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66章 感情不讲先来后到

    几个字轻飘飘的,凝结着男人一贯不显山不露水的淡漠姿态。

    敲在唐言蹊耳朵里,却振聋发聩。

    震得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你说,我爸,收养了你?”唐言蹊觉得这话荒诞无比,说出来的时候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从她认识墨岚开始,他就不愁吃不愁穿。

    所以唐言蹊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他是个什么富贵人家的公子少爷。

    可是仔细想想,她认识他这么多年,也从没见过他的父母家人。

    反倒是,把所有的时间耐心和温柔,全都一股脑地倾注在了她的身上。

    “收养?”男人两条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嘴角淡薄地抿出弧度,笑意莫名,“不,他们连你都不养,怎么可能养我?这不是收养,这只是雇佣而已。言,说得直白一点,我是他们买来给你的玩具,明白吗?”

    唐言蹊怔然。

    一旁的顾况也不禁皱了眉,“墨岚……”

    “你先出去。”男人忽然想起身边还有别人,脸色冷漠下来,“把门关上。”

    唐言蹊却觉得他这几句话莫名填满了偌大的会客厅,让四周的空间都狭窄起来。

    她下意识想要拽住顾况的衣袖让他别出去,就在这里。

    可,没伸出去的手就定在男人嘲弄的目光里。

    她微微握了个拳,脑子里的神经绷得更紧,“墨岚,你在胡说什么?”

    她露出招牌式的没心没肺的笑,仔细看上去,却分明没有从前那么自然,“你也知道我爹不疼娘不爱的,他们怎么可能在我身上费这么大的心思?你未免也把我想得太重要了。”

    墨岚淡淡睨着她,“言,世间没有哪个父母对自己的孩子能狠心不闻不问的。”

    会客室里的钟表滴滴答答的,秒针转动的声音成了死寂中唯一的声响。

    良久,唐言蹊才靠在沙发上,单手盖在脸上,苦笑,“不是……等等,你让我缓缓……”

    这都他妈,哪跟哪啊。

    墨岚从座椅上起身,走到她身边,为她再次斟满一杯茶。

    清香袅袅,蒸气氤氲过他刀砍斧劈般英俊的脸,“言,你知道你自己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女人没说话。

    细软的眉头轻轻拧着。

    墨岚拉下她的皓腕,揉着她手心被指甲抠出的红痕,“你好了,我就有饭吃,有水喝;你不好,我就会跟着挨揍。”

    唐言蹊越听越不是滋味,睁开眼,“你是说,我爸妈让你来照顾我,照顾不好就不给你吃饭喝水,还对你动手?”

    她笑出声,“墨岚,你是个人,活生生的人,男人!谁他妈逼你在我家过了?他们对你不好你不会反抗吗?你不会离家出走吗?就凭你这张脸你出去当个男模都比在这里受虐强吧,你脑子是不是有洞啊?”

    唐言蹊说不出来心里那种堵塞的滋味是什么。

    她觉得,可能是心疼。

    眼前这个男孩,从有记忆以来,就是她最大的靠山。

    他骄傲,沉稳,比同龄的孩子都更加成熟,也更加沉默寡言。

    他背后好像有着什么别人根本无法窥探的秘密,当然,她也懒得询问。

    毕竟像她这么自由散漫的人,她眼里只有眼前的苟且,才不会主动去关注旁人怎样。

    可是这个被高年级的学长揍了都要沉默地爬起来一拳打回去的男孩,为什么会仅仅为了温饱而甘愿十几年如一日的屈居人下?

    她都,替他不值。

    哪怕是他们之间已经破裂成了如今的模样,唐言蹊还是会替他不值。

    “是,我脑子有洞。”墨岚抽出一根烟,点上,吐出有形的烟圈,长眸眯起,轻睐着那一片片云雾,“我也想过只要长大就离开,甚至,我走过两次,不过都没成功。”

    唐言蹊瞪大了眼睛,心里无声揪紧,“我爸妈把你抓回来了?”

