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30章 几点了?

    怀里的女人呆呆的,没说话。

    陆仰止低头,目光拢着她泪痕交错的脸蛋。

    心里迅速膨胀起来的惊痛快要把他的心房撑爆了。

    他只能收紧手臂,缓慢而用力地收紧手臂,俊朗的眉目间凝结着不多见的冷峻,狠狠扫过身后的人群,“宋井!”

    身穿西装的人立马上前,“陆总,您吩咐。”

    “把这个地方给我夷平,一片砖瓦都别再让我看见!”

    身后跟着来的那群人纷纷愕然。

    包括陆相思在内。

    她也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

    她方才唐言蹊的时候,忽然之间,整个鬼屋里的白炽灯都亮了起来。

    工作人员陆陆续续从几个门蜂拥而入,气势逼人的男人紧随其后,沉着脸负手而入。

    看见陆相思时,先是脸色稍霁,下一秒脸廓却绷得更紧,一字一字道:“我女儿在这里,那进了那间房的人是谁?”

    还能是谁?

    工作人员叫苦不迭。

    万万没想到居然惹了这么一位站在金字塔顶端、在榕城可谓只手遮天的权贵。

    方才检票员还在交班,聊着聊着就听到身后传来低沉威严的男人声音:“什么隐藏剧情?”

    两个检票员同时回头,不远处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站在那里,手里捧着刚买回来的爆米花,五官深邃,如月下寒江,机锋暗藏。

    尤其是那双眼睛,深不见底,触目生寒,仿佛被他看上一眼就能结冰。

    他说话时只有嘴唇在微微开阖,俊容的线条纹丝未动,原本该是淡漠无痕的,却总叫人有种,一寸寸被他语气里的凌厉杀气逼到无路可退的错觉。

    “我在问你们话,听不见?”

    “就、就是……”其中一人最先反应过来,低着头不敢看他,匆匆道,“是日本一位鬼屋大师亲自设计的彩蛋。就、就在第六个屋子的相框上有个开关,碰到它就会掉进墙角的陷阱里,触发新的剧情。”

    “什么新的剧情?”男人眸光逼仄。

    “是根据日本一首恐怖童谣改变的故事……”

    二人说着说着,对视一眼,另外一个人接过话来,“故事本身没什么,但是这四面的墙壁吸声,还有温感,包括AI机器识别人脸上的表情。它会讲很多很多的故事,然后观察不同游客表现出的不同情绪,对哪一个故事、哪一个话题害怕得更深、反应得更激烈,就会一直不停地重复在这一点上挖下去……”

    “所以才……吓坏了好多人。”

    真是应了那句话,恐怖的不是鬼神,而是人心。

    机器人通过识别人的体温变化、语气变化、声音变化来判断对方对什么话题最为敏感。

    然后用对方心里的“鬼”来击溃对方。

    陆仰止听到这里,脸色已经阴沉得不能看了。

    宋井最先回过神,惊叫道:“糟了,要是大小姐触发机关进去了,岂不是——”

    岂不是又要经历一遍儿时恐怖的噩梦?

    他还在想着,有什么东西便朝他掷了过来,“哗啦啦”地撒了一地,剩下的不偏不倚落在他怀里。

    是男人刚从摩天轮那边买回来的爆米花。

    眼前一道黑影风驰电掣地疾速闪过,卷起一阵冷冰冰的风,转瞬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与此同时传来的还有他压抑着怒火的沉鹜嗓音:“把灯都打开!进去找人!里面的人要是有一丁点闪失,你们都别想从这儿离开了!”

    ——别想从这儿离开。

    这儿是哪?

    鬼屋。

    “别想从这儿离开”几个字,细思恐极,令众人惊出一身冷汗。

    有人不服气地问道:“谁啊,这么狂。”

    宋井刚刚招来保镖,闻声抬眼看了嘟囔着说话的人一眼,不温不火道:“你们踩的这块地姓什么,不知道?”

    那人想了想,“陆氏集团开发的……”

    话说了一半,戛然而止。

    蓦地想起有人称呼刚才那个男人为“陆总”。

    宋井收回目光,喟叹一声,也跟着进去了。

    他原以为男人疾言厉色地训斥了外面的人,又匆匆赶进去,是因为担心大小姐会不小心触发机关。

    可是后来他清楚的看到,当男人在第六间房里找到安然无恙的大小姐时,表情仅仅有一瞬间的舒缓,马上又沉得更厉害了。

    所以,让他如此心急如焚的,并不是大小姐?

    白炽灯下,鬼屋的构造一览无遗,墙角有个不起眼的洞,被一架坡度不大的滑梯与另一个房间相连。

    那房间大约比众人所在的位置低了半层楼的距离,整个房间卡在了-0.5层的位置,说高不高,说低不低。

    从洞口刚好能看到女人对着一片虚空尖叫的场景。

    那一刻,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感到了四周骤降的温度。

    因为一股冷厉的气场涤荡开来。

    而那薄唇紧抿、一言不发的男人,就是这股气场的中心。

    “陆总。”宋井硬着头皮低声叫他,指了指一旁被隐藏的很好的员工楼梯,“这里可以下去。”

    可是男人却看也不看。

    “嘭”的一声。

    是他猛然直起身子,就这么毫无征兆地,一脚踹塌了面前一堵墙的声音。

    ——虽然那不是一堵砖和水泥砌的墙,而是一块带有吸声效果的隔板。

    但是塌下去时尘土飞扬的样子,还是让这场景看起来十分触目惊心。

    ……

    唐言蹊在他怀里哆嗦的样子深深挑起了陆仰止满腔想要杀人的怒火。

    他回过头,正看到不远处角落的投影仪。

    一声冷笑,抱着女人走到那处,将那价值不菲的进口仪器毫不怜惜地踢翻,“你就被这种东西吓成这样?”

