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92章 言言,信我吗?

    与此同时,英国的一处庄园里,男人站在落地窗旁,墨眸平静望着门外缓缓驶离的私家车。

    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势在必得的倨傲。

    身旁顾况亦是望着那个方向,“你就是为了等他来,才故意晾了霍格尔那些天的?”

    墨岚单手抄袋,心情似乎很好,薄唇轻扬,“霍格尔。”他低低呢喃着这个名字,“虽不是池中物,但也还没有和我平起平坐的资格。”

    言外之意,要和墨岚谈条件,非是那个与他地位相同的男人不可。

    顾况低着头,沉默不语。

    墨岚知道他在想什么,笑容散了些,冷淡道:“顾况,不是我对言言狠心,即使陆仰止不来,我也不会放任她不管。”

    反正他迟早会出面洗清言言的嫌疑,既然陆仰止也为此事来找他,他何不借机提些条件?

    看起来是很不近人情。

    可是两强相争时,他若稍有手下留情,便是自寻死路。

    “我明白。”顾况道。

    他们从大概两个月前就开始策反David了,那时候谁又能料到David动手时,正赶上孟文山走投无路、也跑去偷陆氏的机密,一头栽进这件官司里,还好巧不巧地把老祖宗拉下水了?

    顾况对墨岚再了解不过。

    他就算再狠心,这十几年的情分也不是水月镜花,总不至于低劣到故意拿老祖宗替David挡刀。

    那时David喜形于色,神秘兮兮地告诉他们说,他赶上了个好时机,刚好有个替罪羊撞了上来。

    墨岚和顾况当时没多想,如今才明白,他口中的替罪羊,指的竟然是老祖宗!

    而那天晚上下套算计David,想引蛇出洞的人,也不是陆仰止,而是唐言蹊本人!

    墨岚得知此事时,老祖宗已经在医院里抢救了。

    他痛悔不已——

    倘若早知道当时在陆氏里守株待兔的人是言言,他断然不会出那火烧陆氏的主意。

    因为,言言的性命,他亦舍不得拿来冒险。

    可惜事已至此,墨岚心中再自责,也别无他法。

    于是,他只好忍着对她的心疼,继续将这局棋下下去。

    和陆仰止的斗争,不到你死我活的那一天,绝不会停止。

    “David已经抓回来了?”墨岚问。

    顾况道:“是的,派人压在地下室里了。”

    从他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那一刻开始,他就猜到了,墨少定然不会放过David。

    怪只怪他命不好,敢拿墨少心尖尖上的人来当替罪羊。

    这David,也真是活腻歪了。

    “把人带出来,收拾一下,我们也走。”

    ……

    从墨氏庄园驶离的那辆车上,坐的正是霍无舟和陆仰止二人。

    霍无舟很早就到了英国,墨岚也一直对他礼遇有加,为他安排了衣食住行,却始终“没有时间”来见他。

    直到前天晚上,墨岚的庄园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陆仰止。

    墨岚这才“风尘仆仆”地从外面赶了回来。

    而陆仰止在墨岚的庄园里看到了本该在容鸢身边的霍无舟,却并未表现出太大的惊讶。

    亦或是心中惊讶,脸上却是一片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沉稳。

    霍无舟此时坐在陆仰止身边,徐徐出声问道:“陆总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份的?”

    陆仰止抬眼,将他打量一番,淡淡启唇:“也不久。”

    他敛着凤眸,漆黑晦暗的眼底阴影落得很深,“你和那个人,去看过她。”

    “那个人?”霍无舟眯了下眸,回忆,“陆总说的是我和容总还有小何一起进医院探病那天?”

    何,便是赫克托的姓氏。

    “不是那天。”陆仰止嗓音平静,平静中却有种不容置喙的力道,“是她病危的那晚,没有容鸢,只有你和他。”

    “如果你们三个一同去医院探病,是因为容鸢对她抱愧,想去看看她,那么你们两个听说她病危,单独过去,又是什么理由?”

    理由只有那么一个——他们两个,就是她的人。

    而那天容鸢会去看唐言蹊,也不过就是个为他们两个掩护身份的幌子而已。

    容鸢。

    陆仰止的指尖有一搭没一搭地在膝盖上敲打,思及至此,顿了片刻,眸色微微深了下去。

    霍无舟忽然问:“你如何知道我和小何过去过?”

