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6章 非陆仰止不可吗?

    ——只要你把那四本书借给我,我保证以后离你和你女儿远远的……

    ——就按照之前说过的,做完以后把书给我,从此分道扬镳,各走各的路。

    饶是那些话都出自她口,唐言蹊也早就做好了兑现承诺的心理准备,可是被他这么毫无顾忌的挑破,还是让她觉得自己廉价得可笑。

    就好像,在他心里,她还对他身边的位置有着不切实际的非分之想一样。

    唐言蹊攥紧了手里的书,道:“我先回去了。”

    陆相思看着她的眼神立马变得欲言又止。

    唐言蹊心里一触,想伸手去摸摸她的头发,可是对面陆仰止的视线像淬了寒冰的刀刃,就这么横在两人中间。

    唐言蹊伸出的手顿在半空中,最后转了个弯摸上自己的鼻尖,笑道:“不打扰陆总和大小姐了。”

    说完转身就走,陆相思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眼睛里藏着一点点黯淡。

    陆仰止微微下瞟的眸光刚好捕捉到女孩失落的样子,嘴角一压,淡淡道:“人都走了,还看?”

    陆相思不吭声。

    男人走了两步,坐在沙发上,浑身散发着静中含威的气场,“现在是不是该谈谈你的事了?”

    他端起面前的水杯,嗓音四平八稳,听不出喜怒,“引贼入室不说,还学会撒谎了,嗯?”

    陆相思被他这一个上挑的尾音吓得心里一阵打哆嗦。

    顿了好半天,她鼓起勇气偷偷抬头,却发现沙发上的男人脸色静如止水,没有半点波澜,唯独眼神,深得可怕。

    就算是最擅长察言观色的宋井也时常摸不透陆仰止这副高深莫测的脾气,更何况陆相思一个五岁的小女孩了。

    “爸爸。”陆相思却不走寻常路,迎难而上,跑到他身边,笑得很甜,“我给你捏肩膀。”

    陆仰止眼皮都没抬,将水杯端到唇边抿了一口,“这招又是谁教你的?”

    小狗腿子,当他真不知道她平时在家里是怎么跟佣人呼来喝去的?

    一到他这就变得这么甜,真不知道这欺软怕硬的性子是怎么……

    思绪稍稍一滞。

    冷清的黑眸间多了几分难以察觉的无奈。

    怎么养成的,还用问么。

    天生写在骨子里的顽劣,挖都挖不去。

    “爸爸!”陆相思见他身上危险的气息散去不少,胆子也大了起来,提醒道,“你拿的杯子是唐言蹊刚才用过的……”

    男人动作顿了片刻,手腕一翻,将杯子转了过来,果然见另一侧的杯口上有一丝丝唇印。

    他没太在意,又喝完一口水,才道:“你什么时候和她关系这么好了?”

    陆相思在他身后却看得怔住,爸爸第二次喝水时,不知是不是意外,他的薄唇完完全全地盖在了那丝唇印上。

    可是大姑姑不是说爸爸从小最怕脏的吗?

    “陆相思。”男人淡漠的嗓音唤回她游离的思绪,“我在问你话。”

    陆相思“啊”了一声才想起来他问了句什么,撇着嘴嫌弃道:“谁和那没教养的蠢女人关系好?”

    “是吗?”陆仰止凤眸一眯,“半个月之前你打翻了花瓶,家里阿姨怕我生气罚你,主动替你背了黑锅,你可什么都没说。”

    这次居然跑到他面前说什么“要打就打我”,小丫头长能耐了。

    陆相思坐回沙发上,晃悠着两条小腿,“那不一样嘛。”

    他也不追问哪里不一样,只道:“清时阿姨对你不好?”

