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48章 寒了多少人的心

    陆仰止斜眼睨着他,冷笑,“为这么点事也至于专程把我叫过来?”

    他手指一弹眼前空空如也的酒瓶,“自己一个人吹了几瓶了?”

    厉东庭没吭声。

    “因为什么?”陆仰止的指尖离开冰凉的瓶身,没什么情绪地继续问道。

    厉东庭还是不吭声。

    陆仰止望着他,眼中是洞若观火的犀利与睿智,薄唇开阖,淡淡说出三个让面前那伟岸卓绝的身影突然就僵住的字:

    “顾九歌。”

    下一秒,看到对方的反应,陆仰止就知道自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忍不住凉薄地勾了勾唇,嘲弄,“厉少还真是有趣,输都输得这么从一而终。十几年如一日地被一个丫头追着吊打,逼到只能自己关起门来喝闷酒的地步。你接手雷霆时候的本事呢?”

    厉东庭被他一刀一刀刺得眉间青筋猛跳,“滚。”

    陆仰止最近正得爱情滋润,再看他这满脸暴躁的样子心里就暗搓搓的痛快。

    面上,却要摆出关怀之色,“她不是四年前就鸣金收兵了,你还念念不忘?”

    厉东庭面无表情,“她要是真鸣金收兵就好了。”

    “怎么?”

    “她四年前跟她家里人闹翻了,进了军校和部队。”厉东庭头疼地捏着眉心,“所以才消停了一阵子。”

    陆仰止眸色一深。

    军校,部队。

    很耐人寻味的地方。

    可以很轻松,也可以折磨死人。

    更何况,顾九歌还是个金枝玉叶的大小姐。

    他不轻不重地调侃,“这不是挺好的?从军出身,和你厉大少爷正好门当户对。”

    厉东庭,“……”

    他忽然有些不确定自己到底是叫陆仰止来解闷的还是来添堵的。

    “学的什么?”陆仰止问,“文艺兵还是军医?”

    厉东庭看了他一眼,笑得寒凉,“特种部队,爆破处理。”

    “……”

    陆仰止有片刻的错愕,随即,修长的身子往沙发上靠了靠,狭长的凤眸眯成一条线,低笑,“小姑娘挺有胆识的,这可不是谁都做得来的工作,为了你人家连命都不要了,你真的不考虑一下?”

    厉东庭根本不想接他这茬儿。

    陆仰止也知道自己这话只能当句玩笑来听。

    他与池慕两个,是与厉东庭交情最深的兄弟,没人他们两个更清楚,厉东庭和顾九歌之间,不可能有结果。

    不过,没有结果是一回事,厉东庭为什么会为了个没有结果的人跑来喝闷酒,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说回刚才的事。”厉东庭点了根烟,沉声道,“这次的事情非常棘手,我需要你的技术支持。墨岚那小子,我没和他打过交道,也信不过他。”

    “没见你以前对什么任务这么上心。”陆仰止一语道破,“上头又闹了?”

    厉东庭闭了下眼,不同于陆仰止的老谋深算和平静稳重,他的五官轮廓则是种硬朗而充满英气的形状,仿佛所有问题到了他面前都不是问题,都能被他一枪崩裂。

    不过眼下,这万丈豪情却都收束进了他眉间的褶皱中,看起来格外疲倦,“是,大选在即,方老将军病故,现在所有人都对这个悬空的军衔虎视眈眈。左派有意提我上去,但是——”

    “但是方家肯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外人把他们家世袭的军衔抢走。”

    有人推门而入,低笑着接过了话。

    厉东庭都也不抬,把方才话又说了一遍,“一个两个来得这么慢,吃屎都赶不上热的。”

    池慕整了整外套,在沙发上坐下,眼里幽光不减,“看来我是真来晚了,已经喝这么多了?”

    厉东庭最是看不惯他那副优雅从容的贵公子做派,总觉得装腔作势,“少逼逼,先罚三杯再说。”

    待池慕喝完酒,陆仰止才继续道:“方家给你使绊了?”

