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35章 走之前,你先弄死我

    厉东庭今天是开着一辆军用越野来的,车子的底盘十分高。

    唐言蹊被带上车的过程很沉默,整个人低着头一言不发,只能听到赫克托在旁边叮嘱的话音:“小心,注意脚下。”

    安顿好她,赫克托又道:“老祖宗,警察还要传我们过去问讯,你就坐在这里歇会儿,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和霍格尔吧。”

    女人的眸光呈现出一种胶着的状态,流动的很慢很慢,好像光是转动下眼珠就已经费尽了她浑身的力气。

    她看向他,苍白的脸蛋没有血色,“去吧,顺便告诉他们,小兰没有合法的亲属。人,我要领走。”

    赫克托鼻尖一酸。

    突然想起前些日子他们还在追查梅花的行踪,没想到再见,他已经……

    成了一堆尸骨。

    十三年,养条狗都养出感情了,何况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就算他再误入歧途又怎样,对唐言蹊来说,他仍是那个在黑暗的仓库里救她于水火的少年。

    她可以在他做错事的时候亲手将他送到法律的制裁之下,却无法对着他的尸骨无动于衷。

    明明,她还想着,等他服刑归来的那一天,带着霍格尔和赫克托亲自去监狱门口接他,告诉他,梅花,我们等你很久了。

    这话,也再没有机会说了。

    唐言蹊边想边别过头去,微微闭上了眼睛。

    赫克托站在地面上,与她差出一截高度,伸手只能拍拍她的腿,以示安抚。

    而后也同样沉默地转身离去了。

    把唐言蹊架起来之后,法医和警察终于能把尸体运送到解剖室做进一步的分析了。

    于是现场的人散了个七七八八,只剩下一群特警和爆破小组还在处理后事。

    警队的一名新来的小警察皱眉看向不远处的军用越野,“头儿,车里的女人也和死者认识,按照流程我们得把她也带回警署啊。”

    “带你个脑袋啊带。”警队的队长吸了口烟,一巴掌就掀在那人后脑勺上,“你想死我还不想!看清楚那辆车,军方的牌子!最新款的越野!上面一块防弹玻璃都够买辆跑车了!你以为那是谁都能坐的?”

    小警察大吃一惊,“她是……有什么背景?”

    “谁知道?”队长冷笑,“看见厉少对她有多照顾了没有?估计十有八九是……”

    “是什么?”一道沉静冷艳的女人嗓音劈进了二人的谈话之间,字音如冰凉的玉石砸在地上,令人窒息。

    二人回头,见面前穿着特警防弹服的女人手里还拿着一坨黑漆漆的家伙,正掀开面具、蹙着柳眉,不悦地盯着他们,“人民警察连嘴巴都管不住,和广场上的跳舞大妈有什么区别?该滚哪滚哪去,胡说八道嚼人舌根小心被拔舌头。”

    小警察怔了下,这个拔舌头的论调,他刚才也好像听谁说过一次。

    队长则是直接下意识看了厉少那边一眼。

    都说两个人熟悉了、相处时间长了以后,习惯、性格会越来越像彼此靠拢。

    那这俩人是熟悉成什么样,才能连威胁人都说出一模一样的话来?

    “还不滚?”顾九歌举了举手上的东西,“找死?”

    小警察十分天真,虚怀若谷地问道:“这是?”

    “这个?”顾九歌轻描淡写,眉毛都不带动一下的,“地雷。”

    “……”

    “……”

    语毕,两个人瞠目结舌、脸白如纸,风一样的卷走了。

    顾九歌撇撇嘴,“胆子小成这样?”

    都已经是处理完的东西了,毫无杀伤力,当球踢都没问题。

    她掂着手里的玩意儿走到厉东庭旁边,厉东庭正在和别人说话,那人一见顾九歌托着地雷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以为是有什么重要情报,行了个军礼就离开了。

    厉东庭也没拦,淡淡颔首放他去了。

    目光落在顾九歌细腻如画眉眼上。

    不禁稍稍拧了眉。

    这女人也当真奇怪,穿着一身硬朗的军装,竟也透出一股独属于小女孩的天真烂漫。

    “有事?”他居高临下地望着她。

    顾九歌又掂了掂手里的家伙,踟蹰半晌,硬邦邦地问:“车里那个,谁啊?”