    一听到庄清时的名字,女孩立刻垮了脸,答非所问道:“我不喜欢她。”

    男人沉默片刻,竟放空了语气,道:“你妈妈也不喜欢她。”

    陆相思愣了下,从小到大她就没怎么听爸爸说过妈妈的事,都是被她又哭又闹惹得没办法了,才会避重就轻地回答几个问题。

    妈妈,两个字,雀跃在喉咙间,叫出来的时候都觉得有一股未曾体会过的安全感。

    “我妈妈……为什么不喜欢她?”

    她小心翼翼地看着爸爸的侧脸,连呼吸声都放轻了,生怕稍有差池就会把这个易碎的话题打破。

    男人岑薄的唇梢挂起一丝不多见的弧度,眼神也似透过空气的某一点,看到了什么很久以前的故事,“你妈妈是个很贪玩又很没规矩的人,清时阿姨和她性格正相反,她们两个从小关系就不太好。”

    “那爸爸你肯定也不爱庄清时那女人。”

    男人侧头看了她一眼,破天荒的没有纠正她的用词,“你懂什么叫爱?”

    “我懂啊,我爱大姑姑,爱爸爸,还有妈妈。”

    陆仰止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眼中的颜色深沉了些,“你都没见过你妈妈。”

    “我是没见过她,可是我爱她。”陆相思道,“爱一个人需要每天看到她吗?”

    陆仰止眸间划过一丝错愕,为她稚拙的言辞,也为他身为一个成年人都看不破的执念。

    爱一个人需要每天看到她吗?

    ——不需要。

    没有人比他更明白,不需要。

    “如果你不爱妈妈的话,就没有我了。”陆相思眨巴着眼睛瞧他,“那如果你爱妈妈的话,就肯定不会喜欢和妈妈完全相反的人。”

    谁知她说完这番话,男人的脸色倏地阴沉下来。

    陆相思还来不及问,就听他道:“以后不要再胡说什么爱和不爱,你还小,很多事情不到你考虑的年纪。还有,离唐言蹊远一点,不准再见她!”

    “为什么?”陆相思瞪大了眼睛,手忙脚乱地从沙发上爬起来,急急道,“你不喜欢唐言蹊吗?”

    “不喜欢。”他的声音冷漠中透着不耐,“很讨厌。”

    ……

    唐言蹊回到租住的酒店,才有时间坐下来好好翻看那本书。

    三百多页,厚厚的一本,比她大学时用过的教材内容都丰富。

    虽然没什么理论知识和教学大纲,但里面的实例却是再珍贵不过的资料。

    一页一页翻着,总能看到书页旁边偶尔有些批注,力道遒劲,字体气势磅礴,都说字如其人,此话不假。

    可是陆仰止身为一个站在巅峰的人,他为什么要研究她年轻时候写的不成气候的东西呢?

    不懂。

    唐言蹊向前台要了些酒,边喝边往下看。

    很多年轻时候的故事就这么不期然浮现在眼前,遥远得她几乎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

    看看她当年意气风发的样子啊,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代码里,每一行每一句都不留余地,极具攻击性。

    房门被人敲响。

    唐言蹊大着舌头问了句:“谁?”

    门外的男人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西装,听到这句话时,拳头握紧了些,俊脸绷着。

    对方简简单单一个字,却轻而易举地将他的心都掏空了。

    她打开房门,见到的却是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唐言蹊瞳孔一缩,“顾况?”

    五年了。

    顾况看着她,心里也是五味杂陈,“老大。”

    不过,他的目光似有若无流连过楼道的拐角处那抹高大挺拔的影子。

    最煎熬最复杂的人,是那个迫不及待敲了门,又匆匆忙忙躲起来的人。

    他何曾见过这样的墨岚。

    唐言蹊手里还拿着酒瓶,她揉了揉眉心,“你怎么来了?进来坐。”

    顾况又看了眼楼道拐角,摇头,“老大,我就不进去了,你跟我们走吧。”

    有三分醉意的唐言蹊很快捕捉到了他话里的“我们”,却装作没听见似的,垂着眸,“去哪啊?”

