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94章 陆仰止,再见

    陆仰止微微垂眸,视线所及之处,是臂弯间女人白皙的手。

    庄清时也顺着他的目光与他对视,明明这张清隽英俊的脸离她如此之近,近到一踮脚尖就能亲上去,可她还是莫名觉得,他离她很远很远。

    或许,是他脸上过于寡淡冷漠的神情拉远了两个人的距离。

    这场订婚宴,来得实在是突然。

    不禁陆仰止没有准备,庄清时被通知到的时候亦是惊大于喜。

    容鸢代表容家送上了礼,可自始至终也没到前面去跟陆仰止说过一个字。

    霍无舟瞧着身穿红色晚礼服独自饮酒的女人,皱眉,伸手就夺过了她手里的杯子,“够了。”

    容鸢拧眉,不懂这个男人是以什么身份伸手的,“我想喝酒也碍你事了?”

    霍无舟把她的高脚杯放在铺着白色蕾丝桌布的桌面上,津红的酒液里倒映着女人娇媚明艳的五官,还有嫣然醉意。

    身旁不少公子少爷们纷纷想上前搭讪,却都被容鸢身边这个保镖一样的男人一眼扫退。

    他的气场内敛而强大,全部张放开时,也是分毫不落下乘的。

    霍无舟面无表情地睨着她,“你父母让你过来送礼,你代表的就是容家的脸面。自己一个人喝得烂醉如泥,也不怕惹人笑话了?”

    他了解容鸢,就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千金小姐,极为要强。

    容鸢今天穿了一身大红,比主角还要喜庆。晚礼服紧致的设计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身,窈窕婀娜。

    明明她是那么正经的人,穿上这一身,也显得无端端的妖娆魅惑起来。

    霍无舟看到她往桌台上一靠,仰着头,天鹅颈曲线优雅又迷人,尤其是一呼一吸时,胸前的起伏,让他极为不自在地别开了视线。

    这一别不要紧,却发现不远处许多“虎视眈眈”的目光。

    他脸色一冷,脱下西装就罩在了她身上,与此同时还留了句话:“以后不准再穿这么伤风败俗的衣服。”

    容鸢睁开眼,“伤风败俗?”

    她花了大价钱从法国买的高定,国际知名设计师的收山之作。

    怎么到他嘴里就变得这么不堪了?

    霍无舟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较劲,只沉了语调,问她:“你不去和你师哥说两句话?”

    “我和这种负心汉没什么话好说。”容鸢眸光一黯,攥紧了拳,顿了顿,踟蹰着问,“你家老祖宗,还活着吗?”

    霍无舟抱臂望着她,褪去了西装外套只剩下洁白的衬衫,更加塑成了他钟灵无染的冷淡气质,“你这么担心她,为什么不自己去看看?老祖宗想必也是很愿意见到你的。”

    “她想见的不是我。”容鸢低声一笑,摸着自己的脸,“只是我这张脸。”

    她把唐言蹊那女人害得那么惨,唐言蹊还会想见她吗?

    “老祖宗不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

    “对,她大度。”容鸢心里忽然苦涩,哪怕知道霍无舟说的是事实,她也不喜欢听到他夸其他人,“她大度你去找她,别烦我。”

    霍无舟眸色沉然,没说话,余光不期然瞥见台上高大英俊的男人也放下酒杯被人叫走的一幕。

    ……

    陆仰止很久没回过陆家老宅了,上楼时被管家带进自己年少时住过的卧室,眉心泛开几缕疑思。

    屋里是同样盛装打扮过的陆远菱。

    她坐在单人沙发上,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进来,把门关上。”

    陆仰止依言关好门,回过头,淡淡开口:“我也正要找你,大姐。”

    “你今天在媒体面前摆的脸色是给谁看的?”陆远菱开门见山地质问道。

    男人单手插在口袋里,面色不改,“大姐在说什么。”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陆远菱忍着怒火,“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那点心思瞒得住我吗?你不就是因为我和爸逼你跟庄清时订婚而不高兴吗?”

    “大姐既然知道我没心情,还要我笑给谁看?”陆仰止也不解释,平静一句就驳了回去,“我是个商人,不是卖笑的。”

    他说到这里,忽而想起什么,又道:“别忘了你承诺过的事情。所有能心平气和解决的问题,都没必要闹到六亲不认的地步。”

    “六亲不认”四个字让陆远菱的呼吸蓦地一顿,她不可思议地瞪着他,“陆仰止!你要反了天了吗!”

