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03章 他娶她,与孩子无关

    方医生一见她回来,脸色煞白,身体不住地哆嗦。

    傅靖笙也是强压着心里的震愕,最先冷静下来,抬头看向她,“言言,你先别……”

    唐言蹊根本不听她说什么,几步跑上前来拽住了方医生白大褂的领子,“你说什么?你说的是我?我女儿?”

    她这动作粗鲁至极,好像和人打架的小青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把方医生的半个人都拎起来了。

    傅靖笙哪里见过这样直白暴力的女人,一时间怔住。

    就听唐言蹊厉声喝道:“说话!”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种什么心情。

    脑袋里空白一片,耳边嗡嗡作响,心头却偏有一个偏执到病态的、必须要达到的目的。

    若伸手够不着,若不听到对方亲口承认什么,她想,她会死。

    方医生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在这时候回来,还刚好听见了这番话,哭丧着脸,求救般看向傅靖笙。

    傅靖笙也回过神,先是走到门边捡起她扔在地上的一袋子药膏,又妥帖地关好门,最后转过身,把失控的女人拉住。

    “言言,你别冲动,这件事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你先坐下,让方医生慢慢说。”

    唐言蹊仿佛浑身的力气都用尽了,被人拉开时,失魂落魄地,跌坐在沙发上。

    一双明眸里漾开茫然无措的神色,却又那么执拗,心如死灰般的执拗,“好。”

    她咬着牙,看向方医生,眼里有了水光,“你说,都给我说清楚!”

    方医生也从地上站起来,扶着办公桌,左看看右看看,踟蹰犹豫。

    她原本只打算告诉傅靖笙一个人,可却被当事人听个正着,现在临时改口,怕是来不及了。

    “你别在心里盘算什么。”唐言蹊握紧手边的茶杯,脸色紧绷,眼神是夺人心魄的锋锐凌厉,“五年前的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你说我女儿没有死?你们明明把我推进了手术室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说到最后,将茶杯狠狠磕在桌子上,磕碎了一角,滚烫的茶水洒出来。

    溅在她的皮肤上,女人却好似浑然未觉,仍旧盯着对面的医生,目光一瞬不瞬,冷艳端方。

    傅靖笙知道方医生的顾虑,及时开口道:“你但说无妨,我答应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无论是谁让你瞒着这件事,只要你告诉我,我会护你和你家人安然无恙。”

    方医生思忖片刻,艰难启齿道:“当年,当年的事,其实,是这样的……”

    医院里。

    产科向来是个聚集了人间大喜大悲的地方。

    不过自从方医生接了手头这位孕妇以后,就很少再有时间照料别人了。

    几个月前,陆氏集团的三公子将他的新婚太太托付给了她。

    方医生见过那个女人几次,明眸皓齿,延颈秀项,眉眼间似有一股灵动的锐气,虽然懒洋洋的漫不经心,却叫人心生好感。

    她姓唐,叫唐言蹊。

    不过她更喜欢别人叫她——陆太太。

    每次别人这样称呼她的时候,她那双弯弯的眼睛都会笑成月牙,幸福两个字恨不得就挂在额头上。

    陆三公子很忙,忙到每次把人送过来之后,手机电话就不间断。

    陆太太开始也会不高兴,也会缠着他。

    到了后来,该是习惯了,会淡淡看上他一眼,然后垂下头说一句:“你的工作永远比我重要,忙去吧。”

    所以陆先生就私下里找到了她。

    方医生仍能记得男人当时棱角分明的脸,寡淡清俊的气质像从骨子里面溢出来的,令人无端胆寒。

    可唯独提到那个女人时,明明没什么变化的五官,会显出些许柔和,“我会经常带她过来,她生性活泼,聒噪又难缠,麻烦您抽时间好好照顾。偶尔带她出去走走,也让她多和其他的孕妇学一学,怎么踏实下来,做个好妈妈。”

    方医生受宠若惊,要知道这家医院是省里数一数二的大医院,专家无数。

    这个在榕城只手遮天的男人却唯独将妻女托付给她,她自然很是尽心尽力地照顾。

    不过那位太太实在是……

    一言难尽。

    “姑奶奶,孕妇不能总是玩电脑!”

