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75章 我要保他的命

    “不是我什么都不说,我就真的什么都不在意。”唐言蹊甩开他的拥抱,手心上扎得刀尖更深了几寸,血流出了手掌,她却感觉不到疼了,“不管他们做错了多少事,他们没害过我!不管他们杀了多少人,他们都不会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陆仰止心乱如麻,眸间逐渐泛起猩红色,他下意识想把她抓回怀里。

    可是看到她手上的血口,他又不敢动了。

    胳膊就这么抬起,停在半空中,面对着她的满脸悲怆,再也无法靠近半步。

    “你知道顾况为什么会被我打死吗?”唐言蹊终于不再看他,而是静静将目光投在远处的尸体上,笑了下,“因为他把背后完完全全地留给了我,到死也没回过头。”

    因为他到死,也没想过唐言蹊会开这一枪。

    身后的墨岚闻言一怔。

    一寸寸收拢了指节,五官紧绷,心里的什么情绪近乎炸裂。

    “可我呢……”女人的眼泪里倒映着她嘴角微笑的弧度,是种凉薄到极点的弧度,“我做了什么?”

    “你说他们背信弃义丧尽天良,我又何尝不是这样的人。”唐言蹊对上陆仰止黑得无底的眸子,看到他眸间有什么在坍塌晃荡,竟隐隐是慌张。

    然而这个从来都运筹帷幄、深沉稳重的男人,他也会慌吗?

    “你不是,言言。”陆仰止急急打断她,嗓音沙哑,“你不是!”

    他伸手搂住她的腰身,把她整个抱起,手臂上蜿蜒的筋脉好像要断裂,一直抻到他心脏里,一阵阵的钝痛,“别这么说自己,你不是那样的人。”

    他怎会怀疑她的心。

    无非,就是害怕而已。

    害怕自己为了其他女人赴汤蹈火的时候,却有另外一个男人给予她温柔的关怀。

    尤其,那个男人,还是墨岚。

    至于相思的事情,陆仰止想过,不止一次地想过。

    他曾经以为自己能放下那些,可到底,还是高看了自己的胸襟。

    他越是爱她,就越是想完完全全的拥有她。恨不得她从一出生就是他的,永远都是他的。

    墨岚便是扎在他心上那根拔不掉的刺。

    墨岚认识她比他早,墨岚比他更懂她,墨岚比他更珍她重她。

    这些都是让陆仰止每次想起都觉得妒火焚身的事情。

    但,看到她如今这张灰败苍凉的脸,他却突然想,是他错了。

    他错得彻彻底底。

    他的做法不是在捆绑她,而是,在把她往别的男人身边推。

    为什么要用伤害来证明爱?

    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陆仰止。

    她为了你杀了顾况,杀了墨岚,她的世界里谁也不剩,只有你一个人,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一口气卡在胸腔中,爆出了喉咙间的腥甜,他只能把她抱得更紧,声线好似被周围的硝烟呛到沙哑,透彻的沙哑,“言言,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

    他吻上她的额头,却被她不着痕迹地避开,男人心里痛怒不已,手劲更大,“别躲我。”

    唐言蹊心里感受不到什么起伏波澜了,只是望着地牢摇摇欲坠的顶子,轻笑,“你现在肯信我了?”

    “我一直就——”

    “陆仰止。”她没给他说完那话的机会,哪怕是说了,她也不会太当回事,“我让你把庄清时留下,是骗你的。我没想过让她死在这,我也明白,我越是闹着吃醋,你就越是反感,做出来的事就越是不会考虑我的想法。”

    她就这么说出这话,让陆仰止的心好似被什么用力蹂躏着。

    那都是他不敢面对不敢深思的事实,她却云淡风轻地拉开那道厚重的帘,让它们全都见了光。

    ——她知道他的心狠和绝情。

    甚至,利用了这些。

    该说她懂他吗?

    可是这种懂得,是不是太悲凉了些。

    懂得一个人对你的心狠和绝情,懂得你才是会被放弃的那个。

    当事情都按照她所计划的那样发展时,唐言蹊心里又是种什么感觉呢。

    是不是又欣慰,又心寒?