    陆仰止似是而非地弯了弯薄唇,眼角狭长的缝隙里析出慑人的桀骜冷峻,“就算是妈还活着,也无权干涉我这么多。”

    陆远菱气得哑口无言,半天才问:“你是觉得我没资格替妈管你?”

    陆仰止看了她一眼,不置一词,怎么来的便怎么走了。

    只留陆远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心肝脾肺没一处不疼。

    “副董事长。”门外,秘书模样的人恭敬地走进来,手里捧着一卷录像带,“这东西,开庭的时候要不要一并呈上去?”

    “你没听他刚才说什么吗?我要是敢把这个交上去,他就敢六亲不认、和我断绝姐弟关系!”陆远菱一把夺过录像带,攥在手中,狠狠道,“先留着,以后有得是机会!这次光陆氏机密被盗和公司起火的事就够让那女人消停一阵子了,这张王牌暂时放一放,以防万一。”

    “是。”

    ……

    三日后,法院正式开庭。

    唐言蹊从车里走下来,望着法院门外庄严肃穆的徽章,一瞬间画面交叠到了五年前的那一幕。

    不远处一辆辆轿车驶来,车队的最前方的车上坐着随性的保镖,后面跟着的分别是陆氏集团的各位董事。

    霍格尔和赫克托陪在她身边,本来准备安慰她几句,却听到女人莞尔轻笑着说:“你们看看那边的排场,不知道一会儿法官落锤的时候能气死几个?”

    赫克托喉咙一涩,想随她一起打趣,可话音绕在齿缝间,怎么都说不出来。

    倒是霍无舟那个冰块脸难得接了话茬:“我赌两个。”

    唐言蹊这才又笑得真切些,回头,“就送到这里吧,我自己进去。”

    赫克托张了张嘴,“老祖宗……”

    “这点事难不倒老子。”唐言蹊朝他挤眉弄眼,“五年前我就来过一回了,论流程,我比他们熟。”

    霍无舟没搭话,眼神却也深了。

    那边的车门纷纷打开,身居高位的董事们逐一下了车。

    最后一辆车里,宋井看着男人深沉莫测的脸,试探道:“陆总,到了。您不进去吗?”

    男人幽深的视线透过车窗,落在尽头那个单薄瘦弱的女人身上。

    薄唇轻启,两个字静静流进空气:“不了。”

    唐言蹊与墨岚安排好的律师团一起进了法院大门,David也在警方的押解下在她身后随行。

    一场官司,宋井坐在车里都感受到了什么叫度秒如年。

    因为车里的气氛,相比于法院里,可能更肃穆沉冷。

    律师们早有准备,David也对罪行供认不讳。

    这一场被告翻身的仗打得可谓是精彩至极,原告方措手不及,完全怔在那里。

    最后唐言蹊眉眼薄凉地睨着对面明显还想再说点什么的原告律师,淡声道:“差不多了吧?”

    “证据,证人,罪犯,都在这里。”她道,“再往我身上泼脏水,可就有点难看了。”

    几位律师面面相觑,“这……”

    “还是我需要给各位留点时间,让你们想想还能编出什么话来?”

    她掷地有声的一句,令所有人心头一震。

    “不仅杀人放火是犯法的,诬告良民也会被判刑,各位……不会是打算知法犯法吧?”

    ……

    唐言蹊忘不了那天她从法院出来,走在被阳光晒得发亮的大理石台阶上,整个人晕晕乎乎像中了暑一样的感觉。

    其他人都散了,等她的人也被拦在法院门外。

    偌大的天地间仿佛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坐在石阶的最后的一级上,低着头,脸埋进了膝盖。

    眼泪一滴一滴地掉了下去。

    几个星期来压在心上的大石头终于被搬开,她仍能回忆起那一寸寸渗进心底的绝望快要将她逼疯的感觉。

    有人一步步踏着万丈金光而来,停在她面前,一道影子,笼罩在她头顶。

    “刚才不是伶牙俐齿的,现在自己躲在这里哭什么?”低沉的嗓音,紧绷,“害怕?”

    唐言蹊一怔,抬头,男人站在她面前不到半步的距离,逆着光,身形高大伟岸。

    她想也不想就收住了眼泪,起身,绕开他准备离去。

    却被他猛地攥住了手腕,“言言。”

    唐言蹊深呼吸,转头看向他,一字一字道:“看到我无罪开释站在这里,是不是很让你失望啊,陆仰止?”

