自己怀中。

    “你喜欢过我吗……”他听到她这样问。

    他低头,看见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哭了,紧闭着双眼,眼皮却在微微颤抖,像是在经历着巨大的噩梦,脸上的神情,悲伤到了极致。

    “喜欢。”他叹了口气,又将她的脸,捂进自己怀里,左手轻轻捂住了她的脸,拇指摩挲着她最潮湿的眼角。

    但他知道,她梦里梦见的人,是顾易凡,不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厉少,宠妻请节制(百度最新章节)  厉少,宠妻请节制(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