    “回家。”

    “家?”唐言蹊轻笑,“哪有家。”

    唐家,庄家,还是陆家?

    “你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难道你对陆——”

    “嘘。”唐言蹊半醉半醒间,食指搭上了唇,“不提他。我还有事情没做完,我走不掉的。”她笑了笑,似笑似哭地重复,“我走不掉的。”

    明明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女人,她眼里的内容却深得没有底,让人没由来地感觉到沉重和悲伤。

    “老大,你要做什么,你告诉我。”顾况拍了拍胸脯,“我顾况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

    “不用你上刀山下火海。”唐言蹊平静地打断他,挥了挥手,“你带着你主子,哪来的回哪去就行了。别给我添堵,也别给陆氏添堵。”

    听到“陆氏”二字,顾况的眉心明显一沉,“老大,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偏心?”

    “我没有偏心。”唐言蹊道,“只是我在榕城人生地不熟,有些事情我自己做不到,我需要靠山。”

    “非陆仰止不可吗?”

    “那我找谁?”唐言蹊反问,声音拔高了些,刚好够整个楼道都听见,“当年庄家出事,他为了保护庄清时把整个庄氏的死盘接了下来,所有的人证物证、我能想到的东西都在他手上!我不找他难道找你,你去给我偷出来吗?”

    顾况一震,隐约察觉到了什么,“难道你要重查当年的……”

    唐言蹊灌了口酒,“我自己做的事我认,庄忠泽的死我脱不了干系,这五年牢狱之灾就当是在罚我枉害一条人命。但是我没做过的事,我不会认!该由谁来负责,我迟早把他揪出来。”

    “你有你自己的主子。”她看也不看顾况,嘴角有薄薄的弧度,“不用一口一个老大的叫我。他想扳倒陆仰止,你让他提着刀正面刚,谁赢谁输我绝不多问一句。总惦记着从我身上下手,也太不男人了。”

    顾况闻言脸色一变。

    眼见唐言蹊要关门,他一伸胳膊挡住了她的动作。

    “老大,你这话是认真的吗?”顾况望着她,神色有些痛苦和受伤,“你别告诉我说你不知道墨岚是为了谁才想扳倒陆仰止的!我们从小到大二十年的友情,他尽心尽力为你做了多少事,难道都偿还不了五年前一个小小的错误吗?”

    他表情里的质问和锋锐让唐言蹊一阵恍惚。

    小小的错误?

    她淡淡地挽唇,细眉间绕着浅浅的凉薄,“我还真不知道。”

    话音落定,她再不犹豫地把门关上。

    顾况站在门外,一寸寸收拢手指,刚想再敲门,却被人拦住了手腕。

    “墨岚!”

    “住口!”男人两道长眉蹙得稍紧,开口沉稳冷峻,“不准在她面前放肆。”

    “你他妈也是个没心肝的!”顾况一拳重重捶在墙上,也不想想他是为了谁才跟老大翻脸的。

    男人的五官深邃而英俊,气质更是万里挑一的卓然,穿着藏青色的西装站在灯光下,如一副唯美的画。

    不过,此刻的他若是入画,这幅画的色调,必然是黯淡神伤的。

    “当年是我失德在先,才害得她和陆仰止走到这一步,她记恨我也是应该的。”男人垂着眼帘,敛去眼底的自嘲,“现在她要重查五年前庄家的案子,我们帮她就是了。”

    “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顾况疑惑。

    墨岚扬起弧度倨傲的下颚,站在电梯里,眸光远眺窗外,若有所思道:“那就要问问陆仰止手里的证据了。”

    与此同时,屋里的唐言蹊灌下最后一口酒。

    烈酒入喉,一路烧到她心里去,灼得她生疼。

    爱也好恨也罢,就算他再怎么折辱讽刺她,她都得逼自己忍着。

    因为陆仰止这条唯一的线索,说什么也不能放弃。

    ……

    唐言蹊第二天早晨一到就看到宗祁坐在电脑前面苦思冥想,一副要得道升天的样子。

    她走过去拍了他后背一掌,“又发什么呆呢,大清早的。”

    “今天下午还要和陆总开会。”宗祁想想就觉得生无可恋,“昨天布置了一些的任务,可是我一点思路都没有。”

    唐言蹊“哦”了一声,一脸事不关己地路过。

    片刻,又倒了回来,挑眉,“几点开会?开多久?”