    “没。”男人对上她沉凝不安的视线,薄唇弯起,“不是他们,是你。”

    唐言蹊一脑门子问号。

    “那天你在学校受了气,回家就把自己关在厕所里吐。”男人修长的手指弹了弹烟灰,眼神虚渺,像是被回忆渗透,“你小时候不爱哭,有多大委屈都掉不出来眼泪,就只会抱着马桶吐,不像现在,水做的一样,动不动就流眼泪。”

    唐言蹊抿着唇不言不语。

    他说得倒是真的。

    认识陆仰止之前,她都没发现她其实也是个有眼泪的人。

    “我本来打算坐长途车到隔壁省,再转夜里的火车离开,车刚开到高速路上,你就打电话说你想吃我做的鱼,让我马上滚回去给你做饭。”

    女人漂亮的五官先是僵硬了下,而后渐渐变得纠结。

    她想,她知道他说的是哪一天了。

    那天她在学校里被人说是没爹没妈的孩子,一气之下和人打了架,放学后却发现墨岚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接她回家。

    她以为他在家做饭,就直接回了家,抱着马桶干呕了好一阵,出来却发现房子里空空荡荡的,厨房里也没人。

    当时心里就搓起了火,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把他这一通骂,最后撂下一句:“我饿了,半个小时之内你要是不回来做饭,我就弄死你!”

    半个小时,他没回来。

    一个小时,他还是没回来。

    小小的女孩就这么神色麻木地坐在空无一人的别墅里,带着自己的满心委屈,等到了深夜。

    门铃终于响了。

    唐言蹊打开门,都没有抬头看他,直接一个巴掌就甩了过去,“你他妈还能来得再慢一点吗?老子要饿死了!”

    她的手在抖,她的眼眶红了,她想说的是,我以为你也不要我了。

    太肉麻,说不出口。

    这一个巴掌甩过去,震得她手掌心都疼。

    正如眼下,她被指甲抠烂的手掌心正被男人慢慢温柔地按摩着。

    唐言蹊突然就很不自在地抽回手,看到他百川入海般平静恢弘的表情,咬住了唇。

    那一年的深夜,他气喘吁吁地站在寒风里,拎着一条可怜巴巴快要被冻僵的鱼,抱歉地朝她微笑说,“对不起,言,我回来晚了。”

    如果她没有直接甩了一个巴掌转头就走,如果她稍稍抬眼看到他的满脸通红和满头大汗,如果她在他脱鞋时看到他被磨得快要烂掉的鞋底,便不至于到如今才想通,从几十公里的高速路上一路冒着风雪狂奔回来,是什么感觉。

    她的心蓦地缩紧了些。

    男人看着她的表情,也笑了,“怎么,感动?”

    唐言蹊伸脚踹了他一下,冷笑,“少他妈的说屁话。”

    墨岚是何其了解她。

    越是心软,就越是嘴硬。

    他抽了一口烟,继续道:“第二次是你又大了些,你爹妈给你请了新的保姆,在学校,和同龄的孩子打架,没有一个人打得过你。我觉得你差不多已经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谁知道你又跑去和街头的混混的打架,还差点被人家一刀干得把命搭进去。”

    唐言蹊眸尾收紧,褐瞳里忽明忽暗的有光掠过,“你说的是……”

