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50章 不是胆子大得很吗?

    陆仰止闭了下眼,竟觉得,她这无声的两个字,便已经足够成为他必须这样做的理由。

    他很冷静地攥紧手里的刀,目光落在绑匪身上,“我废一条胳膊,你放了她。”

    绑匪大笑,“看不出来陆总居然是个情种啊。”

    说完,他又用刀锋挑起了唐言蹊的下巴,“都说当年无恶不作的唐大小姐给你陆三公子戴了好几顶绿帽子,怎么你现在居然还肯为了她断手断脚的?”

    唐言蹊的脸色“唰”的白了。

    可下一秒却想,也无妨,他提起这些事,或许能让陆仰止回心转意也说不定。

    没关系。

    能阻止他,就好……

    心态稍缓,便听到男人沉缓冷漠的嗓音:“我的女人,一天是我的,一辈子就都是我的,像你们这种只会垂死挣扎的丧家之犬又怎么会懂?”

    他这样说着,眉眼中藏着七分沉稳,三分倨傲。

    这话,却让一旁的宋井深深被震撼。

    他几乎不敢相信他听到了什么!

    唐,她姓唐!

    可天下姓唐之人无数,谁能想到这个唐小姐,就是五年前在榕城闹出满城风雨的那位唐大小姐!

    怪不得她和陆总之间总好像有过什么,怪不得她能凭借陆总一个眼神就猜出他的心思,怪不得陆总对她的态度时近时远,明明总把“厌恶”二字挂在嘴边,却事事不曾追究,甚至在旁人肉眼可见的范围里,给了她令人匪夷所思的宽容。

    因为,他们原本就是结发夫妻。

    他还在发怔,那边床上的女人就已经瞪大眼睛、“呜呜”地喊出了声。

    只听闻刀锋刺入血骨的声音,在这空旷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刺耳。

    饶是宋井一个七尺男儿,都听得背上寒毛竖起。

    余光里,男人不知何时已经将西装外套脱掉踩在脚下,左手持刀,毫不犹豫地插进自己的右肋。

    鲜红的血液染了他挺括的白色衬衫,很快扩散开一大片。

    他的额头上亦是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双唇原本就薄冷的颜色褪成苍白。

    绑匪的笑声更猖獗了,“陆总真是条汉子,倘若我现在再要你一条腿,想必你也不会拒绝吧?”

    陆仰止盯着他。

    深沉如海的眸光里蕴着极其冷厉慑人的颜色,说话的气息不稳,嗓音却依旧沙哑低沉,“你有本事就来拿。”

    “我来拿?”绑匪戏谑道,“你也看见了,我手里还有人质,我怎么去拿?还是要劳烦陆总你亲自动手了,不然……我这刀锋可不长眼睛,万一刮坏了美人儿的手指头……”

    “别碰她。”陆仰止喘了口气,来来去去还是那句,“我叫你别碰她!”

    唐言蹊落泪,再也无法视而不见。

    从一开始就无法视而不见。

    她逼退眼眶里的泪,猛地将自己的手凑到近在咫尺的刀锋旁。

    陆仰止瞳孔骤然一缩。

    黑玉般的眼睛里,倒映着她趁歹徒不备,将整把刀都攥进手里的一幕。

    血一滴滴地从她手心滴到地上,连刀锋入骨都没有让他感到如此清晰的痛。

    就好像那刀不是划在她的手掌,而是划在他心上。

    “唐言蹊!”他终于失控般厉声大喝,“放手!”

    绑匪大惊,这才发现女人做了什么,急忙想抽回刀身,却抵不过女人拼命一般的力道。

    可他身上再无防身用的第三把刀。

    陆仰止双眸间迸射出极为寒凛的杀意,仿佛一个眼神便能将人千刀万剐了。

    他没有碰右臂间的刀,就任由它插在那里,几步上前狠狠一脚踹翻了绑匪,左手用了狠劲一掌劈下去。

    骨头断裂的声响让宋井的脖子都跟着一缩。

    他看到男人右肩上的血色,随着他遽烈的动作而变得更加深邃浓稠,一瞬间不知是不是该劝他停下。

    想开口,又有种自己根本拦不住的感觉。

    片刻后,陆仰止停下了动作。

    “留着他的活口,别让他这么容易就死了。”他没回头,对着宋井吩咐,语气阴寒彻骨,“我要让他一辈子都后悔今天做过的事。”

    宋井忙道:“是,陆总!”

    而后,在他复杂的注视下,男人摇摇晃晃地起身,走向床上的女人。

    她的手还被绑着,眼眶有点红。

    可却那么那么勇敢地攥着那把刀。

    陆仰止说:“松手。”

    唐言蹊没说话,嘴里还塞着枕套。

    他伸出带着血污的左手,将填满她嘴里的东西抽出来,又低声道:“松手。”

    唐言蹊这才抬头与他对视,笑成一脸欠揍的模样,跟他对着干,“不松,怕疼。”

    宋井看着女人嬉皮笑脸的模样,突然竟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怕疼,她做的事情是怕疼的人做得出来的吗?