    那天晚上,他明明在和庄清时……

    问完,见陆仰止平平无奇地掀起眼睑瞥了他一下,霍无舟思绪一滞,猛然明白过来!

    却又紧接着,感到喉咙间轻微的苦涩。

    有些人的在意,从来无需宣之于口。

    可仍然,一分不少地充斥在沉默的空气里,包裹着那个一无所知的女人。

    “霍无舟。”男人低低哑哑的声线缭绕在车厢里,“我什么都没为她做过。”

    霍无舟眉头一皱,又想起这两天谈判时,墨少提出的种种条件,心头一阵发沉,“你……”

    “你记住。”男人却又这般斩钉截铁地打断他,直视着他的眼睛,“我什么都没为她做过。”

    霍无舟缄默许久,回了一个字:“好。”

    ……

    别墅的书房里,对峙还在持续。

    江一言却头也不抬,第三次面无表情地回绝了女人的要求,“不行。”

    唐言蹊眼神一凛,眉目间透出几分不耐,“表哥,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

    江一言淡笑,“你的意思是,你不是在和我商量。只是通知我一声,你要出门,而我也没资格拦你了?”

    站在他面前的女人月眉轻颦,显然是被他一句藏锋不露的话堵得无言以对了。

    “怎么,眼睛好利索了,我们在你心里也就没多大用处了?”江一言还是无波无澜的。

    唐言蹊深吸一口气,压着脾气,“表哥,你误会了。”

    男人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些许嘲弄,“我误会了?”

    他放下笔,“那你说说,你要去哪,做什么。”

    “我要去英国。”她道。

    男人眼里划过一丝转瞬即逝的精光,很快又归于无形,“英国?小女孩被人欺负了,哭哭啼啼回去找爸爸?”

    Town家现任的掌权人唐季迟,便在英国。

    唐言蹊最受不了别人这么和她说话,声调立刻冷了好几度,“我是去找证据。”

    她从小到大,受了委屈第一反应都是爬起来揍回去,至今都还没有过扑进别人怀里嚎啕大哭的时候。

    以后,也不会有。

    淡漠俊美的男人用钢笔点着桌面,气定神闲道:“可是我妈临走之前让我照顾好你,你也知道我妈说话全家没人敢不听。万一她回来发现你不见了,怕是要唯我是问。”

    “所以。”江一言最后淡淡做了结语,用笔尖指着她,“你准备去找什么人、什么证据,告诉我,我派人去。”

    “而你,就乖乖留在这里,别想着出门。”

    傅靖笙再端着茶水上来的时候,正遇见唐言蹊甩门而去的场面。

    她皱眉退后一步,目送着她离开,才又进了书房,睨着办公桌后方的男人,“你不让她走?”

    江一言“嗯”了一声。

    傅靖笙放下茶杯,祁红的味道飘出来。

    “你好歹也该帮帮她,总这么困着她算什么事?她不是要去英国找人吗?你叫人去找不就行了?”

    江一言把玩着手里的茶杯,炙热的温度在他手掌蔓延开,却化不开男人丰神俊朗的眉眼之中深藏的淡漠,“你倒是关心她。”

    “我怕你被你爹妈打死。”傅靖笙莞尔,吐字清晰,刻薄。

    男人却低低笑了,不由分说将她锁进怀里,深深嗅着她脖颈间撩人的气息,低哑道:“我死了,不是正好没人烦你?”

    傅靖笙呼吸一窒,冷艳而丝丝入扣地回应道:“真不巧,我朝你开枪的那天就已经当你死了。现在你活着还是再死一次,对我而言也没太大区别。”

    她朝他开枪的那天。

    男人眼底掀起沉暗的狂澜,不由得将她纤细的腰肢裹得更紧,他一贯冷静克制的俊脸上又出现了浓稠的自嘲痕迹,“阿笙,那你真的该遗憾,你当时没一枪打死我。才会有机会让我像现在这样,纠缠你一辈子。”

    傅靖笙很反感从他嘴里说出“一辈子”这样的话,甩开他,“我们再讨论你表妹的事。”

    “嗯。”男人高挺的鼻梁中溢出清浅的鼻音,漫不经心道,“她的事,有的是人愿意鞍前马后地为她操劳,用不着我。”