    她救顾况的那一次。

    本来他打算最后一次送她回家,然后正正经经体体面面地告个别。

    谁知道半路她那缺席多年的正义感突然爆棚,跑去救了一个萍水相逢的路人甲。

    那可是个欠了一身外债的孩子,四处躲债,在他们那一片都有名得很。

    她大小姐倒好,赤手空拳就冲了上去,被人一刀差点隔断静脉。

    当时血流了一地,墨岚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好像那些血都是从他心里流出来的。

    那些小混混怕出事,一个个都跑光了,他红着眼把她送到医院里,顾况良心不安,也跟着去了。

    后来他替顾况还了外债——也由此,又欠下了唐氏夫妻一大笔钱。

    他到底还是怕顾况曾经的债主找上门来闹事,所以一直不敢把顾况安排在她身边,奈何顾况一心报恩,他只得无奈地自己收了他当所谓的“小弟”。

    不过那件事留给他最深刻的印象不是这些。

    而是她在急救室里生死未卜,他赤红着双眼盯着手术室亮起的灯,第一次懂得,这扇门里的那个女孩,是他走出到天涯海角都无法割舍的人。

    只要她还在,那么他就算死,都在这世上有所牵挂。

    墨岚靠在冰冷的墙上自嘲,事到如今,他还走得了么。

    还不是只好把这一辈子,心甘情愿的交代在这里。

    所以他跪在山门佛寺前,三步一叩首地为了她求了平安,还私心作祟,求了姻缘。

    绑在她的手腕上,像戴上戒指那般虔诚。

    唐言蹊不知他心里那些弯弯绕绕的东西,或者说,感觉到了一些,却不知该如何回应,只是装傻充愣地笑着摸了摸鼻梁,“早知道你那么早就想离开,我就应该放你走啊,省得你不自在我也不自在。”

    男人的胸腔低低地震颤,像是在笑,笑意却很凉,“不自在的是你,别把我也算进去。”

    “好吧。”唐言蹊舔了舔嘴唇,嗓子正干得冒烟,男人就已经敏锐地发现了她想要什么,不着痕迹地伸手递了茶杯过去。

    他照顾了她多少年。

    她一个挑眉、一个瞪眼他都明白。

    可是他的女孩啊,最后还是属于了另一个男人。

    每次想到这里,墨岚就觉得心里那股愈演愈烈的杀意几乎压制不住。

    唐言蹊抿着茶,问:“说了这么多,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我爸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吧?”

    “还不行。”他道,“陪我吃完饭,我再告诉你。”

    唐言蹊忍着想一杯茶泼在他脸上的冲动,冷下脸,“我妈现在可能有危险,你知道吗?你觉得我大老远飞到英国是来陪你吃饭的?”

    说着,可能也觉得自己语气冲了,按着眉心,“抱歉,我有点急。等我确定我爸妈都安全以后,想怎么吃饭都随你,行吗?”

    “言。”男人仍以方才的表情望着她,乍看上去没有丝毫变化,可唐言蹊却总觉得那目光复杂得让她看不懂,“听我的,先吃饭。”

    “为什么?”

    男人抬头望着天花板上造型夸张的巨大水晶吊灯,闭了下眼,“因为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同桌共餐。”

    因为他怕,他说了接下来的话以后,她这辈子都再也不会原谅他。

    唐言蹊急得脑门冒火,没什么心思听他在这里抒情,“你说人话!”

    “你妈妈没事。”墨岚换了种方式,开门见山。

    唐言蹊一愣,“你怎么知道?”

    他的俊脸上浮现出颠倒众生的俊美微笑,“我怎么知道?我绑的人,我会不知道?”

    眼看着女人的眸子一点点睁大,墨岚却忽然有种终于被判了死刑的解脱感。

    先前,还没说出这番话时,他像个犯了罪的人,时时担心着审判来临的那一天。

    终于说出去了,也终于解脱了。

    他掐灭了手里的烟,指尖按在烟灰缸里久久没起来,“言,什么都别说,现在和我去吃饭,我们好好叙叙旧,我保证她没事,吃完饭,我们再——”

    “啪”的一声。

    清脆响亮。

    男人的头应声而被打得偏了过去。

    唐言蹊一双褐瞳里结了冰 ,声音像是在下雪,“墨岚,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男人摸着被打得微肿的脸,失笑,“你既然以为是玩笑,又何苦赏我这一巴掌?”

    “打的是你口无遮拦,胡说八道。”

    男人放下了手,继续自然而然地为她揉起了手心,“下次别这么用力,手不会疼吗?想出气方法多得是,你就总是非要用最伤自己的。”

    唐言蹊实在讨厌透了他这温水煮青蛙的做派。

    这男人到底知不知道她心里已经快要炸了?!?!还他妈一脸淡漠的说着让人误会的温柔情话。

    这一天让她知道了太多事,完完全全超出了她所有的认知。

    她以为的朋友其实是被爹妈硬塞给她的。

    所以墨岚一开始也不是因为她这个人,而是不得不,不得不留在她身边吗?

    这事若是搁在往常,大概也够她痛上十天半个月,可是眼下,唐言蹊连矫情的心情都没有。

    她挂念的是她老娘的生死攸关!

    还他妈跟她嬉皮笑脸,想死吗?

