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32章 我不知道

    霍无舟一句话,让唐言蹊眼前突然一黑,全身的血液都仿佛被冻住。

    “我马上、马上就过去。”她的手抚着胸口,哪怕是这样,整个人还是抖如筛糠,“在哪,你再说一遍在哪,我……我没听清……”

    男人眸光微不可见的一沉,侧头用余光瞥着她的一举一动。

    只见唐言蹊手忙脚乱地挂了电话,把手机递回给宋井,匆匆跑到陆仰止身边,在他怀里的女孩脸上亲了一下。

    而后看向男人,眉眼间的焦灼藏都藏不住,“陆仰止,我现在有急事需要马上离开。但是你记着,你我之间还不算完!我还会去找你的!”

    说完,也不待男人回答,就径自往游乐场大门外跑去。

    男人望着她的背影,眸光幽深而冷漠。

    陆相思恹恹地趴在他身上,不高兴地嘟着嘴,“都怪你。”

    “怪我什么。”男人破天荒地回了她一句。

    “你干嘛要赶她走?”陆相思小声嘀咕。

    男人没说话。

    陆相思忽然又问:“黑暗恐惧症,是什么?”

    她清楚的感觉到问出这五个字的时候,抱着她的那条手臂僵硬了下。

    他不答,陆相思就不死心地看向宋井,“是什么?”

    宋井温声道:“是一种疾病。大小姐你想想,是不是每到晚上,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就会不知所为地生出一些恐惧的情绪?”

    陆相思思索着,没点头也没摇头。

    “人类会在没有安全感的时候紧张害怕、产生消极情绪;黑暗恐惧症患者害怕的就是黑暗,甚至严重的,会出现幻觉和很多莫名奇妙的想法。”

    陆相思越听小眉头皱得越紧,最后忍不住看着他,“你知道得不少。”

    宋井低头道不敢。

    其实不是他知道的多,而是——

    前几日陆总从英国回来后,专门问了他一个问题。

    什么是黑暗恐惧症?

    他也很奇怪,陆总怎么会突然想起这茬。

    但是看男人当时郑重的脸色不像是在开玩笑,他还是找个很多临床心理学的专家咨询了一下。

    有人肤浅的给他做了个解释,还有人直接拉着他到实验室里做了个实验,体验深度黑暗恐惧症的患者的心理。

    宋井不愿去回想那实验室里的点滴,但他还记得自己是怎么扶着墙呕吐着走出来的。

    后来他委婉地告知了陆总。

    谁知,陆总却又向他问了实验室的地点,亲自去了一趟。

    陆总的承受能力或许比他高出很多,没有他这么夸张,但走出实验室时,一贯风平浪静的脸上,还是隐约浮现出一抹不怎么适应的苍白。

    开始他还不懂,为什么陆总会突然问起黑暗恐惧症。

    但是今天,听陆总对大小姐说的那番话,他便懂了——

    因为唐言蹊有黑暗恐惧症。

    黑暗恐惧症啊。宋井想想这个词就觉得浑身发毛。

    他只是去做了个实验,已然恶心得想吐,若是唐小姐有这个毛病,每每在黑暗里都会经历一次那些触目惊心的折磨……

    那她该是有一颗多么强大的心灵才能受得住这些?

    她又是经历过什么,才会得了这种毛病?

    坐在回去的车里,陆仰止闭目养神,一言不发。

    陆相思已经在他怀里沉沉睡了过去。

    宋井边开车,边低声问:“陆总,您这次……是认真的吗?”

    陆仰止睁开眼,“什么。”

    “没什么。”宋井叹了口气,“这样也挺好的。”

    至少这个男人从今往后,就变得毫无弱点了。

    可他却听到男人微微一声自嘲的笑,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枚精巧的戒指。

    是那日在法院门口,她还给他的,“无论是不是和我在一起,她必须活着,你明白吗?”

    陆仰止这样说着,把戒指攥进掌心,“她必须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哪一个角落都好。”

    宋井道:“您在她心上费了这么多心思,若是不能终成眷属……”

    多遗憾呢。

    “刚才是谁给她打的电话?”

    “是容总的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宋井如实回答,“好像是让她去城郊的森林公园一趟。”

    “森林公园?”男人扬眉,“做什么?”

    那地方平日里杳无人烟的,也就只有每逢过节会有些活动在那里举办。

    “不清楚。”

    男人的黑眸间有思考的痕迹一闪而过,短暂的沉默过后,又道:“以后关于她的事,都不必告诉我了。”

    宋井无奈道:“是。”

    晚上榕城的高架桥上拥堵万分,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连开车的宋井都有些昏昏欲睡,广播里突然就插播进了一条新闻。

    “根据可靠消息,城郊森林公园刚刚起了场大火,有19人受伤,另外发现了一具刚刚被烧焦的尸体,目前死者身份不明、性别不明,法医需要对死者的个人体征做更为详细的鉴定,如有知情者、或家人在附近走失者,请速与警方联系。另外,我台记者正在赶往前线的路上,请等待跟进报道。”

    一番话,宋井激灵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

    他瞪大了眼睛盯着广播台的几位数字,几乎不敢回头,只能透过后视镜看到男人骤然变得难看的脸色。

    森林公园?!

