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3章 从此以后,今生为限

    令人意外的是,陆远菱接到消息后,并没有马上赶到庄园来。

    而是给陆仰止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还有事要处理,晚些再过去,一副好像真的有什么公事要办的样子。

    唐言蹊有些警惕地看着刚挂了电话的男人,问道:“她要去做什么?”

    陆仰止明显也是早有准备,一边走进厨房一边回答:“司机说她是去药店买药。”

    陆相思刚从冰箱里拿出一盒酸奶,正好听见这句话,小眉头紧皱起来,“大姑姑生病了?没听说她去医院呀。”

    “不知道。”男人轻车熟路地开始洗菜,择菜,一双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穿梭在淙淙的水柱里,侧脸被窗外的夕阳雕琢得格外精致漂亮,却也掩盖不住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淡漠气场,“她自己就是医生,生了病也不会去医院的。”

    生病了?唐言蹊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脑子里很多念头纠缠在一起,目光都变得复杂起来。

    “你不用这样看我。”陆仰止没回头,也感觉到了她的视线,淡淡道,“她就算再没轻没重也不会拿孩子开玩笑,如果是什么传染性的疾病,我会立刻安排她搬出去的。”

    唐言蹊垂了眸,一言不发地走回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经过方才那事,佣人对她非常客气恭敬。

    见她过来,连沙发垫都特意换了块软的。

    她坐下后,打开电视机,屏幕里放的全都是英国当地的新闻,她也没在看,只是眼神落在那处,像定住了,没有焦距。

    不知过了多久,一桌热气腾腾的菜肴就端了上来。

    也就是唐言蹊刚刚落座的时候,别墅大门被佣人打开。

    一道久违的女人身影从外面端然而至,“不等我就准备自己先吃了,想进我们陆家门,规矩呢?”

    这声音好似刺痛了谁的神经,饭桌旁的女人素手握紧了勺子的把手。

    “唐言蹊,我在和你说话。”见她不回应,女人又拔高了嗓音,威仪十足。

    唐言蹊终于抬眼看过去,褐瞳里冷得结冰,刚要开口,陆仰止却一把按住她的手,把盛好的饭碗递给她,“吃你的饭。”

    好巧不巧地挡在二人中间。

    唐言蹊看了他几秒,平静道:“她是冲我来的。”

    男人还是刚才那句话,连个标点符号都没变,清晰冷峻,“吃你的饭。”

    说完,自己已经转身迎了上去,面无表情,“和我们一起吃,还是吃过了?”

    他的态度是陆远菱从未听过的冷淡,心里一刺,抿唇道:“仰止,你非要用这种态度和我说话吗?”

    陆仰止看着她,这个记忆中从来都是强势傲人的女人,脸上竟浮动着一抹淡淡的悲戚和受伤。

    也说不清心里怎么就那么烦躁,他的手忍不住伸向口袋里的烟盒。

    动作到了一半,又想起饭桌旁还有个怀着孕的女人,到底是把烟盒放了回去。

    望着陆远菱,眉目未动,“如果你没什么正事要说,我就让人送你回国了,爷爷大概很担心你。”

    他这一句话含威不露,陆远菱却听出了其中赤裸裸的威胁,“你不用拿爷爷来压我。”她道,“我已经告诉爷爷你们把清时救出来了,等她的情况稍微稳定我立马就带她回国医治,绝对不多留一秒钟。”

    “是吗。”男人眸光一闪,“那最好。”

    “我来找你,是想和你谈谈清时的事。”陆远菱正色道。

    陆仰止似有若无地看了眼唐言蹊的方向,单手打开阳台的落地窗,和陆远菱一起走上阳台,反手关上窗户,点了一根烟,“说。”

    声音被隔绝在另一个空间,饭桌上吃饭的唐言蹊微微掀起眼帘,瞧着那边两道相似的身影。

    刚才陆远菱说……庄清时。

    提了庄清时以后,他们却很默契地走了出去。

    唐言蹊忍不住托腮轻笑,这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不能让她知道?

    虽然是笑着,却觉得胃口被败得厉害。

    她随便扒了两口饭,就转身上楼了。

    陆相思瞧瞧她,又瞧瞧落地窗外的二人,总觉得气氛怪怪的。

    ……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男人才上楼,衬衫上染着薄薄一层寒气。

    他一进屋就看到唐言蹊坐在瑜伽垫上摆弄着手里的魔方,侧颜像是几年前那样单纯可爱,只是眼里的内容早就换了模样。

    “怎么才吃那么少?”他走上前,在她身边蹲下,眉眼温和,“不喜欢吗?”

