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3章 不要报警好不好?

    陆相思举起双手捂住了眼睛,简直不敢看。

    男人高大的身影如巍峨高山,伫立在房间门口,映着背后透进来的光。

    而偌大的房间里,四下漆黑一片。

    男人鹰隼般锐利的目光就这样在黑暗中扫了一圈,而后几不可见地弯了下唇,“没吃晚饭?”

    陆相思半天才反应过来爸爸在和她说话,忙点了下头,轻声道:“还没吃……”

    “下去吃饭吧。”陆仰止淡淡道。

    陆相思的视线绕过他,往屋里瞥了两眼,大概确定没露出什么马脚,才道:“好的,爸爸。你要一起来吗?”

    “我吃过了。”男人说完便伸手打开了卧室天花板上最亮的灯,将西装外套和领带逐一褪下,一边波澜不兴道,“爸爸先洗个澡,一会儿下楼陪你吃饭。”

    女孩的眼睛一亮,嘴角不自觉地咧开缝隙,“一言为定!”

    说完,她就转身蹦蹦跳跳地走了。

    男人眸底的颜色在女孩离开的下一秒变得深如古泽。

    他将西装和领带扔在床上,慢慢走到床头柜旁,五指伸过去,轻触了下床头灯的灯泡。

    而后狭长的眼眸缓缓眯起,一丝清冷明锐的光迸射出来——

    灯泡还有温度。

    有人开过床头灯。

    他又俯身拉开了床头柜,充电器、银行卡之类的物件一样不少。

    是他想多了吗?

    陆仰止褪去修短合度的衬衫,又解开了皮带。

    楼下那些佣人也好,保镖也罢,都是专门请来伺候刚从国外接回来的陆相思的。

    事实上这五年来,只有他一个人住在这里,就连家政阿姨都是在每天他上班的时候才准过来打扫。

    而这间卧室,更是他无论多忙都会亲自收拾的地方。

    所以他太清楚,没有人踏进来的卧室,应该是什么样子。

    唐言蹊躲在衣柜里,明明是三伏天,她却冷得打哆嗦。

    这狭小的空间里安静得过分,她能听到外面男人慢条斯理地脱衣服的声音,也能听到自己重如擂鼓的心跳。

    过了不知多久,男人踩着柔软的地毯,一步步走向了哪里。

    浴室的推拉门被人拉开,而后又关上。

    听到浴室里淅淅沥沥的水声,唐言蹊松了口气。

    轻手轻脚地打开衣柜的门,从里面走出来,又轻手轻脚地阖上。

    “嘭”的一声,推拉门迅速被拉开撞到尽头的声音,伴随着男人寒彻三冬的嗓音一起响起,“唐小姐,是不是我到现在为止一次次放任你得寸进尺,让你误以为我根本不会对你赶尽杀绝?”

    这一句话里的怒意摧枯拉朽,震住了唐言蹊一颗快要跳到嗓子眼的心。

    她头皮微微麻了麻,转过头来。

    只见男人乌黑的碎发上还在滴着水,他上半身什么都没穿,下半身裹了一条白色的宽毛巾。宽阔的胸膛,匀称的肌肉,腹肌和人鱼线的纹理纠结在一起,没入毛巾之下,一副画面令人脑海里难免会生出些血脉偾张、想入非非的念头。

    饶是唐言蹊曾经见过许多次,还是瞬间烧红了脸。

    她赶紧别开视线,低头盯着地毯。

    谁料男人竟走到了她面前,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转过头来对上他那张俊朗而表情凌厉的脸。

    “怕了?”他嘴角一勾,弧度锋利入骨,“不是胆子挺大的?连私闯民宅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说话!”

    唐言蹊张了张嘴,又抿上,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没法说是陆相思放她进来的,本来那孩子就怕他怕得紧,如果他这通无名火再发到陆相思头上……

    “是谁口口声声说不纠缠。”他望着她的那双眼睛,恨不得能将她绞碎,“不纠缠到别人家的卧室里,你唐言蹊的泾渭分明,就是可以随随便便跑到陌生人家的卧室里躲着?”

