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58章 她是我孩子的母亲

    思及至此,陆仰止顾不上浑身的伤势,从床上强撑着起身,飞快赶到了陵园。

    却还是,慢了一步。

    他看到的,是她在瑟瑟寒风中举起枪,黑洞洞的枪口指上了陆远菱的一幕。

    她不知道那时候的她脸色有多差劲,苍白到近乎透明,比被用枪指着的陆远菱还要差劲。

    如同被人扼住咽喉,他想也不想就上前抱住了她。

    好像,他再不那样做,她就会从他眼前消失。

    陆远菱做事从来不会和他解释缘由,在那种情形下,他最先关心的也不是什么狗屁缘由,而是唐言蹊。

    这一枪若是打下去,别说是陆家,就连法律都不会放过她。

    一转头,兰斯洛特的墓碑面目全非,满地荒凉和疮痍的景象。

    他突然就懂了是什么让她如此在意。

    “也是。”女人轻笑着打断了他的思绪,“陆远菱做这种丧德败行的事,怎么会让她最在意的弟弟知道?”

    陆仰止俊眉一拧,总觉得她这话背后的含义深浅难测,远不如表面上这么单纯。

    不过唐言蹊却没给他深究下去的机会,似笑非笑道:“庄清时失踪了,临走前提了我的名字,所以我就是第一嫌疑人。你说这事巧不巧?”

    男人沉了眉目,不置可否,“她前阵子确实精神不太正常。”

    “你这是在为陆远菱撇清关系吗?”唐言蹊静静地看着他,问。

    “没有。”他同样与她对视,目光却比她多带了些温度,“言言,我只是在实事求是的分析事实。你现在是带着有色眼镜看我大姐,所以觉得这些事情都是她的阴谋。”

    唐言蹊已经不想多说什么了,抬手捏了捏眉心,“你到现在还是信她?”

    男人眸光一深,“我没说过这句话。”

    “还非要你说出来算数吗?”她气得笑出声来,“事实这么明显摆在眼前!你说不是她,那你告诉我庄清时为什么会精神不正常?她是住进你家和你大姐共处一个屋檐下以后才变得不正常!我已经多长时间没见过她了,怎么就这么巧她失踪之前提了我的名字?这个世界上除了她和你大姐还有谁最希望把这些事情推到我头上?你想告诉我这些都是偶然?我就问你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不觉得可笑?”

    男人的薄唇紧抿,长腿一迈走到她身边,俯身把她抱住。

    他存在感极强的气息从四面八方笼罩下来,身体像个牢不可破的锁链锁着她整个人,吐字时翕动的唇几乎贴在她脸蛋上,“言言,你太激动了,这件事我会让人去查,一定还个公道给你,嗯?”

    唐言蹊撇过头,不轻不重地避开了他的吻。

    谁知这个动作似乎激怒了男人,他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扳过她的脸,黑眸盯着她,晦暗阴沉,“不准躲我。”

    唐言蹊怔然望着他俊美无俦的脸,失神。

    心里突然就被一种崩溃的委屈堆满,那情绪来得如此之快,快得她来不及控制。

    她握紧了拳,“陆仰止,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样?”

    一边向着她的仇人说话,一边又和她做着亲昵缱绻的事。

    他是当真不知道方才他的那番话形同于在她心里插了一刀吗?

    此时此刻的温存又算什么,一巴掌过后的甜枣吗?伤过以后给个糖果就可以开开心心地揭过不提,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

    唐言蹊没觉得她以前是个这么情绪化的人。

    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不舒服,精神绷得太紧,内分泌失调,连例假都很久没来了。

    导致整个人都有些失控。

    “言言。”他感觉到怀里的女人在微微颤抖,心脏重重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碾过,把她抱起来,“不要再想了,你最近太累了。”

    他吻了吻她的眉心,语气是自己都想象不到的温柔,“什么都不要想,先休息一下,你现在不清醒。”

    话音刚落,就被屋外车子熄火的声音打断。

    陆仰止眯起鹰眸,方才还在女人周围萦绕的温柔顷刻间荡然无存,尽数化作沉稳和锋利,“谁?”

    宋井也才收回视线,表情却很微妙,压低了声音道:“陆总,那是……军方的车。”

    “拦在外面。”陆仰止沉声道,“不准让任何人进来,有什么事,等我出去说。”

    唐言蹊在他怀里露出一个笑,“你看,究竟是谁不放过谁?”

    不是她不放过他大姐,而是那个女人,不肯放过她。

    边说边轻轻拍了拍男人肌肉结实的胸膛,“放我下来,我自己去吧。”

    奈何陆仰止根本不打算参考她的意见,见她挣扎也只是面无表情地低斥:“老实点!上去睡觉,从今天开始这些事情跟你都没有关系,你只要好好养身体,其他的都从脑子里扔出去,嗯?”

    唐言蹊怔然看着他那英俊的侧脸线条,仿佛坚不可破的铜墙铁壁,不容任何人反驳置喙。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无奈地勾了下唇,“你怎么突然……”

    以前的陆仰止虽然也会想着帮她解决问题,但若是她自己不愿意,他从来不会干涉她那部分的决定。

    这么霸道强制不留余地,这还是第一次。

    男人没想回答她这个问题,冷冷望了落地窗外的军车一眼,不由分说地把她抱回了卧室,出门便对守在门口的佣人道:“看好太太,我没回来之前不要让任何人靠近她。”

    佣人一头雾水,可是男人话语里的阴沉冷鸷太过慑人,她一时间也只能愣愣点头。

    陆仰止整了整衣衫,又这么步履平静地从楼上走了下来。

    客厅的沙发上已经坐了人。

    他凤眸轻轻一睐,俊脸上蒙了层不悦的轻霾,低磁的嗓音敲打着所有人的耳膜,将笑未笑,“宋井,我说过,在我出去之前,不准让任何人进来。你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宋井战战兢兢地低头,苦笑,“陆总,我不敢。”

    可是门口那人,他更不敢拦。

    “行了,少在我面前玩敲山震虎的把戏。”沙发上传来苍劲有力的声音,带着轻微嗤笑和运筹帷幄的气势,“与其和下属撒气,不如自己长点本事,把你爷爷我撵出去!”

