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82章 她在伤怀

    女人的话让池慕和电话那头的厉东庭同时语塞。

    良久,池慕眯着眼,问了她一句:“你怎么知道唐言蹊和英国Town家有关系?”

    苏妩吃完面包,动作缓慢地用湿巾擦了擦手,莞尔一笑,“我不知道啊,猜的。”

    其实是她小时候,爸妈每到结婚纪念日就出去腻歪半个月。

    这半个月里,小苏妩总会被送到爸爸的妹妹、也就是她姑姑家。

    有一年刚好赶上有人来拜访她姑父,一个风姿奇绝的男人,带了一个看上去不怎么好相处的小丫头。

    那时小苏妩也在场,姑姑便温声浅笑着教她:“那位叔叔长得是不是很漂亮?他从英国来,姓唐。”

    小苏妩心领神会,乖巧地叫了声:“唐叔叔。”

    那男人淡淡颔首,将身旁的小丫头推向小苏妩,“去和姐姐玩。”

    女孩懒洋洋地应了一声,眉眼间却半点提不起兴致。

    不过走近了苏妩,却忽然眼睛一亮,诡异地伸出手,“你叫什么名字啊?长得好漂亮。”

    小苏妩被她的表情吓得往后退了退。

    后来长大了,进了娱乐圈,形形色色的人见多了,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该用什么词来形容那个表情——

    色眯眯。

    可惜,当时的小苏妩还看不懂,又碍于礼数,再不舒服也只能将对方带进自己的卧室。

    她拿出了平日里最喜欢的洋娃娃,对方鄙夷地看了一眼,根本不伸手去接。

    而是叼着糖,模样痞痞地问了句:“有电脑吗?”

    小苏妩,“……”

    她无奈,随便找了个借口掩上门跑了,路过客厅时,却无意间听见了大人们的谈话。

    “你就打算一直这样养着她了?”出声的是她姑父,嗓音温淡。

    姓唐的叔叔沉默片刻,“嗯。”

    姑父轻轻一嗤,连嘲讽都优雅得不像话,“什么时候你也开始搞慈善了?真看不出来。”

    唐叔叔平静道:“养个孩子有什么难,多花一份钱而已,我又不缺。”

    倒是姑姑忧心忡忡,“你想养她,带回欧洲养不好吗?她才这么小,你和江姗又不常回来,她一个人……”

    姑父搂着姑姑,在她耳边低低徐徐地笑开,“说什么傻话呢,素素?你还真当姓唐的是大慈善家了?他愿意养着那小丫头都是太阳打西边出来,还指望他带回去当心肝宝贝宠着?”

    他们又说了几句什么,小苏妩没听清,又或者是听清了但没记住。

    从那之后,她再也没见过唐叔叔家那个喜欢玩电脑的小丫头,渐渐地也忘记了。

    还是前几日拍戏偶遇唐言蹊和陆相思的时候,唐言蹊那副殷勤讨好色眯眯的表情与记忆里的小丫头如出一辙,这才让她突然又回忆起来。

    爱研究什么编程代码、见到美女就走不动道、在步行街上买了一堆小吃,嘴巴停不住……

    大约,真的是她了。

    苏妩托着腮帮,有一搭没一搭地用叉子扎着盘中的培根。

    若说墨少背后强大而神秘的靠山来自英国,她能想到的、和这件事能扯上关系的人,也就只有唐叔叔了。

    但话又说回来,当年唐叔叔对那小丫头的态度相当随意漠然,倒不像是会为了她和陆氏大动干戈的样子……

    唐言蹊。

    她在唇齿间默默念了几遍这个名字,不禁笑了。

    桃李无言,下自成蹊么?

    ……

    容鸢飙车赶到陆氏时,门口已经被各路记者围满了。

    一见她下车,记者们像蜜蜂一样嗡嗡地往她身边涌。

    她自从几年前脚腕受过伤之后,医生就警告过她不准再穿高跟鞋。

    可是行走职场,女性本就比男性吃力些,高跟鞋是最简单可以增添气场的物件。

    所以她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边读书边做康复训练。

    每每疼得汗如雨下,容鸢都告诉自己,这都是她犯傻的代价。

    等她王者归来的那一天,再不会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将她逼入生死绝境了。

    美眸间析出寒芒,红唇微启,掷地有声道:“来人,开路。”