    “你叫谁呢?”她一眼横过去。

    方医生蔫了,“陆太太。”

    对方这才满意地露出笑容,游戏刚打一半,正在兴头上,根本不听劝阻。

    方医生无奈,还没来得及再开口,忽然不知从什么地方伸出一只骨节修长的大手,不由分说就拔了电源。

    整张俊脸沉得能滴出水,嗓音低沉冷冽,“唐言蹊,你是要做妈妈的人了,能不能听听医嘱?这孩子你想要不想要?”

    只见那方才还嚣张跋扈的女人分分钟化为绕指柔,挤出甜甜的笑,“仰止,你来了呀。”

    然后晃荡着两条白皙的小腿跳下床,踩在拖鞋上。

    男人脸色更是难看,一副对她嫌弃至极的样子,双臂却已经无声无息地张开,护在随时能接住她的位置。

    “我当然想要呀。”唐言蹊笑眯眯地,哪还看得出凶狠恶煞的嘴脸。

    “就你最欺软怕硬。”男人不悦地拧眉,“以后孩子要是随了你,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方医生也在心里默默地想,孩子可千万不能随了娘。

    这长大了还不得是个社会毒瘤?

    唐言蹊没脸没皮,大大咧咧地一摆手,“没事没事,你儿子当然要随你,随我只能当个地痞流氓,随你好呀,当大老板。”

    “你又知道是个儿子了?”男人气定神闲地斜她一眼,牵着她的手往花园里走。

    方医生实在不想吃狗粮,但是陆三公子吩咐过,她不能离开唐言蹊三步之内,以防万一。

    就听那女人笑道:“是个女儿也好,可是女儿要是随了你,那以后嫁得出去吗?”

    “而且,你家这么传统,万一我生了个女儿他们赶我走怎么办啊?”她听起来有点苦恼了,方医生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个万是不萦于心的女人为了什么事情苦恼,“你大姐本来就不喜欢我,你说她是不是嫉妒我把你抢走了?”

    一路上就听她一个人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男人偶尔低低附和,语调虽然冷淡,可俊眉修目间却始终没浮现出半点不耐。

    那时日光正好,光线打在斑驳的树影上,又落进地面的水坑里,光怪陆离,好不美丽。

    方医生很多次望着那对璧人的背影想,一生一代一双人,也无非就是这样。

    唐言蹊那样的女人,当真如陆总所说的,聒噪肤浅、任性刁蛮,而且有时候撒起泼来堪称没皮没脸。

    她是怎么追到让全榕城的名门闺秀都趋之若鹜、芳心暗许的陆三公子的?

    有人说,她是靠着肚子里的孩子逼婚上位。

    方医生一开始也信了。

    但是后来渐渐的,无数次在这午后的阳光中,她却想,他喜欢的也许不是那个孩子。

    又或者,不仅仅是那个孩子。

    几个月后,女人的肚子越来越大,来看她的人,也越来越多。

    不过奇怪的是,每次来看她的都是男人。

    一群大老爷们也不知道和她是什么关系,她们关起门来能在房间里聊一下午。

    她从来不避讳男人的拥抱和触碰,甚至有一次让一个长相妖邪肆意的男人脱了她的鞋袜,挽起她的裤脚,为她按摩小腿,“对对,小兰,就是那,再用点力,嘶……这地方每天晚上睡觉都会抽筋,可疼死老子了。我跟你们说,以后你们谁有了媳妇儿不对媳妇儿好,老子就卸了你们脑袋。”

    “老祖宗,你看,赫克托给你肚子里的小家伙买的礼物。”其中长相最白净可人的青年一脸恶寒地递上一兜子东西,“我劝你直接扔了吧,他直男癌。”

    唐言蹊笑着打开,“真够分量,辛苦你了红桃。”

    女人一拆封,眼睛一亮,“哎呀!我喜欢!”她拿着在阳光下比了比,“我小时候可想要这支仿真枪了,这个肯定要给我闺女收着。”

    红桃,“……”

    赫克托拍着桌子志得意满,“我说什么来着!我就告诉你老祖宗肯定喜欢!”