    说完,他眉头一皱,意识到了什么。

    厉东庭冷冷嗤笑,“那群老不死的,跟国际刑警互相踢皮球,打太极,最后把事儿全推我头上。如果这个案子砸在我手里,就不光是区区一个军衔的问题了。”

    那么方家可能会彻底有了针对厉家的理由。

    所以说,这个案子,无论如何都要破。

    陆仰止听到这里差不多明白为什么他要特意叫他过来一趟了。

    因为只有兄弟,才能放心把自己的背后交给兄弟。

    墨岚的本事虽然和唐言蹊同出一脉,不见得比她差多少,也是个奇才,但是这件事陆仰止来做,能尽十二分力,墨岚的话,八分都算多。

    在这件事上池慕的参与度不算高,闷声喝了两杯,突然道:“老三家那个不是厉害得很,让她出马还有什么查不明白的案子?”

    陆仰止凛然横了他一眼。

    厉东庭自然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老三家那个,最近私事还忙不过来,我哪敢去请那尊大佛。”

    “我来吧。”陆仰止淡声道,“她来我来都一样,就当是替她,还你人情了。”

    池慕听了这话忍不住又抬眸睨着他,讽刺,“你这里里外外分得倒是清楚。”

    替唐言蹊还厉东庭的人情。

    这话说白了就是在表达——在他心里,那个好了几年的女人比他们这群从小穿一条裤子的哥们都要亲近。

    陆仰止看回去,眉间降了层阴沉沉的寒意,“废话,你给我睡吗?”

    池慕,“……”

    他温香软玉抱在怀里为什么要给个大男人睡?

    恶心。

    厉东庭得了他的许诺,才从包里掏出了一叠文件,摊在烟灰四散的桌面上,“这是国际刑警在境外查获的几起案子,涉案者进了监狱无论怎么严刑逼供,都守口如瓶,更有甚者直接自杀在牢里。看得出来这个组织的结构十分牢固,到达榕城之间,主要活动范围在非洲和欧洲。”

    陆仰止静静听着,没有搭话。

    “我们窃听过他们的通信无线电波,但是被发现了。”厉东庭道。

    陆仰止眼中有了些不一样的色泽,“还是高手?”

    “不然你以为我们要黑客干什么?”厉东庭反问。

    池慕还在喝酒,不咸不淡地插了句话,“非洲很多地方生活水平还在基准线以下,可能只是个买卖交易市场,如果我是人贩子,我冒着风险赚得盆满钵满,绝不会到非洲去挥霍。”

    就算他有钱,非洲也没得可让他挥霍啊。

    烟酒车女人,那个不毛之地有什么?

    厉东庭冷哼,“就这么点长脑子都能想明白的事,那帮国际废物徘徊在两大洲里查了四五年,最后才确定组织头目确实在欧洲。”

    “欧洲。”陆仰止低低咀嚼着这两个字,有条不紊道,“把所有电子数据、IP都发给我,我让人继续查。”

    说完,他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出去。

    短信发完,屏幕久久还亮着。

    男人的视线却忽然定格在屏幕上显示的日期上。

    蓦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往外走,“你们喝,我先走了,记我账上。”

    “老三?”池慕皱眉,“难得聚一次。”

    前阵子他和唐言蹊闹得满城风雨,他们身为兄弟也不好意思前去打扰。

    好不容易有了机会,怎么他还——

    陆仰止心头烦躁不安,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他出门前女人欲言又止、口不对心的样子。

    是了。

    难怪她会做出那副依依不舍的失落表情。

    难怪她会咬着唇说要他早些回来。

    因为,今天,是她生日。

    陆仰止想抽自己一嘴巴的心都有了。

    难怪一开始在医院里,她要他三天、72个小时。

    因为算上第一天在家缠绵,第二天在游乐园母女相认,今天,刚好是她的第三天。

    他却狠心地把时间截止在了24小时的点上。

    若是没有兰斯洛特的意外身亡,没有那场误会,他也许就……

    陆仰止心里无声揪紧一片,俊眉紧紧拧着,握着手机想也不想就拨出了那串烂熟于心的号码。

    厉东庭喝了点酒,脾气也上来了,“仰止,你要是这时候走,就是不给兄弟面子了。五年前五年后,唐言蹊跟你闹得天上地下,我们哪次不是尽心尽力地帮你?现在你们破镜重圆了,她还不能消停点吗?”

    这话在寂静的包厢里显得格外刺耳。

    隔着电话,也震住了刚刚按下接听键的唐言蹊。

    她一下就认出了那是厉东庭的声音。

    可那人说出的话,却让唐言蹊眸间黯淡之色渐浓。

    轻声问:“仰止,怎么了?”

