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10章 这明明就是虐待啊!

    唐言蹊从桌子上撑起身体,“这和信不信有什么关系?”

    她翻了个白眼,手指压着魔方一角,让它在桌面上转圈圈,“处理庄清时这种小角色,让我男人上场都算我欺负她。”

    说完,她菱唇微翘,嘴角浮现出一抹别有深意的笑。

    傅靖笙原本也是个不知心慈手软为何物的主,却不知怎么,看到她这一抹笑,竟有点心惊胆战。

    “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唐言蹊把玩着魔方往屋里去,留下傅靖笙一个人在花园里,满脸费解。

    ……

    第二天,庄清时刚到经纪公司,就被经纪人Amanda叫住,“清时,有你的通告。”

    庄清时皱了下眉,不悦道:“我不是说了这两周我所有的通告都推掉吗?我下周就要举行婚礼了,哪有什么时间……”

    Amanda非常无奈,“也不是公司想接,实在是没办法。喏,你自己看看邮件吧。”

    庄清时困惑地走到电脑旁边,草草读完两行字,震惊地眼睛都睁大了,“U家?”

    “是了。”Amanda轻声道,“米董事长控股的制片公司,横跨国内外,背后有傅家撑腰,所以从来只和国外的一线大牌与国内口碑最好的老戏骨们合作。据说连影后苏妩也都只在U家出品的片子里演过一个女二号。”

    庄清时原本面色呆滞,对前面半句反应还不是很大,可听到后半句时,眸光却忽然闪了下。

    “你说的是苏妩拿影后的那部电影?《倾城》?”

    “是。”Amanda知道,那部电影一直是庄清时过不去的坎。

    那年她也出了不少作品,甚至还参演了一部好莱坞大片,虽然是十八线开外的小角色,但也为她吸粉无数。

    可是她仍旧败给了苏妩演的一部偶像剧,《倾城》。

    据说那部电影是U家的米董事长与傅三爷的定情之作,因为当年出了些意外,所以没能拍摄成功。

    几年前,米董事长五十岁生日,傅三爷便一掷千金,重拍《倾城》,苏妩也不知是怎么被选中做了女主角。

    后来,《倾城》在国内收视夺魁,苏妩一跃从无人问津的孔雀花瓶成为了饱受关注的国民花旦。

    并且,摘得了影后的桂冠。

    有人曾爆料说,苏妩凭借这个姓氏,就注定不会屈居人下。

    因为国内的娱乐圈,半壁江山姓傅,半壁江山姓白。

    而苏妩,演了傅家的电影,还和白公子的爱妻苏妲己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娱乐圈里谁敢不卖她的面子?

    就算是为了讨好傅三爷和白公子,影后二字,也非苏妩莫属。

    这段经历在庄清时心里打了个死结。

    每每提到苏妩,她都恨得咬牙切齿。

    偏偏人家苏妩还是个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角色,一开口就温软娇媚、绵里藏针,叫人无力招架。

    这次U家发了邀请函给她,的确,是个她不愿意错失的良机。

    庄清时攥紧了手指,指甲扣进微微发热的掌心,“U家为什么会突然发合作的邀请函给我?核实过消息的可靠性了吗?”

    Amanda道:“核实过了,发邮件的邮箱是U家官方微博上发布的企业邮箱!我刚才也给那边去过电话了,他们说确实在筹备这部电影,也已经给试镜演员发过邮件了。”

    “哎呀清时,你怎么开始担心这么无厘头的事情了?相信你自己的实力,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米董事长确实看上了你的演技和口碑,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呀!”

    庄清时也动了心,但转念一想,又不免觉得为难,“可是我婆家那边……不好交代……”

    上次去看婚纱时,陆远菱就明里暗里地警告过她迟到的事。

    庄清时常年在娱乐圈里混,自然明白对方的言外之意。

    作为陆家的媳妇,她以后就要把重心放在家里,绝对不能为了工作耽误了婚姻、家庭。

    但是和U家合作,是她这半生的夙愿。

    这意味着她已经拥有了和苏妩那个女人相同的资源。

    她们站在了同样高的舞台上,终于可以一较高下了。

    庄清时咬着牙,道:“电影什么时候试镜?”