    那不是——

    不止他一个人觉得可怕。

    一瞬间,陆仰止有种被人掏空了心脏的感觉。

    他猛地扶住了车窗,努力镇定下来,脸上的神情几番变化,最终掏出手机给唐言蹊打了个电话。

    手机在关机状态。

    他这才想起她的手机没电了。

    平时他对任何细节都是过目不忘的。

    怎么这一次却,有些手忙脚乱了。

    他紧握着手机,给容鸢拨电话。

    冗长的等待音,每一声都似在消磨人的耐心。

    容鸢没有接电话。

    她在做什么。

    她在做什么连电话都没法接的事情?!

    宋井依然透过后视镜看着他,看着男人压抑紧绷的五官里透出的一股绵长而掩饰不住冷与慌张。

    他的声音很哑,哑得能透出血来,“掉头。”

    都不需要他说,宋井已经把车开至高架桥的出口。

    打了个转向,又不停并道超车往城郊的方向去。

    一触即发的气氛中,男人的手机忽然响了。

    毫不夸张的,那一刻陆仰止的心脏都快不跳了,他接起电话,“喂”了一声。

    那边传来的却不是任何一个他期待的声音。

    而是——

    “仰止,今天带着相思出去胡闹一天,该回来了。”

    陆远菱。

    “晚上我约了清时一起吃饭,你赶快带相思回来吧。”

    男人额头上青筋在跳,凤眸里渗出来的寒意能把空气里的余温消耗殆尽,拒绝得不容置喙,“我现在有事。”

    “有什么事不能暂且放一放?”陆远菱在公司处理了一天他留下来的麻烦事,此刻心情也很烦躁,又听秘书说他旷了一天班居然是带着相思和那个女人出去玩了,秒秒钟心底积压的火就冒了上来,“你别再给我得寸进尺了,如果你不想让唐言蹊再被判个无期徒刑,现在马上回来!”

    “无期徒刑?”男人一马平川的语调里,所有嘲弄与凌厉都摆在了台面上,“倘若她今天出什么事,别说是无期徒刑,整个陆氏的兴衰也就在我一念之间。”

    这话,重了。

    竟仿佛是要拿整个陆氏给她陪葬一样。

    陆远菱被他话里的狠劲儿吓了一跳,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令他连唐言蹊的安危都不顾了。

    她手里捏着那张光盘,“陆仰止,你是在挑战我的耐心?”

    “不,是你在挑战我的耐心。”男人一字一字道,“大姐,我不想和你撕破脸,也没觉得事情到了需要我拿整个陆家所有人的安危开玩笑的时候,但是你手里的东西你最好看住了,别让它到什么不该到的地方,让不该看见的人看见。否则,你也就没几天副董事长的日子可当了。”

    “你什么意思?”陆远菱狐疑。

    “两年前B大有个女大学生离奇失踪,四年前天水湾项目落定后有民工上访告建筑商拖欠工资,十年前……”

    一句一句,听得宋井胆战心惊。

    这,这都是什么?

    陆远菱一张保养得当的脸更是白成了蜡色,她沉声喝道:“陆仰止你疯了吗?你别告诉我你连爸爸都想害!你别忘了是谁生你养你给你好日子过了这么多年,为了一个女人,为了一个女人你要毁了我们家吗!”

    陆仰止攥着手机,靠着座椅靠背。

    俊朗无俦的脸庞,喜怒不形于色的淡漠,说出来的话,却带着雷霆万钧的重量,“大姐,我告诉过你很多次了。”

    他黑眸里透出瑟瑟风雨,雷电交加,偏偏语气还是那般平静,连抑扬顿挫都没有变过,“如果她好好的活着,我自然会离开她,也不至于对我的亲姐和亲生父亲怎么样。但如果她出事——”

    男人顿了顿,薄唇翕动,“区区一个陆家,给她陪葬,我还嫌不够。”

    陆远菱听到这里才觉出不对劲,“唐言蹊怎么了?”

    她出什么事了?

    出什么事了,能让陆仰止这般沉不住气,不惜拿毁掉陆氏、毁掉他自己和全家来做筹码。

    “我不知道。”车速越飙越高,陆仰止的神经也越绷越紧,不停重复着这句话。

    冷静和有条不紊中,却,是极致的慌,“我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