    偌大的卧室里,女人身着单衣坐在大床中央,长发洋洋洒洒地铺开,漆黑如鸦羽,衬得她那张清秀的脸蛋,莫名苍白。

    陆仰止听到那细弱的声音,感觉它仿佛勒住了自己的心脏,更无瑕去管身后好友的怒火,低声道:“言言,睡了吗?”

    她娇懒的嗓音带着笑,“睡了,被你吵醒了,干什么?”

    “先别睡,等我回去。”

    唐言蹊心里一动,笑容落得真实了些,可却转瞬僵硬,似有顾虑道:“厉东庭找你不是有急事吗?你们的事情解决完了吗?”

    “他能有什么急事。”陆仰止冷嗤,“我马上——”

    话没说完,厉东庭个暴脾气就从身后劈手夺走了电话。

    陆仰止眸色重重一沉,一抹杀机凌厉地从他的眉眼中迸射出来,“厉东庭!”

    池慕亦是放下酒杯,看不下去地拦住了要上前的陆仰止,“行了,老三,东庭也是好久没和你聚了,你因为一个唐言蹊冷落了我们多久?就算她是正宫娘娘你也不能独宠专房不是?”

    唐言蹊在安安静静的卧室里,一根针掉在地上她都能听见,更何况是几个大男人吵架的声音。

    她又试着叫了句:“仰止,你要回来吗?那我等你。”

    “等什么等,今晚不用等了!”电话里传来的是厉东庭的声音,冷漠又拒绝,“一猜就是你又催他回家,你男人是和我们在一起,又不是出去泡妞,你至于这么半点也离不开他吗?现在你还没登堂入室就这么管着他,以后嫁给他那还得了?是不是我们和他见面都得经过你批准了?”

    唐言蹊无声攥紧了手机,眼眉苍白,说出来的话音却如淙淙流水,凉得沁骨,“厉东庭,出去醒醒酒再来和我说话。”

    陆仰止亦是单手挥开池慕的禁锢,沉着脸望着厉东庭,每个字都沉甸甸的,压着人心,“你别以为我不敢和你动手!”

    厉东庭冷笑,“为了个女人?”

    池慕也扶额,“老三,不至于的,东庭说话也就是难听了些,他今天喝多了——”

    唐言蹊抱着手机,听到那边传来砸东西的声音,似乎是手机被人打掉在了地上。

    她脸色一变,想叫出声,却不知该叫谁的名字、他们是否听得见。

    只能听到池慕不停劝架的声音,还有厉东庭对着手机,寒声质问:“唐言蹊,他为了你和我动手,你现在满意了?五年前我就想问你,有这样的男人你还有什么可不知足的,非要去做那些龌龊事!你知道他为你付出了多少吗?你配不配得上他,现在我也不说什么了,他就是眼瞎一门心思地栽在你身上,这次你要是再敢有一点对不起他——”

    话都没说完,就被一声巨大的酒瓶摔裂的声音打断。

    “噼噼啪啪”的,碎片和酒液四溅开来。

    伴随着陆仰止森冷彻骨的嗓音:“说够了吗?”

    不必看他的脸,光听他的声音,都能感觉到一股惊人的暗色戾气不停地往外翻涌。

    “厉东庭,你要是再多说一个字,你我兄弟情谊到此为止!”