    “三点半,保守估计到下班,不过陆总对工作是出了名的认真严苛,今天怕是又要加班了。”

    唐言蹊眼珠一转,道:“给你看个宝贝。”

    宗祁面无表情,“定海神针吗?”

    唐言蹊从包里掏出一本什么,丢在他面前,“葵花宝典。”

    宗祁翻了两页,里面密密麻麻全是字母,旁边还有批注。

    不过显然是从哪本书里影印来的,整本都是黑白的A4纸,也没有装订成册。

    他起初没太在意,后来越看越震惊,“这是……”

    “这只是第一册的一部分。”唐言蹊道。昨晚她把第一册整本都复印了一遍,又挑出了最适合宗祁水平的几章,“等你把这半本书琢磨透了,David那种小角色自然勾勾手指头就能吊打。”

    宗祁一边听着她说话,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批注。

    他见过这种龙飞凤舞的字迹。

    昨天开会的时候。

    陆总签会议记录的时候。

    无端想起昨天她不着调的言论,宗祁吓得浑身冷汗都出来了,“你、你真的是……”

    狄俄尼索斯是个女人。

    是个二十几岁的女人。

    那,她五年前风靡网络叱咤风云的时候——

    才十几岁?!

    一回头,唐言蹊已经不在他身后了。

    而是坐在角落,自顾自缩成一团,睡了下去。

    睡着睡着好像还有口水要流出来。

    宗祁扶额,这怎么看都没有一代宗师的样子啊??

    到底是他有问题还是这个世界有问题???

    ……

    这一天,陆相思破例没有在花园里揪花。

    而是坐在电脑前面,开着微博,不知道在等什么。

    佣人来收盘子时发现给她的午餐她并没有动过,轻声劝道:“大小姐,你吃点东西吧。”

    陆相思抬头瞧着她,忽然问:“今天有人来过吗?”

    “没有。”来这里的人,大多都是找陆先生的,而找陆先生的人,大多都是提前有过预约的。

    于是女孩又叹了口气。

    下午三点左右,别墅外面传来了车辆熄火的声音。

    陆相思的耳朵动了动,猛地从座位上弹起来跑下楼。

    带着满脸惊喜,看到了推门而入的人。

    庄清时也有些意外这尊小菩萨居然会穿戴整齐面带微笑地下楼迎接她,愣了片刻,心里一暖,嘴角弯弯,“相思,妈妈回来了。”

    陆相思的笑容僵在脸上,“是你。”

    她兴趣怏怏的,脸色瞬间就耷拉下来,“你怎么又来了?”

    之前连累她受伤的事,陆相思是有些愧疚,但愧疚和喜欢终究是两码事。

    这一点,连她一个五岁的孩子都分得清。

    “我……”庄清时愣了愣,她不是下来迎接她的吗?

    那她在等谁?如此欢欣雀跃、满心期待的。

    不会是仰止,他最近公司忙得要命,连去医院看她都没时间,她偶尔给宋井打电话,也次次都在通话中。

    脑海里刹那间闪过一个名字,敏感得几乎碾断了她一根神经。

    “好了。”陆相思彻底失去了耐心,等了一天也没等到那个言而无信的女人,索性把火都发在了庄清时头上,“以后别没事总往我家跑,我爸爸不在这!你去公司找他。”

    “我不是来找仰止的。”庄清时温和地开口解释,生怕这个敏感的孩子又误会什么,“我是来看看你。听说你爸爸那天在气头上,禁了你的足,我估计这两天他火气也消下去了,我会劝劝他的。你在家会不会无聊?我带你出去逛逛吧。”

    “用不着。”陆相思冷着脸,“小心我爸爸迁怒于你。”

    爸爸说的话谁敢不听。

    就连那个女人也不敢带她走。

    说好的。

    明明说好的。

    她是在骗她吗?