    唐言蹊不答反问:“庄清时还活着?”

    男人脸上的表情僵了僵,不知她为什么突然这样问,沉沉地吐出一个字,“嗯。”

    唐言蹊这才放下魔方,看向他,“我都忘了问,她的身体怎么样。”

    男人从她手里接过魔方,“为什么关心她?”

    唐言蹊嘲弄一笑,“你是怎么看出关心的?”

    她撑着瑜伽垫起身,男人忙伸手扶她,只听她淡然道:“我巴不得她重症不治,死在医院里。”

    男人的眸色幽深了几分,皱眉唤她:“言言。”

    “怎么?”女人回头,“你心疼?”

    “不是。”

    唐言蹊却还是在笑,“她毕竟救了你一条命,你就算是以身相许我也不奇怪。”

    “胡说什么。”男人听到这话俊脸沉得能滴出水来,握着她的手,冷声道,“满脑子这种乱七八糟的想法。”

    “你大姐来找你不是为了这件事吗?”唐言蹊望着他,眼神隽凉,没有一丁点温度,从眼眶一直冷到心底,“你关着门我也知道你们在聊什么,无非就是庄清时替你挡了一枪,你不能辜负她,是吧。”

    “倒是谈不上辜负。”陆仰止按住了眉心,把实情对她和盘托出,“她能不能醒来,还是另一回事。”

    这下唐言蹊真的惊了,转过头茫然地问:“你什么意思?”

    “她失血过多,送过去就医的时候还有些耽误,做了一个上午的手术,现在在重症监护室里躺着。”陆仰止道,“她先前本来就在墨岚手里受尽了折磨,精神和身体状况都大不如从前,大姐说她之所以赶过来,就是为了亲自为她做护理。”

    唐言蹊没想到情况居然是这样的。

    虽然也说的通……

    但是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大姐暂时不会刁难你,她只是偏爱清时,所以看到清时受伤,关心则乱。”陆仰止以为她担心这个,安抚道,“现在她满脑子都是怎么给清时治病,这两天忙着和伦敦的专家开会,你不要想太多。”

    唐言蹊眯了下眼睛,秀眉颦了起来,笼罩在心头那朵阴云仍散不开。

    真的是她想太多吗?

    她的手不禁覆在了肚子上。

    很久很久,久到窗外的最后一缕夕阳都在夜幕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才问出一句话:

    “陆仰止,你先前对我说的这些,都作数吗?”

    男人一怔。

    她回过身,也许是太过疲倦,连声音都显得有气无力的柔软,“我所有的要求你都会答应,我不喜欢的事情你就不会再做,还有,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再也不会缺席了,是吗?”

    他心思一动,好似在她这样低声询问中感知到了什么,猛地伸手把她裹进怀里,急促而肯定道:“是。”

    “那好。”唐言蹊闭了下眼,在他怀中,平视着男人的胸口,一字一字道,“我现在就有一个要求。”

    “你说。”他大喜过望,看到她白皙的脸蛋上复苏过来的浅浅的生机,陆仰止觉得,哪怕她这时候说她想要天上的月亮,他都会摘给她。

    “把庄清时留在英国治疗,你大姐愿意亲自看着她,就让她也留在英国好了。”唐言蹊道,“你跟我回去,我们一家三口——不,还有我肚子里的孩子,四口人,我们好好过日子。婚礼办不办、办多大我都无所谓,但是你要让所有人知道我才是名正言顺的陆太太,庄清时不是。”

    “就这样?”男人的黑眸中划过一丝久违的笑意,手指轻轻挑起她的下巴,“这么简单?”

    “简单吗?”

    陆仰止俯身在她唇上轻轻一吻,哑着嗓音道:“这些事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做。”他怕的就是她不愿意和他回去,因为看她当时对墨岚的态度,总觉得她会干涉到底,“你怎么突然想通了?”

    唐言蹊看着窗外夜色中的雪花,坦然一笑:“因为我只有你和孩子了。”

    陆仰止心里一拧。

    也不能说她的语气有多悲伤,可这云淡风轻的样子,却蕴含着直击人心灵的力道。

    “我已经很累了,不想再和自己、和别人过不去。”如果连最后这些都失去,唐言蹊想,她真的不如直接死在那场战火里,“我从此不再管墨岚的事,而你——我要你答应我,不管庄清时是不是救过你的命,就算她死了也好、被人抓走强、奸也好。从此以后,今生为限,你,不准再和她有任何形式上的瓜葛。”

    她掷地有声的话语让男人的身形蓦地一僵。

    唐言蹊静静抬眼看着他,语调平淡、郑重,“行,还是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