    不过她说的倒也在理,刀子深入手掌,拔出来会更痛。

    所有人都明白,有些东西埋得越深,就越不敢轻易除掉。

    陆仰止的嘴角却弯了下,放轻了声音,左手握住了她全是血的右手,摩挲,“不是胆子大得很吗?”

    那刀有多锋利,没人比他更清楚。

    “胆子大的人也怕疼啊。”唐言蹊扬起脸蛋,说到下一句时才有了点哭腔,“你疼不疼?”

    “不疼。”已经感觉不到疼了。

    被她这样一问,他却又想,其实还可以再疼一点。

    宋井抹了下眼角,忽然不懂这二人之间究竟是种什么样的关系。

    冷言冷语,明嘲暗讽,似有不共戴天之仇。

    可到了关键时刻,哪怕为对方死,都无需眨一下眼睛。

    “你傻了吗?放开我呀。”唐言蹊笑着,宛如嫣红的血里开出的一朵花,“血流干了会死人的,我可不想和你殉情。”

    陆仰止用左手缓缓解开她的绳子,“有情才能殉。”

    唐言蹊垂眸浅笑,“那我们最多只能算是同归于尽了。”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彼时陆仰止已经昏了过去。

    医生急匆匆赶到房门口时,只看到有个满手是血的女人面带微笑地坐在他床边,喃喃低语:“你说你这条胳膊要是真的废了,那怎么办啊?”

    “不如我把我的换给你好了,虽然瘦一点小一点,但也聊胜于无了……”

    “实在不行,这手我也不治了,陪你一起当独臂侠,你看好不好?”

    ……

    “不行,你敢!”

    陆仰止猛地睁开眼。

    陪床的女人被吓了一跳,也跟着清醒了。

    见他醒来,她喜极而泣,“仰止,你醒了?”边说边扑到了他身上,眼泪就这么湿了他胸口的衣襟,“你吓死我了你知道吗?你吓死我了!以后千万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相思怎么办?”

    陆仰止眉头皱了下,“清时。”

    庄清时擦着眼泪起身,压抑不住心头的喜悦。

    “对了。”她道,“你饿不饿?我没让池慕他们买东西来,怕你醒了就凉了,你要是想吃什么,我现在去……”

    “我没事。”他淡淡地截断,只觉得她一贯优雅端庄的声音此时听起来显得无比聒噪,竟还不如那个女人……

    想到那个女人,陆仰止下意识瞥向自己的右臂。

    一阵麻木,该是打了麻药的劲儿还没过去。

    他微微掀起眼帘,打量着这间高级病房。

    面积很宽敞,设施也很先进,什么东西都一应俱全,一眼甚至能将窗外的景色收入眼底。

    所以,也一眼就能确定,谁在,谁不在。

    庄清时见他一双眼眸如拢着不透光的雾气,深邃又幽暗,看了窗外片刻又很快收回目光,将双眼阖上,一时间摸不准他在想什么。

    过了许久,他才闭着眼,波澜不兴地开口:“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仰止。”庄清时在他面前向来乖巧懂事,此时语调难得严肃,“这次你必须听医生的,留在这里好好静养,你知不知道你的右手本来就受了很重的伤,再出一丁点差错你以后就是个废人了?我知道公司的事情你放不下,池慕、厉东庭都说会替你盯着,实在不行让大姐回来——”

    “不准。”一直沉默的男人听到这句话才蓦地有了反应。

    他睁开眼,眼底一片冷清与萧瑟,“告诉下去,这件事,都给我烂在肚子里。谁也不准让大姐知道,否则我唯你是问。”

    庄清时一怔,而后缓缓攥紧五指,脸上铺开笑意,“你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能不告诉大姐?”

    可男人的态度明显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他做决定时向来如此,别人连过问的权利都没有。

    “我不想让她担心。”他说。

    庄清时笑得苦涩,“你是不想让大姐担心,还是怕大姐知道你因为唐言蹊受伤,会找她的麻烦?”

    男人听完,俊脸的线条没有半分动容,依旧岿然如山,平静高远。

    庄清时的心头倏地被剖开了一个口子。

    他如此从容,如此坦然,可又怎知,这份坦然其实比谎言来得更加伤人。

    陆仰止淡声开口,嗓音如古刹寒烟,风波不起,“清时,我和她夫妻一场,换作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做出相同的选择。这件事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就到此为止吧。”

    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庄清时听罢几乎想尖锐地反问,可你会为了别人牺牲到这一步吗?

    话音到了喉咙,却又被她生生咽下。她明白,这个男人最讨厌纠缠不休的女人。

    于是她笑着说:“好,只要是你的决定,我都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