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55章 血债血偿,你肯不肯?

    再睁开眼时,天边暮色四合,夕阳橙红的光芒好像是浸泡在血里,把女人的思绪一下就拉回了下午血淋淋的场景中。

    眼皮一跳,唐言蹊从床上撑着身子起来。

    还没坐稳,就被一道深色的身影搂进怀里,“言言,你怎么样?”

    唐言蹊顿了顿,扶着额角,甚至不知道这男人是从何处而降的。

    见她不说话,男人把她稍稍拉远了些,黑眸一瞬不眨地盯着她苍白的脸,脸廓紧绷,嗓音低哑,“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难受,一定要告诉我,嗯?”

    唐言蹊回望着他,思绪转动的很慢,如同她弯起唇角一样慢,“陆远菱……”她叫了这个名字,停了几秒,“没事吧?”

    男人身子一震。

    扶在她肩膀上的手力道无形间大了许多,“言言,现在不要想这些,医生说你的身体需要静养,输完液我就带你回家。”

    陆仰止本以为她醒来会哭会闹会翻天覆地,可她如今就这样静静地坐在床上看着他。

    眼神也很平静,平静得没有半点波澜,眉目慵懒里透着一丝疏离的冷。

    她多看了他的外套一眼,觉得有些异常,却没理会,只垂下眼帘,又问:“赫克托呢?”

    陆仰止身后,依次站着苏妩、池慕和厉东庭三人,闻言都变了脸色。

    本来池慕想自己去办手续,让苏妩先来陪陪她,谁知唐言蹊却一直昏迷到傍晚才醒来。

    她沉睡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他们却是亲眼看着陆仰止浑身是伤地从病床上起身,扔了自己染血的外套,拿了厉东庭的披在身上,急匆匆地赶回了这里,半秒都不敢耽搁。

    此刻厉东庭只着一件烟灰色的衬衫,站在最远处,眸色晦暗复杂。

    唐言蹊等了很久没等到答案。

    这死寂般的安静,好像就是一种答案。

    一分一秒,一点一滴地耗空了她的心血。

    陆仰止抿了下唇,哑声道:“他……”

    啪——

    一声清脆的响打断了男人没说完的话。

    床上的女人手还没来得及收回,男人被打得直接偏过头去,身形晃了晃。

    池慕大惊,忙要上来搀扶,语气不善地警告道:“唐言蹊,老三现在——”

    “言言!”被打得头脑一阵晕眩的男人却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床上快要跌倒的女人,“你怎么样?是不是伤到了哪里了?”他攥着她通红的掌心,眸光深霭,“手疼不疼?”

    池慕顿时满腹的话都被噎了回去。

    连苏妩都不自觉地颦了眉梢。

    这算什么。

    是唐言蹊打了陆仰止一巴掌,他却还要问她的手疼不疼。

    不过,床上的女人此时此刻看上去确实不好。

    应该说是,相当糟糕,好像她不是动手的那个,而是被打的那个。

    那一巴掌,或许是用尽了她浑身的力气。

    打完以后,女人整个身体都软绵绵地往下倒去。

    陆仰止既惊且怒,又不能对她发火,低吼道:“池慕,叫医生进来,快叫医生进来!”

    “不用。”唐言蹊闭上眼,逼退了眼前的阵阵发白,嗓子像干涸的池塘,半点清润也无,嘶哑得透彻,“让他们出去,你也出去,我想自己待一会儿。”

    陆仰止看了身后几人,众人也都很识相地离开了。

    唐言蹊没睁眼,也能感觉到面前男人那强烈到无法忽视的存在感,就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说,让你也出去。”她提高了声音,在男人听来依旧是虚弱到不可思议,“你听不懂吗?”