    Amanda仔细查阅了一遍邮件,“明天,很急。”

    庄清时在国内不大不小是个腕儿,还没人敢这么催她。

    她闭着眼仔细思索了下,明天布置教堂和婚礼现场的事情应该用不着她出面,于是应道:“好,你给她们回个消息,明天我会过去。把试镜剧本的详细资料发给我,我今晚回去好好准备。”

    ……

    傍晚时分,暮色四合,唐言蹊又一次踏进了陆家的大院。

    陆相思正坐在花园里玩电脑,冷不丁地被人披了件外套。

    她不高兴道:“我说了多少次我不冷,多事!”

    身后传来的却不是熟悉的宋秘书的声音,而是一道女性嗓音,大大咧咧的透着慵懒散漫,“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冷叫‘你妈觉得你冷’?”

    陆相思怔了下,沉着脸回头,“又是你。”

    唐言蹊开心地一击掌,伸手就在她脸上捏了下,“Bingo,猜对了!”

    见她又要把外套扔在地上,唐言蹊赶忙按住了她,“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倔呢?又欠揍了不是?”

    陆相思更不高兴了,“你很烦。”

    “哎对,这点算你说对了,我就是很烦。”唐言蹊在她对面坐下,脸皮厚得秋风都吹不动,“那你想不想我?”

    “不想。”陆相思抓住外套,扔回她身上,“拿着你的东西走开!”

    唐言蹊笑眯眯地,“没关系,你妈我明天就有事来不了了,今天能多烦你一会儿是一会儿。”

    陆相思乍听她这句话竟然愣了一下。

    心里涌起一股自己也不懂的情绪,很快反映在了她精致娇嫩的脸庞上,“你才不是我妈!走走走!不来最好了,以后都别来!”

    唐言蹊托着腮,含笑望着她,“是不是刚才有一瞬间觉得非常失落?”

    陆相思瞪着她。

    “妈教你啊,这个叫巴普洛夫把妹法。”唐言蹊煞有介事,“巴普洛夫知道吧?就是德国那个科学家。”

    陆相思面无表情,目光里透出三分鄙夷,“你下次能不能搞清楚再出来卖弄?巴普洛夫是前苏联人!”

    “不错呀,小家伙。”唐言蹊笑着又捏了她的脸一把,笑得痞里痞气,坏得十分明显,“但是我还得告诉你一件事,你听没听说过在心理学上有个定理——当一个人同时听到两个她想否认的命题时,下意识最先否认的,总是自认为错得最离谱的那个。”

    陆相思葡萄般的大眼睛顿时睁得更大了。

    “你只否认了巴普洛夫先生的国籍,没有否认我是你妈哦。”唐言蹊揉了揉她的头发,很是欣慰,“乖小孩,妈真是越来越喜欢你这傻里傻气的样子了,比你爹好骗多了。”

    陆相思,“……”

    她气得五官都要变形了。

    谁能把这个女人扔出去?!?!

    “好了,妈来给你讲讲巴普洛夫把妹法。”唐言蹊心情大好,开始滔滔不绝,“巴普洛夫先生开创了条件反射理论的先河,这都源于他曾经拿他的狗做了个实验,实验里他每天摇铃,然后把狗食喂给他的狗,后来狗就习惯了吃饭和摇铃的搭配,脑子里形成了摇铃等于有饭吃的意识,所以他每次再一摇铃,狗的口腔里就会分泌唾液,以为要吃饭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要把妹呢,就要先成为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习惯。”

    唐言蹊总结完以后,神秘兮兮道:“你习惯了我每天来烦你,突然有一天我不来了,你就很失落了对不对?”

    陆相思简直忍无可忍,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道:“你再多说一句我就动手了!”

    宋井在一旁听得都无语了。

    这位唐小姐满脑子都是些什么啊……

    哪里有用泡妹的方法讨女儿欢心的?

    亲妈,真是亲妈。

    不过……

    他暗戳戳地想,这招好像还挺有效果。

    至少失魂落魄、情绪诡异的大小姐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就和她打成了一片。

    宋井的眼神不自觉也跟着柔和下来,就着屋里的光线,染了几分温暖的笑意。

    怪不得弱水三千,陆总就只对着一瓢泥石流念念不忘呢。

    好看的皮囊比比皆是,可是有趣的灵魂,当真万里挑一。

    两人很快扭打得躺在了草坪上。

    陆相思背对着她,突然闷闷道:“你走吧。”

    唐言蹊喘着气,闻言一愣,给她披上外套,苦笑,“又赶我走?”