    就为了从她手里骗走酒神的四本书?

    唐言蹊。女孩咬牙切齿,却又抵不住眼眶里的红。

    大骗子!

    怪不得爸爸说让她离唐言蹊远一点。

    这种女人……

    “我说,二位聊完了没?”

    一道玩世不恭的嗓音从门外传来,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慵懒妩媚,点点滴滴透着谁都学不去的狂妄嚣张。

    庄清时和陆相思同时转过头去,一眼就瞧见了靠在门框上那个笑意盎然的女人。

    “唐言蹊!”陆相思气得快哭出来,这会儿是真湿了眼角,理也不理庄清时,直奔门口的女人而去。

    上去就用小粉拳狠狠打在她腰上,“你还知道过来?”

    唐言蹊吃痛,攥住她的小拳头,嘴角噙着笑,“小丫头不学好,怎么净跟人动手动脚。”

    屋里,庄清时回过神,目光骤然降了温度,“你来干什么?”

    说完,她皱眉望向四周的佣人,“谁放她进来的?”

    “庄小姐这话说的。”唐言蹊低低地笑,“好像你是这间屋子的主人一样。”

    “你——”庄清时大怒,“保镖呢,把她给我请出去!”

    “哎呀,名媛淑女翻脸呀?国民女神发飙呀?”唐言蹊笑眯眯的,打量着对方脸上变了又变、最后归于隐忍的表情,“庄清时,你我从小就认识,你几斤几两我清楚得很。别在我面前演淑女,你可比影后苏妩的演技差多了。”

    “从小就认识”几个字让陆相思皱了下眉,好像之前听谁提过似的,猛地却又想不起来了。

    庄清时听到她又提起了另一个让她不怎么待见的女人——苏妩,心里更搓火了,深吸一口气,“你到底想干什么?”

    “还东西。”唐言蹊单手把书交给佣人,牵着女孩的那只手,一直没放开,“顺便带我徒弟出去玩,你有意见?”

    徒弟?庄清时看了眼陆相思,心脏几乎被小女孩在唐言蹊身边难得的温驯刺出一道血口。

    凭什么!

    凭什么她从小喜欢的男人,唐言蹊说嫁就简简单单地嫁了。

    凭什么她努力五年讨好的女孩,唐言蹊说带走就简简单单地带走了。

    她唐言蹊究竟做过什么,她为这些人付出过什么!凭什么所有人都偏爱她?

    凭什么?!

    庄清时指甲嵌入掌心,下了最后通牒,“我警告你,我和仰止马上就要订婚了,你最好别再痴心妄想!”

    唐言蹊完全不接招,细长的眼角一挑,莞尔,“结了婚还有离婚的那一天呢,更何况连婚都没订。”她抬手,有意无意地亮出无名指上一枚戒指,“你一个没名没分的也敢来前辈这里放肆。”

    看到那枚戒指,庄清时的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

    原本所谓的“痴心妄想”只是她随便说说,可唐言蹊这番话,仿佛在无形中印证了她的猜想。

    “你什么意思。”庄清时精致的脸上布满霜色,“难道你对仰止还没死心?”

    唐言蹊从容抬眸,对上她犀利的视线,处变不惊道:“如果我说是呢?”

    她的眼神里说不上有太多可以辨识的情绪。

    可是短短一霎,空气中蓦地涤荡开一股冷厉的肃杀。

    ——这是明晃晃的宣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