    “你就真的不能跟我好好吃顿饭吗?”墨岚叹息,“我们很久没见了。”

    “这辈子最好都别再见了。”唐言蹊冷笑。

    男人无奈地拾起桌子上精致的礼盒,眼神似假还真地黯了黯,“也罢,不吃就不吃吧,这是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请法国的珠宝巨匠为你亲手打造的,全世界独一份的手链。我当年在佛寺里求的那条被你扔了,这条够闪够名贵,配得起你的身份了,嗯?”

    唐言蹊只觉得有无数双手在撕扯她的神经,她实在无法逼自己对他露出一个笑脸。

    墨岚也知她心里煎熬,合上了首饰盒,道:“言,其实我不希望这件事牵扯到你。不过很显然,除了你没人拦得住陆仰止。”

    听到“陆仰止”三个字,唐言蹊心里蓦地一哆嗦,整个人好像踏空了楼梯,往下重重跌去,“你在说什么?”

    “庄清时是我抓来的。”他声音冷漠,古井无波,其下宛如藏着千年的寒冰,寒气四溢,“但是你的男人本事不小,短短几天就已经查到了欧洲,昨天白天,我本来是去见你妈妈的,谁知道底下的人告诉我说,陆仰止已经带人冲进了我关押庄清时的地牢。”

    他说的每一个字唐言蹊都听得懂,可是组合在一起,她脑子里一阵阵的眩晕,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什么叫……庄清时是他抓来的?

    陆仰止,不是去打压那个所谓的国际犯罪组织的吗?

    为什么他们两个这样都能撞上?

    “情况紧急,我人又正好在德国。”他说得冷淡,“所以我就暂时控制了你妈妈,不过你放心,你爸爸已经亲自去救了。”

    “他出马没有什么做不到的事。”墨岚靠着沙发背,就这么承认了敌人无与伦比的实力和自己的失败,“而且你妈妈身份特殊,教廷也派了无数人日夜追查,估计这会儿已经救出来了吧。”

    他眯了下眼,看着钟表的指针,“也无妨,我本来也就只是借她拍张照片,骗你过来一趟罢了。我没想对她怎么样。”

    唐言蹊皱眉看着他,“你他妈脑子真是进水了吧,没睡醒?”

    这一串一串说的都是什么鬼话?!

    “言。”他忽然伸手握住她的手腕,漆黑的瞳孔摩擦出火光,语调急切,“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愿不愿意跟我走?如果你愿意,那么现在这些事情我都可以抛下,我早就准备好了新的身份从此改头换面,我们远走高飞。”

    唐言蹊手腕被攥得发痛,想甩开他的手,却甩不掉,“墨岚!你放开老子,别发疯了行吗?”

    “你还是不愿意吗。”男人低低一笑,“我说这些话,在你看来就是发疯,就是一丁点可信度也没有?”

    唐言蹊被他言语里那些微微露出蛛丝马迹的情绪所震慑。

    那星星点点的,不是别的,而是,受伤。

    就与那年深夜,单薄的少年拎着一条不知去哪里买到的瘦小的鱼站在她家门口,却被她不由分说扇了一巴掌时,别无二致。

    可他还是这么温柔地对她笑着,“为什么你喜欢的不是我呢?为什么非他不可呢?”

    “墨岚。”唐言蹊道,“拒绝的话我几年前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感情强求不来的,我不知道他哪里好,或者说——就算他哪里都不好,但只要他是陆仰止,我就愿意试着去接纳。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她闭了眼,“倘若我知道我为什么爱他,早就找出千万个能代替他的人了。”

    “也是。”墨岚笑了笑,她的拒绝没让他意外,却还是难免在他心上划了个口子,“我们两个这辈子没什么可能,我比你还清楚。”

    她就是这么个死心眼,认定了是谁就是谁。

    偏偏感情啊,是不讲先来后到的。

    他对她再好又怎样,在她那大得没边的心里,也只能模模糊糊地留下一个“这个人很重要,我不想失去他”的印象。

    但是对陆仰止,不同。

    她看到陆仰止第一眼时,大约就一片清明,十分坚定地知道,这个人,我要他成为我的,只是我一个人的。

    “可是庄清时这个人,就是你和陆仰止之间跨不过去的坎。你若是想彻底赢得这场战争,最简单的做法,就是让她永远地、消失在陆仰止的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