    他一句一句都在逼她,毫无余地。

    “不说话是吧。”他冷笑,“那就让我把监控调出来,看看是谁放你进来的。”

    说完,他果然甩开她,要往外走。

    唐言蹊大惊,想也不想就跑上去拦他。

    手在触到他右臂的前一秒,似想到什么,生生止住,可要去拽他的左臂已然来不及。

    她一咬牙,从背后抱住了他劲瘦有力的腰。

    清晰的感觉到前面的男人动作一顿,整个人都僵住了。

    确认他不会再动,唐言蹊这才放开手,两臂间空空荡荡,心里竟无端涌起得而复失的遗憾。

    她走到他面前,用后背抵着房间门,不让他出去。

    唐言蹊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有些沙哑:“陆仰止,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你不要拿别人开刀。”

    男人原本还低头望着腰间忽然撤去的手,此刻听见她说话,抬起眼眸,露出了一个近乎冷蔑的笑,“你知道我的脾气,和这件事有关的人,一个都逃不了。”

    那双古井般幽暗的眼眸,却重重撼动了她的心。

    “不过,也真难得你也有在意的东西。”陆仰止抬手攫住她的下颌骨,力道大得仿佛能听见骨头错位的声响,“我还当什么事都进不了你唐言蹊这颗七窍玲珑心呢。”

    他的另一只手就这样隔着她薄薄的衣料戳在她的胸脯上,没有任何情慾的意味,就像一把剑要穿过她的心脏。

    唐言蹊败下阵来,在他面前又一次、无数次败下阵来,“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陆仰止笑得凉薄,“这话应该是我来问你才对。唐小姐,处心积虑地进了陆氏,又不怀好意地接近我女儿,现在像个贼一样摸进我家里来,是你该告诉我,你想怎么样吧?”

    唐言蹊在他面前光是开口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我不想怎么样……”

    “是吗?”陆仰止扬了扬嘴角,脸上的神色却是肉眼可以分辨清楚的冷漠,“既然这样,那我就叫人报警,请警察来处理。”

    唐言蹊的眼神轻轻一晃,从深处不可自抑地升起许多恐慌,“不要。”

    她的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腕,语调几乎是哀求,“陆仰止,你不要报警好不好?”

    监狱那种地方。

    那种地方……

    她的颤抖和惊怕都被男人尽数收入眼底,如什么东西碾过心尖,细细密密的,有些疼。

    可他脸上的表情依旧岿然不动,连线条都没有半点波澜起伏。

    唐言蹊的心沉入谷底。

    明知他早已不是那个有求必应的人。

    她又何苦要求他……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男人的嗓音从她头顶落下,“你究竟是来干什么的。”

    她闭上眼,道:“你手里有我几本书,是不是?”

    陆仰止檀黑的眸间划过短暂的错愕,很快归于沉寂。

    他没承认也没否认,但对于陆仰止这样的男人来说,没否认,大约就是默认,唐言蹊用一种她很善于拿捏的低声下气的语调说:“你能不能借给我用用,一天就好。”

    什么时候她看自己的书也需要问别人的同意了。

    “就为了那四本书?”男人唇梢浮动着些许清冷的笑意。

    不然呢,他又以为是为了什么,这里还有什么值得她唐言蹊留恋的东西吗?

    没有。

    她五年前就做得明明白白了。

    没有!

    “那四本书里所有的病毒代码都已经被破译了。”他冷声道,“你就算拿回去也没用。”

    唐言蹊偏着头,不去看他过于犀利的视线。

    开口,语气平静安然:“我没想拿回去害人。”

    也不知她是做过多少丧尽天良的事呵,让他第一反应就是她要拿回那些代码,继续为祸世间。

    其实陆仰止很明白,那些代码于她而言根本毫无用处。

    若她愿意,再写出四本比那些更高明更简短的,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可他总是忍不住这样说。

    总是忍不住一刀一刀往她心上戳。

    他喜欢看她骤然变化的脸色,喜欢看她无法掩饰的表情。

    什么都好过一脸假惺惺的微笑,好过她诚惶诚恐、讨巧卖乖背后那些对一切都无所谓的心。

    “那些东西是很珍贵的资料。”唐言蹊压低了声音,“我想借回来看一看。”