    “我爸爸要回来了。”陆相思恶狠狠地回头,“你要是不想被他撕成渣渣,最好有多远跑多远。”

    唐言蹊轻笑,“原来是担心我。”

    陆相思还待反驳,却蓦地听见屋外传来轿车熄火的声音。

    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唐言蹊也听见了,眯了下眼睛,“成了,那我走了,明天要想我。”

    “想你妹。”陆相思别过脸,嘀咕了句。

    女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女孩脸上亲了一口,飞快地闪人了。

    陆仰止一踏进家门就瞧见自家小公主满身杂草地坐在草坪上,满脸嫌弃地用袖子擦着脸。

    黑眸间深沉的色泽里析出几分寒意,“怎么坐在地上?”

    陆相思拉耸着小脸起身,“摔了一跤。”

    男人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的表情,忽而视线停在了她肩膀披着的外套上,“今天这么听话,还穿了外套?知道冷了?”

    陆相思下意识反驳,“才不是,爸爸你不知道有一种冷叫——”

    言语到了一半,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在说什么,后半句话戛然而止。

    男人眯起狭长的凤眸,“叫什么?”

    陆相思恹恹道:“叫多管闲事的人觉得你冷。”

    宋井忍着笑,心道,唐小姐还真是会给人洗脑啊。

    如她一般有趣的人,这世界上会有人不喜欢吗?

    男人俯下身子,把陆相思抱起来,女孩身上有股不属于她的气息窜入他的鼻尖,他的眉峰微不可察地松动了下。

    落日沉入海平线,天边最后一缕余晖也散了。

    男人冷峻寡淡的脸上看不出波澜,余光扫向宋井,“你可以下班了,把门口那辆车开走吧,明早来接我。”

    宋井皱了下眉,还是低声应下,依言去了。

    别墅外面是一条不怎么明亮的小径,这里山好水好景色好,唯独招唐言蹊不待见的就是夜里光线暗得让人想投诉。

    她打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功能亦步亦趋地往主路上走,还没走出几步,身后就打出一大片耀眼的光。

    她捂着眼睛回头,车子刚好趁这两秒停在了她身边。

    宋井放下窗户,一笑道:“好巧啊,唐小姐,我送你回去吧。”

    唐言蹊怔了怔,“是你,今天下班这么早吗?”

    说着,也不扭捏,拉开了副驾驶的门。

    说起来宋井也是一头雾水,平常这个时间陆总都还要交代他一些晚上要加班做的公司的事,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二话不说直接让他离开了,还赏了他一辆代步的车。

    奇也,怪哉。

    车子一路驶向她住的地方,临下车前唐言蹊才淡淡开口说了句:“宋秘书,我女儿任性,但她心不坏,请你多担待。”

    也说不上她的语气有什么起伏,可却莫名叫人觉得诚恳和震撼。

    大概是他没怎么见过她正儿八经讲话的样子,所以偶尔一次,便让人刻骨铭心。

    宋井微笑,“唐小姐说的哪里话,照顾大小姐是我的本分。何况大小姐平时对我们还是不错的,而且她聪敏好学,很招人喜欢。”

    “是吗?”唐言蹊嘴角不自觉地扬起来。

    心头美滋滋的,是从未体验过的、身为人母的骄傲。

    “那是当然,我女儿怎么可能不招人喜欢。”

    宋井,“……”

    其实他就是客套一句啊?

    “我先回去了。”唐言蹊收好东西下车,“谢谢你。”

    宋井望着她,到底还是问:“明天真的不来了?”