    他冷静克制的俊脸上漫开很浓的雾霭,凤眸也深深的,喉结上下一动,“没有。”

    “没有吗?”唐言蹊抽回手,淡笑,“也对,你已经和庄清时订婚了,婚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多不多我这一份聘礼好像也不怎么重要。”

    说完,她扬起脸,与他对视,讥诮道:“恭喜你得偿所愿、抱得美人归。”

    “夫妻一场,没什么可送你的。”唐言蹊自顾自地说着,伸向左手,取下无名指上的戒指,声调的抑扬顿挫都未曾改变,平静得冷漠,“这个还你,虽然拿去送她好像有点辱没庄大明星的身份。不过你若是告诉她,你连这个都从我手里讨回去了,她必定高兴得晚上多让你睡两次。”

    陆仰止就这么看着她取下戒指的动作,一气呵成,半点犹豫都没有。

    却好似,生生从他心尖摘走了什么。

    他没有接,只道:“跟我回家。”

    “回家?”唐言蹊一笑,“你说那个有钱人圈养情妇的地方吗?”

    男人俊容猛地沉下,“你……”

    “我听说了。”她收敛起笑容,面不改色地平视着前方,连点余光都没分给他,“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墨岚还在等我。”

    “你要去找他?”陆仰止问,只觉得每个字都绞着他的心脏,“你要和他走?”

    唐言蹊懒得给他解释她回欧洲是去找她爹妈。

    反正在外人看来也没什么分别。

    不过若是这样能让陆仰止死心,倒也不妨就装一次糊涂。

    于是懒洋洋地一笑,“是啊。他替我洗脱了冤屈,我跟他走,很奇怪?”

    “言言。”男人蓦地展臂把她整个人都扣进了怀里。

    法院大门外,墨岚双指取下嘴里的烟蒂,不悦地看向守门的武警,“我们不能进去,为什么他可以?”

    武警门卫低声道:“这位先生您有所不知,那可是陆市长家的公子,我也不好拦的。”

    虽然他也不能干扰执法和审判,但是放他进去找个人,那还不就是门卫点点头的事情么?

    顾况心有不甘,手摸向腰间,墨岚很快发现他的动作,厉声道:“回车上去!”

    在武警面前动刀动枪,他是没带脑子出来?

    “姓陆的还有脸缠着老大,真是——”顾况骂都不知道该怎么骂了。

    不远处,男人正如他所说,紧紧箍着唐言蹊不肯放手。

    “非走不可?”他的声线绕在她耳边。

    唐言蹊对这个怀抱发自内心的抵触,冷声道:“松开。”

    “言言。”

    “我叫你松开,听不见?”

    男人顿了下,似有所顾虑,放开了她。

    可她却没走,而是静静站在原地,就这么侧过头望向他。

    褐色的瞳孔里没有温度,也不带一丝波澜起伏,“陆仰止,我真的挺不明白你的。”

    她的话让他身形一僵。

    唐言蹊把玩着指尖的戒指,徐徐笑道:“你是人格分裂还是怎么?一会儿一个样子,不累吗?”

    “一个多星期前在医院里不由分说便要告我,口口声声准我请律师,却把我一个没灾没病的大活人关在重症监护室里,一关就是好几天。别说是律师,我连苍蝇都他妈没结识一只。”

    “说实在话,那会儿我对你挺心寒的。后来我被人劫出去,你舔着脸找过来说要给我解释,我真是恨不得一巴掌甩在你脸上,你知道吗?”

    陆仰止看着她的笑颜,却有股沁入肺腑的凉意,在血液中流淌。

    他眸色深暗,哑着嗓音,缓缓开腔:“我知道。”

    “当时我还在气头上,不想听你废话。不过冷静下来仔细想想,我前夫在我眼里一直是个盖世英雄、是个歹徒要剁我一根手指头他都舍得废掉自己一条手臂来救我的人,你怎么会在知道真相以后还铁了心要冤枉我呢?”

    唐言蹊说到这里,笑意落得更深了,“后来我听了江一言那混小子说他和阿笙的事,我想,一辈子能爱一个人不容易,我好歹也对你交付过感情,总不至于矫情到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你,所以你说让我等你,我等了。”

    女人凑近他,白皙的脸蛋上笑意盎然,盯住他幽暗深邃的眼眸,吐气如兰,“我等着你给我个解释,你猜我等到了什么?”

