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74章 你恶心不恶心?

    唐言蹊坐在车上,手伸出车窗,接着窗外的雨丝,懒洋洋眯着眼睛道:“是啊。”

    赫克托道:“如果被陆总知道……”

    “他又不是傻子。”唐言蹊收回手,白皙的脸上温度冰凉,不见动容,“我做的事,他或迟或早也会知道的。”

    “那您现在……”

    “先走。”

    ……

    宋井拿着陆仰止的查封令一路飙车赶到了庄氏旧楼,二话不说,直接遣散了还在工作的员工,干脆利索地将整座楼的电统统断掉了。

    一来一去四十分钟,再回到总部时,会议室里死气沉沉,说不出的萧索与肃杀。

    坐在首位上的男人靠在大班椅上,窗外无光,他整个人都浸在无边无际的阴影里,尤其是那双冰冷深邃的黑眸,裹着周围的阴沉晦暗,密不透风,令人无法喘息。

    一见他进来,所有人同时屏住呼吸,生怕他带来更多一个雪上加霜的坏消息。

    可宋井却只是弓着身子说:“陆总,整栋楼都封了,断电停水,增派了几队人把守出入口。”

    陆仰止下首坐的女人把手机往黑金砂石做的会议桌上一扔,美艳明媚的脸上丁点表情都没有。

    四周却有人眼尖的注意到,容总的手机屏碎了。

    可,容总是什么人?

    一个连路过楼道都要停下脚步指点一句墙上的画挂歪了四五度的极端强迫症。

    她怎么能忍受这种瑕疵出现在自己的贴身物件上?

    思绪飘了一会儿,忽听男人一字一句冷声问:“我让你带回来的人呢?”

    宋井头埋得很深,“陆总,我去的时候,唐小姐已经离开了。”

    “畏罪潜逃。”不待陆仰止开口,容鸢就冷笑出声,“她这就是畏罪潜逃,如果没做亏心事,下这么大雨为什么急着走?办公区里的员工根本不清楚出了什么事,所有人都留在自己的岗位上老老实实地工作,只有她跑了!”

    陆仰止没说话,岑薄的唇抿成一条锋利的线。

    宋井一开始就被派了出去,因此也不大能跟得上节奏,皱眉问道:“容总,到底出什么事了?”

    容鸢下巴一扬,“问她。”

    秘书处刚过来打完汇报的小秘书又被无端推到了风口浪尖,战战兢兢道:“宋秘书,公司存在庄氏旧楼那边好几个重点项目的源代码被盗了。”

    宋井震惊,“什么……”

    “是孟主管监守自盗。”小秘书哭丧着脸,“那台电脑的中枢资料库加过三层秘钥,重要的文件都在里面放着。原本孟主管只拷贝了几个不怎么太要紧的文件,可是后来整个资料库都被人攻破了。”

    宋井只觉得窗外劈下来的雷雨直接劈在了他脑子上,把他劈得晕头转向,“谁能攻破资料库的秘钥?”

    绝不可能是孟文山,他没这个本事。

    “不知道。”秘书的声音越来越小,“连操作记录都删得一干二净,我们现在根本不清楚丢了多少东西……”

    容鸢的手机这时忽然响了,她看了眼来电显示,接通,那边说了句什么,她脸色立马就变了,“一群废物,我让你们跟着孟文山你们都能跟丢!”

    陆仰止深沉的眉梢微微动了下,抬眼看过去,鹰隼般的眸子锐利可怕,“跟丢了?”

    容鸢气得挂了电话,面色铁青,“和孟文山交易的好像是什么涉黑势力,我派去的人手不够,被那个叫海哥的拦回来了。”

    “我早说过,防人之心不可无。”容鸢抬脚就往外走,“让你对某些居心叵测的人多加防范你不听,这下好了,东西丢了,人没了,我们就在这坐以待毙了?”

    走到门口,她停住脚步,头也没回,撇下一句:“陆仰止,我对你真是失望透了。”

    出了会议室大门,不远处就有一个长身玉立的男人淡淡站在楼道里。

    他的气质如寒山静水,冷漠得与这喧嚣是非之地格格不入。

    容鸢见到他,脚步一收,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没走出两步就被人擒住手腕,“容鸢。”

    容鸢心口一缩,她很少从这个男人说话的语气里听出这种咬牙切齿的意味,甚至,这个男人说话都很少有语气。

    她甩开他的手,同样冷漠回头,“什么事直说,不要在公司里动手动脚。”

    一副睥睨傲岸、指点江山的上位者的姿态,这是容鸢平日里在公司的模样,气场全开,沉静而强势。

    霍无舟的镜片下划过一道隐匿的暗流,嗓音低磁地开口:“你不在分部工作,回到这里做什么?你只有三天时间。”

    容鸢好笑地看着他,可怎么都笑不出来,“霍无舟,现在三天都不用了,陆氏要被你们那个英明神武的老祖宗搞垮了!你开心吗?啊?”