    “至于她要去英国找的人……”

    江一言停顿了两秒,别有深意道:“差不多已经被带回来了。”

    ……

    唐言蹊躺在床上,闭着眼,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

    她梦见小时候,爸妈临行前,她拽着妈妈的衣角哭得撕心裂肺,不但没有得到半分安慰,反而还挨了打的那一幕。

    画面又一转,是墨岚抱着来例假的她,不管不顾地冲向医院,最后自己中暑倒在医院走廊里。

    她梦见她第一次在小巷中遇见被人欺负的顾况,扑上去就和对方拿着刀的人拼命,结果被一刀刺中了手腕,差点连命都没了。

    梦里持续时间最久的,是她和四位Jack最快乐悠闲的那段日子。

    那时红桃还在,赫克托最喜欢每日拿他和霍格尔打趣,说他们两个真像是一对基佬。

    兰斯洛特总会一边给她按着肩膀,一边极有眼力价地打断赫克托的胡言乱语。

    因为一旁,霍格尔的脸色已经寒到不能看了。

    这梦里有她半生的时光,却独独少了最重要的那个人。

    唐言蹊裹着被子,终于泣不成声。

    头顶,却有道低沉沙哑的嗓音,在梦境与现实间劈开一道裂缝,生生压入她的耳膜,“言言,别哭了。”

    那怀抱太过温暖,她睁不开眼,下意识地往他怀中钻。

    男人身体一僵,很快将她抱住,一下一下地,抚着她的头发。

    那冷清的香味沁入鼻息——

    唐言蹊不知自己迟钝了多久……

    猛地,她回过神来,用力打开了眼帘。

    眼前模糊的影子逐渐重叠,是男人一张英俊而带了三分邪肆的俊脸。

    她听到自己心脏重重一缩的声音,也看到对方紧拧着眉心开口:“言,我回来晚了。”

    说着,便伸手要去扶她。

    唐言蹊打掉了他伸来的手,扬唇浅笑,一字一字道:

    “墨岚?你还有脸见我。”

    “看你哭得太伤心。”他舒展开眉头,努力将她言语里的利刺从心上拔下来,儒雅地微笑,“不得不哄你。”

    墨岚这几日不停在两个时区里来回奔波,眼角眉梢已有淡淡的疲倦覆着。

    他在她床边坐下,身上沾染着男性气息很强的古龙水的味道,与她在梦里闻到的,似乎……

    唐言蹊微不可察地动了动鼻翼,褐瞳的颜色被若有所思的情绪添上一笔,落得更深了些,“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一直在。”

    屋外,一道同样深沉的影子,听到这句话,迈开被西裤包裹的长腿,离去。

    却被书房门口靠着门框的江一言叫住,“你就这么走了?”

    男人漠然,几分黯淡,“嗯。”

    “那又何必过来。”江一言嗤笑,“跟我抢人的时候不是气势十足吗?进去把那姓墨的拎起来凑一顿,也让你女人瞧瞧你是个什么种。”

    男人大掌微攥,衬衫下的小臂肌肉绷紧,青筋突起。

    心,仿佛被人一刀一刀凌迟。

    可露在面上的,只剩下不动声色的冷笑,“你以为我和你一样野蛮?为了抢个女人,大闹人家的婚礼,枪口都指在新郎官脑袋上了也没把他崩死,最后自己居然挨了一枪躺了半个月。江大公子莫非觉得很光彩很自豪?”

    江一言脸色陡然变差了,薄唇一勾,弧度锋利,“你如果不希望江家和陆家的情谊到此为止,最好说话注意点。”

    男人平视着前方,视野里完全没有江一言的存在,也学着他的样子,桀骜地勾唇,“是吗?陆七七虽然大我二十多岁,但论辈分,她是我堂姐。而你,却得叫她一声婶婶,我和你之间怎么论,无需我多说。”

    说到这里,他总算正眼望向江一言,“答应我的事,不要忘记。”

    江一言被他那眼神中不惊不怒的平淡与死寂所震慑。

    一愣神的功夫,男人却已经离开了。

    ……

    墨岚在唐言蹊的卧室中,为她倒了杯水,温声问:“身体好些了?”