    这话重了。

    池慕眼皮一跳,不知该怎么拦了。

    唐言蹊沉默片刻,单方面挂了电话。

    把自己卷进被子里,关了床头的灯。

    ……原来,不仅仅是陆家人,就连他身边的兄弟,都对她颇有微词。

    这话,若是清醒的时候,厉东庭必不会说出来给她听。

    今天也就是借着醉意,酒后吐真言了。

    卧室里暖气开得很足,她却仍然觉得冷。

    那股寒意像是从脚底一直钻进心里,冻结了她浑身的血脉。

    她无法挣扎,动都动不了。

    只能编辑了一条短信出去,用尽量平和大方地口吻说:没关系,仰止,今天你和他们好聚聚,有个肯为你赴汤蹈火的兄弟不容易,且行且珍惜。

    那边没再有任何回应了。

    她想,陆仰止应该是留下了。

    早就想过这条路不好走,没想到居然如此不好走。

    艰难到,好像这一路上除了陆仰止,没有一个人看好他们。

    而且她这样自私地扯着他,好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让他为她背弃全世界。

    他的兄弟,他的亲人。

    他还为了她把自己多年经营的心血拱手让给了墨岚。

    她对他来说到底是什么呢……

    话又说回来,赫克托和霍格尔也不见得有多喜欢陆仰止,他们也像池慕厉东庭那般,把这种厌恶藏得很深。

    他们两个在一起,不知是寒了多少人的心啊。

    钟表的时针秒针滴滴答答地走着,唐言蹊最后一次看表的时候是23:59。

    她放下手机,无声对自己说,生日快乐。

    ……

    陆仰止回到家时,卧室里阒然无声。

    他推开门,俊脸上染着一层浓浓的霜色,手表上00:20的字样如此扎眼,扎眼到让他第一次有些痛恨时间,若不是他在路上去买了点东西,耽误了太久,或许就赶上了。

    而床上的女人呼吸平稳,侧脸安然,满不在意的模样,又让他心里多了几分不悦。

    他褪掉外套,走进浴室冲掉了身上的酒气和烟味,再掀开被子时,她还以同样的姿势躺着。

    不禁冷笑,长臂一展把人捞进怀里,不由分说地吻住。

    唐言蹊不出意外地睁开眼,迷蒙又混沌地盯着他瞧,“你回来了?”

    “还装。”男人的脸色不见好转,硬邦邦的难看,“你哪天睡觉有这么老实了?”

    她这厮嗜吃嗜睡如命,偏偏吃相和睡相都叫人难以恭维。

    若是他不搂着她睡,她自己转着转着掉到床下面去都有可能。

    怎么会一直乖巧温顺地保持着同一个睡姿这么久?

    唐言蹊又闭上眼,轻轻地笑。

    不知是不是陆仰止先入为主地将她定义成了不开心,所以看到她这笑颜时都觉得是十成十的勉强,“干什么非要拆穿我,我不是想在你面前留个好印象——唔——”

    没说完的话尽数被男人堵进了唇中。

    他温热的手掌隔着她的睡衣摩擦着她胸前的柔软,动作远不如往昔温柔,反而有些急躁冒进。

    唐言蹊一边喘息着一边从他怀里退开,睁开一双褐色的眸子,定定地望着他。

    也说不出那温凉的眉眼间有什么特别的情绪,陆仰止却无端感觉到了一股高高在上的慵懒和平静,“仰止,你在不开心什么呢?”

    她说过,她是他的蛔虫。

    哪怕他不说一个字,只要皮肤相碰,她就知道,他很烦躁。

    和厉东庭他们吵了架,闹了不愉快,回家拿她发洩吗?

    退一万步讲,不开心的那个人,不应该是她吗?

    生日当晚莫名其妙接了通电话被人骂得狗血淋头。

    她还只能温柔善解人意地叫他们吃好喝好别因为她闹不愉快。

    话说回来,当个淑女真他妈累啊,也不知道庄清时每天挂着客服一样的微笑对待粉丝狗仔赞扬辱骂,究竟是种什么心情。

    不会人格分裂吗?

    男人似被她说中,俊脸上棱角分明的线条绷得更紧,沉声道:“言言,不闹了,过来。”

    唐言蹊就真的不闹了,又回到他怀里,笑着把玩着男人的喉结,在看到他眼里点燃的一簇慾火时,静静笑开,“想要?”

    他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哑声道:“你说呢。”

    她闭上眼,把他推开,“我明天还要出门办事,困得很。”

    “什么事,我替你办。”他吻着她白净的腮帮,温声道,“你好好休息两天,别太操劳。”

    唐言蹊打开眼帘,突然想说,如果是要去陆家找你姐和庄清时呢,你要怎么替我办?

    他已经和兄弟闹得不可开交,她没理由再把他逼到更加举步维艰的境地里。

    陆仰止虽然不说,可他眼底深藏的倦意她看得出来。

    唐言蹊深吸一口气,从床上坐起,在男人沉暗幽深的视线里,自己把自己的睡衣褪了个干干净净。

    继而反身跨坐在他腿上,轻轻摩挲,感受到身下有什么东西渐渐撑开变形,她眯着眼睛,眼尾勾出细腻的娇媚风情,“想要吗?求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