    身旁还有个满脸漠然出尘的男人冷冷道:“聒噪。”

    于是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方医生默默退出房间,心道这都是一屋子什么牛鬼蛇神……

    这位孕妇也是有趣至极的,她脑子里似乎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念头,也不晓得为人妻、为人母需要避嫌。

    陆总好几次来撞上这一幕,一双黑白如水墨般的眼睛里色泽深得能把人吞噬,可却次次都缄默着不吭声。

    直到有一次,又一个从没见过的男人来看她。

    那人英俊高大,气质斐然,举止温淡有礼,却气魄浑然天成。

    他看她的眼神让方医生心里“咯噔”一声。

    那是种,她经常在陆总眼里见到的神情。

    脉脉深情,不诉不离。

    唐言蹊却不大想理他,别着头,很烦躁地挥开他的手,“我说过八百遍了,墨岚,你真为了我好就别再来看我。被他知道了又要生我好几天气的。”

    “你为了一个陆仰止,连从小到大的朋友都不要了吗?”

    “那你对我做过的事,又是从小到大的朋友该做的吗?”

    那日不欢而散,那男人再没来过。

    方医生却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容易就结束了。

    果然,在沉默压抑了两个星期后,一条惊天绯闻,在榕城的空气里爆裂开来。

    ——新晋的陆太太给陆总带了绿帽子,肚子里的种更不知道是哪里来的!

    这消息像是病毒,疯狂地蔓延至榕城的大街小巷。

    连一向不喜欢八卦的方医生都听说了。

    她皱着眉头,喃喃道:“怎么会呢。”

    怎么会呢,那对天造地设的贤伉俪。

    可是转念一想,在这位陆太太之前,大家都说陆氏集团的三公子,是个不近女色的Gay。

    如若三公子真是个Gay,那陆太太肚子里的孩子又是哪里来的?

    脑海里莫名浮现出了那个叫“墨岚”的男人的脸。

    方医生惊出了一身冷汗。

    难道这表面看上去的一往情深,追根究底,就是个骗局吗?

    也对,她原本就和那些男人走得那么近。近到连肢体接触都可以毫不避讳。

    倒是可惜了陆总对她的一番纵容宠爱。

    很长一段时间,那个权势滔天的男人都没再带他的太太来过医院。

    不过,他倒是和他的长姐来过一次。

    拿着两组DNA的样本,让他们化验做亲子鉴定。

    化验结果,两组样本之间,并不存在亲子关系。

    陆总当时面色沉凝,凛然的戾气破壁而出,笼罩在周围所有人心上。

    可他还是压着脾气,一字一字地盯着医生问:“这DNA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陆远菱亦是怒得想笑,“DNA是你亲眼看着医生和狱医从你身上和她肚子里取出来的,你竟然到现在还在怀疑别人冤枉她?”

    男人攥紧了手掌,俊美的眉目煞气森然,“我不信。”

    “你不信,那你来取我的DNA。”陆远菱伸出手。

    当时为了她的身体着想,孩子的DNA并未取出太多,也是陆仰止亲眼看着操作的。

    绝无可能出问题。

    至于他这边的样本……

    陆远菱让医生取了样,又在陆仰止的全程注视下与之前剩下的他的样本做了对比。

    “如何?”

    医生大气也不敢出,低声回答:“经过亲缘鉴定,这两个样本是亲生姐弟关系。”

    男人的瞳孔一缩。

    与大姐的DNA是亲生姐弟关系,也就是说,是他本人的样本无疑。

    当时方医生就在门外,亲眼看到男人攥紧拳头猛地捶在了医院的墙壁上,喉咙中溢出低低哑哑的笑,暴躁在他周身如刀锋扫荡着空气,有着将人心一寸寸凌迟的落寞与狠绝。

    又过了一周,男人面无表情地将妻子带来。

    那时唐言蹊形容憔悴,方医生很少见到哪个怀孕七八个月的孕妇瘦得像她一样。

    究竟发生过什么,她无法开口去问。

    只是按照男人说的,两个字,引产。

    女人坐在病床上,听到这两个字时不可置信地抬起头去,眼里流着泪,拽着他的衣袖苦苦哀求,要他给一个理由。

    方医生听着那哭声都觉得心碎,但转念一想,她又替陆总惋惜。

    还要什么理由呢?

    你身为陆太太,自己做的事,自己不清楚吗?