    他敛眉低目,死死盯着女人的脸。

    唐言蹊的嗓子干哑紧致,吐不出一个音节。

    “你不是能耐得很吗?”男人的黑眸如同深渊,视线将她全部容纳,又怒又心疼,“这点小把戏都看不透,一开始拦着你不让你进倒成了我的错?”

    哪怕他是在训斥她,唐言蹊的神经还是随着他的声音而舒缓下来。

    那语气熟悉得让她很有安全感。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做到像陆仰止一样。

    只是发出一点声响,就能卸下她全部的心防。

    陆相思也走上前来,侧头看了眼那投影仪,撇嘴,“你真劳师动众,这不就是个全息投影吗?又不是黑了吧唧什么都看不见,你是被鬼吓到还是被你自己吓到了?做了多少亏心事啊?”

    也不知她话里那个字戳中了女人的神经。

    她猛地颤抖了一下。

    紧接着被男人抱得更紧。

    “陆相思!”男人沉冷的声音宛如霜降,“住口!”

    女孩怔愣着退后一步,只觉得父亲棱角分明的背影比任何时候都要冷峻慑人。

    她抿着唇,心里再多的不忍也被叛逆化成了不服气,“我为什么要住口,我说的是事实!她自己几斤几两自己不清楚吗?那么怕黑那么怕鬼为什么要逞能进来?进来之后自己把自己吓成这样倒还是鬼屋的错了?”

    她的话说出了周围人的心声。

    鬼屋本来就是拿来吓人的。

    怎么这男人能理直气壮得好像是鬼屋把他怀里的女人吓着了就是鬼屋的错一样?

    陆相思其实不想说这番话,说完也觉得有些后悔。

    但她与生俱来就是急脾气,说话伤人,也不知是随了谁。

    “为什么要逞能进来?”男人重复了一遍她的话,每个字都比前一个字音调压得更低。

    唐言蹊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皱了下眉,抬手要去拦他。

    男人却没被她拦住,转过身,黑眸如冷锐的刀锋刮过谁的骨头和血肉,“你说她为什么要逞能进来?”

    唐言蹊变了脸色,忙道:“陆仰止,别说了!”

    男人只是冷冷一眼封住了她的话,“闭嘴,这儿没你插话的份!”

    唐言蹊扯住他的袖子,头痛欲裂,“你差不多就得了……相思说的对,是我自己不知好歹,勉强又逞能,你别把火撒在别人身上了,好不好?”

    男人不理会她的软声讨饶,鹰隼般犀利的眸子盯着眼前下巴抬得很高一脸不服的女孩。

    “陆相思,这个世界上,你是最没资格质问她的人。”

    女孩眼波一震。

    后知后觉地,想起一件事。

    只听男人继续道:“你以为她真愿意到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来?你以为她喜欢在这里想个傻子一样被这些看一眼就知道是假的的东西吓得心惊胆战?就算今天这件事真是她不知好歹、勉强逞能,那也都是为了你!为了圆你想来游乐园玩得尽兴的心愿!为了让你开心!”

    唐言蹊的手指忽然收紧,把他的袖子攥得更死,“陆仰止,够了,别说了。”

    “你有自己害怕的东西提都不让别人提,那你又知不知道今天她经历的这些能让她多少个晚上睡不着觉!”男人厉声喝道,“她有黑暗恐惧症,你以为这是闹着玩的吗!”

    “我说够了!陆仰止!我说够了!”唐言蹊看到女孩脸上手足无措的神色,一时间忘了自己方才还在恐惧中挣扎沉沦,抬手狠狠打在男人的胸前,“你放我下来,你看不见她都要哭了吗?别再说了!”

    陆相思眼底全都是盈盈的泪水。

    那泪水让唐言蹊万分心碎。

    “相思,你别听你爸爸胡说,这不是你的错。”

    她慌忙地出声安慰着女孩,“是我不好,是我……”

    女孩却泪眼婆娑地抬头,泪水里有种咬牙切齿、破釜沉舟的坚毅,“你真的这么怕黑?”

    她原以为唐言蹊只是胆小而已。

    没想到,她比别人更加敏感,对漆黑的环境更加惧怕。

    唐言蹊沉默了下,没说是,也没说不是。

    却是这沉默,让女孩一下子就懂了她的回答。

    “为什么我让你出去你不出去?”她追问。

    唐言蹊还是不回答。

    “就为了让我承认你是我妈?”女孩忽然笑了下,眼泪却“啪嗒”掉了下来。

    唐言蹊见不得她哭,忙道:“你不愿意叫我也没关系,反正,我已经听过一次了,一次就够了,没关系。”

    男人眸色一深,视线若有所思的在怀里的女人与面前的女孩之间流连了一圈。

    女孩也不说话了。

    场面寂静。

    寂静得仿佛用刀切割着谁的神经。

    陆仰止最后看了陆相思一眼,抱着怀里的女人向外走去。

    宋井忍不住低声提醒:“陆总,这鬼屋……”

    “拆。”

    男人的步伐没有分毫停顿。

    一如他的语气,不假思索,压着薄怒,无有转圜的余地。

    宋井叹了口气,“是。”

    他抱着她,步履稳健笃定,“现在,立刻。”

    说完,带她一步步离开身后即将被夷为平地的地方。

    唐言蹊靠在他怀里,累得不想开口。

    走出鬼屋附近,忽然听见背后传来爆破的声音。

    唐言蹊心头一阵颤栗,忍不住回头去看那尘土飞扬的地方。

    耳边,在一片噪杂之中,男人低磁冷漠的声音淡淡响起:

    “几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