    陆仰止闭了下眼,大掌蓦地攥起拳。

    所有的声音都堵在咽喉里,唯有小臂上无人可见的青筋,彰显着男人澎湃翻涌的心潮。

    唐言蹊退后两步,与他拉开距离,笑容散了个干干静静,淡漠道:“我的盖世英雄没踩着七彩祥云来接我。”

    “他和他的未婚妻订婚去了。”

    “倒是那个我一直觉得辜负了我的墨岚,还了我一身清白。你说,可笑不可笑?”

    “言言。”

    “陆仰止。”她开口打断他。

    站在阳光下,明眸皓齿,如初见那般,令谁晃了眼。

    可脸上的神情又分明那么冷,那么冷,如从数九的寒冰里捞出来的,没有一丝活力生机。

    “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做这些颠倒是非的事,是不是有什么苦衷?”

    男人漆黑的眸光猛地晃了晃,里面藏着什么谁也看不懂。

    他就这样定定看了她许久,说:“是。”

    唐言蹊捏紧了手里的戒指,“嗯”了一声,又道:“好,我现在给你机会解释。”

    陆仰止一怔,低哑道:“你肯听我解释?”

    “是啊。”她轻笑。

    陆仰止抱住她,满心都是失而复得的巨大喜悦,“好,你听我说。”

    “你说。”

    他低磁的声音在她耳边盘旋,缱绻又透着说不出的情深,“那天我去医院看你,我大姐也派了人来。”

    唐言蹊细眉一皱,忽然想起他说的那个人。

    的确,那天和一同来的除了宋井,还有一位。

    只是她那时眼睛不大好使,看不清是谁,只当是公司的法务了。

    这一句话,便教她懂了他所谓的“苦衷”。

    所以才故意冷淡,所以才说那番绝情的话,所以——

    “陆远菱限制了你的人,不准你去找David替我澄清罪名。”唐言蹊接过话,莞尔一笑,“你只好让医生假造了一场急救手术,把我关在重症监护室里说我病重,拖着法院不能开庭,再伺机而动,是吗?”

    “言言,大姐对你一直有些误会,她……”

    唐言蹊实在不想提有关那个女人的事。

    一听到,就觉得心里有无数只虫子在不停的啃噬。

    她和她之间,恩怨太多。

    “行了。”唐言蹊道,“我知道了,还有别的吗?”

    男人的眉眼间划过微微的错愕,似是没想到她会这样问。一时没能反应过来,“别的?”

    “你挺不容易的。”她笑笑,“唐言蹊不是是非不分、知恩不报的人,你说的话,我相信,毕竟你大姐是什么人,我可能比你还要清楚一点。”

    陆仰止摸不准她的意思,却直觉有股寒意从心底升上来。

    这语气……

    为什么……

    像是在……

    道别?

    “你为我拖延时间、帮了我大忙,是一码事。你和庄清时订婚,是另一码事。”唐言蹊静静袅袅地开口,慢条斯理吐出这番话,“前者是公事,后者是私事;前者是恩情,后者是感情。我很感谢你明里暗里做了这些,对我这个人而言,是种不小的帮助。”

    “但是对我的感情而言——”

    她顿了顿,却道:“陆仰止,我认真想过了,我们真的再没可能了。我爱你归爱你,但我对你的爱,还没能到突破那一层底线、让我心甘情愿当小三的地步。如果你注定要和别的女人结婚,那我们也就到此为止吧。”

    男人瞳孔一缩,五脏六腑好似被人紧紧攥住,攥到快要碎裂,“言言,不——”

    “谢谢你今天澄清了这些,让我的余生不必再因为无知而错恨着你。”

    她说着,把戒指放在呆立的男人掌中,眉眼温柔含笑,“我走了,陆仰止,再见。”

    ……

    “言言!”一声低吼,男人从梦中惊醒过来。

    枕边,空空如也。

    他惊得直接从床上坐起来,却在一片漆黑的窗台上看到了披着衣服静坐的女人。

    陆仰止眉头还未能舒缓,心头那仿佛死过一般的悸动让他冷汗俱下。

    他走过去将她抱住,哑声道:“怎么在这里坐着?”

    唐言蹊眼神空洞,因看不清黑夜而没有焦距,见他醒来,她面无表情道:“你就打算把我一直关在这里了?”

    陆仰止闭了下眼,未答。

    白天,在法院门口,顶着青天白日,他就从厉东庭手里调来了部队的人,真刀真枪地把她活活抢了回来。

    当时他清楚的看到墨岚也去摸腰间的枪了,但墨岚到底是墨岚,陆仰止敢做的事,他不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