    厉东庭看了眼自己的车,面无表情,“你关心的事情好像不是下属该关心的范围,想问,把退伍申请书递上来,再问。”

    顾九歌知道这个软硬不吃的男人多半不会回答,可也没想到他居然又重新提起退伍的事情。

    脸色变了变,不高兴道:“你这人——”

    身后传来轿车在泥土上猛烈刹车的声音。

    厉东庭扬眉,不动声色地看过去,勾唇嘲弄:“来得倒是快。”

    森林公园都是步行道,私家车根本不允许开进来,也不知道陆三公子又是怎么拿他的天威压住了门口的守门的人,才能这么肆无忌惮地把自己的车开进来。

    想着,厉东庭对身边最近的人、也就是顾九歌道:“去劝劝车里的人,让她躺下休息休息,看她的黑眼圈重的,也不知道是几天没睡觉了。”

    顾九歌瞪大了眼睛,“厉东庭!”

    他从来不是会关心这种事的人!

    难道、难道车里那个女人真是他的——

    厉东庭见她不动弹,沉了脸,“怎么,顾大小姐现在连上司的话都不准备听了?”

    顾九歌被他气得说不出话,“军令如山”四个字在部队里绝对不是随便喊喊的口号,尤其是对于特种兵来说,更是铁一般的纪律。

    厉东庭不由分说地冷声道:“我数到三,再不去,记大过!”

    顾九歌一咬牙,“算你狠!”

    把手里的东西狠狠掷向他的脚。

    厉东庭没躲,反而眼里划过一丝零星的嗤笑,瞄准能力这么弱也来当特种兵?她的考试是怎么过的?

    又是走后门?

    她扔下的东西,刚刚好擦着他的鞋梆,结结实实砸进了土地里,半点都没伤到他。

    ……

    陆仰止一下车就在稀少的人烟中一眼望见了那个高挑而气场磅礴的男人。

    而眼前满目疮痍,入目皆是一大片烧焦的黑色,仿佛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揪住了他的心脏,用力拉扯,直到变形。

    宋井都不忍再看,陆仰止下车前特意叮嘱他看好车上的大小姐,哪怕他再不放心想跟上去,也只能坐在车里,牢牢锁着车门。

    陆相思似有所觉,用力拍打着车窗,“为什么来这里?”

    她眼里蓄着水光,“不是带我去找我妈妈吗?为什么来这里?你骗人,我妈妈不在这里!”

    宋井低着头,不知该如何回答,更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大小姐,你先别急,可能……出了点意外,陆总已经去处理了。”

    “处理什么!什么意外!”陆相思尖叫起来,隔着车门都能听见,“唐言蹊呢,她人呢!我要见她,现在,立刻!”

    车里的动静仿佛给男人心头又划下一道血口。

    陆仰止没有回头,紧紧攥着拳头大步走上前,一把就擒住了厉东庭的肩膀。

    厉东庭猜到他心里定是不好受极了,可一转身对上那张脸,还是不禁怔住。

    那是怎样的表情。

    五官还是寻常的五官,却好似被一层看不见的阴霾遮蔽。

    棱角分明的脸廓,起承转合间往外渗透着令人心凉的冷厉与寂寥。

    尤其是那双眼睛,平日里黑白如水墨晕染着宣纸,此时此刻,却猩红得如同一头即将暴走崩溃的野兽。

    厉东庭很难想象究竟是多么沉重的事情能把那个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逼到需要将慌张和绝望写在眼角眉梢的地步。

    这样的陆仰止,他这么多年,也只见过一次。

    那就是五年前,唐言蹊自首入狱的那一天。

    心都忍不住跟着揪紧了一瞬。

    “仰止。”他叫了他一声。

    刚想说话,陆仰止就已经挥开他,往他的车旁走去。

    他看到了,他看到车里有一道化成灰他都认识的身影。

    那么平静,又那么执拗,每一步重逾千斤。

    顾九歌刚不情不愿地劝唐言蹊闭眼休息一会儿,一回头便看见有个英俊高大的男人浑身散发着煞气往这边来。

    饶是见惯了风浪,她也被他周身恨不得寸草不生的凌厉逼得退了好几步。

    这人……是、是谁?

    “滚开!”男人毫无耐心,低吼着让顾九歌滚出他的视线。

    顾九歌就真的鬼使神差地远离了这里。

    陆仰止站在军用越野面前,突然觉得手和脚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他知道,他应该打开这扇车门。

    可是怎么都抬不起手来。

    脑子里,是她浅笑倩兮的眉眼。

    他曾疯了般,想把她圈在自己身边,再也不放手。

    不管什么名分,也不管她开心与否。

    因为每每看到她的脸,听到她的声音,都像走火入魔了。

    他愈发不能克制自己。

    也愈发地明白,他要让她离自己远远的,那才是对她好。

    如今,她就在他眼前咫尺的地方。

    再也不会哭,不会笑,不会离开。

    是他错了。

    是他错了。

    他怎么会以为放她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他的世界里,没有她,还剩什么?