    女人不知他心中所想,自顾自地以平淡口吻叙述道:“是我让你带庄清时走的,这是我的决定,我不怪你。事发突然,谁也没想到她会替你挡下那一枪,我甚至感激她,因为没有她,死的就是你。”

    “所以直到你刚才出现之前,我都盼着你赶快回来。”她笑,“我不和庄清时争,我只盼着你送走她以后,就可以带我走了。陆仰止,这里很黑,可是我不怕,我手疼得厉害,也许是刀子切断了什么筋脉,我不清楚,也不敢把刀子拔出去。”

    “我一直告诉自己,只要撑到你来接我,一切都会好。”

    唐言蹊看到男人目眦欲裂的眸,莞尔,“然后,你就回来了。”

    他回来了。

    却,在责怪她不守妇道,没有躲开别的男人的非礼,讽刺她和别的男人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龌龊关系。

    “哪怕你关心我一句,就一句,我都能说服自己尽量放下之前发生的一切。”她终于是流干了眼泪,声音空洞得好像穿梭在地牢里的风,“可是你没有。”

    陆仰止忽然回忆起傅靖笙对他说的话:“她要的东西少,不是因为她不想要,而是因为她不敢。”

    在别人都享受着宠爱的年纪,她的心里被撕开那么多的血口,却只能自己捂着伤,小心翼翼地藏着那些疤痕,不敢呼痛。

    他的言言。

    她要的不多。

    是他,做的太少。

    陆仰止的手都在颤抖,“言言,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我错了、对不起。”她重复着他的话,笑容浅尝辄止地挂在嘴角,“你对我说这些话的次数,比你说爱我都要多。”

    一段感情里,道歉比示爱还要多。

    这还算爱吗。

    陆仰止喉结一动,嗓子如同被人死死攥着,说不出一个字。

    唐言蹊在他怀中闭上眼,“若说出轨,你为庄清时扇我巴掌,看起来不是更加有理有据么。既然你也总是多疑,我也过得不开心,我们都觉得对方心里有别人,那不如你就把我放在这里,让我和墨岚走吧。你去娶你的庄大美人,圆了你姐姐你爸爸的心愿,我也——”

    男人的俊脸沉冷如霜,“不可能!”

    他狠狠在她耳边道:“言言,我不会放你走,不可能!”

    唐言蹊睁开眼,“那你不如杀了我吧,我替墨岚死,也算是还顾况一条命。”

    “别这样,言言。”陆仰止盯着她,她眉眼间的冷漠和平淡仿佛一把刀,插碎了他的高傲,剩下七零八落的,全是卑微和慌乱,“别说这种话。”

    他胡乱亲吻着她的额角和碎发,还有……她肿胀的半边侧脸。

    “那你肯放过墨岚?”她问。

    陆仰止见过太多女人。

    在他面前,打扮得光鲜亮丽,怎么漂亮怎么来。

    只有她。

    从记忆中第一次出现在他视线里,就是个邋遢又凌乱的麻烦精。

    不会穿高跟鞋,不会化妆,活得比他一个男人都要粗糙。

    也,总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

    唐言蹊笑看着他,像是衰败前的昙花一现,那笑容晃了谁的眼,让男人心头一紧,只想把天上的星星月亮都摘给她。

    可她说的话,又是那么的冷漠,“如果你还是想杀了他,我也拦不住你,就这一条贱命,大不了我陪他一起死。”

    墨岚的眸光微微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陆仰止怀里的女人。

    她明明被他抱着,显得小鸟依人,但身上的气势,却分明是某种对峙到白热化、不肯妥协退让的凌厉。

    她方才说,陪他一起死。

    墨岚的手心在发热,温度高得他自己都觉得烫。

    虽然他知道,她这话,一是在和陆仰止赌气,二是……因为顾况死了,她太难受,那种无法纾解的郁结已然逼疯了她,先后失去了红桃、梅花、如今赫克托也生死未卜成了植物人,她还亲手杀了顾况,所以,再也不能看着仅剩的墨岚和霍格尔出一丁点意外。

    但他还是无法避免地感觉到了欣喜。

    与墨岚的欣喜不同,陆仰止身上却有阵阵寒意和戾气在冒着尖刺,他额头上的青筋跳动得厉害,“言言!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胡说什么!”

    唐言蹊不闪不避,一双褐瞳撞进他的眼底,激荡开火花,“我要保他的命。他的罪,有法官来评定是非,倘若你今天当着我的面杀了他,我恨你一辈子。”

    那个“恨”字,咬得太重。

    让陆仰止心里毫无防备地裂开一道缝隙,冷风簌簌地灌了进来,让他一瞬间险些招架不住。

    或许是她脸上的决绝刺痛了他的眼,他凤眸微阖,勾唇,线条锋利又冰冷,一如他从唇缝间推出来的字眼:“我从来没说过我会为了其他女人恨你一辈子的话。言言,你明白,今天就算庄清时真的死在这里,我也不会把你怎么样。而你,却要为了墨岚许下这样的重誓?”

    他低低一笑,生硬地收敛着所有阴沉的情绪,尽量温柔地哄她,“我知你心情不好,说话做事难免冲动。我就当没听到它,把这话收回去,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