    听陆相思说,陆仰止整理的是她几年来写过的最有代表性的一部分,好像是从她很小的时候,一直到五年前,这其中记载着她的成长和变化,记载着她的逻辑思维能力慢慢进步的过程,最适合水平有待提高的宗祁。

    毕竟,站在她如今的高度,是再写不回青涩年少的风格了。

    而她此时此刻纯熟的功底,对宗祁无法产生半点帮助,反而会适得其反,让他认识到差距,望而却步。

    “那些东西是很珍贵。”他嗤笑,“我也没打算借给你。”

    说完,陆仰止松开了手,“相思五岁了,从来没有跟我撒过一句谎。今天为了帮你,晚上她要被打手板了。”

    唐言蹊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向他,“陆仰止,她是你女儿,你怎么下得去手!”

    “就是因为她是我女儿。”男人冷冰冰的话语毫不容情地打断她,“所以我才不希望她变成像你一样的人。唐言蹊,别总妄想拿你自己所谓的善良去拯救别人,把别人推进火坑里的,次次都是你。”

    女孩落寞的模样在唐言蹊眼前一闪而过。

    她无声笑了,“好,只要你把那四本书借给我,我保证以后离你和你女儿远远的……”

    明明,说好带她出去玩的。

    却也只能做个言而无信的小人了。

    陆仰止这次连理都懒得理她,“出去。”

    唐言蹊仍靠在门上,良久,扬起苦涩的笑。

    谁知她转身扶住墙的瞬间,竟无意将灯的开关碰灭了。

    卧室蓦地陷入一片黑暗,唐言蹊手忙脚乱就要将它重新打开,摸索间腿撞在了门框上,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男人紧蹙着眉头,回身,想看看她又要玩什么花样。

    昏暗的视线中,只看到女人弯着腰,手在腿上不停地揉。

    她的动作让他莫名想起第一天在医院里,护士端着托盘要来给她上药,说她在漆黑的别墅里磕伤了膝盖。

    陆仰止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大掌紧握成拳,在两个选择中犹豫了须臾,最终还是走上去将她抱起来。

    “唐言蹊,你就是个麻烦精。”他厉声斥道。

    唐言蹊也觉得尴尬,这间屋子还是她亲自盯着装修、又住了好一阵子的,居然发生这样的事,还在陆仰止面前。

    怕是他又要以为她懂什么歪脑筋,耍手段要算计他了。

    唐言蹊在心里叹了口气,突然想到什么,急忙道:“你放我下来!”

    “闹什么。”陆仰止的态度依旧算不上好,嘲弄道,“放下来你磕死在我家卧室里,算你的责任还是我的?”

    唐言蹊静了两秒,道:“陆仰止,你能不能不要总动手动脚的?”

    男人冷嗤,“这时候想起道德廉耻了?”

    “你胳膊有伤……”

    微弱的嗓音划过谁的心,男人的胸膛微不可察地震了震。

    眼底有晦暗的颜色,流淌而过。

    唐言蹊坐在床上,感觉很气馁。

    今天早晨她在集团看到他时就已经注意他没缠绷带了。

    医生管不住他,他自己就永远不记得在意!

    他经常说她是当妈妈的人了,要注意这个注意那个。现在他自己当了父亲,倒开始把什么都抛之脑后了。

    但是,二人的身份摆在这里,她就算再急再气,也无法像曾经那样叮嘱他爱惜身体。

    于是话到唇齿间绕了个圈,最终还是换成:“其实你把灯打开就好了,我可以自己走。”

    陆仰止看到她说话时一张一合的菱唇,在昏暗的光线中,有如暗夜精灵般上下舞动。

    唐言蹊坐在床沿,只感觉到一个带着炙热体温的胸膛忽然贴了上来,紧接着,她整个人都被压倒在身后柔软的床垫中。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什么堵住了唇。

    辗转流连,从节奏到动作,尽是她所熟知的,从未变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