    陆仰止抱着她,温和宠溺地在她脸颊上亲了亲,声音是刻意放缓的低沉和温脉,“你睡,我在旁边陪你。”

    然而他这样的人,本就不习惯用这种语气说话,就算是强行伪装出来,也能让人感觉到温柔背后没有商量余地的强势。

    “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你睡不好。”男人的手掌抚摸着她的额头,因为拿捏不住她的情绪,所以俊朗的五官里呈现出一种微不可察的紧张,“我在旁边陪你,万一你做噩梦了,我也好及时知道。你安心睡,我不出声。”

    唐言蹊有些奇怪他突如其来的体贴与呵护,但也没想太多,只是无波无澜道:“你在这里我才会做噩梦。”

    她看向他,褐色的瞳孔里空寂无物,眼神泄露了竭力想掩藏的疲倦,“陆仰止,我本来想休息下再和你谈,不过既然你不愿意出去,那也罢,我们先把该说的说完,也好还彼此一个清净。”

    男人被她平平无奇的几句话震得僵住。

    小臂上跃出脉络清晰的血管,肌肉也绷得死紧。

    他密不透风的黑眸攫着她苍白漂亮的脸蛋,喉结滚动,“言言,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什么,你不明白吗?”女人撑着头,眉眼像是被雕刻出来的,除了年轻与精致以外,看不出丝毫原萦绕的灵韵,只有死气沉沉,“我和你说过了,赫克托如果出了什么事,那么我要你姐姐拿命来偿。”

    她说完,自顾自地笑了下,“你是不肯的吧?”

    男人的眸光愈发晦涩,往常的沉稳和克制几乎压不住其中喷薄欲出的情绪,“所以,你就要把这笔账算在我头上了?”

    唐言蹊望着天花板,这个姿势脖子很累。

    男人细心地托着她的后颈,让她可以稍微轻松地保持这个姿势。

    因为他知道,她不想流下眼泪来。

    尤其不想,在这时候让他看见。

    “你看,你这不是明白得很吗。”唐言蹊觉得自己此时应该是心痛的。

    可是她感觉不到太多,除了胸口那个血淋淋的洞,还有不停往里冒的冷风。

    男人深讳的眼底翻滚过许多浪潮,最终却只是把她抱着躺下,调好枕头的高度,又掖好被角,“别说胡话,你先睡一下,我去找医生谈谈。”

    “陆仰止。”她也没挣扎,就乖乖任他摆弄,阖着眼帘,“我说的话都是认真的,我想的很清楚,你再来问十遍二十遍也是这个答复。”

    “不是胡话,”他勾了下唇,似是没把她的话当真,随口一问,“那相思呢?你要把她怎么办?”

    女人的眉梢总算有了些细微的波动。

    男人也就停下动作,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没有血色的唇。

    不知道,从这两片薄薄的嘴唇里,又会吐出怎样锋利的字眼。

    相思。

    她对相思的执着和爱,他是再清楚不过的。

    她怎么舍得在和女儿分别五年之后,再一次把她丢下五年?

    带着这种不算自信的自信,他淡淡道:“你休息,我先出去了。”

    “相思的事,我也想过了。”

    男人的脚步还没迈出病房,就听到她静谧安然的语调,“她已经是个分得清自己喜恶的孩子了,我会问她愿不愿意和我走,如果她愿意,那我带她离开。如果她不愿意——这五年你们把她照顾的很好,再来一个五年,大概也不成问题。我会定期来看她,或者寒暑假把她接到我那里住,不会让她成为一个没有妈妈的孩子。”

    男人的背影彻底僵住。

    颀长的身姿,冷硬的轮廓,一笔一划都渗出令人窒息的冷意。

    他眯起鹰眸回过头,笑得有些嘲弄,“你还真是都安排好了。”

    她昏迷时,他分分秒秒都守在她床前,她稍有动弹他立马都能感知到。

    所以陆仰止很清楚,唐言蹊是刚刚才醒来,她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和安排这些事情。

    除非——

    这是她做梦都想要的结局。

    这个念头碾过脑海,轧过神经,激起一大片疼痛。

    他站在原地沉着脸看了她半晌,看到她眼底的青灰色,到底还是压抑着,没有吵她,自己关了门出去了。

    临走前,留下一句:“唐言蹊,这些事情你想都不要想,不可能。”

    待他离开以后,她才睁开眼。

    望着天花板上的纹路,眼底的猩红血丝逐渐化为眼泪,湿了半边枕头。

    她无声地抱着自己,仿佛天地间只剩下自己一个。

    ……

    办好出院手续,陆仰止又仔细询问了诸多注意事项。

    在商场上只手遮天叱咤风云的男人此时像个认真听课的学生,频频点头,偶尔发问,惹得医生都浑身不自在。

    宋井亦是觉得为难,“陆总,不如我们请个受过培训的保姆吧,这样不是更稳妥吗?”