    陆氏的保镖很快为她打开了一条路,她踩着高跟鞋,目不斜视地走过这庸庸碌碌的人群。

    蓦地,一支话筒捅到了她眼前。

    拦住了她的去路不说,还让她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健壮有力的臂膀勾住了她的腰。

    容鸢一愣,抬头。

    男人俊漠的侧脸近在咫尺,冷厉之色于其上悄无声息地蔓延。

    他没看她,只淡漠地望向举着话筒的记者,低沉开腔:“拿开。”

    无波无澜的两个字,却偏偏仿佛连标点符号都带着一股不容违逆的存在感。

    记者怔了怔,没动作。

    男人耐心尽失,等都不多等一秒,便直接伸手把那只话筒的支架从中折断。

    容鸢心中被什么狠狠碾过,眼神也逐渐复杂起来,“霍无舟……”

    男人垂眸看了她一眼。

    她偏过头,压低声音,漠然道:“你这样对待记者,他们过后不一定会怎么抹黑陆氏。我不希望有人说陆氏仗势欺人,恃强凌弱。”

    男人顿了顿,无框眼镜下的眸子闪过一丝深邃的冷意,“倒是我多管闲事了?”

    容鸢呼吸一窒,咬牙,“是。”

    没有他,她也能摆平。

    男人“呵”地冷笑了一声,深眸扫过周围的保镖,“若不是陆氏尽出这些没用的废物,我也懒得费心。”

    容鸢刚要反驳,另一边又有一支话筒朝急急她递过来。

    霍无舟反应极快,直接将女人凌空抱起,大步走向面前的旋转门,连衣角都没让对方捉到。

    容鸢一时间僵在他怀里,下意识抓着他的衬衫领口,心脏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前台几位小职员看到这一幕,下巴都要惊掉了。

    那个小女人一样被男人公主抱着走进大厅的……

    是她们天威难犯的容总?!

    感知到周围人的目光,霍无舟皱了下眉,将她放下。

    可女人还没回过神,纤细的手指还抓着他的衬衫。

    原本熨帖工整的领口完全被她攥得皱巴巴,他拧眉,一双黑眸透过镜片,居高临下地攫着她白净明艳的脸,“你攥够了没有?”

    容鸢如被烫了手,倏地松开,反应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稳住心神,出声道:“谢谢。”她又看了看他狼狈的衬衫,抿唇,“今天下班我让秘书赔你一件新的。”

    “不必。”

    容鸢自嘲地笑。

    其实她根本也没指望他会答应,不过就是通知他一声罢了。

    买不买赔不赔的,也还是她说了算。

    “我上楼了,你回去吧。”她捏紧了手里的包包,和他告别。

    “几点下班。”霍无舟问。

    “不知道。”容鸢按下电梯,安然道,“你不用做这些司机保镖才会做的事情,这些事……”

    不适合他。

    他本应该裹上披风,做那位叱咤网络风云的丹麦英雄霍格尔。

    男人闻言,相当冷漠地勾了下唇,凑近了她,打量着她的脸,“怎么,褫夺了我在陆氏的职位,现在打算连一丁点位置都不留给我了?想赶我走了?”

    他压下来的俊脸赶走了她周围的空气,让容鸢险些一口气喘不上来。

    电梯的门打开,她像逃亡般两步跑了进去,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了些。

    她看着他那双风雨如晦的眸,静静道:“没有。”

    在两扇门合上之前,霍无舟似乎又听到女人落寞的话音——

    “我怎么会赶你走。”

    从来,都是你赶我走。

    他皱了皱眉,为自己从她言语中莫名听出来的弦外之音而不解。

    还来不及询问什么,电梯的门便重重关上。

    容鸢望着两扇门,脑子里想的却是被那两扇门隔绝的男人。

    他们之间,好像总是差那么一点。

    她靠在墙上,这一刻,再无平时的盛气凌人,只有闭上眼睛,深深的无力和悲凉……

    到了顶楼,电梯“叮”的一声响,门向两侧撤去。

    她踩着高跟鞋,气势万丈地走出来,又是个刀枪不入百毒不侵的容大小姐。

    “容总。”宋井瞧见她都有点慌。

    容鸢冷冽的视线掠过他的脸,半句废话也无,开门见山地问道:“陆仰止呢?”

    连“师哥”都不叫了,看来这别扭还没闹过去。

    宋井在心里叹了口气,道:“陆总在大会议室,和欧洲分部开视频会议呢。”

    容鸢柳眉一紧,“他又抽什么风?”