    霍无舟一怔,眉头蹙紧,“你在说什么。”

    他看到她肩上几圈水干了之后的痕迹,又不冷不热地问:“淋雨了?”

    “别给我装糊涂!”女人气得胸口起起伏伏,也不想理会他的顾左右而言他,“唐言蹊做什么你不可能不知道!一个你,你个赫克托,你们真行啊。在陆氏埋伏整整五年,探出了陆氏机密之所在,真是辛苦了!”

    她最初只当他们是改邪归正,想在陆氏混口饭吃,所以没对你们赶尽杀绝,结果呢!

    霍无舟攥紧她手腕的力道突然增大,眸光中的犀利透过镜片都能感受到。

    “你认识赫克托?”他逼近他,“你怎么会认识赫克托?”

    赫克托只是个代号而已。

    容渊……连这些事情都和她说过?

    容鸢侧过头,对他的问题避而不答,“放开。”

    霍无舟的眼眸一寸寸收紧。

    她忽然低呼了一声,他一惊,却见她细白的皓腕已被自己的手掌攥出了一圈红痕,忙放了手。

    容鸢收回手,疼得厉害,几乎无法维持一个正常的表情,就这么冷冰冰地睨着他,“霍无舟,公司出了个监守自盗的叛徒,你家老祖宗很不巧的就是那个帮凶!现在整个陆氏被他们两个闹得风雨飘摇,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没工夫和你闲扯!”

    霍无舟皱了眉,像是不能理解她的话。

    虽然老祖宗做什么事也无需和他交代,但他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这时候动手,有些早了。

    老祖宗看似随性散漫,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心里对万事万物都有一把标尺,倒不像是这么沉不住气的人。

    “从今天开始,我以副总的身份免除你所有的工作。”容鸢盯着他,一字一句道。

    霍无舟清俊的眉头一下子覆了层寒霜,“容鸢。”

    “别让我看到你再出现在陆氏里,滚出去!”

    “收回你这句话。”

    “那你先让她还回她偷的东西!”容鸢看着他,眼睛里充满了冷漠、厌恶和鄙夷。

    霍无舟被这一个眼神震住,心里有什么东西无声裂开。

    容鸢也似想起了某些事,脸色隐约变得难看。

    她深吸一口气,甩开他便走,“不管我师哥怎么打算,这笔账,我迟早和她算清楚。”

    身后的男人没有再追上来。

    行过转角,容鸢如同失去力气一般靠在墙上,阖上了眼帘,手都在抖。

    脑海里,五年前的影像交叠重现——

    青年坐在椅子上抬头望着另一个斯文英俊的男人,“霍格尔,你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

    “那你喜欢我怎么样?”青年挑眉。

    男人淡漠的眉头紧锁着,“红桃,玩笑过了。”

    “谁跟你开玩笑了。”青年站起来往他身上凑过去,“你看老祖宗追陆家的三公子追得如火如荼,我喜欢你,就不能追你吗?”

    男人狠狠将他推开,眉眼霎时变得锋利,眼神里充满了浓稠的冷漠,厌恶和鄙夷,“两个大男人,你恶心不恶心?”

    那一记眼神,如同刀锋,扎在她心里,一晃就是五年。

    不是不想拔出来,而是每次回想,都有种被抽筋拔骨的痛楚。

    后来“容渊”死了,她终于长发披肩,穿着晚礼服出现他面前时,那个问题她又问了一遍:“霍无舟,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这次,他回答得很冷静,冷静而决绝,决绝而沉痛,“但不是你。”

    “是谁,都不可能是你。”

    容鸢靠着墙,抬头仰望天花板上轮廓愈发朦胧灯光。

    她也曾恨过,也曾怨过,也曾发誓有一天也要用同样的眼神,同样的语气与他说一次话。

    将那个从来自诩纤尘不染的男人拉进肮脏的地狱之中。

    可是。

    容鸢摊开手心,望着那根短到几乎无形的感情线,苦笑。

    霍无舟,我就总是拿你没办法。

    做男人的时候没办法,做女人的时候也没办法。

    你的心,是真小到只能装下那一个人,还是我容鸢就这样叫你看不上?

    ……

    一下午提心吊胆的太平,整个陆氏都像是受惊后格外警惕的鸟儿,时刻注意着各方动向。

    可是在这最要紧的关头,孟文山却像是人间蒸发了。

    他拿着那些源代码,没有公开,没有贩卖,也没有来和陆氏谈判。

    敌在暗,我在明,所有人都有种头上悬了拔剑、不知何时就会掉下来的感觉。

    夕阳西下,当陆仰止沉着脸给那个“已关机”的号码拨出第十二通电话时,别墅的大门开了。

    唐言蹊左右手拎着大包小包的塑料袋,嘴里还叼着一根棒棒糖,一开门就瞧见沙发上面色沉峻,正拿着手机的男人。

    看到她,男人的黑眸陡然变得更加深邃,沉声开口:“去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