    男人颔首,“先去准备着。”说完,又似想起什么,叫住了他,“去郁城把傅靖笙叫过来,言言在这边没什么朋友,让她过来陪她几天。”

    宋井出去打了个电话,脸色愁苦地回来交差,“陆总,傅大小姐也有了身孕,江先生几乎是24小时把她拴在眼皮底下,不舍得让她跑这么远。”

    陆仰止俊漠的眉峰蹙得更紧,不太明显的烦躁一闪而过,沉声道:“直接给傅靖笙打电话问问,她身体如果实在受不住就算了,要是江一言小题大做,就留给他们夫妻自己解决。”

    宋井,“……”

    在商场上混到巅峰的男人,哪个是心慈手软的主了?

    怕是陆总也就只在唐小姐身上有这份关怀备至的心,换了别人,管她的死活,只要能让唐小姐开心,就算搅得人家里鸡犬不宁,他也不会觉得多愧疚。

    他应了下来,又犹犹豫豫地说道:“对了陆总,刚才我出去打电话的时候看到病房里,唐小姐醒了。”

    男人面色蓦地一冷,视线如开了刃的刀锋,凌厉凛然,“不早说!”

    丢下旁边还没说完话的医生就甩门而去。

    唐言蹊醒来后正在换衣服,门就被男人轻轻拉开。

    他脸上还覆着一层不显山不露水的戾气,只是看见她,忽然就云开雾散,变得通透澄明,大掌接过她手里的鞋,“我来。”

    说完,便面色平淡地单膝跪在了她面前,弯腰为她穿上了鞋。

    唐言蹊没吭声,就这么静静由他去了,等他忙完,她才问:“所以,赫克托的遗体我什么时候可以领走?”

    男人视线一定,深眸圈着她的脸。

    她说这话时脸色已经白到可怕了,仿佛行走在薄薄的冰面上,精神高度紧张着,又诡异的冷静,令人心疼。

    “说话啊!”唐言蹊无法忍受这种安静。

    他直起身子,大掌握住她微微颤抖的手,低沉道:“谁告诉你,赫克托死了?”

    她一窒,反手握住他的手,脸上总算有了不一样的情绪,由浅到深,震撼惊人,“你、你是说,他……”

    “我从始至终都没说过他死了。”男人垂着眼帘看着她,他早知道那些人在她心里不一般,却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就站在她眼前,而她居然会满心满脑子都是别人。

    这感觉像用刀尖一下下划割着他的皮肤。

    不会死亡,但伤口细密的疼痛和流出来的血也足够他用全部的精力来抗衡忍耐。

    所以,声音也就比之方才冷漠淡然了许多,“他还活着,只是在ICU里,目前人没有什么意识,具体情况还需要看后续治疗的结果。”

    这个答案——

    唐言蹊悬起的心又重重跌落。

    活着,赫克托还活着!

    只是,失去意识,那不就相当于植物人、或者……

    她抬起双手不禁捂住了脑袋,这好像比死了还要煎熬,“我要去看看他,我要去看他。”

    她踩着地板,脚下一软,差点就摔了。

    男人脸色猛地一变,抱住她,低斥:“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把那些人排在自己前面?好好看看你自己现在的样子,就算他醒过来,他会高兴看到你这样?”

    唐言蹊不知他哪里来的这么大脾气,安静了两秒,莞尔微笑,“你说的是,就算他醒过来,他也不会高兴看到我这样。不过陆仰止,”她叫完他的名字,对上了他密不透风的黑眸,“我肯把他排在自己前面,是因为他舍得牺牲自己挡在我前面,人与人之间不能总是一个人一厢情愿的付出。他值得,所以我愿意,你懂吗?”