    内陆是清晨,欧洲要减去六七个小时,那可是午夜凌晨!

    他不睡觉也不让别人睡觉了是吧?

    “墨少那边……还击的力度很大。”宋井无奈,“欧洲分部现在快顶不住压力了。”

    “什么叫顶不住?”容鸢冷笑,“顶不住也给我顶着!不管是砸钱还是砸人,欧洲这块市场就不能让墨岚那个混蛋败类抢去!”

    这凌厉的作风倒是和陆总有几分相似,宋井抹着冷汗暗忖,果然是师兄妹啊……

    ……

    待目送容鸢坐专用电梯上楼之后,霍无舟脚尖方向一转,没有立刻离开,却进了可以抵达较低楼层的员工电梯。

    人在工程部门前一晃而过。

    片刻,昏暗的楼梯间里便先后走来了两个人。

    霍无舟淡淡瞥了一眼稍显拘谨的年轻人,问另外一人,“这就是老祖宗徒弟?”

    那人颔首,介绍道:“宗祁,这位是霍格尔。”

    宗祁一呆,霍格尔的名号他自然听过,与酒神、墨少一般如雷贯耳,不过霍格尔相对而言低调神秘许多,不怎么出现在公众视野里。

    “幸、幸会。”

    霍无舟淡淡瞧着,没理。

    两周前,赫克托找到宗祁,自称是酒神的手下。

    那时,宗祁尚对大义灭亲的唐言蹊颇有芥蒂。

    可是与赫克托促膝常谈,喝了整晚的酒、听了整晚的故事以后,他却深深意识到了自己的狭隘。

    别扭完了那几天,他原想着找机会当面跟老祖宗道个歉,谁知接下来的两个星期一直没见她人。

    赫克托忧心道:“老祖宗怕是被陆总困住了。”

    “她临走前托我追查的事情已有眉目。”霍无舟道,“正如她所料。”

    赫克托脸色沉了些,“我这边也查得差不多了,只是现在不知道她在哪。”

    宗祁也大概清楚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却不解:“如果老祖宗早就洞悉了一切,为什么不直接和陆总解释清楚?陆总他……总不至于昏庸到是非不分吧?”

    赫克托道:“她也只是猜测罢了,不然何必叫我们去查?”

    “就因为这样?”宗祁不懂。

    霍无舟垂眸,不温不火地截断:“不止。”

    赫克托亦是侧目看向他。

    “她在伤怀。”

    霍无舟轻描淡写的四个字,落在赫克托耳朵里,变成了提醒。

    见赫克托沉然了悟的神色,霍无舟没再多留,又无声无息地离开了。

    只剩下宗祁还糊涂着。

    赫克托见状,却摇头淡笑:“老祖宗胸中有沟壑,眼中有山河,是清白磊落、俯仰无愧的真君子。”

    所以,机密被盗、孟文山出逃,这些事情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是由她的失误造成的,她也不会在真相大白之前,就笃定地说这些与她毫无干系。

    因为她也不清楚,这一切,是不是她的过失。但她一定做好了准备,为自己的过失负责。

    “那……老祖宗在伤怀什么?”

    赫克托一顿,眯着眼睛看着黑漆漆的楼道,“大概,是墨少吧。”

    “墨少?”

    赫克托叹息,“墨少骗了她。可她现在,却下不去狠心对付墨少。”

    就在他说完这句话的刹那,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

    是个没有号码的来电,赫克托蹙了下眉,接起。

    那边传来久违的女声,沉静恢弘——

    “赫克托,我在天水湾,带人过来接我。”

    ……

    一场交锋持续了40多个小时,不眠不休。

    双方似都有些疲倦了,心照不宣地慢下步伐,给了自己和对方一段时间修整。

    容鸢见各项数据基本算是稳定,便推开总裁办的门,望着办公桌后方的男人,冷声道:“今天各部门可以按时下班了吧?”

    男人“嗯”了一声,黑眸幽深无波,“可以。”

    “那你回去吧。”她道。

    男人不动声色,“我还撑得住。”

    容鸢也不多劝,只话锋一转:“你几天没回家看过女儿了?”

    陆仰止远山般淡漠的眉峰微微蹙起。

    “昨天说昏倒那个是唐言蹊吧?”她继续有条不紊道,“她还活着吗?不回去看看?”

    陆仰止脸色更深沉了三分。

    “现在双方休战,估计明天就会接着干起来。你今天空耗心力守着一座无人的战场,明天撑不住了,我们是直接收拾收拾缴枪投降吗?”