    陆仰止温淡的眸光在无人可见处多了一抹厉色,表面上却还是风波不起,“爷爷说的哪里话。”

    他走到老人面前,淡淡颔首,“是孙儿眼拙,没看出是爷爷您,还以为又是哪里来的乌合之众,胆子大到跑到我这里来兴风作浪。”

    老人身旁还站了个年纪比陆仰止长了不少的女人,听到这话眉头一皱,“仰止,你怎么和爷爷说话呢!”

    陆仰止不冷不热地对上她的眼睛,“大姐也来了。”

    男人黑眸中有沉鹜的暗涌流过,“正巧,我也有些事要和大姐解决解决。”

    陆老爷子闻言微微眯起了眼睛,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面前这个孙儿。

    他膝下这么多子孙里,个个翘楚,可若说有经世之才的,也就只剩下老二家里这个陆仰止。

    不同于陆仰止的哥哥姐姐们,这个孩子年纪轻轻就知道如何收敛情绪,做事沉稳有度又不失魄力,胸中的格局也开阔,最像年轻时候的他。

    而陆仰止成长的速度也着实让他震惊,他生活在四九城,老二陆云搏带着膝下一双儿女生活在榕城,平日里只有逢年过节才能见到这个孙儿。偶尔陆仰止忙着出差,甚至连年夜饭都不在家里吃,以至于每次见到他,陆老将军都会有种这个孩子比上一次城府更深了太多的感觉。

    陆老将军年轻时稳惯了,老来自然狂些,看着这个膝下最出色的孙儿,胸中的怒意就压不住地往上冒。

    明明昨晚才被打去了半条命,今天早晨还在卧室里躺着敷药,下午就敢站在他面前明里暗里地和他叫板了!

    “看来爷爷真是老了。”陆老爷子哼笑,“棍子使得不如当年了,没打得你长住记性。想你小的时候挨上这么一顿打能在床上躺上半个月,现在当真是长能耐了。”

    陆仰止单手抄袋,还是长身玉立地站在半边阴影中,眉目不惊,鼻梁挺直,薄唇没情绪地开阖,“爷爷追到这里来,是想再补上几棍子,还是为了什么其他的事?”

    “来给你个小兔崽子送药的。”陆老将军冲着副官扬了扬下巴。

    副官立马递上了一个小瓶子,满脸郑重,“三公子,这是老将军从军医那里拿的最好的伤药。”

    陆仰止只是看了眼,连手都没伸,就又收回了目光,“谢爷爷的好意,既然是为了让我长记性,不妨再多疼上一阵子,看看管不管用。”

    陆老将军几乎被他一席话气得头上冒火,“陆仰止!你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爷爷在我家里和我讲规矩。”陆仰止低笑,“这规矩又是哪里来的?”

    他今天笑里藏刀的锐气让陆老将军十分不适应。

    陆远菱皱眉,一个劲儿地给自己弟弟使眼色,让他别再胡说八道了。

    陆仰止皮笑肉不笑,轻轻一脚踢开了她搬来的台阶,“大姐眼睛不舒服?”

    陆老将军脸色更差,鹰眸沉沉地盯着他,开门见山道:“叫那姑娘下来见见我。”

    “爷爷不是来给我送药的?”陆仰止不为所动。

    陆老将军用拐杖重重地戳了戳地板,响声震天,“陆仰止,你还想挨揍是不是?”

    男人面色如常,虽然表面上有敬重,却好像根本没把对方的威胁放在眼里,“她睡了,爷爷来的不是时候。”

    陆远菱冷笑接腔,“仰止,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爷爷是什么身份,亲自过来一趟都是给她天大的脸面了,还要挑她吃饱喝足的时候?”

    陆仰止冷厉的视线扫过去,唇角却依旧挂着弧度,玩味至极,“言言心情不好的时候连我都不愿意见,更何况是外人。我刚把她哄睡了,大姐何苦在这里难为我?”

    一番话说得极其暧昧,让陆远菱当即就黑了脸。

    陆老将军阴郁地看了他半晌,大手一挥,“给我搜!”

    陆仰止同样带着狠劲儿沉声道:“我看谁敢动!”

    两股跌宕昭彰的气场撞击在一起,宋井被震得恨不得缩进地缝里。

    “仰止,你少说两句!”陆远菱生怕他再得罪爷爷,忙打圆场道,“现在清时失踪,唐言蹊是最大的嫌疑犯,爷爷也是公事公办,你拦不住的。”

    “既然是公事公办,就把搜查令拿出来我看看。”

    陆远菱一噎。

    以爷爷的身份,想抄了谁家都不在话下,哪里需要什么搜查令?

    “仰止,你护不住她一辈子。”陆老将军慢条斯理道,“你现在的不配合,只能让她将来多受些苦。你不是这么不知轻重的人。清时才是你的未婚妻,她只是个绑架你未婚妻的凶犯!”

    “唐言蹊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是我孩子的母亲。”陆仰止以平缓的语速,一字一字道,“如果爷爷舍得她肚子里您的重孙,大可以让您手底下的人上去把她吵醒。爷爷您也知道,孕妇闹起脾气来,不是那么好哄的。”

    “你说什么?!”三道不同的嗓音同时响起。

    分别是陆老爷子、陆远菱,和——

    楼梯上的唐言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