    男人却无动于衷,像是终于耗光了所有的心血与感情,头也不回,只说:“这个孩子,我不会留。”

    唐言蹊哭得嗓子都哑了,他最后甩开她的手,让护士将她推进了手术室。

    方医生换好衣服,准备跟进去。

    按理说,这么大的孩子,不能再做引产手术了。

    然而以陆家在榕城说一不二的权势地位,别说是个未出世的孩子,就算是让产妇死在手术台上,谁又能把他们怎么样呢?

    方医生低着头走进去。

    引产手术,步骤与生孩子极为相似。

    孕妇受到的痛苦也与生孩子别无二致。

    只是,生孩子之前,医生会将孩子杀死在子宫里。

    也就是说,产妇会生出一个死胎。

    此为引产。

    她手里拿着药,眼前不断闪过这几个月来这对夫妻之间的种种。

    还有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

    方医生从未想过,这个看起来漫不经心的女人,也有痛到如此地步的时刻。

    可若是当真珍惜这段感情,又何必背叛。

    富贵人家真是那么好进的么?

    产妇情绪激动,医生一时间束手无策。

    忽然,她的下腹开始流血,明明还没将引产的药物打进体内,却已经出现了血崩的迹象。

    一干人等手忙脚乱,唐言蹊陷入昏迷,几次醒来几次又昏过去,口中念念叨叨的却还是:“孩子,我的孩子……”

    方医生对面是个行医时间很长的前辈了,他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沉着脸,对她道:“小方,下病危通知书,产妇难产大出血,我们必须全力抢救。如果再把药打进去,她自己的命都保不住。快出去让家属签字,做个决断。”

    方医生永远忘不了她拿着那纸病危通知书走到门外、与男人视线相交的那一秒。

    她三言两语说清了的情况。

    男人蓦地攥紧了拳头,眼底猩红如血,再也不复当初的冷静沉稳、运筹帷幄。

    一个野种。

    一个背叛了陆家的女人。

    一个给他戴了绿帽子、让他成为全城笑柄的“荡妇”。

    谁也没想到普普通通的一台引产手术,竟然会出这么大的差错。

    方医生几乎可以想象,他下一句话是:“不必管她,这个孩子不能留,让她自生自灭。”

    可他却哑着嗓音,每个字都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保她的命。”

    “陆总?”方医生震惊地望着他。

    保她的命,意味着,那个野种,要被生下来。

    “我说话你听不懂吗!”陆仰止一双鹰隼般锐利沉鹜的眸子猛地攫住她的脸,“我说,保她的命!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荡平这家医院来赔!”

    方医生被吓得半天回不过神,而后连他的眼睛都不敢看,连连道:“是、是,陆总……”

    她慌忙往回跑,却又听见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孩子生下来我要带走,不必让她知道。”

    方医生一瞬间泪如雨下。

    在生死的抉择中,他想也不想替她选择了生。

    这就意味着他一辈子都要活在妻儿的背叛的阴影之中。

    这个榕城最卓尔不群的男人,这个动一动手指就能勾来无数女人魂的男人。

    他却为了保她一条命,忍了这般的屈辱。

    方医生是在这一秒才彻底相信,他娶她,从来都与孩子无关。

    唐言蹊,倘若有一天你知道你每日纠缠的男人早已爱你至此,你会不会后悔曾经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

    她来不及再想什么,进了手术室。

    唐言蹊在半昏半醒间只见到了医生护士满手的鲜血。

    那生孩子般的痛楚和失去孩子的绝望让她最后无力到昏厥。

    七个月的早产儿,取出来时奄奄一息,连啼哭都没有,就被放进了保温箱里。

    再后来,所有参与过这台手术的人都被陆续送走。

    这件事在遥遥的岁月里化为了众人闭口不谈的秘密。

    然而时至今日,方医生却还能回忆起那年的树下,女人枕着男人的膝盖入眠,他挂了一个又一个电话,只为让她好梦不醒。

    “你的工作永远比我重要,忙去吧。”

    她却不知,她早是他心头的独一无二,举世无双。

    区区工作,又怎会比她重要。

    方医生看着对面泪流满面的女人,轻声道:“唐小姐,引产与生产的痛楚本来就极为相似,再加上你当年痛到昏厥,只看到满室鲜血,又没见到孩子……”

    “其实,你生下的不是个死胎,而是陆总为了保你性命……留的活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