    唐言蹊“唔”了一声,“明天,有明天的事。”

    宋井看到了难得的阴霾笼罩了女人细软干净的眉眼,不过他左右掂量了一番,还是没问出口。

    ……

    翌日一早,庄清时便如约来到了郊外的某个拍摄基地。

    为了显示自己的低调不端架子,她特意早到了半个小时,可剧组的人却比她还早,连导演都已经坐在监控画面后面给前来试镜的演员说戏了。

    庄清时走上前,原以为导演好歹会卖她个面子,站起来与她寒暄几句。

    可导演却看都不看她,手里拿着剧本狠狠敲了下女演员的头,活活将面前的小姑娘骂哭了。

    庄清时忍不住侧头问Amanda:“那位导演,没怎么见过,是什么人?”

    “据说是今年刚从国外留学回来的新人,有背景的,也是U家要捧的。脾气可大了,但你还是忍一忍为好,和他好好合作,别错过良机。”

    庄清时了然了,“知道。”

    于是端庄大气地走上去,莞尔一笑,“导演,我是前来试镜的——”

    “庄清时?”导演摘下墨镜瞥了她一眼,“我知道你,名气大得很。”

    庄清时微讶,却客气地笑道:“是演过几部小作品,也不算太出名,劳您多关照了。”

    “嗯,作品是不怎么出名。”导演翻了翻她的简历,随手丢在旁边的凳子上,“你要嫁入豪门的事这两天倒是刷爆了微博。”

    庄清时脸色一变,有些挂不住。

    她身为一个演员,被人记住不是因为作品,而是因为绯闻?!

    “提前恭喜你美梦成真了。”导演也不知是不会说话还是故意寒碜她,吐出来的字眼一句比一句尖酸刻薄,“不过我还是希望你暂时忘记你那些荣光啊背景的,踏踏实实演戏。别像某些女明星一样,出了名就开始耍大牌。”

    “您说的是。”庄清时面上带笑,心中却很不痛快。

    “哼,前天来的那个谁,苏五苏六还是苏七的?那谱大的都可以上天了,我直接就给刷掉了。”导演道,“希望你别再让我失望了。”

    庄清时一惊,“你们已经请过苏妩了?”

    导演嗤笑,“她也没什么能耐。”

    庄清时瞬间换了张真挚的笑脸,“您放心,我肯定比她做得好。”

    “嗯,放心。”导演道,“她那个妖娆的气质就演不了这个角色,还是庄小姐合适。对了,试镜的剧本临时换了,你看看你行不行吧。”

    说完,又拿起两三页纸递给她。

    庄清时一看,柳眉就蹙了起来,“导演……”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挨巴掌这种戏,确实没几个女明星愿意演。”导演很平静地打断她,“如果你演不了,现在也可以离开,我们再找其他不耍大牌的明星就是了。”

    Amanda瞥了眼剧本,亦是惊呼:“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而且这哪里是挨巴掌,这明明就是虐待啊!”

    跪在地上被人揪着头发扇巴掌……这、这什么剧本?

    “宫斗戏嘛。”导演靠在椅背上,喝了口水,“女主逆袭之前都要惨一惨的,这场戏是你刚入宫还是个婢女的时候被皇后刁难,你要演出女主的自尊自爱、自强自信,眼神要楚楚可怜、又要坚强不屈。紧接着皇帝就来了。这可以算是这部剧里最有看点的一幕了,观众肯定会热血沸腾的。”

    Amanda的眉头始终未曾舒展。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问题是……

    清时是什么身价?

    放眼娱乐圈里,谁还敢这么扇她巴掌啊?

    见庄清时面露难色,导演的语调冷了好几个度,又伸手抽走了她手里的剧本,“就知道你演不了,这么为难就算了。你回去吧。”

    说完又感叹,“现在娱乐圈里的风气啊,真是,全都在作秀,用心拍戏的越来越少了。还有那个什么苏妩,跟你一样一样的……”

    庄清时脑海里还在天人交战,一听他提到“苏妩”,猛地回过神来,咬牙道:“我拍。”

    Amanda震惊地看着她,“清时……”

    “没事。”庄清时深吸一口气。

    苏妩做不到的事,她一定要做到。

    “你想好了?”导演把墨镜带了回去,隔着镜片,看不清眼里究竟是何种神色。

    “想好了。”庄清时冷静地回答。

    “痛快。”导演勾唇一笑,“试镜的话,也不用换戏服。”

    他指了指面前的空地,懒洋洋道:“摄像机已经找好角度了,你就在前面圈出的空场里,找个喜欢的位置,自己跪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