    她问完,轻轻挥开他的搀扶,边往外走边自顾自地摇头浅笑,也不知是在回答谁,“是啊,你不懂,你当然不懂……”

    陆仰止的全付心神都集中在她虚浮的脚步上,寒着脸把她从地上抱起来。

    唐言蹊想挣扎,却挣不开他健硕的臂膀,只能一下下砸在他的胸口,“放我下来。”

    男人额间渗出细细的冷汗,宋井看着都揪心,想开口说什么,却被他不动声色地一眼堵了回去。

    陆仰止低头看着她,眼神阴沉得发冷,“他值得,所以你愿意,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唐言蹊终于累了,不再挣扎,避过他太冷厉锋锐的目光,轻笑,“我从今天开始照顾他,直到他醒过来,那么万事大吉,我们就和平分手两不相欠。如果他醒不过来,你,还有你姐姐,你们一整个陆家,我谁都不会放过。”

    也说不上她有什么语气,可这话里无形的狠劲儿却让宋井没由来地眼皮一跳。

    一股压人的冷峻从男人身上透出来,他却弯着唇,低低徐徐道:“言言,我不会让你这么胡闹的。”

    以前还好,她怎么闹,也不过就是她自己。

    他可以慢慢哄着她,由着她,到她开心的那一刻自愿回到他身边。

    可是现在,她肚子里还多了个孩子。

    只要有他陆仰止一口气在,他就不会让这个孩子出一丁点意外。

    “你以为你拦得住我吗?”唐言蹊咬牙。

    男人面无表情,“我拦得住你拦不住你,你不知道吗?”

    他俯首在她额角吻了吻,动作里有种缱绻的错觉,俊脸却还是没有起伏,温淡道:“言言,现在只要我脚下换个方向,你连见他都见不到。我有一千一万种逼你就犯的方法,但是我希望能用最让你开心的一种,所以你也要尽量配合我,嗯?”

    唐言蹊被他一番话说得怔住。

    心底有股冷意泛了上来。

    她抬头,只能看到男人棱角分明的下巴。

    如此的倨傲,刚毅。

    一如他那无可转圜的语气。

    她甚至一瞬间不晓得这到底是温柔还是强势。

    也同样不理解,他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好像,魔怔了一样。

    也许是怕身上的寒意吓着她,陆仰止稍微收敛了些,嗓音低磁温和道:“现在带你去看他,不过不能呆太久,一会儿就跟我回去。”

    唐言蹊在这束手束脚的温柔里感觉到的只有冰冷。

    她揪紧了男人的衬衫,连发脾气的力气也没有,“陆仰止,你口口声声说让我开心,是真的吗?”

    “嗯。”男人脚下步伐稳健笃定,抱着她一路穿过走廊,宋井始终小心翼翼地跟在旁边盯着,生怕男人出什么状况。

    “那怎么办呢。”唐言蹊撩了撩耳畔的头发,笑得讽刺,“从今天下午开始我就很不开心了,这种不开心可能还要持续好长一段时间。”

    “你想怎样?”男人问得平静,“怎样你才能高兴,才能乖乖和我回去?”

    唐言蹊收起笑意,眉眼间丝丝入扣缠绕的全是最遥远的疏离和冷漠,“该说的我在墓园都说得一清二楚了,陆远菱伤我至亲的人,毁我至亲的墓,这件事,我不可能当做没发生过。”

    “你不能当做没发生过,所以就恨上了我?”男人低笑,“言言,这对我不公平。”

    她漠然望着他,“我最开始说过,你不要拦着我报仇。这话现在同样有效——当然,也是最后一次生效。”

    唐言蹊握紧了手指,堆满了死灰的眼中似有什么微微松动,要破土而出,“我再问你最后一次,若我要陆远菱血债血偿,你肯不肯?”

    空气就在短短几秒的时间里结了冰。

    宋井看到男人原本有节奏的步伐蓦地停在了楼道里。

    他几乎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个问题,要怎么回答。

    一边是陆总的亲姐姐,一边是自己的女人和孩子。

    手心手背都是肉,虽然连他都知道陆总更爱的一定是唐小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可这也不代表陆总就能眼睁睁看着唐小姐在自己亲生姐姐的肚子上开个洞。

    陆仰止闭了下眼,又睁开,定定地看着她,声音不大,却仍带着他一贯的强势和冷静,“言言,解决办法我给过你,只要你开心,我现在就可以把赫克托受过的伤全数还你。”

    ——只要你开心,我现在就可以把赫克托受过的伤全数还你。

    不仅唐言蹊知道这话的分量,宋井也清楚得很。

    只要唐小姐点点头,陆总真的就敢对自己开一枪,什么新伤旧伤,他完全可以不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