    她也不矫情,就这么被他喂了水,轻慢一笑,“好多了。”

    墨岚将水杯放在床头柜上,不期然,余光却碰到了她手腕上的伤疤。

    他眸色一深,忽然擒住了她的皓腕,“我送你的手绳呢?”

    唐言蹊还是漠然地挽着唇梢的笑,“不知道啊,什么时候丢了吧。”

    “丢了?”墨岚的眉头越皱越紧,“你不知道那是——”

    “那是你去佛寺里求的,大师说那东西能给我带来好运,还能驱邪保平安。”唐言蹊把他说过的话原封不动的重复给他听,脸上神色懒洋洋的,却不怎么走心,“我记着呢,所以呢?”

    墨岚失神望着。

    良久,松了手,喉结滚动,低声道:“没什么,丢了便丢了吧。”

    他从没告诉过她,那年她为顾况挡刀,自己被人切中了手腕上的静脉险些丧命。

    他害怕又无助,这辈子第一次体会到那种难以言喻的慌张。

    可是那年的墨岚,也无非就是个十几岁的毛头小子。

    只好联系了唐氏夫妻,自己惶惶不安地坐在手术室外的楼道里等。

    等着等着,他却蓦地起身,往外跑去,打了一辆车,上了山。

    榕城东郊是绵延的山脉,有几处佛寺。

    每年正月里,都会有不少信佛的老人、或是善男信女们上山烧香拜佛。

    而每个诚心拜过的人,也都最后有了善果。

    他到的时候已是黄昏,便匍匐在山门前,一步一叩首地拾级走了一百多级青石台阶。

    最后磕得额前出了淤血,也半声不吭,只求方丈能给他个保平安的东西。

    方丈看他有灵气,就叫他到香客们平日里买佛具的偏厅里挑上些开过光的“灵物”。

    他想也不想,挑了根保平安的绳串。

    临走前,脚步一顿,又问:“方丈,有没有求姻缘的?”

    “有倒是有。”方丈慢条斯理道,“不过这绳结已经打好,你难道还要……”

    “我要!”

    方丈在他的百般坚持下,无奈给了他一根红绳,又双手合十叮嘱他:“浮世姻缘早有天命定数,小施主,切莫执念太深。”

    墨岚敷衍着道了句谢,回到医院,用了一整晚的时间,将那根红绳编入了替她求的平安绳里。

    没过两天,唐言蹊就醒来了。

    墨岚大喜过望,在她拆了绷带后,立马将那绳串套在了她手上。

    “不许摘下来。”他那时候这样说,“听见了没?”

    唐言蹊抬手举在眼前看了许久,大大咧咧地嫌弃,“这么丑啊。”

    而后又瞥他一眼,不解,“你脑门上回事?被人揍了?”

    墨岚什么都没说,只握紧了她的手,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时隔太久,唐言蹊早不记得他那句话了。

    可是墨岚却没有一刻忘过。

    他说的是——

    “这里面有我们的缘分,言言,不要摘下来。”

    很久之后墨岚想起这一幕,才明白原来那场命中注定的大火,或许,一开始就是因他起。

    为的,便是断他这无妄无涯的情根。

    而方丈那句话,也成了他人生的最后时刻里,分分秒秒回响在耳畔的声音:

    “切莫,执念太深。”

    可惜,如今的墨岚,还不懂。

    他还在出神,唐言蹊已然不耐烦,“你到底来干什么的?”她眉眼间是凉薄与嘲弄交织的神色,“大老远从英国跑回来,就是问我那根绳丢哪了?”

    墨岚收回思绪,松开她的手,温声道:“言言,置气对身体不好。”

    “嗯,我知道置气对身体不好,可是杀人犯法呀。”她皮笑肉不笑,“要是杀人不犯法,我一刀捅死你,也省得自己跟自己生气了。”

    墨岚失笑,揉了揉她的头发。

    唐言蹊也没躲,就任他揉着。

    他们二人之间是早已超越了朋友与爱人的亲情,他的怀抱占据了她整整一个苍白又落寞的童年。

    就算有再深的隔阂,她也出自本能的不会拒绝他的触碰,像对兄长,像对父亲。

    “你知道,我想针对的人一直都是陆仰止。”墨岚开口解释,“我从来,没想过要害你。”

    他的目光很深,落在人心底沉甸甸的,“言言,信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