    “再没有一个人能像我一样爱你,从今天开始,你吃的饭不会再有味道,你过的日子不会再有笑容,你难过的时候再没有人能逗你开心,你冲动的时候也没人能拦得住你。”

    “无论过多久,你都会后悔你今天的决定。”

    “陆仰止,你别把我当傻子。”

    “就像你懂我一样,我也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你的一举一动,你说话时候的神态语气,我都明白。”

    他一掌撑在车窗上。

    挺拔高大的身躯猛然弯下去,像终于支撑不住树冠的重量,而拦腰折断的参天大树。

    你说你了解我。

    不,唐言蹊。

    我现在有多痛多悲多绝望,你一点都不了解。

    你是暖阳,是晴天,是华枝春满,是天心月圆。

    也是狂风,是周雨,是山呼海啸,是飞沙走石。

    你是全世界。

    你知道吗。

    你知道吗?!

    你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每一次都够我心里倾塌焚毁一回。

    这次是终于再也不会回来了吧。

    再也。

    不会回来了。

    厉东庭在不远处看得眉心发胀,眼睛也有些不舒服,正烦躁地抽了根烟准备上前,便被反身回来的顾九歌拦住去路。

    “喂。”顾九歌不解地指了指那边,“那人干什么呢?”

    “他以为死在大火里的那个是他女人。”厉东庭吸了口烟,不耐道,“发疯呢。”

    “他女人?”顾九歌眨了眨眼,后知后觉地问,“车里那个,是他……”

    边说边扬起嘴角,“是他的就好,是他的就好!我还以为是你。”

    厉东庭眉头皱得更厉害,“我什么时候说过那是我女人?”

    他什么时候有过女人?

    顾九歌开心得一蹦三尺高,身上的防弹服都显得没那么沉重了,“太好了!”

    “你把嘴闭上。”厉东庭语调沉冷地低声斥道,“他现在脑子不正常,你说这话要是让他听见了,你就等着让你爹妈给你收尸吧。”

    顾九歌于是闭了嘴,看过去,又忍不住小声咕哝:“那他脑子是真不正常,哪个被火烧死的人脸上白白净净还穿得整整齐齐的?”

    一句话正好说到厉东庭心坎上,他狠狠吸了口烟,“是,他一遇见这个女人,智商就都他妈被狗啃了。”

    顾九歌笑眯眯,“你吃醋哦?”

    “……”

    他跟一女人吃哪门子醋?

    “你是不是喜欢他?”顾九歌仿佛发现了惊天大秘密,“怪不得你身边总是没有女人,原来你喜欢的——”

    “闭嘴!”他忍无可忍,笑得冷枭桀骜,“顾九歌,看在相识多年的份上我提醒你,这种话别对男人随便说,不是谁都有我这么正人君子,不会对你做什么,懂?”

    女人的眉目间掠过一抹失望和黯然,“我倒是希望你能对我做什么呢。”

    这句话也不知厉东庭是没听见还是懒得理会,将手里的烟掐灭,吐出两个字:“收队。”

    那边,陆仰止还一动不动地站在车旁。

    像一块僵硬的磐石。

    处处萦绕着沉沉的死气。

    忽然,车门在他的手掌里微微往外拱了拱。

    还有开门的声音,和女人哭哑了的声音同时响起:“陆仰止,你怎么在这里?”她又推了推车门,推不动,于是无奈道,“别压着车门,我要出去。”

    男人的眸光重重一震。

    不可思议地抬起头,正对上车里女人细眉微蹙,盯着他的目光。

    她此时此刻的声音不好听,很不好听,暗哑得仿佛褪去了所有的色调。

    却如同一刹那爆炸的光芒,顷刻中还了他一个五彩斑斓的宇宙。

    陆仰止觉得这声音刺得他耳膜都在一下下的胀痛,他很缓慢地抽回手,唐言蹊顺势打开了门。

    还没说话,就被男人蓦地收进了怀中。

    那怀抱紧得令人无法喘息。

    唐言蹊都听到自己的骨头在他的怀抱中咯吱咯吱的摩擦。

    他的身体和他的手掌却是那么冰凉,凉得好似刚刚从哪个冰窖里捞出来的。

    黑眸一瞬不眨地锁住怀里的女人,生怕这一松手,就又是撕心裂肺的一辈子。

    “陆仰止?”唐言蹊十分不舒服地在他怀里挣扎了下,“你先放——”

    “不。”他沙哑的嗓音,像地面焦黑的泥土,寸草不生,荒凉而偏执,“不放。”

    唐言蹊怔了怔。

    只听他在她耳边,呼吸低沉,声线粗嘎,毫无平时在商场上方寸有度、进退得体的沉稳,“唐言蹊,我给过你机会离开,但不是让你这样离开。”

    他的语气越来越重,也越来越凌厉,那是种恨不得绞死她的力道,“是你自己要回来的,那你就给我记清楚,这次你若是再走,走之前,你先弄死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