    陆仰止从座椅上站起来,单手拎起西装外套,沉声道:“那我先回去了。”

    容鸢看也不看他,挥挥手,“滚吧。”

    陆仰止走到门前,脚步一顿,却又回身,阒黑的眸子如古井无波,“容鸢,女人要学会示弱,霍无舟那样的男人,看上去可不像是个受气的小媳妇儿,不知能不能忍得下你的脾性。”

    这一针见血的话精准得扎在了容鸢的脊背上,她的背影僵直了好一阵,才道:“不关你的事。”

    他勾唇,好整以暇道:“是我多嘴了。”

    ……

    回了一趟家,和相思一起吃了顿晚饭,陆仰止又开车去了天水湾。

    暮色四合,整座别墅安安静静的,他一踏进客厅就忍不住想起昨天的事。

    陈姨没想到他会回来,忙迎上去,接过他的外套,“先生,您吃过晚饭了吗?”

    陆仰止颔首,“吃过了。”沉黑如玉的眼眸往二楼一扫,明知故问道,“她呢?”

    “唐小姐昨晚没睡好,吃过午饭以后就一直在卧室里睡着。”陈姨道,“您要上去看看吗?也快到饭点了,顺便叫她下来吃个饭吧。”

    没睡好?唇角抿出一丝凉薄的笑。

    是担心墨岚担心得睡不着觉吧。

    他解开领带扔在沙发上,陈姨赶紧收了,转眼就见英俊淡漠的男人迈开长腿,朝着二楼卧室而去。

    她心下一喜,又暗暗祈祷俩人可别再吵了。

    陆仰止在门口站了许久,终于伸手打开房门。

    屋里没人。

    他眉心一蹙,走进去,又打开浴室的门。

    还是没人。

    心头划过的念头让他猛地握拳,棱角分明的俊脸顷刻间如被雾气笼罩,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跑了?

    别墅里只留了陈姨一个人照顾她的起居,如果她想趁着陈姨在厨房忙碌时出门,也有可能。

    但,别墅前后门分别派了五六名保镖把守,凭她细胳膊细腿的,想要逃出去,不可能。

    除非,有人帮她。

    陆仰止沉着脸走出门,前门的保镖见了他问了声好,他眉间青筋跃起,又走向后门。

    空无一人。

    唐言蹊!

    耳畔忽然回响起她那天掷地有声的话语:“陆仰止,你敢不敢跟我打赌?若我真想走,你这方寸困守,我还不放在眼里!”

    好,你好大的胆子,好大的本事!

    他怒极,一脚踹翻了的盆栽,疾步走回卧室里。

    这别墅内外都装了信号干扰器,网络也全部被掐断,甚至连她的手机都停机了,她究竟是——

    思绪戛然而止,他忽然看到了床边的地板上那些零零碎碎的物件。

    这是!男人密不透风的黑眸间浮现出深深的惊愕,麦克风,收讯器,三极管,还有电阻……

    她居然把手机拆了,做了个简易的传讯器!

    男人拿起那东西,五指一用力,泛白的指节间有被生生攥碎的零件掉出来。

    怪不得,怪不得她最近一直在以超常的强度训练自己的大脑,原来如此!

    ……

    几公里以外的车上,赫克托仍然不能理解她是怎么做到的。

    女人枕着车窗,换了个稍微舒服的坐姿,“信号干扰器无非就是把移动设备发出的信号频段放大或者缩小,如果是放大的话,我把初始频率人为调小一点就好了。”

    她说得轻巧,赫克托却深知不易,“道理我明白,可是您是怎么确定信号会被放大还是被缩小,倍数又是怎么计算的?”

    “这个啊。”唐言蹊打了个哈欠,“试出来的。”

    赫克托震惊,“什么?”

    试出来的?

    “不然你以为老子为什么用了整整两个星期。”唐言蹊自己一说也有点哀怨,“累死了。”

    三大运营商上行下行的频段各有不同,从826到2655兆赫,根据军用、民用、警用等用途划分了将近三十个频段。

    要在拨通电话和电话被挂断之间的短短不到一分钟迅速记下十几位数进行反算,还要排除干扰器的干扰。

    赫克托倒吸一口凉气。

    这种运算,让计算机来做都要卡半天,她竟然……

    “我头疼。”唐言蹊闭着眼,虚弱道,“这几天脑子用得多,你开慢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